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5.第485章 大计小用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在马背上坐久了,就会忘记步行的速度,原本估算半个时辰的路程,结果等了一个多时辰,才算看到敌军的影子!

    五千多兵马,只有不到一千骑兵,剩下的都是步兵,徐州本地缺马,出现这种骑步搭配的军队并不稀奇,而且对方能用两天一夜的时间从徐州城赶到这里,已经是相当迅速了!

    彭城里面,萧逸躲在女墙后边,仔细查看着对方的情况,只见人马队列松散,旌旗东倒西歪,那些士兵更是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看得出,他们已经是疲惫不堪,没有多少战斗力了!

    “很好,一切都在计划之中!”微笑着点点头,萧逸目光一转,又看向为首的将领身上,枣红色战马,亮银盔甲,手提一杆铁戟,背后是一面‘吕’字大纛旗,威风凛凛,似乎是温侯-吕布,可是~~~

    “不对,不是‘虎鸠’本人,绝对不是!”萧逸和吕布在沙场上是‘面对面,刀对刀’的厮杀过的,对这个强敌最熟悉不过了,来将虽然在装扮上很像,却逃不过他这双火眼金睛。

    首先,对方的坐骑虽然也是匹良驹,可比起赤兔马来却差了一筹不止,其次就是那种杀气,乱而不烈,浓而不纯,不过是头纸老虎罢了!

    来的确实不是吕布,而是他麾下的大将侯成!

    原来在听了陈登和陈宫两种完全不同的意见之后,吕布也左右为难起来,在原地转了一百零八圈之后,他那颗平时很少转动的脑子里灵光一闪,竟然想出了一个好主意---‘李代桃僵!’

    侯成是他的九原同乡,两人自幼一起长大,一起习武,彼此相知甚深,最奇妙的是他们的体型也很接近,都是身高九尺,魁梧彪悍,让这位同乡装扮一番,替自己走一趟不就行了吗?

    吕布相信,只要自己的大纛旗所指,那些虚张声势的流寇肯定四散奔逃,彭城之围也就解了!

    愚者千虑,必有一得!

    吕布把自己想出来的办法一说,立刻得到众人的一致赞成,就连一直怂恿他带兵亲征的陈登,也想不出别的借口了,而且这位侯成不但体型酷似,一身武艺也是不俗,为人又很谨慎,却是救援彭城的不二人选!

    就这样,大将-侯成换了一匹枣红马,又扛了根铁戟,打着‘吕’字大旗,一路急行而来,还别说,真哄住了不少的人,至少玄甲军游骑兵就没发现破绽,还以为是吕布亲自来了呢!

    “终于到地方了,可累死老子了!”

    侯成一勒战马,开始打量起来,只见彭城四门紧闭,戒备森严,城下还有不少折断的箭簇和斑斑血迹,似乎是刚经历过一场激战,再看城头上依旧飘扬着的‘吕’字大旗,还好,城池没丢!

    “弟兄们,都给老子振作起精神,马上就可以进城喝酒吃肉了,还有漂亮姑娘可以找乐子呢!”

    “多谢侯将军,可累死了,今天非吃个痛快,喝个痛快,再玩个痛快不可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就不怕玩虚了,成了软脚虾,明天连路都走不了~~~”

    “虚了,我也认了~~~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侯成的话果然起了作用,五千多士兵个个喜笑颜开,他们之所以一路急行军赶过来,一是吕布军令催的急,丢失城池,可是大罪,再者,也是抱着打秋风的心思来的……

    谁都知道,彭城是出了名的钱粮多,驻军少,守官还听话,无论那支人马从这里路过,都会过来搜刮一笔,而且从不落空,如今好运气落到他们头上了,那真是不吃白不吃,吃了也白吃!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听着,侯将军来救援你们了,快快打开城门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再不开门,老子们就自己闯进去了!”

    士兵们一阵吵闹,同时纷纷向前拥挤,准备第一个冲进去,有什么好东西多拿点,结果本就混乱的队形,更是弄的一团糟!

    有问话的,就得有答话的!

