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9.第469章 双飞,不是梦想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萧逸和郭嘉迈着醉步一起走出了丞相府,其实以二人的酒量,那几杯小酒根本不在话下,不过他们就是喜欢这种熏醉的感觉,癫癫倒倒,如同浪涛,还美其名曰~~‘醉看人生!’

    世界就是如此奇妙,往往清醒之人都看不透的事情,在醉鬼的眼里却是明明白白,所以说,喝醉的不是人,而是这个世道!

    郭嘉的酒瘾上来了,而酒瘾又勾动了色心,一路上,不停的蛊惑萧逸跟他去许昌城里最大的青楼~‘醉梦居’,开开眼界,作为风月场中有名的浪荡子,他非常希望把自己的快乐和最好的酒友一起分享。

    什么是好朋友,有酒同喝,有肉同吃,有刀子同挨,有美女自然也得同泡不是,反正‘醉梦居’里美女如云,足够二人分的。

    于是郭嘉以‘过来人’的丰富经验,不停的鼓吹着‘醉梦居’的酒有多香,女人有多美,技术有多好……,最后真把萧逸说的心动了!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招妓非但不是恶事,反而是一种风流韵事,高官显贵、世家公子就没有不出入青楼的,既为了享乐,更为了做一些见不得光的政治交易!

    想私下受贿怎么办?……上青楼!

    想刺探情报怎么办?……上青楼!

    想秘密结盟怎么办?……还是上青楼!

    在青楼里,你可以实现无数的愿望,以至于很多人私下里管青楼叫~~‘******’,因为文武百官们每天都会按时上下朝,比去朝拜小皇帝还要准时,有好事之徒,还给那些当红的歌姬分别取了外号,花魁、女相、女谋士、女都督~~~

    萧逸今年二十岁了,血气旺盛如海,男人嘛,就算没有色心,也有强烈的好奇心不是,那可是‘花中圣地’呀,不去看看太可惜了;要不然,今晚就~~~

    “大都督,您可出来了,大事不好,家里、家里~~~”侍卫长小斌正在相府门口转磨,眉毛都快扭到一起了,看到萧逸出来了,连忙冲了过来~~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惊慌,是小静又淘气了,还是家里着火了?”家里就一大一小两个女人,就算她们再折腾,还能把侯府拆了不成,就算烧了几间房子,也不是什么大事!

    “我滴大都督呦……,比那严重的多,是嫣然郡主,她般进侯府里居住了!”小斌嘴咧的跟瓢一样,那位女马贼的厉害,他可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~完了~完了!”萧逸双腿一软,差点瘫坐在地上,刚刚升起那一点色心,立刻消散的无影无踪!

    原来国宴结束之后,赵嫣然没有回城外的匈奴营地,而是带着一队女护兵,拉着自己的起居大帐,正大光明的般进了无愁侯府!

    侍卫长-小斌当初是‘草原小商队’的成员之一,清楚这位‘女马贼’和自家大都督的关系,自然不敢阻拦,又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快马飞报萧逸,至于家里现在乱成什么样子,只有天知道了!

    “萧郎艳福不浅,真是羡慕死愚兄了!”

    郭嘉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国宴之上,他是亲眼看到过赵嫣然的,堪称异域佳丽,绝代妖娆,那一颦一笑,不知打动了多少纯洁的、不纯洁的心,最后却便宜了身边这个小黑脸,还是主动送上门的,真是人比人,气死人呀!

    “奉孝兄呀,一个自然是艳福无边,可是我家里足足有两个啊……”

    自古‘一山不容二虎’,那怕是母老虎也不行,萧逸心里清楚,赵嫣然快马弯刀,凶悍无比,可蔡文姬也不是省油的灯,外柔内刚,关键时刻极有魄力,否则也不会在泡温泉的时候,把自己给逆推了,如今二女相见,又有一个喜欢煽风点火,从来不怕事大的小静在,自己的侯府里,此时恐怕已经是鸡飞狗跳了吧~~

    “左拥右抱,尽享齐人之福,这是一等一的美事,为何萧郎反而苦恼呢?……再者,男人是天,女子是地,醋海风波再大,还能淹过天去不成?”

