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3.第483章 天赐良机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彭城太守-陈群,参拜将军大人!”手托官印,单衣赤足,陈群带领麾下大小官员,按照上古投降的礼节,恭恭敬敬的拜倒在城门口,以示对征服者的顺从!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聪明人总是能做出正确的选择,当他登上城楼,看到外面那支疾如风火的玄甲铁骑时,立刻明白了一个道理,这样的强兵,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,投降也就成了唯一的选择,至于对方到底是不是刘备的人马,那已经不重要了!

    “你就是陈群-陈文长?”萧逸心头一动,开始仔细打量起马前的人来,三十五六岁的年纪,身材不高,面色白净,细眉长目,鼻梁高挺,阔口长髯,却是长了一副好相貌,尤其是那一身浓浓的书卷气,让人心生赞叹!

    萧逸对历史并不精通,可上学的时候好歹是玩过几天《三国志》游戏的,陈群,那可是魏国一方有名的内政人才,最善于治民理政,论智商之高,在众多谋士中能牌进前五的位置!

    “正是下官,莫非将军大人听说过在下的微名?”答话的同时,陈群也在窥视面前的黑脸将军,他现在心里已经非常确定了,这绝不是刘备的人马!

    首先,刘备手下没有这样‘侵略如火,不动如山’的精锐骑兵,否则当初他早就杀回徐州,而不是被人家给裹挟到许昌,乖乖的当寓公了!

    其次,世人皆知,刘备麾下最得力的是关羽、张飞两员大将,而他面前这位,既不用青龙偃月刀,也不使丈八蛇矛,反而提着一柄手臂粗细的‘凤翅鎏金镗’,身上披着螭纹寒铁铠,头戴蚩尤鬼面盔,这副打扮,到和传说中的一位‘杀神’很是相似,莫非……

    “文长先生贤名远播,普天之下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呀!”萧逸跳下马来,双手相搀,又看看陈群单衣赤足的模样,连忙叫人取来军中专用的牛皮暖靴,又把自己身上的大氅脱下,一把披在了对方身上,殷勤相待……,捎带着,其他降官也站了起来,各自寻找衣袍、靴子穿上,自是感恩戴德!

    “咱们大都督这是怎么了,对一个降官如此客气?”

    “是呀,送了件大氅,还搭上一双靴子,这礼也太重了吧?”

    玄甲军众将校的心里纷纷画上了问号,他们这位大都督,一向冷酷高傲,鼻子挺得比脑门都高,普天之下,能被他看进眼里的人就没几个,今天怎么对一个没骨气的降官如此厚待,不明白,实在不明白?

    陈群也不明白,但心中却非常的感激,这可不是一件衣服,一双靴子那么简单,在古人看来,衣服和饮食,都是上天赐给人们用来养生用的,是非常宝贵的东西,把自己的衣服送给别人,这叫‘推衣解食’,非异常看重之人,不能如此。

    “士为知己者死呀!”陈群虽然当官的时间不短了,可无论是陶谦、吕布,就连那个以仁厚著称的刘备,都没这么礼遇过他,再联想到对方的身份,这件大氅的份量可就太重了!

    “请将军入城歇息,下官早已准备好了接风宴,还让人杀猪宰羊,备好了酒浆,犒赏劳苦功高的将士们!”陈群不愧是一流的内政人才,早就把事情安排妥当了!

    “好,本将军与文长先生一同入城!”萧逸笑着抓住陈群的手,脚下却纹丝不动,厚待是一回事,信任又是另外一回事,对方新降,有些必要的防范还是需要的,以免在小河沟里翻了船!

    一挥手,麾下的玄甲军冲入城内,迅速占领了城门、太守府、军营等战略要地,等中军官-小斌跑回来,点头示意没有任何危险之后,萧逸这才一脸微笑的和陈群并肩入城,看来对方却是诚心投降的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心计,果然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,凶狠如狼,勇猛如虎,狡猾如狐!”陈群一边走,心中一边在暗暗嘀咕,刚才他可是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呀,城中要是有丝毫的意外发生,身边这位立刻就能要了自己的小命,那只铁钳一样布满厚茧的大手就是证明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接风宴很丰盛,看得出是用了一番心思的,陈群也很明白事理,自己先把每样食物吃了一点,又饮了杯酒,这才重新把酒杯满上,双手高举施礼,“下官以此薄酒,恭祝大都督此番征讨徐州,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!”

