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8.第468章 挖下深坑等虎豹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盛大的国宴从正午时分开始,一直喝到日落西山,几番明里、暗里的交锋下来,汉家君臣开怀大笑,诸侯使者们强颜欢笑,至于三位匈奴使者吗,有人欢笑,有人愁,各种滋味俱上心头!

    宴会结束,群臣先是恭送小皇帝返回后宫,接着又恭送丞相大人回府,而后才依次退席,各回各家,至于三名匈奴使者,负责招待的官员本想在城中安排下榻的馆驿,却被他们一致拒绝,阔阔出和乌维头也不回的直接出城了,再待下去他们怕自己会疯掉,至于赵嫣然,对着萧逸顽皮古怪的一笑后,也溜出宫门,打马扬鞭而去~~~

    萧逸有意的慢行了几步,等他走出宫门时,群臣基本上都走光了,挥手招过十几名亲兵,跃上马背后却没回他的无愁侯府,而是马头向南一带,又在几条小巷里转了一圈,直奔丞相府而去。

    丞相府乃是军政重地,护兵之多,防守之严,比起皇宫来还要高上三分,等闲人休想靠近半步,不过萧逸是例外,他进相府和回自己家也没什么区别,下马之后,缰绳往护兵手里一扔,直接迈步就进去了,连通报都不用,满朝文武大员,有这种特权的只有两个,一是萧逸,另一个就是他的酒友~郭嘉!

    “大都督安好!”

    “萧郎过来了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阻拦,萧逸手提宝剑,直入相府内宅,沿途的护兵、丫鬟纷纷躬身行礼,就连曹操的妻妾们也没有回避的意思,遇到了,还要亲切的打声招呼,谁不知道这位是丞相大人的未来女婿,一家人!

    “嗖!……”

    黑影一闪,相府一霸--‘望天吼’从角落里钻了出来,两年多的时间,它已经从一只幼崽长成了五尺多长的敖犬,全身披着厚厚的鬃毛,大头如斗,四爪如刀,还有两根长长的獠牙支出唇外,完全一副猛兽的模样!

    这两年‘望天吼’可是威风透了,无论是朝中的三公九卿,还是各部官员,都被它如雷的吼声惊吓过,当场尿了裤子的也不是没有,但是在萧逸面前吗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汪!……汪汪!”先是几声轻叫,而后蹭蹭大头,摇摇尾巴,乖巧的不得了,这个喜欢弹**的黑脸恶魔,可是它心里一辈子的阴影啊!

    有了‘望天吼’带路,在相府里找到曹操就容易多了,三转一回身,萧逸就看到了侍立在书房门口的虎痴-许褚,众人都知道,他就是曹操的影子,只要找到许褚,必然就能见到曹操,从无例外!

    “大都督,主公和大公子都在里面!”许褚先是躬身一礼,而后主动让开了道路,在他心里,最忠的是曹操,最怕的却是萧逸,如果是其他武将到此,不解佩剑是休想进去半步的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!”

    进去之后,萧逸向正闭目养神的曹操抱拳行礼,又向曹昂微微点头示意,丝毫没有客气,直接盘膝坐下,宝剑放在一侧,也开始闭目养神!

    曹昂有些疑惑了,父亲从皇宫里回来后,立刻把自己唤来,却又一言不发,就这么坐着养神,没想到萧逸来了也是如此,他们在思考什么,又要做什么?

    还没等他想明白呢,房门一开,身上总是带着酒气的郭嘉迈步走了进来,这位更随意,连礼节都免了,直接盘膝坐下,也是闭目养神!

    曹昂这下真的有些心慌了,众所周知,郭嘉、萧逸,一文一武,是父亲的左右臂膀,如今三人共聚一处,肯定有军国大事要商议,可他们怎么都一言不发呢?

    想不明白就干脆不想,反正早晚会水落石出的,多年的严格家教下,这位曹大公子的养气功夫还是不错的,稳下心神,也有样学样的开始闭目养神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屋子里还是静悄悄的,期间萧逸微微抬起眼皮,瞄了曹昂一眼,脸上神色不变,心中却默许的点点头!

    这位曹大公子虽然在武略上相差曹操甚远,但他也有自己的优点,聪慧、仁爱、沉着稳重,这样的能力,虽然开拓进取不足,但守住这份家业还是没问题的,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那个天命了?

