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74.第474章 五公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!

    清晨刚过,萧逸带着妹妹小静和一队亲兵,拉着整整一车礼物,来到丞相府所在的朱雀大街时,立刻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!

    一眼望去,车马如潮,人声鼎沸,送礼的队伍从丞相府门前,一直排到了朱雀街尾,一拐弯,又甩出去很远、很远~

    “本以为是早起的小鸟,却成了晚起的懒虫儿,看来哥送礼的道行还是不够深呀!”萧逸觉得自己又学了一手,看看人家,这才叫送礼的呢,除了各式礼物,竟然还带着食物、饮水,扛着铺盖卷,肯定是昨天晚上就来排队等候了,精神可嘉呀!

    “大哥,咱们怎么办?”小静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,这得收多少礼物呀?小财迷的眼睛又开始画圈了……,也许,自己可以搜刮一点回去!

    “凉拌!”萧逸也没办法了,送礼的人群拥挤不动,连条缝隙也没有,除非调他的玄甲铁骑来冲出一条道路,否则根本就过不去!

    “大都督安好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您前面请!”

    难怪人们都说:‘官高即是仙,好处大无边’,正当兄妹两个一筹莫展时,正在排队的人群纷纷躬身行礼,并主动让出自己的位置,请大都督先行!

    “不可!不可!”萧逸连忙推辞,哥可是生在新中国,长在红旗下的五好青年,‘谦让排队,先人后己’的美好品德不能忘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不进去,下官们谁敢先进呀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小的昨天晚上扛着铺盖来排队,就是为了给大都督您占个好位置呀!”

    奉承声如潮而来,这些排队送礼的都是官场上的马屁高手,萧大都督何许人也,那是平时想拍都拍不到的人物,此时不拍何时拍?自己不拍难道还让给别人拍吗?

    “让开,让开,全都让开!”

    丞相府中门大开,冲出一队侍卫来,硬是在人群中打开一条通道,‘虎痴’-许褚亲自领路,“请大都督的车马先行进去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萧逸也就无法再推辞了,只好向四周抱拳行礼,表示承让~领情!

    萧逸一行人刚进去,排队的人群立刻开始窃窃私语起来,无一例外,除了羡慕就是嫉妒,至于恨,打死他们也不敢有呀!

    “真是人比人,气死人,兄弟我连年夜饭都没吃,就扛着铺盖卷来这里排队,到现在还跟队尾蹲着呢,再看人家,进丞相府跟回自己家一样,还有侍卫开道,羡慕死人呀?”一名官员边啃着冰凉的米饼,边羡慕的说道!

    “难怪你在队伍后边蹲着呢,真是一点见识也没有,萧大都督是什么人,丞相大人的未来女婿,那进丞相府不就是等于回家吗,羡慕不来的!”另一位显然经验丰富些,从怀里摸出小酒壶,轻轻抿了一口,提神热身,这可是深夜排队的必备神器呀!

    “哎,也就‘鬼面萧郎’佩做丞相大人的女婿了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,话又说回来,除了丞相大人,谁还有资格做‘鬼面萧郎’的岳父呀!”

    天雷地火,举世无双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进了相府,萧逸直奔大堂,妹妹小静则带着礼物去了后宅,以前哥哥出征在外的时候,她有大半时间是住在曹家的,并深得丁、卞两位夫人的喜爱,和曹家姐妹也相处的很融洽,真如一家人似的!

    “小静已经十四岁了,再过一年,就可以行‘笄礼’,成年了,得给他找个好人家才是!”一想到要嫁妹妹,萧逸第一反应不是舍不得,而是头疼,真的不好嫁呀!

    无论是相貌、身高、聪慧,小静在同龄女孩中都是佼佼者,就连原本平平的****,在连喝了几个月的羊乳以后,也有了崛起的趋势,再加上她身为‘鬼面萧郎’唯一的妹妹,身份高贵,按理说应该有很多人上门提亲才是,可现实情况是,一家也没有!

