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7.第467章 汉家第一勇士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,你要向我挑战?”萧逸先是微微一愣,又看看一旁正低头轻笑的赵嫣然,“果然是红颜祸水呀,还是黄果树-瀑布级别的,自己才坐下一会儿~~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要挑战你,就像‘狼王争位’一样,谁赢了,草原第一美女就是谁的!”乌维一脸的自信,他曾经打败过无数的竞争对手,这次也不会例外~“当然,你也可以像只胆小的羊羔那样,选择拒绝!”

    “激将法?……呵呵!~好,我接受你的挑战!”萧逸丝毫没有示弱,还伸手揽住‘赵祸水’的小蛮腰,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,“远来是客,想比什么,你说吧!”

    “你~~”看到自己心仪的姑娘被一个汉人搂在怀里,乌维双眼发红,脸上的青筋都蹦起来了,却只能强压怒火,形势不如人呀,这里是汉家皇宫,自己身上的兵刃早就被收走了,那些汉官们却可以佩戴宝剑,以示国威!

    再者,如果自己大打出手,恐怕伤了两国的帮交,现在可是匈奴有求于汉庭,小不忍则乱大谋,虽然他心中恨不得一拳打碎那张可恨的小黑脸!

    “不能动武,不能伤了和气,又要展示自己的强大,那么~~”乌维的目光在大殿里来回扫荡,突然双眼一亮,大步向殿门口走去!

    二人的争斗,自然引起了汉家君臣和各路使者的注意,却没人出来制止,反而是拭目以待,有人希望萧逸施展本领,教训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匈奴人,扬大汉国威!

    也有人暗中希望乌维获胜,打破‘鬼面萧郎’不可战胜的传说,也算般掉一块压在他们心中的大石头!

    两尊巨大的辟邪石兽蹲坐在殿门两侧,兽首高昂向天,雄狮身,猛虎爪,背生双翅,神态极其威猛,下边还有石座相连,通体由整块的汉白玉雕刻而成,各重八百余斤!

    乌维先是围着‘辟邪兽’转了两圈,拍打了两下兽身,又回头傲视了大殿里的汉家君臣一眼,随即一把脱掉自己的狼皮猎褂,露出了标准的‘同’字型身体,上面肌肉隆起,青筋遍布,特别是胸口上,竟然长有三寸多长的护心毛,黑乎乎一大片,如此强健的体魄,让许多已经年老体衰的汉臣羡慕的直流口水~~

    谁不想血气方刚,青春永驻,谁不思念那春花般灿烂的年纪,****欢歌,夜御数女~~

    可惜,好日子一去不回头了,看着自己干瘪的身体,鸡爪子一样的手臂,不少元老旧臣甚至生起了告老还乡的念头,这个世界,已经不属于他们了!

    再看乌维,沉腰下跨,八字马步牢牢钉在地上,一只手抓住‘辟邪兽’的前爪,另一只手抓住低座,双臂开始缓缓的用力,如铁的肌肉顿时膨胀起来,身上的青筋像一条条小蛇,上下窜动……

    在他巨大力量的作用下,已经在大殿门口蹲坐了三年之久的辟邪兽,竟然开始上下摇动起来,而且幅度越来越大~~

    “吼~~吼……起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野兽般的吼叫声,乌维双臂运足气力,竟然将巨大的‘辟邪兽’从地面上抬了起来,随即又推到胸口,稍微喘息之后,又是一声狂吼,终于将八百斤的巨大石兽扛在了肩膀上!

    “他~~他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皇帝呆了,群臣呆了,各路使者呆了……,这还是人吗?

    那可是八百多斤的巨兽呀,有些官员清楚的记得,当初建造这座甘露殿时,可是用了八名壮士才把这尊‘辟邪兽’抬上来的,如今,却被一个人给硬扛了起来,草原第一勇士,名不虚传!

    巨兽上肩,乌维并没有停下,而是迈动步伐,一步一步的向殿内走来,每走一步,脚下的青砖都被踩的‘咔咔’作响,乌维本人也被压的脸色通红,汗出如雨,可是凭着胸中那口豪气,他硬是连迈三十多步,将‘辟邪兽’扛到了赵嫣然的面前,重重的砸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石兽落地,顿时将地上的御用-‘金砖’砸碎了十几块,深陷地下,眼前的一幕再次告诉众人,这不是变戏法,也不是在做梦,是真的有人凭血肉之躯做到了这一切!

