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4.第484章 ‘虎鸠’出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徐州~刺史府,春意微寒,人人噤声,前几天那种大排盛宴的欢乐气氛荡然无存了,剩下的只有紧张、焦躁和不知所措!

    “乱了、乱了、全乱了!”吕布感觉阵阵的头大,几乎是一夜之间,四处皆敌,徐州有五郡、六十二县,摆在他面前的就至少有五十封鸿翎急报,鸡毛一个比一个沾的多,内容一个比一个夸张!

    五十多封信全说自己被敌军重重包围了,危在旦夕,其中有二十封说围城的敌军超过了十万,正在浴血奋战,还有十多封信更是信誓旦旦的保证,负责指挥攻城的敌将就是刘备本人,那双大耳朵他们是看的轻轻楚楚~~~

    “你娘嘞,刘备又不会分身术,何以处处都是他的旗号,~~再说了,他要是真有十万大军,早就杀奔徐州城来了,还会跟你们这些小县城费尽吗?”

    吕布真恨不得把这些报信者的耳朵全割下来,如果徐州是座大房子的话,那么现在已经是处处漏雨了,其实这些有急报的还是好消息,至少说明城池还在手中,那些音信全无的地方才真的糟糕,恐怕已经落入敌手了!

    “温侯勿忧,此乃‘虚张声势’之计,处处皆敌,就是处处无敌,不足虑也!”说话间陈登迈步走了进来,手里还拿着一份彭城来的告急文书,与那些乱七八糟的消息相比,这份无疑要详细的多,也准确的多!

    下“官陈群,百拜温侯大人麾下,近日彭城周围出现敌综,约有数千之众,皆是精锐悍骑,打‘刘’字旗号,为首大将,黑面短髯,手持丈八蛇矛,骁勇无比,下官抵挡不住,唯有据城死守,请温侯早发援兵~~~~”

    “环眼贼,原来是你!”吕布打鸡血一样蹦了起来,他和张飞一向不睦,当初在虎牢关时就有过节,后来在徐州更是数次争斗,都恨不得置对方于死地,没想到扰乱地方的竟然是他!

    “此必是刘备指派,让其弟领一支人马四处骚扰,试图夺回徐州,不过那张翼德颇有勇力,寻常人不是对手,非温侯领兵亲往不可!”

    “嗯,元龙言之有理,非本将军不能荡平此贼!”吕布也知道张飞不好对付,当即下令,备马、抬戟、点齐人马,他要亲自救援彭城!

    三叉紫金冠,红锦百花袍,兽面吞天铠,玲珑狮蛮带……,吕布穿戴整齐,手提方天画戟,牵过赤兔马,正要点队出发时,谋士陈宫一路小跑的来了,手里也拿着一封急报!

    “温侯万万不可轻动,地方民变不过是疥癣之疾,曹孟德才是心腹之患呀,许昌,……有动静了!”

    有人扰乱地方的事情,陈宫早就知道了,却并不太担心,徐州城、下邳、萧关,三位一体的防御方式是他亲自设计的,又有重兵把守,只要这三座城池不丢,徐州就不会有大碍!

    但另外一条消息却让他很是心惊,刚刚接到急报,曹操亲领大军二十万,自许昌一路向东杀来,名义上说是要继续讨伐袁术,可实际上呢,天知道他的兵马是奔淮南去,还是冲徐州来呀?

    “许昌兵马出动了,还是二十万大军!”看完急报,吕布也是倒吸一口冷气,泰山压顶呀,已经跨上马背的一支腿,又被他收了回来!

    “曹军虚实尚未可知,彭城却是危在旦夕了,那里是钱粮重地,影响极大,一旦有失,徐州东北之地不为温侯所有矣,必须立刻救援呀!”

    陈登真恨不得把陈宫大卸八块,就差一点点呀,他就把吕布的另外一条腿也忽悠到马背上去了,结果功亏一篑,不甘心呀,必须继续努力!