    ‘罗刹魔女’,这就是小静在许昌城里的外号,靠着一双铁拳和腰间的宝剑,不知多少世家公子、纨绔子弟,被她打的满地找牙,身上被割出几道口子放血的,也不在少数,可又没人能把这位‘魔女’怎么样,一是小静的本领却是出众,别看是个女娃子,论起骑射武艺,完败那些同龄的男孩们,一个打一群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再者,就算能打的过她,也不敢下那个手呀,谁不知道,这位小魔女身后还戳着一个更加可怕的哥哥呢,‘鬼面萧郎’,那可是杀人如麻的角色,对这个宝贝妹妹更是宠的要命,真碰掉她一根头发,估计就得拿全家老小的命来偿还了!

    这样的狠角色,平时在路上遇到都是要躲开的,谁还敢把她娶回家呀,那就不是娶老婆,是娶回个要命的祖宗,万一她受点气,回到娘家哭一鼻子,她那个专横霸道的哥哥还不带着千军万马杀上家门……

    萧逸也曾经试探的问过几位同僚,像荀彧、荀攸、程昱,他们家里都有适龄的公子,人品、相貌、能力也都说的过去,可他刚一提这件事,荀彧装头疼,荀彧装腹痛,程昱更绝,直接尿遁逃跑,一个肯接招的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就在曹家几位公子里选一个吧!”萧逸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,姑娘大了,总是要出嫁的,如今许昌城里,还能和小静一起玩耍的就是曹丕、曹彰、曹植三兄弟了,当然了,他们也没少挨揍,可很多感情本来就是打出来的吗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堂前,曹家五子一字排开,正在代父迎客,送礼的人实在太多了,曹操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接待不过来,于是就把几个儿子派出来了,既锻炼了他们的能力,也不失礼数,两全其美!

    大公子曹昂自不必说,那是内定的接班人,平时被曹操带着身边,言传身教,细心培养,如今已经有了几分上位者的气质,接待起客人来也是温文尔雅,让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次子曹丕是兄弟几个中最像父亲的,不只是性格,连神态举止也像,尤其是那双细长的眼睛,闪动之间,精光四射,活脱脱就是一个‘小曹操!’

    此时正站在大哥身侧,帮着接待客人,也是礼仪周全,言语得当,既没有抢了曹昂的风头,也不会让人忽略他的存在,尺度把持的恰到好处!

    老三曹彰性格急躁,最不喜欢这些繁杂的礼仪,如果不是有父命在身,估计早就跑了,现在也不过是勉强只应而已,不过举手投足之间,干净利落,颇有武将之风!

    老四曹植最是聪明,能够一心二用,一边口若悬河的招待着客人,一边用眼睛在礼物堆里四处搜寻,如果看到金银珠宝,就会撇撇嘴,如果发现了珍惜古籍,就会露出欣喜之色,那才是他的最爱!

    看到萧逸到来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三兄弟的眼睛就是一亮,自从在军队了磨练过一番之后,他们对萧逸就佩服的五体投地,平时更是没少往‘无愁侯府’里跑,如今偶像登门,自然心花怒放了。

    一步踏出,三兄弟又停了下来,互相看看,又瞧瞧大哥曹昂,最后还是把脚都收了回来,国有储君,家有长子,有些事情,还轮不到他们几个的,规矩必须遵守!

    萧逸自然也看到了三兄弟的动作,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说什么,事关继承权的问题,纵然强势如他,也丝毫不敢触动呀!

    总得来说,曹家几兄弟都是不错的,虽然没有他们父亲那种雄才大略,但也都有自己的优点,或仁爱,或机智,或勇敢,或聪慧,用心培养一番,都是独当一面的人才,不过真正让萧逸感兴趣的,还是曹家老五~~曹熊!

    曹熊今年只有五岁,是卞夫人所生的第四子,也是曹操现有儿子中最小的一个,因为出生以后体弱多病,所以在家中备受照顾,无论是父母,还是哥哥姐姐,都把他捧在手心里,生怕这个小不点出什么意外!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个时代幼儿的夭折率是非常高的,疾病、严寒、饥饿、战乱、天灾……,每一样,都是索命的关卡啊!