    “好,神力,无双神力呀~~”

    “厉害,不愧是草原第一勇士,荒野孤狼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里顿时响起如雷般的喝彩声,乌维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众人的眼球,虽然他是个匈奴人,可汉家君臣还是由衷的称赞起来,神力惊人呀!

    各路诸侯使者也都是齐声称赞,甚至暗中打起了收服乌维的念头,尤其是大公子袁谭,眼中更是异彩连连,河北虽然兵将无数,可是能力举八百斤的勇士却一个也没有,就是颜良、文丑二将也不一定做的到,要是自己能收服此人,就等于多了一员护身的虎将,以后争夺起继承权来,也更添几分把握~~~~

    “呼!~呼!~~我就跟你比试这个!”

    乌维气喘吁吁的指着‘辟邪兽’,这三十几步的路程,几乎消耗光了他全部的体力,浑身筋骨发软,身上的汗水更是小溪一样的流淌,可不管怎么说,他成功了,他扛起了巨兽,又扛到了心仪美女的面前,展露了自己的实力~~~

    “他是吃草料长大的吗,好强的力量!”

    果然,在如此神力面前,赵嫣然也不禁有些动容了,眼睛瞪的老大,小嘴也张开了,草原民族最崇拜的就是强者,虽然她不喜欢乌维,可也不得不承认,他真的很强大!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双手紧紧抓住萧逸的胳膊,一脸的担心,“这场比试,放弃也罢!”

    三年的文化学习,让赵嫣然明白了许多道理,力量说明不了一切,否则今天接受朝拜的就不是刘姓皇帝,而是项姓皇帝了!

    楚霸王有拔山举鼎的神力,豪气盖世,结果还不是被睿智的刘邦打败了吗,与四肢发达的乌维相比,她还是更喜欢身边这个又聪明,又狡猾,还腹黑的家伙!

    “怎么,对我没信心吗?”萧逸轻抚美人的后背,以示安慰,又看了看地面上的‘辟邪兽’,露出一副心痛的模样,“可怜这些‘金砖’了,都是用白花花的银子换来的呀!”

    “噗嗤!~~呵呵~哈哈哈!~”

    一言出口,大殿里顿时响起一片的轻笑声,人人都在惊叹乌维的神力,这位萧大都督到好,竟然心疼起几块砖来,思维方式果然奇葩,不过笑声过来,人们心头的那种震惊感也减轻了许多,微笑,本就是缓解情绪的最佳方式之一!

    “哼……,没用的乌鸦才会逞口舌之争,真正的狼王只会用锋牙利爪说话,要么扛起石兽,要么让出美女,请萧大都督选择吧!”乌维一脸的傲气,他坚信,舌头再灵敏,也打败不了拳头,实力,才是一个男人的根本!

    “好,今天就让你看看汉家男儿的本事!”萧逸神色不变,一拍身边的赵嫣然,“乖,给你男人斟酒!”

    “诺!”虽然心里有些紧张,可赵嫣然还是乖巧的斟了满满一碗酒,以标准的汉家妇人礼节,双手送了过去!

    接酒在手,萧逸并没有喝下去,而是起身来到‘辟邪兽’近前,将酒碗稳稳的放在了石兽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……给神兽敬酒,祈求保佑吗?”

    “虽然它名字叫辟邪神兽,可毕竟时块石头呀~~~”

    “莫非大都督会法术,能请来开山力士帮忙,或者六丁六甲、五鬼搬运术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群臣窃窃私语时,再看萧逸,一不脱衣服,二不摆架势,连脸色都丝毫未变,猿臂伸展,直接将‘辟邪兽’从坑里轻轻抬了出来,中间没有任何的停顿,行云流水般的直接上了肩头,兽顶上的酒碗更是纹丝不动,一滴未洒!

    “好!……好,神力,这才是真正的神力呀!”

    大殿里先是一片惊诧,随后就响起震天的呐喊声,无论文臣武将,全都扯着脖子高呼起来!

    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,同样是扛起辟邪兽,萧逸这种不动声色,四平八稳的手法,比起乌维那种又光膀子,又学狼叫来,不知要高明了多少倍,“这才是真正的勇士,我们汉家的勇士!”