    “报主公,徐州别驾-陈登在相府侧门求见!”当月上树梢时,虎痴~许褚雄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!

    “刷!……”曹操双目睁开,放出两道精光,脸上也露出淡淡的笑意,“晚上拜访,走侧门,有点意思……,子修,你代为父去把客人接进来,要客气一些!”

    “诺!”曹昂领了父命,立刻起身出去了,与此同时,萧逸、郭嘉同时睁开了双眼,对视之后,都‘嘿嘿’的阴笑起来~~

    “挖下深坑等虎豹,撒下香饵钓金鳌!“

    “虎鸠-吕布,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很快,曹昂返回屋内,身后还带着一人,身材不高,三十出头的年纪,白净的皮肤,长眉细目,薄薄的嘴唇,留着三缕须髯,进来以后,二话不说,直接跪倒在地~~

    “徐州~别驾陈元龙叩见丞相大人,万福金安!~嘭!~嘭!~嘭!”一连三个响头,磕的地上的木板都微微轻颤。

    “免礼,坐吧!”曹操面无表情,却是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“多谢丞相大人!”陈登再次叩首谢过,又向屋内其余的人露出个大笑脸,这才小心的退到末位落坐。

    可还没等他的屁股挨上坐榻,一旁的萧逸突然长身而起,手中寒光一闪,斩蛟剑已然出鞘,“大胆陈登,勾结西凉余孽吕布,袭娶徐州,割据一方,妄图对抗朝廷,这可是诛灭九族的重罪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恕罪,袭取徐州,皆是形势所迫,下官也是出于无奈呀!”

    陈登一边诚惶诚恐的请罪,一边却在心里暗骂,“妈蛋的……,吕布之所以能偷袭徐州成功,一是有他们徐家做内应,第二,就是有你萧大都督出手,沿路截杀信使,一明一暗,双管齐下,这才狠狠阴了刘备一把,如今到把罪名都推倒他头上来了~~

    可是没办法,谁叫自己坏在明处,人家却阴在暗处,厚黑之术,技不如人,这个黑锅只能由他陈登来背了!

    “萧郎不可无礼,元龙乃是当今名士,陈家更是徐州的名门望族,岂会和吕布那厮混为一谈呢?”关键时刻,还是曹操出手,把杀气腾腾的萧逸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明鉴,陈氏一族向来忠于汉室,忠于朝廷,又岂会与逆贼为伍,只是形势所迫,才与吕布那厮虚与委蛇罢了!”

    陈登这话说的半真半假,他们士族大户的眼中,只有自家,没有国家,更别提什么忠于汉室了,不过陈家和吕布,到是真的离心离德了!

    当初陈登之所以里应外合,帮着吕布袭取了徐州,一是为了打压老对手糜家,出心中一口怨气,二是想趁势扩大家族在徐州的影响力,好争取更多的利益!

    可惜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‘虎鸠’~吕布在战场上却是神勇无比,堪称一代名将,可对治民理政却一窍不通,政令一日三改,乱七八糟,他部下将校更是军纪败坏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,短短几个月时间,徐州上下就怨声载道了!

    吕布威猛嗜杀,徐州官民不敢当面反抗,只好把所有的怨气都出到了陈家父子身上,一时间人见人骂,名声臭不可闻,亲朋好友也纷纷断绝了来往,生怕被那股臭气沾上,就连陈家的祖坟都没能幸免,周围被堆满了‘黄白之物’,真是顶风都能臭出八百里去~

    事到如今,陈登才后悔莫及,可是大错已经铸成,陈家的声望不但没有上升,反而一路跌到了谷底,甚至有滑落地狱的危险!

    这次他主动出使许昌,一是打探朝廷动向,再就是寻找脱身的机会,吕布那艘破船早晚会沉没的,明眼人都知道这一点,所以必须在船沉之前,寻找到一艘新的大船,靠上去,而陈登的目标就是~~曹操!

    一艘又大、又坚固,能够乘风破浪,前途无限的大船!

    所以他才孤身一人,晚上来到相府,又从侧门而入,为的就是表忠心,寻靠山!

