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76.第476章 童子尿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河北袁绍,四世三公,出身名门,又礼贤下士,麾下文臣武将极多,如许攸、郭图、审配、逢纪皆智谋之士,田丰、沮授皆忠心之臣,颜良、文丑更是勇冠三军,如今已得天下三州之地,兵强马壮,人多势众,称的上当世英雄!”

    司马朗的回答有理有据,对河北文武人物更是了如指掌,分析的透彻,看得出他是下过一番功夫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,眼光还算精准,分析的也是鞭辟入里,年纪青青就有这般见识,日后必是栋梁之才!”萧逸点点头,司马郎的才智却是高人一头,不过吗,也就是一头而已,日后发展到极限,最多也就是成为荀彧、荀攸那类的人物,可以做栋梁,却成不了屋子的主人!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称赞!”司马朗面色不变,心里却跟吃了三斤黄莲一样,有苦说不出,如果是位年老的长辈夸赞,他会非常高兴,可这位大都督吗,似乎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呢,还说什么‘年纪青青,后生可畏’,这是夸人呢,还是骂人呢?

    “你们兄弟二人的答案是否相同呀!”萧逸目光一转,落到了司马懿身上,同时也小小的刺激了他一下,年轻人争强好胜,不信这头‘冢虎’会甘于寂寞。

    “刷、刷……”

    果然,司马懿目光闪动,显然是按耐不住了,青年人都有攀比之心,但不是跟大哥司马朗比,家中八位兄弟,司马懿的才智武功都是最出色的,他要比较的人是面前这位‘鬼面萧郎!’

    从萧逸走进来开始,他就一直在暗暗观察着,都是二十岁的年轻人,人家已经是功业彪炳,名满天下的无敌神将,自己呢,却是默默无闻,还得靠父亲来卖老脸,托关系,才有出仕的机会,这让一向自视甚高的司马懿如何心甘呢?

    “在下的见解与家兄颇为不同,那袁绍虽然出身名门,却好谋而无断,兵多而不整,称不上当世英雄,至于他手下的众文武吗~~,”司马懿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,又看看身旁的父兄,本就阴霾的脸上顿时挂满了黑线!

    “一不小心,自己竟然上当了,被人家几句话就挑拨的乱了心智,真是不该呀!”司马懿也是聪明绝顶之人,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,如果兄弟两个答案一样,自然不会出什么事,顶多是风头被大哥占了,自己也不会有什么损失!

    可被萧逸一句话挑拨的心头火起,非要标新立异,这也没什么,大不了再拿一位诸侯说事就行了,千不该,万不该,为了突出自己,去反驳大哥的话,这就等于把弟兄两个放到了对立面,有一胜,必有一败,可最后蒙受损失的还是他们司马家呀!

    “呵呵,袁本初麾下的文武又如何?继续说下去!”曹操也来了兴致,袁绍是他最大的敌人,也是他研究最多的人,而司马懿的评价和他不谋而合。

    “诺!”曹操发问了,司马懿不敢再隐藏,事到如今也是有进无退,如果半途而废,反而更糟糕!

    “河北众谋士,田丰刚而犯上,许攸贪而不智,审配专而无谋,逢纪果而无用,此数人势同水火,必不能相容,袁绍本人又是个没有主见的,遇到大事,必然迟迟不能决断,良机丧尽,安能不败,至于颜良文丑,有勇无谋之辈,略施小计,便可擒杀,何足道哉!”

    一番话说完,曹操微微点头,目光中满是称赞,认为自己又发现了一块良才美玉。

    司马防却是喜忧参半,既为小儿子称赞,又为大儿子担心,手心手背都是肉,损了那个他也舍不得!

    萧逸倒是神色不变,还抽出手来轻轻拍打着熟睡的曹熊,可心中的杀机却是更浓了,“不愧是‘冢虎’,见识、胆略、才智都高人数筹不止,可越是如此,就越让人不放心呀!”

    “河北袁绍若称不得英雄,那诸侯之中还有何人可称英雄……,刘表?刘璋?还是吕布?”

    “刘表、刘璋虽是汉室宗亲,却胸无大志,白白坐拥富庶之地,却不知进取,乃守户之犬尔,至于吕布吗,勇冠天下,谋略全无,又刚愎自用,虽有陈宫辅佐,也难成大事,更算不得英雄!”

    司马懿已经进入了一种状态,脸上升起和他的年纪完全不相符的神态,指点起天下群雄来,仿佛就是在把玩几件器皿,只要自己高兴,随时可以摔他个粉碎!

    “这家伙的神态怎么有些眼熟呀,好像在那里见过似的?”看着司马懿口若悬河的样子,萧逸心里不禁疑惑起来,“太像了,可到底像谁呢……,擦,不就是像自己吗!”

    萧逸终于醒悟过来,眼前的这头‘冢虎’不就是活脱脱另一个自己吗,‘目光如电、气势如虎、狡诈有狼’,和自己平时指点江山,纵论天下的时候是一模一样,真没想到呀,竟然遇到同类了!

    “二刘不成,‘虎鸠’也不成……,那十方诸侯之中,还有谁称的上‘英雄’二字呢?”萧逸步步紧逼,今天非得试试这头‘冢虎’的深浅不可!

    “江东孙策,骁勇善战,统兵有方,又知人善用,待部下情同骨肉,招揽四方豪杰,堪称有英雄之气,不过此人过于嗜杀,又轻而无备,恐怕和他的父亲孙坚一样,难以长久呀!”一口气说完心中的见解,司马懿终于慢慢沉寂下去,这种处处被人牵着鼻子跑的感觉,真的很不爽!

    “哈哈,好,两个都很好,司马一族果然是人才辈出,可喜可贺!”曹操抚掌大笑,天下争霸,争的就是人才,今日一连发现两个可用之才,心中自然是高兴了!

    “还请丞相大人、大都督多多提携才是!”司马防长出一口气,看来两个儿子都过关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又闲谈了几句,司马父子起身告辞,曹操日理万机,事务繁忙,也没有挽留,亲自送到了门外!

    “萧郎以为司马家两兄弟才干怎样,又当如何使用为妙?”没了外人,曹操神色变得凝重起来,发现人才和使用人才是两码事,后者更重于前者,一旦放到了不合适的地方,无益有害啊!

    “司马朗神情俊朗,心地光明,是个难得的人才,丞相可以把他安排在府中听用,或是放到大公子身边,定然是个不错的助力,……至于那个司马懿吗?”

    萧逸摸着小黑脸沉思良久,目光中杀机隐现,“末将军中还缺一个参军,就让他来充任吧!”

    乱世之中,人才难得,杀了太可惜,不杀,又实在不放心,干脆就把这头‘冢虎’栓在自己身边吧,哥天天盯着你,任你有天大的本事,也休想翻起风浪来!

    “也罢,此子狼视鹰顾,绝非善类,可用其才,不可用其人,另外,萧郎切记,断断不可赋予此人兵权!”曹操看人自有独到之处,司马懿,绝不是那么好驾驭的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放心,末将定会好好调教这头‘冢虎’的,呵呵,……噶!”

    萧逸正笑的得意间,突然觉得肩头一热,接着一股水流顺着肩膀飞流直下……,曹熊尿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