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81.第481章 诡辩远胜真理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二月二,龙抬头,又称‘春龙节’,因为从这一天开始,大地回春,万物复苏,春耕的时节又开始了,每当此时,民间百姓会张灯结彩,祈求神龙保佑,风调雨顺,五谷丰登!

    徐州城-刺史府,同样是张灯结彩,大排盛宴,前来贺喜的人更是成群结队,络绎不绝,今天对吕布来说,可是个双喜临门的好日子!

    首先,派往许昌的使者陈登回来了,还带回了朝廷正式的册封圣旨,和一枚纯金打制的官印,有了这两样东西,吕布就是名正言顺的徐州牧了!

    其次,今天还是他的爱女吕铃儿的十一岁生日,吕布的女人很多,可只有正妻严氏给他生了个女儿,其他姬妾均无所出,就连最受宠爱的貂蝉的肚子都毫无动静,真可谓是‘千顷地,一根苗’,对这个女儿自然视如珍宝了!

    ‘虎鸠’请客,谁敢不来,不但是徐州城里的文武官员,宗族大户齐齐来贺,就连那些在外郡镇守的武将们,如侯成、张宪、魏续、曹性、郝萌等人,也全都跑了回来,正所谓‘一人成仙,鸡犬升天’,如今吕布做了正式的徐州牧,他们这些部将,自然也想弄个一官半职了!

    “温侯神勇无敌,威震天下,如今受封徐州牧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,他日再建新功,定能青云直上,出将入相!”论起拍马屁的功夫,陈登如果在徐州称第二的话,也就没人敢称第一了,另外,他可是有功之臣,圣旨和官印都是他去许昌讨来的,吹嘘吕布,也就是在抬高自己!

    “温侯神勇无敌,出将入相,指日可待!”

    “我等终生富贵,皆赖温侯矣!”

    马屁拍不过人家,跟着捧臭脚总会吧,宴会上的众人纷纷高举酒杯,齐声恭贺,看谁的嗓门更大!

    “哈哈,不敢当,不敢当,诸位胜饮,胜饮!”吕布笑的小舌头都快伸出来了,高大的身躯摇晃个不停,他心里得意呀!

    徐州这块地盘,是他巧取豪夺弄来的,就像是小偷霸占了一座大房子,虽然是住进去了,可心里总是不踏实,生怕有一天原来的主人再打回来,已经到手的东西,一旦再次失去,那可是万分痛苦的事情,为此吕布经常的夜不能寐!

    现在好了,朝廷的旨意一下,就等于把房子的地契送来了,从今以后,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享受这座屋子了,甚至是传给子孙后代,当然了,前提是自己得赶快生个儿子出来……,为此,床榻之上,还得多卖力呀!

    志得意满之下,吕布又让人把宝贝女儿叫出来,在宴会上转了一圈,十一岁的小姑娘长得粉雕玉琢,又很乖巧,众人自然不敢怠慢,纷纷有所表示,玉佩、金锁、手镯、挂链、长命环,金刚圈,……之类的东西足足送了两箩筐,吕铃儿叫来六名侍从,才把这些礼物抬回后宅!

    有句古话叫~‘乐极生悲’,还有一句~‘忠言逆耳’,就是说当你正高兴的时候,他往头上泼冷水,当你欣喜的想唱歌时,他偏偏学乌鸦叫,而陈宫就是这样的人!

    “曹孟德世之奸雄,心如虎狼,性如狡狐,窥视徐州之地已久,温侯切不可疏忽大意,中了此人的诡计呀!”

    陈宫自问一生活的清清白白,从未做过亏心之事,唯一让他后悔的就是当初错信了曹操,‘宁教我负天下人,修教天下人负我’~~话音由然在耳,好恨,好恨呀!

    “嗯,公台多虑了吧!”吕布喝的酒兴正浓,听到这些话,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,也就是陈宫了,换了旁人,以他的脾气早就一宝剑砍过去了!

    吕布心有顾忌,陈登可没有,虽然一笔写不出两个‘陈’字来,可他一点也不喜欢陈宫,准确说是非常讨厌才是,因为对方太忠诚,也太明白了!

    “公台先生此言差矣,朝廷刚刚册封了温侯官职,岂会别有异心,再说那曹操,虽有奸雄之心,可他北有强敌袁绍压境,南有刘表心腹之患,西有马腾扰乱边界,已经是三面环敌,处处被动,如果再得罪了东边的温侯,那他还想有好日子过吗?”