    就在群臣的欢呼声中,萧逸步伐沉稳,神色如常的将石兽又扛回了殿门口,随即缓缓放回原处,整个过程一点声响都没有,仿佛他扛的不是八百斤的巨兽,而是一件小巧的玉石摆件而已!

    辟邪神兽归位,萧逸轻轻的摸了摸兽头,就像在安慰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孩子,这才把那碗一滴未洒的美酒端在手中,一饮而尽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萧郎~勇士!”

    “萧郎~汉家勇士!”

    “萧郎~汉家第一勇士!”

    大殿里响起整齐划一的喝彩声,无论是汉家君臣,还是各路使者,全都站起身来,振臂高呼,虽然他们内部之间有矛盾、有争斗,却并不妨碍他们现在团结起来,为大汉勇士喝彩!

    “今日方知萧郎之勇呀!”那些文臣和使者们,以前总是听人说‘鬼面萧郎’如何的厉害,如何的本领,印象毕竟不深,今天总算是开了眼界了,双臂一晃,上千斤的神力,当年的西楚霸王也不过如此了吧!

    “有将如此,有婿如此,老夫无愁矣!”

    丞相曹操更是眉开眼笑,尤其看到诸侯使者们目瞪口呆的模样,就笑的更欢了,“不过,这小子什么都好,就是桃花太旺了些,看来老夫也得做好准备,早点把节儿嫁过去才是啊!”

    至于呼吸尚未喘匀的乌维,更是目瞪口呆,一语皆无,原本布满草原红的脸庞上,一阵黑,一阵白,一阵绿,跟五彩山鸡一个模样,最后一声长叹,输了,就是输了!

    “汉家儿郎的本事如何?”萧逸迈步走回殿内,脸上平静如水,连滴汗都没有出,在小道观的时候,他就每天抱着巨石在满是荆棘的山路上飞奔了,扛石头,小意思而已!

    “另外,别忘了,你身上也留着汉人的血脉……,李无伤!”狠狠的打败敌人,再压上一块大石头,这才是腹黑的‘鬼面萧郎’呢?

    损完对手,萧逸坐回位置,继续饮酒作乐,赵嫣然更是乳燕一样扑了过来,死死的抱住,睿智、腹黑,再加上无双勇力,这才是草原姑娘的最爱呢!

    “你……,你~我?~~”力不如人,斗嘴自然就更不行了,美人也投到人家怀抱里了,自己彻底输了个干净;乌维郁闷的走回座位,低头喝酒,再也一言不发了!

    可惜,事情并没有就此了结,当官的人耳朵都长,二人的谈话被一字不落的听了去,而后群臣就窃窃私语起来!

    “他不是叫乌维吗?~~怎么改名叫李无伤了,仿佛是我们汉人的名字呀?”

    “你笨呀,没看到他是黑眼睛,黑头发吗,那能是匈奴人的种吗?”

    “姓李的汉人,又跑到匈奴那里去了,~~难道是~~”

    群臣中不乏饱学之士,各种经、史、子、集,都装在肚子里呢,这时候一思索,一翻找,再联想到‘右校王’部落的名号,很快,就把乌维的出身、来历从历史的长河中给揪出来了~~

    又是一番私语后,群臣的神色大变,刚才他们对乌维还是很敬重的,虽然比试输了,那一身神力也称的上当世豪杰,草原英雄,可是在了解他的真实身份后,所有的称赞消失不见,全换成了深深的鄙视,而且是鄙视到死~~~

    “老夫就说吗,匈奴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,力扛八百斤,原来是我们汉人的种子呀!”这是说话比较客气的。

    “呸!……汉人的种子又如何,还不是吹到漠北草原上去了,如今开花、结果、称王了,却忘了自己的根系从那来的,数典忘祖啊!……”这是比较刻薄的。

    “哎~可怜飞将军李广,一代名将,万世英明,就这么付之流水了,九泉下有知,老将军恐怕难以安息了~~”这是比较阴损的,不说活人,却拿死人来说事!

    老夫子们牙酸嘴利,话语中不带一个脏字,却字字诛心,几乎把人家的祖宗八代都刨出来了,再撒点盐,风干了,晒着!

    群臣每说一句,乌维的脑袋就低一分,最后差点扎进地里去,正好那里有一个大坑,还是他自己砸出来的~~~

    最后,这位草原第一勇士,双拳紧握,目光发红,心里只有一句话,“萧逸,等着瞧……,这事决不算完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