    一般的家庭里,生下三个儿子,如果有一个能健康的长大成人,做父母的就得谢天谢地了,一场辛苦就算没白费,如果能存活两个,那就是祖宗保佑,得立刻提着猪头去上香还愿才行!

    富贵人家幼儿的存活率能高上一点点,因为他们不会挨饿,但面对各种疾病时,依然束手无策,没有防御针,药物也缺乏,一旦生病,能不能扛过去,那就是和阎王爷赌大小,全凭运气了,可以说,每一个能长大成人的孩子,都是上天的眷儿!

    曹熊在五兄弟里纯粹是打酱油的,他不用招待客人,也不会有那个客人去找这位五公子,五岁的孩子,刚脱了开裆裤,连话都说不利索呢,谁没事会跟他行礼问候,所以他只能老实的站在那里,比划着两只小手自娱自乐!

    有心人会发现,小家伙其实不是在胡乱玩耍,他是在模仿几个哥哥待客的动作,虽然小手小脚的很不标准,可看得出,他努力在学,可惜的是学了半天依旧没有客人理他,这让小小的曹熊很是失落,一双大眼睛都失去了光彩!

    曹熊在史书上属于默默无闻的角色,只有两次露脸的机会,一是已经成为魏王的曹操在临死前,用排除法在四个嫡亲儿子里选接班人,“次子曹彰勇而无谋,三子曹植华而不实,最小的曹熊却是多病难保,最后才选定曹丕继位。”

    知子莫如父,前两个儿子都是因为能力不足被淘汰的,唯独曹熊是身体问题,可见在曹操心目中,自己的这个小儿子文治武略、聪明才干都没有问题,只是年龄太小,再加上身体又不好,才最终落选的。

    曹熊第二次露面,是在曹操死后,大哥曹丕继位魏王,以三个弟弟没回来奔丧为借口,纷纷加以处罚,曹彰、曹植都是问罪、削权、降爵、回归封地,唯独是曹熊,来了个‘畏罪自杀’,这就值得思考了,一个有勇气自杀的人,还没胆量回去为父奔丧吗?

    连曹彰那样的虎将,曹植那样的才子,最后都能保留性命,可曹丕却独独容不下最小的弟弟曹熊,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,曹熊的政治能力远超其他两个哥哥,对曹丕的继承权产生过巨大的威胁,所以才糟了毒手!

    这就是曹熊原来的命运,一个本应在历史长河中大放溢彩的人,却变得默默无闻!

    “征西大都督~无愁亭侯~萧逸,问候五公子新年安好!”萧逸就是有心人之一,所以他上前几步,躬身行礼,做了小家伙的第一个客人!

    “哗!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的举动自然引起了众人的关注,其实从他进入相府开始,大公子曹昂就做好了接待行礼的准备,谁知道这位大都督身形一转,跑到最小的五公子那里去了,还自报官职、爵位、姓名,非常正式的行了一礼!

    当然了,谁也没把萧逸这一礼太当真,全当他是逗弄小孩呢,何况他们又有姻亲关系,未来姐夫哄哄小舅子,也不算什么大事!

    别人不在乎,曹熊却非常认真,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接待的第一个客人,只见他抱起两只小嫩手,似模似样的行了一礼,而后奶声奶气的回答道,“阿熊见过大都督,多谢问候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下官要拜见丞相大人,还请五公子引荐一下!”萧逸似乎玩上瘾了,其实他见曹操迈腿就可以进去,什么时候需要人引荐过。

    “家父正在堂中等候,请大都督随我来!”曹熊却很认真,吐字也清晰,又伸手做了个很不标准的请礼,这才扭过身子,迈开小腿,准备把客人领进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!~多谢五公子了!”萧逸大笑着伸出双手,一把将小家伙举了起来,然后放在自己的宽宽的肩膀上,迈步向大堂里面走去~~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