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3.第463章 草原第一巫师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匈奴使者,朝拜我大汉皇帝陛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匈奴使者,朝拜我大汉皇帝陛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五凤楼下,司礼官一连喊了三遍,可是三名匈奴使者仅仅弯了下腰,就是站立不跪,汉庭群臣们除了怒目而视,也没有别的好办法,总不能派金甲武士上前,抓住脖子,硬让他们下拜吧,那样做不但毫无意义,而且有损大汉王朝的颜面。

    五凤楼上,小皇帝刘协也是一脸的无奈,若不能让几名匈奴使者心甘情愿的下拜,又如何体现汉家天子‘君恩浩荡,四夷臣服’的无上权威呢?

    “可是典礼还得继续下去,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僵持着,丢的还是大汉的颜面,要不然算了,不跪就不跪吧!”想到这里,刘协就准备抬手示意免礼,好进行下一项!

    “啪!……”

    小手刚抬到一半,就被一只芊细的玉腕给按住了,海燕公主轻轻摇头,今天,跪拜之礼,绝不能免!

    别忘了,楼下除了文武百官,还有各路诸侯的使者站立其中,如果小皇帝连几个远方来的匈奴人都震慑不住,诸侯们必生异心,以后谁还会再拿朝廷的诏令当回事,皇室也就真的尊严扫地了!

    至于如何让三名匈奴使者下拜行礼吗……,呵呵,用不着小皇帝操心,御阶上面,自然有人比他更加焦急,大汉丞相的位子,你以为是那么好坐的吗?

    海燕公主所料一点不差,此时曹操比任何人都焦急,他是大汉丞相,朝廷的威仪,就是他的威仪,如果小皇帝的尊严受到损害,以后他还怎么‘挟天子以令诸侯?’

    王牌一旦失效,政治上的优势也就荡然无存了,许昌也就丧失了中央权威,变得和那些地方诸侯一般无二,甚至会被别有用心者取而代之也说不定呀!

    “下拜!……必须让他们下拜!”曹操紧握腰间的倚天剑,身上杀气时隐时现,不过这种事情,他也同样不能出手,匈奴人派出三个使者,这边就出动一位大汉丞相,身份相差悬殊,赢了脸上无光,输了更加可耻,所以必须让人代劳才行!

    “萧郎,塞外之人不知王化,你去教教他们,什么叫做君臣之礼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萧逸一直在群臣队伍中,以他的官职,本来是站在第一排的,后来为了躲避赵嫣然寻找的目光,就一点点的蹭到后边去了,还把身材壮硕的大牛顶在前面,准备装一次鸵鸟,避避风头,谁知道曹操第一个就点了他的名字,这下想躲也躲不了,只能硬着头皮走出去!

    他曾经化妆成商队伙计,去草原上深入侦查过,对匈奴各部知道的很清楚,前几天,雁门旧部张转、杨和二人来访,又跟他详细的讲述过匈奴王庭如今的情况,所以这三名匈奴使者的身份,他都略知一二!

    “草原第一巫师~~阔阔出!”

    “草原第一勇士~~乌维!”

    “还有草原第一大美女~~赵嫣然!”

    三人的身份被一语道破,阔阔出和乌维脸色微变,开始凝视起萧逸来,知道是遇到对手了,大美女赵嫣然则是得意的一笑,宛如春花盛开,露出一副,我终于抓住你了的模样!

    “这位汉家将军,敢问尊姓大名?”巫师~阔阔出的声音和他的装扮很相配,沙哑、干涩、生硬,就像是坟墓里的死人在说话一样,毫无生气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个‘草原第一勇士’-乌维,身体微躬,双手前伸,本能的做出一副防御的姿势,武者的感觉非常灵敏,看萧逸的步伐神态,和那双同样布满老茧的大手,他就知道遇到劲敌了!

    “大汉~征西大都督~无愁亭侯~~萧逸!”

    在说明自己那一串头衔的同时,萧逸身上的气势也在节节高升,最后两个字吐完,已经是浑身杀气缭绕,战意冲天!