    这个时代,但凡有些权势的男人,那个不是三妻四妾,通房丫鬟成群,郭嘉自己就有十几个小妾,外面的红颜知己更是数不胜数,在男子为尊的世界里,怕老婆,那是什么东东?

    “你不懂,你不懂啊……,女人能顶半边天呀!”萧逸两世为人,而且前世还出生在帝都,在天朝各省、市怕老婆排行榜中,帝都男人可是名列前茅的,而且是代代相传,都怕到骨子里了!

    家里的财政大权归谁?~~老婆!

    家里的房产证上写谁名字?~老婆!

    家里的事情谁做主?……大事归男人,小事归女人,可家里啥时候出过大事呀?

    除非是老婆死了,那才是大事!

    “算了,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来人,备马抬镗,众将校护卫本大都督回府!”兔子急了还咬人呢,更何况是堂堂的征西大都督,萧逸也豁出去了,难道两个女人还能把他撕开不成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亲兵们牵过千里墨烟驹,又抬过来凤翅鎏金镗,而后各持兵刃左右护卫,还组成了一个小型的攻击阵势,与上战场是一般无二!

    兵是将的威,看到前后左右寒光闪闪,铁骑护身,萧逸终于有了些勇气,翻鞍,上马,手提兵刃,大手一挥,数十骑绝尘而去!

    “原来萧郎如此惧内呀,有趣,有趣!”郭嘉就像偷看了无字天书般,一脸的惊喜,谁能想到,在沙场上神挡杀神的‘鬼面萧郎’,竟然会怕女人,而且还是怕到骨子里那种,这样的趣闻岂能独享?

    “来人呀,送我去醉梦居,那里不但美女如云,消息也传播的最快呀!”郭嘉唤过自己的仆人和车马,向着温柔乡冲杀而去!

    很快,一条关于萧大都督惧内的消息,和一句‘女人能顶半边天’的名言,就在许昌城的青楼楚馆中流传开来,并借助那些官员的口,迅速传遍朝廷内外,又传遍中原腹地,最后北上黄河,南过长江,天下皆知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气势汹汹的回到府门前,萧逸没有贸然的闯进去,而是派出侍卫长小斌,入府,侦查敌情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府内一切平安无事!”小斌去的快,回来的也快,脸上还带着些许惊诧!

    “绝不可能,来人呀,给我再探、再报!”萧逸才不相信家里会平安无事呢,大手一挥,又派出两名亲兵入府侦查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府中却是一切平安无事!”两名亲兵都是老牌的游骑,侦查敌情,从未失手!

    “嗯,看来今晚的水有点深,莫非两个女人挖好了坑,等着自己往里跳!”萧逸拼命转动自己的战略头脑,设想出一个个可能出现的情况,诱敌深入……,断绝后路,伏兵四起,~~瓮中捉鳖?

    “呸!……呸!呸!哥才不当王八呢,不过谨慎一些还是好的,至少得留条后路才行!“

    “小斌,本大都督待你如何?”

    “愿为大都督效死!”

    “好,你带几个人守住府门,一会本大都督要是逃出来,你立刻开门接应,并挡住后面的追兵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小斌也真不含糊,带领四名亲兵,分左右两边,牢牢守住了大门,为自家大都督留下一条退路!

    “其余的人,给我层层推进,步步为营,侦查搜索前进!”不愧是沙场名将,萧逸的战术‘有前拳,有后手’,连退路都留好了,对付两个女人,怎么也绰绰有余了吧?

    “刷!~~嗖!嗖!”

    不亏是百战沙场的老兵,数十名侍卫扇子面排开,盾牌手在前,弓箭手在后,开始搜索前进,至于萧逸,则远远的坠在了后面,时刻准备溜掉!

    府中留守的亲兵突然看到一群人以战斗队形冲了进来,差点拔刀相向,结果走进了才发现,竟然都是自己人,负责指挥的还是自家大都督,这是什么情况,军事演习吗?回家怎么跟偷袭敌营似的?

    萧逸可不管这些,宁可过分的谨慎,也不能莽撞送死,男人,一旦落在女人手里,那可是生不如死呀!