    陈登一番话,不但吕布的脸上多云转晴,就连那些与会的将军们,心中的担忧也放下了一大半,“没错呀,曹操虽然掌控了中央大义的名分,可也是四面树敌呀,这种情况下,别说和徐州开战,以后恐怕还得事事谦让,处处巴结才行了,否则温侯一怒,许昌就得四面受敌!”

    “不然,那曹孟德心性坚定,绝非困守待毙之人,麾下文臣武将极多,其中又以郭嘉、萧逸为最,此二人都是当世奇才,敢于出险招,用奇兵,万万不可轻视呀!”

    陈宫脸上忧色重重,最近一段时间,他在仔细研究曹营文臣武将的情况,其中最让他心生顾忌的,一个是郭嘉,另一个就是萧逸!

    “刷!~~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吕布等人的脸色再次晴转多云,接着多云转阴,对郭嘉他们知道的不多,但提到萧逸,在坐的不少人都吃过这家伙的亏,就连温侯-吕布,肩膀上都被此人射过一箭,生生挖掉一块肉去,堪称生死大敌呀!

    “公台先生所言不错,那‘鬼面萧郎’却是个极难对付的角色,不过此人现在左拥右抱,尽享齐人之福,恐怕沉醉在温柔乡里,出不来~~~”陈登故意话说一半,把众人的胃口掉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说,那鬼面萧郎怎么左拥右抱了?”

    “对呀,那里来的齐人之福,他把谁家姑娘祸祸了?”

    都说女人八卦,其实男人八卦之火一旦燃烧起来,同样厉害的很,尤其还是关于一个大敌的桃色新闻,众人自是更加感兴趣了!

    “话说那‘鬼面萧郎’先是娶了大儒蔡邕的女儿蔡文姬,接着又推到了匈奴使者-赵嫣然,此二女都是生的国色天香,貌美如花~~~,另外还有曹操之女曹节,豆蔻年华,音轻体柔……”

    当下陈登把自己听来的各种关于萧逸的绯闻,添枝加叶,以夸张十倍的方式一一道来,期间各种香艳故事无数,足足说了半个多时辰才讲完,只听得众人如痴如醉,深陷其中~~

    “看来,萧逸的艳福不浅呀,羡慕死本将军了!”

    “对呀,他算是掉进美人堆里了,一张小黑脸竟然这么招女人喜欢,可惜哥玉树临风~~”

    众人听完之后,羡慕的不少,嫉妒的更多,就连吕布都听的直磨后牙,美人,他也喜欢呀,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‘温柔乡,英雄冢’,萧逸那个家伙,恐怕是很难从女人堆里爬出来了,就算爬出来,也变成软脚虾了,不足为虑!

    心腹大患沉醉在女人身上,众人心头的阴霾终于散去了不少,频频举杯庆祝!

    “另外,自古以来‘春耕秋战’,哪里有二月份兴兵打仗的道理,等到秋高气爽之时,我军粮草已足,城池已固,纵然真有敌人来犯,以温侯之神勇无敌,又怕他何来?”

    最后陈登一槌定音,彻底吹散了众人心头的阴云……

    “对呀,元龙言之有理,普天之下,哪有春天打仗的,等到秋风起时再说吧,那时候再厉兵秣马也不晚呀……”,放下心头事,众人再次高举酒杯,开怀畅饮起来,今天,不醉不归~~~

    诡辩有时候远胜于真理!

    最后,连陈宫这么明白的人都迷茫起来,陈登这番话说的似乎也很有道理,可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似的,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刺史府,后宅!

    吕玲儿正向貂蝉炫耀自己收到的礼物,每一件都是珠光宝气,价值不菲,小姑娘一边喜笑颜开地试戴,一边讲述前厅里听来的各种事情,包括关于萧逸的那些花边新闻……

    “二娘,什么叫音轻、体柔、易推到呀?……”小姑娘还处在朦胧的年纪,但好奇心却很强烈!

    “女儿家的,不许打听那些臭男人的事情!”貂蝉一脸娇羞,随即自己先轻笑起来,“还以为那家伙真的心如铁石呢,原来也过不了美人关呀……,不过,凭他的心性,真的会沉醉不醒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的话,那就平安无事……,可如果不是得话,恐怕又要血流成河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