    只见城墙上人影一闪,那位可怜的太守-陈群就冒了出来,浑身抖的厉害,不是装的,他是真害怕呀,提笔的书生,如今也要拿刀砍人了!

    “敢问城下是那位将军领队,下官陈群,这厢有礼了!

    “我乃温侯麾下大将~侯成是也,速速打开城门,准备好酒肉,让弟兄们好好修整一下!”侯成丝毫没有起疑心,现在他的脑子里全是好酒、好肉、漂亮女人了!

    “这个~~这个~~稍等,稍等!”陈群一边擦冷汗,一边偷看坐在女墙边上的萧逸,来的不是吕布,这城门咱开不开呀?

    萧逸背靠女墙,对外表的情况听的一清二楚,没能坑来吕布,让他很是郁闷,小脸上全是黑线,这番布局可是费了他不少心思的……

    为了骗过敌军,萧逸让人在场外伪造了各种痕迹,那些箭簇、血迹可都是真的,特意从彭城死牢里提出上百名死囚,模仿了一次攻城战,杀人,放血!

    有人问了,为什么不用畜生的血代替,非得牺牲那些死囚呢?

    答案是--味道不一样!

    人血,畜生血,虽然都是血液,但像萧逸这种久经沙场的人,还是能分辨出其中的区别,人血,闻起来,有一种甜丝丝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萧逸闻的出来,吕布自然也能闻出来,所以这些布局都是精心为他准备的,谁能想到,费了码长城的力气,结果垒出个鸡窝……

    “算了,侯成就侯成吧,蚂蚱虽小,也是肉呀---开门!”

    城上越是犹豫,城外的人越是焦急,纷纷向前拥挤,甚至开始拍打城门,迫不及待的想冲进去,终于,在万目期待中,彭城的大门缓缓打开了~

    “进去,快进去!”侯成一催战马,率先带领麾下数百精骑冲了进去,其余的人则拥堵在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进了城门,并不是大街,中间还有一个特殊的区域~~瓮城!

    瓮城,又称月城、曲池,是城池中依附于城门,与城墙连为一体的附属建筑,多呈方形或矩形,当敌人攻入瓮城时,守军可以把主城门和瓮城门关闭,对困在里面的敌人形成“瓮中捉鳖“之势,是一种非常聪明的防御设施!

    “不好,有埋伏,快退出去!”侯成带着数百骑一冲入瓮城,立刻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气氛,可惜,晚了,四面城墙上涌出无数铁甲士兵,手中全是强弓硬弩,寒光闪闪的箭簇,正对着他们这些瓮中之鳖!

    “嗖!~~啪!”

    想退,没机会了,一支狼牙箭闪电般射来,正中侯成的前心,巨大的力道直接洞穿了护身铁甲,前进后出,将他从马背上硬是给撞了下去~~~

    “是谁?……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,侯成一面口吐鲜血,一面寻找偷袭自己的目标,死,也得知道死在谁的手上吧~~然后他就看到了,城墙上,头戴蚩尤鬼面盔,手持宝雕弓,正一脸冷笑的萧逸~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死在你手里,老子~~~不亏了!”一大口鲜血喷出,侯成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斩尽杀绝,一个不留!”萧逸大手一挥,周围万箭齐发,困在瓮城里的数百骑兵,进退不得,又无处躲避,一阵惨叫过后,全被射杀在当场!

    前队中了埋伏,后队顿时乱成一团,刚才还拼命往里冲的士兵们,现在是死力想退出去,可后面的人不知道情况,还在往前济,城门口就成了一个人疙瘩,密密麻麻,拥挤不动~~

    玄甲军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箭簇瞄准,又是一阵箭雨覆盖射击,与此同时,城外的典韦等人也动手了,两支人马合围上来,大砍大杀,铁蹄踩踏,将五千徐州人马杀的哭爹喊娘~~

    “恭喜大都督,神机妙算,一仗全歼敌军五千,还射杀了大将侯成!”陈群手脚发软的走了过来,城下的场面,太刺激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本想一举擒拿‘虎鸠’,没想到侯成做了替死鬼,大计小用了!”萧逸面无表情,在他的战绩中,这不过是一场小胜而已!

    “呵呵!大都督威武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