    “哦,你知道我是谁?”一杯酒下肚,萧逸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,果然是聪明人呀!

    “呵呵,下官虽然没见过大都督的虎威,却听人提起过,凤翅鎏金镗乃是‘鬼面萧郎’的独门兵刃,普天之下,绝无二份,还有如此杀气冲天的骑兵,除了玄甲铁骑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“文长先生果然是聪慧之人,在彭城当个小小的太守,真是屈才了!”

    “下官不才,愿为大都督效力,为朝廷分忧!”

    一个抛出高官厚禄,一个愿意效忠,两个聪明人可谓一拍即合!

    “好,彭城里有多少驻军,粮草又有多少,另外,玄甲军到达此地的消息是否走漏出去?”萧逸一连三个问题,同时一个大胆的计划正在心中逐渐成型!

    “回大都督,彭城只有一千郡兵,皆是老弱病残之辈,没什么战斗力的,此地民生富庶,粮草倒是很充裕,平时除了自用外,还要供应萧关的驻军,至于消息吗,玄甲军围城时疾如风火,下官还没来得及派出使者求援!”

    “怎么才一千人,还都是弱兵?”萧逸很是疑惑,偌大的彭城,又是钱粮充足之地,按理说应该有重兵把守才是,他带人过来,本想虚张声势一番而已,没想到守军直接开门投降了,正是因为处处透着诡异,他才格外小心谨慎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这里是彭城,所以才兵微将寡呀!”陈群一脸的苦笑,如果有一支精兵守城,不用太多,三千人足以,他也不会光着脚丫子去城门下请降了,可惜,没有呀?

    “彭城,那是项羽故地,西楚旧都呀!”

    原来楚汉相争之时,彭城就是‘霸王’项羽的老巢,也是楚国的都城,这里民风彪悍,地方富庶,是块一等一的风水宝地,为了得到它,项羽还逼走了楚义帝-熊心,并把他杀死在‘穷泉’之旁~~

    后来刘邦打败了项羽,但内心深处对这位霸王的恐惧并没有消失,而且汉朝君臣一致认为彭城有王气,生怕这里再出一个纵横天下的楚霸王,再出一支所向无敌的江东子弟兵,所以在政令上做出了诸多的限制!

    首先,彭城的驻军人数永远不能超过千人,城墙也不得高于三丈!

    其次,彭城百姓永世不得习武,不得从军,更不能领兵!

    最后,不得打造、储备任何兵刃,连一根箭簇也不行!

    三条政令一出,等于给彭城捆上了三根绳索,纹丝动弹不得,而且一捆就是四百对年……

    大汉传承二十四帝,有明君,也有昏君,可无论是谁当皇帝,对老祖宗的这三条规定一直没有忘记,所以就造成了彭城现在这个局面,大而不强,富而无兵,百姓们别说打仗杀人,家里连把刀都没有,平时就是经商、种地为生,无论谁来征讨,他们永远是出城投降了事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西楚旧都,本是勇士辈出的地方,落到如此地步,实在可惜,放心吧,等到徐州平定之后,本都督会上奏丞相大人,解除三条禁令,还彭城百姓血气之勇!”萧逸不在乎什么王气,而且他最恨这种在精神上自我阉割的蠢事,汉人要想好好的生存下去,守住祖先留下的土地,就必须尚武、好战才行!

    “如此,下官代彭城百姓谢过大都督再造之恩,日后兵马练成,愿在帐下听用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陈群一脸激动的行大礼参拜,他相信,压抑了四百年的血勇之气一旦爆发出来,必将出一支睥睨天下的精兵,就像当年那八千子弟兵一样!

    酒足饭饱之后,萧逸先是下令部下们紧守城门,严防走漏消息,而后又让陈群修书一封送往徐州,就说彭城周围发现大量敌军踪迹,抵挡不住,请吕布亲自领兵来救!

    “大都督这是要钓‘虎鸠’前来,然后围城打援,一举歼灭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本都督就是要把吕布钓进城来,再给他来个关门打狗,只要擒住此人,徐州不攻自破!”摸摸鼻子,萧逸眼中精光四射,这可是天赐良机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