    “报大都督,前院无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大堂无事!”

    “……走廊也无事!”

    “不好!~~~,后花园发现敌情!”

    候府里有个很大的花园,种植着各种名贵花卉,每逢春夏之季,百花盛开,香气四溢,蝴蝶成双成对的飞舞其中,仿佛人间仙境一般,不过现在是寒冬,花草都已经枯萎,变成了一片空地,一顶硕大的牛皮帐篷就矗立在那里,而且还有火光闪耀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敌人在此安营扎寨了不成?”看着不时进出帐篷的匈奴女兵,萧逸一脸的疑惑,又侧耳听了听,没有什么动静,为了查明真相,他只好缓缓的靠了过去~~~

    “大哥你回来了!”小静的目光锐利,她能在几十个晃动的黑影里,一眼就认出自家老哥来。

    “嗯,本都督回来了!”偷袭不成,只能变明攻了,萧逸挺起胸膛,又壮壮胆子,迈步走进大帐!

    大帐里,三个女人都在,妹妹小静手捧一只羊腿,正吃的满嘴流油,还不忘伸出一只油腻的小手来和老哥打招呼,蔡文姬穿着一套匈奴女子服饰,手里拿把小刀子,正跟一块肥羊肉做搏斗,赵嫣然却穿了一身汉装,还有满头的钗饰、脂粉,手里却是一双汉人进餐时才用的筷子……

    “恭迎大都督回府!”赵嫣然率先起身,标准的汉家女子礼仪。

    “雄鹰落在悬崖,狼王卧在山谷,欢迎最勇敢的战士回到帐篷中!”蔡文姬慢了一步,却行了一套草原上问候语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……怎么都换过来了?”看着眼前的情况,萧逸觉得自己应该是在做梦,否则怎么会出现如此奇怪的场面,胡、汉一家吗?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”看到萧逸呆鹅似的模样,两个绝色佳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,还玩闹着搂成了一团,一时间波涛汹涌,让人眼花缭乱!

    世界就是如此绝妙,有些人互相眼黑,有些人却是一见如故!

    赵嫣然刚来的时候,也是做了‘打硬仗’的准备,不但带了一队女兵护身,自己也是弯刀在手,弓箭随身,说什么也要入住无愁侯府,争夺属于自己的权力!

    得到消息,蔡文姬自然也不示弱,立刻以内宅女主人的身份,调集了亲兵侍卫,准备拒敌于府门之外,拼死也要捍卫自己的权力!

    别看她对萧逸说是不吃醋,可不吃醋的,那还是女人吗!

    彗星撞地球,眼看一场激烈的冲突就要爆发时,两个同样妖娆美丽的女人互相看了一眼,然后就被对方的气质深深吸引住了,一场干戈也就变成了玉帛!

    等到略做交谈后,二女竟然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来,赵嫣然自从跟随汉家老儒学习礼仪以来,对汉家文化的博大精深产生了深深的迷恋,如今得知对方就是大名鼎鼎的鸿儒蔡邕之女,还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大才女,顿时升起一种偶像的崇拜来,如果她是个男人,估计立刻就要把蔡文姬抢回草原去了!

    同样的,蔡文姬自从家中剧变后,身处虎狼窝中,过着朝不保夕的日子,在巨大的危机感中,让她对武力产生了深深地依赖,大才女之所以倾心于萧逸,很大程度上就是看中了他的悍勇无双,可以给自己带来强烈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今日一见赵嫣然,才让她知道,女人原来也可以骑骏马,垮弯刀,佩弓箭,武力之强,比起那些男人来,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个互相仰慕的女人迅速打的火热,一个大开府门,恭迎姐妹入家,另一个也不客气,进府之后,直接扎下大帐,还举行了全羊宴,招待蔡文姬,顽皮心起,她们还互换了衣袍,扮演起对方的角色来,玩的不亦乐乎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害的本都督虚惊一场!”

    看着一身匈奴衣袍的大汉才女,又看看完全汉家装束的匈奴郡主,萧逸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句话~~“双飞,不是梦想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