    “彭城不过是一郡之地,得失并无大碍,徐州则是咱们的根本,一旦有失,后果不堪设想,温侯切不可因小失大呀!”陈宫又是苦劝,坚决反对吕布亲自出城!

    “二位所言各有道理,容本将军思之,彭城、徐州……,如何取舍呢?”

    吕布在大堂里转开磨了,徐州是他的命根子,决不能有失,而且老婆、女儿都在这里……,可彭城也是重地,钱粮富庶,丢了也够他心疼的,自己又不会分身之术~~~

    “如何是好,如何是好呀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彭城,太守府!

    萧逸正在静静的等待,为了擒拿吕布,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,两支人马接到他的命令靠拢了过来,就埋伏在城外两侧,他自己亲领一支人马守在城内,陷马坑、绊马锁、刺马钉,都已经准备好了,城墙上还埋伏了大量的弓箭手,只要吕布的战马踏入彭城一步,他就插翅难逃~~

    为了做到封锁消息,万无一失,四座城门早已派重兵看守,任何人许进不许出,城头上挂的也还是‘吕’字大旗,现在就等着这头‘虎鸠’入瓮了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徐州兵马并无动静!”亲兵现在是每半个时辰汇报一次军情,游骑兵更是远远的撒了出去,时刻侦查!

    “再探、再报!”萧逸端坐不动,连眼睛都没睁开,大事有静气,越是到这个时候,越要稳住!

    “毫无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毫无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是毫无动静……”

    求援的书信已经送出去整整一天了,徐州方向还是没有出现一兵一卒,这下连陈群也坐不住了,开始在大堂里来回转磨,没办法,事情实在是太重大了~~

    此计若成,擒拿住吕布,徐州也就唾手可得了,自然是大功一件,高官厚禄,指日可待……,可万一要是走漏了消息,或者计策被识破,吕布统领大军对彭城铁臂合围,身边这位大都督神勇无敌神勇,自然能冲杀出去,可陈群没这个本事呀,到时候全家老小几百口的性命~~~~

    “大都督,吕布迟迟没有动静,莫非消息已经走漏,依下官之间,我等还是早做些准备吧?”

    “不必,埋伏已经布下,一旦改动,反而更容易暴露,事到如今,咱们就狠下心来赌这一局吧!”

    萧逸心如止水,天塌不惊,他认定的事情就绝无更改,打仗,本来就是赌运气,该做的都已经做完了,剩下的,就看他和吕布谁的命更大吧!

    “大都督果然是名将风范,心有沟壑纵横,下官难及万一!”陈群长叹一声,事到如今,也只能跟着赌这一把了,老天保佑吧!

    “呵呵,术业有专攻而已,文长先生学的是内政之道,教养百姓,恢复民生,日后自当名垂青史……,本都督却是‘以杀证道’,一身所学,也大都是杀人的本领,百年之后,难免骂名滚滚呀……,其实我本想当个救人的郎中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人?郎中?……鬼面萧郎!”陈群差点没一个跟头栽倒地上,他实在无法想象,身边这位煞星背着药箱治病救人会是什么模样?

    “呵呵,听我慢慢向你道来,这《黄帝内经》……”闲谈是最能缓解心中压力的,随着萧逸对医术侃侃而谈,陈群也满满的冷静下来……

    一个善谈,一个倾听,时间就这样点点滴滴的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报~大都督,有一支人马约五千之数,正奔彭城疾驰而来,为首者打的是‘吕’字大旗!”一名亲兵撒腿如飞的进来禀报,脸上全是兴奋的神色!

    “刷!”萧逸的双眼睁开,射出两道幽幽的寒光,“敌军离此还有多远,周围可还有别的兵马?”

    “回大都督,敌军离此还有半个时辰的路程,弟兄们仔细侦察过了,周围并没有其他兵马,就是这一支孤军!”

    “好,‘虎鸠’终于上钩了,传令下去,让弟兄们做好准备,只要敌军一进城,立刻动手,一个不留!”说完之后,萧逸拽出自己的绝影宝雕弓,试了试强劲的力道,“今天,就看它发威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