    “嘶嘶!~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--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提起‘鬼面萧郎’,在草原上那是可以止小儿夜哭的角色,雁门关一场大战,二万多匈奴勇士丧命沙场,尸骨被筑成了一座‘京观’,就连他们的大单于~于夫罗,也是被此人一箭射成重伤,在回师的路上,箭疮崩裂,失血过多而死的,之后,匈奴各部才陷入了连绵的内战中,死伤无数!

    “神鹰翱翔在云端,苍狼啸傲于山林……,原来是萧大都督当面,失敬,失敬!”阔阔出和乌维对视一眼,而后齐齐躬身一礼,匈奴人仇恨萧逸不假,可同样也敬重这位敌人,视之为神鹰、苍狼一般!

    “小女子也见过大都督!”

    赵嫣然没有躬身,而是学着汉家女子的样子,微微屈膝万福行礼,而且还是正面屈膝,再加上甜甜的一个笑容,荡人心魄。

    “哗!~~嘶嘶!”

    群臣们又是一阵喧哗,一是惊叹于萧逸的威名,连桀骜不驯的匈奴人都对他恭敬有加,再者就是对他占了个大便宜羡慕不已,“匈奴女子就是不通礼数,正面屈膝,那是汉人夫妻之间才会行的礼节,她这样岂不是把萧逸当成自己的男人了吗?

    不学无术,不懂礼仪啊~~~让人眼红呀,要是老夫站在那里多好,能得到如此倾城绝色的青睐,死也甘心呀!”

    “咳-咳!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双眼望天,谨守本心,坚决不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,别看赵嫣然又是行礼,又是微笑,乖巧的像只羊羔,都是障眼法,骗人的,她骨子里就是一只凶悍的小母狼,当初要不是自己身手好,差点就被她的战马踏成肉泥了,就那份狠辣劲,一般的男人那里承受的住,可笑还有那么多蠢货羡慕自己,等你们被狼叼跑了就知道后悔啦!

    匈奴人的气焰虽然被压了下去,可三个人的膝盖毕竟还直直的挺在那里,要想让他们下拜行礼,还得用些手段才行呀!

    “阔阔出,草原第一巫师,萨满教尊者,同时也是‘左贤王’刘豹的心腹使者!”萧逸迈步来到老巫师近前,立刻闻到了一股腐烂的味道,中间还夹杂着草药的气息,“嗯,这家伙还是一名巫医!”

    在草原上,‘巫’和‘医’是无法区分的,都属于萨满教一类,他们以日月、山川、河流等原始图腾为崇拜,平时拿着根骷髅棒子跳跳舞,玩个神灵附体之类的,偶尔也会给牧民们熬药治病,并索取丰厚的报酬,不过他们的医治水平吗,基本上是-“小病变大病,大病变绝症,治死的绝对比救活的多!”

    可就是这种水平的巫医,在草原上依旧备受追捧,没办法,匈奴人生活水平落后,一旦生病了,只能硬挨,是死是活全靠天意,这些巫医好歹能跳跳大神,撒些符水,缓解他们的痛苦不是,一是**上的,二是精神上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情况在三年前出现了变化,一名黑脸‘小圣医’突然出现在草原上,用高超的医术和各种汤药,治愈了大量的病人,连那些以往必死的疾病,到了他的手里,同样是药到病除,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虽然‘小圣医’很快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可他的出现,就像是给无边的黑夜投入了一缕阳光,让蒙昧了成千上万年的草原人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医术,什么才是救人!

    从那之后,萨满教巫师的地位一落千丈,反倒是那些汉地的郎中们被追捧起来,深受草原各部的欢迎!

    阔阔出自然不知道,站在自己面前的萧逸就是当年那个黑脸‘小圣医’,否则他非得冲过去拼老命不可,自从汉地郎中出现,萨满教就岌岌可危,最近草原上又出现了一些光头和尚,同样四处送药救人,他们这些巫师的地位受到极大的冲击,可以说说是朝不保夕了~

    这次他亲自担当匈奴使者,就是为了影响草原上的政治格局,争取各部大酋长,尤其是‘左贤王’刘豹的支持,重振萨满教雄风!

    当萧逸向他走来时,这位‘草原第一巫师’主动上前一步,死灰色的眼睛中发出夜枭般骇人的目光,他倒要看看,这位‘鬼面萧郎’如何让自己的膝盖弯曲下去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