    “徐州情况如何?吕布如今屯兵何处?”郭嘉的话不多,却直指关键。

    “吕布亲统重兵坐镇徐州,部将宋宪、魏续守下邳,谋士陈宫守萧关,三方互为犄角,守望相助!”说着陈登伸出一只脚,从靴子里小心翼翼的抽出一卷丝绸来,“这是徐州的兵马、钱粮分布图,下官愿献与丞相大人,以赎前罪!”

    说是献图、赎罪,可陈登双手紧握,却没有伸出去的意思,反而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曹操,他的潜台词很清楚,“我们陈家可以献图,可以做带路党,甚至可以帮着你们把吕布坑死,但是……,付出这么多辛苦,总得有点回报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元龙果然是忠贞之士,老夫没有看错人!”曹操是玩弄权术的顶尖高手,岂会看不出他那点小算盘,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的钧令,“老夫已经上奏天子,加封你为广陵太守,俸禄两千石,进爵-都亭侯!”

    封官、赐禄、进爵!……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,世上没有几个人能禁受的住。

    “多谢丞相大人厚爱,下官必以死相报!”

    看着钧令上鲜红的丞相大印,陈登连连千恩万谢,表示忠心,说到情动处,还留下两行热泪来……,而后把‘军粮分布图’献上,又借着室内的烛光,亲自解说了一番,各处兵马多少,各处钱粮多少,都由何人把手,说的一清二楚!

    曹操、萧逸、郭嘉,都是聪慧之人,很快就牢牢记在了心底,并开始推演起进兵计划来,有了这份地图,又有了陈登这个‘带路党’,以后打起徐州来,可就顺手多了!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陈登起身告辞,大公子曹昂相送,还是走的侧门,神不知,鬼不觉,就跟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!

    之后,曹操、萧逸、郭嘉,和返回来的曹昂一起,对着那份军、粮分布图,又仔细的推演了一番,设计了几套可行的进军方案,又让人送来酒肉,几人举杯庆祝起来,今晚得了一人、一图,胜过十万雄兵呀!

    一直喝到月上中天,萧逸、郭嘉这才带着几分醉意告辞,曹操自然是亲自相送,又叮嘱了几句,这才带着儿子返回书房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孩儿有一事不明,还望赐教!”关起门来只剩父子二人,自然可以无话不谈了!

    “吾儿能隐忍到现在才发问,这养气的本领已经相当不错了!”看着自己的长子,曹操满意的点点头,“你可是想问陈登之事?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明鉴,用人之道,首重忠义,那陈登以前把刘备出卖给吕布,如今又把吕布出卖给父亲,下一个,他又会出卖谁?”提起陈登,曹昂一脸的鄙视,如此无义小人怎能赐予高官厚禄呢?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我儿也算是明眼之人呀,没错,那陈登奸诈狡猾,左右逢源,是个十足十的小人,不过吗,君子有君子的用处,小人有小人的用处,就看你如何调教了……,至少这次,他能帮我们拿下徐州之地!“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是当世英雄,睿智无双,无论是征战沙场,还是纵横朝堂,都留刃有余,连萧逸、郭嘉那样的豪杰,都可以收为己用,孩儿恐怕一辈子也学不到这样的本领!”

    曹昂确实有些自卑,从小他就以父亲为偶像,处处模仿学习,可却一直都学不像,这点上,二弟曹丕就要强上许多,人们都说他才是最像父亲的儿子,而自己就~~

    所以他对自己日后能不能顺利接班,一直没有太强的信心,毕竟父亲麾下那些文臣武将,或神勇,或睿智,个个都是人中豪杰,自己能驾驭的了吗?

    “呵呵,天下之才无数,却是各有用法,荀彧、荀攸,正人君子,可以德服之……,萧逸、郭嘉,性情中人,可以情感之,至于其他文武,或用官爵,或用钱财,或连姻亲,都可以一一收为己用!”

    奸雄也有舐犊之情,曹操毫无保留的向自己的儿子传授起御人的心德来,用人,就是用心啊~~

    “敢问父亲,陈登那样的贪婪小人又该如何驾驭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吾儿仁厚、友爱,那种奸诈小人不是你所能驾驭的,为父在一日,自然平安无事,若那天为父不在了~~”说到这里,曹操面露杀机,“对那些无义小人,……杀无赦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