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60.第460章 小母狼来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场盛大的祭天、阅兵、围猎活动之后,年关也就越来越近了,忙碌了一年的百姓们,此时会换上自己压箱底的衣服,带上老婆、孩子,再提些礼物,开始走亲访友,大家有甘同尝,有苦同诉,互相联络感情!

    平民百姓尚且如此,天下各镇诸侯自然也不例外,纷纷派出使者,携带重礼来到许昌,名为朝拜天子,以尽人臣之礼,实际上却是刺探虚实,侦查朝廷的下一步动向,再暗中拉几个盟友,为即将开始的诸侯大战做好准备!

    能够被派到许昌做使者的,自然都是各集团中的重要人物,至少也是能进决策圈的,有些势力集团,甚至把二把手都派了出来,由此可见,外交战,并不比沙场上真刀真枪的决战逊色多少!

    小皇帝不过是个摆设,随便送些东西上去就可以了,使者们真正的目标是握有实权的曹操,不过他们也知道,这位丞相大人不是好对付的,所以全都选择了迂回战术,从那些文臣武将身上下手,了解内情,传递消息,从而达到最后的目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,使者们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托关系,拉人情,找故旧,每日酒宴、茶宴、花宴不断,许昌城里青楼楚馆的生意格外火爆,文武百官是成群结队而来,醉酒以后又被一车一车的拉走,有位妓院老鸨曾经拍着胸脯自豪的说~~“如果把这些大人们聚在一个大堂里享乐,都够开一次朝会的了!”

    此话说的虽然戏虐,但也可见那些使者们的能量之大,手脚之长,关系之深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白虎大街,无愁侯府中,萧逸正在倾听侍卫长小斌,汇报收集来的情报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各路诸侯中,河北袁绍派来的是长子袁谭,徐州吕布派来的是谋士陈登,江东孙策派来的是内相张昭,荆州刘表派的是名士蒯通,其余益州刘璋、汉中张鲁、西凉马腾、韩遂等人也纷纷派出了使者~~~

    除此之外,据说连躲在庐江郡,苟延残喘的袁术也派出人,携带重礼来许昌活动,试图打通关节,以取消帝号为条件,换来朝廷的和解,好保住自己一条性命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有意思,如此多的大鳄聚在一起,把许昌这池水搅的波涛汹涌呀,至于潜藏在深处的暗流,恐怕更是数不胜数了!”萧逸目光如电,斗志昂扬,能和天下各路高手过过招,求之不得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大开府门,准备迎客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身为曹营首席大将,又握有重兵,威望极高,前来送礼的人自然是络绎不绝,连门槛都差点被踢断了,至于收到的礼物,在后院里都快堆成小山了,把妹妹小静乐的是眉开眼笑。

    这位‘小财迷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趴在礼物堆里寻宝,金银直接被无视了,古玩字画是留给蔡文姬的,她只对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感兴趣,比如一把宝剑,一领铠甲,一副弓箭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她也没忘了给哥哥选一件狐狸皮大氅,天气寒冷,保温很重要。

    礼物收了无数,萧逸对送礼之人的态度却截然不同~~

    部下将校来了,二话不说,上酒款待,都是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,割头换命的交情,到了大都督府,就跟到自己家没什么区别,酒肉管够的吃,临走还要再带些东西,而且绝对比他们送的礼物珍贵的多,对部下,萧逸从不亏待!

    朝中官员来了,恭恭敬敬,以礼相待,大家同殿为臣,低头不见抬头见,面子上总得过得去,再者,萧逸和那些元老旧臣并无私怨,人敬我一尺,我还人一丈,多交朋友,少树敌人,这才是安身立命的良策!

    如果来的是诸侯们的使者,那可就精彩多了,他们想摸清朝廷的动态,反过来,朝廷又何尝不想摸摸他们的底牌,所以萧逸、曹操和几大谋士早就定好了对策,总结起来就是十六个字,“远交近攻,西和东战,一手官帽,一手钢刀!”

    对待远方来的诸侯使者,一律嘘寒问暖,热情招待,摆出一副相见恨晚,要‘斩鸡头,烧黄纸’的姿态,然后统统封官进爵,大把的官帽子扔出去,务必要把这些人拉拢住,让他们在以后的诸侯大战中站在朝廷一方,至少是保持中立,比如荆州、江东、汉中、西凉,都是如此对待!

    对待近处的诸侯则截然相反,这些使者一上门,立刻刀兵迎客,明晃晃的大刀片子从门口一直排到客厅,院子里再支一口沸腾的油锅,派几名相貌凶恶的士兵看守,使者来了,先看肥瘦,然后就‘嘎嘎’磨刀,不吓他个三魂出窍不算完~~~

    河北、徐州两处的使者就有幸享受到了这种待遇,至于淮南袁术的使者,一直没有露头,否则真能给他扔油锅里去,饶恕谁,也饶不了这个擅自称帝的逆贼!

    “大都督,雁门关守将张转、杨和求见!”萧逸刚送走几名朝中大员,连口气都没喘,立刻有亲兵跑进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嗯,快快有请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很快,张转、杨和两名旧部就带着大量的礼物进入府邸,离着大堂还很远,就连忙跪地下拜,眼中热泪盈眶,“卑职参拜统领大人!”

    “起来,快快起来!”萧逸连忙伸手搀扶,统领大人,那还是他驻守雁门关时的旧称,如今屈指算来,已经离开整整三年了!

    “雁门关现在如何?守关的弟兄们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托统领大人的洪福,弟兄们一切安好!”

    张、杨二人看着风姿俊朗的萧逸,心中同样是感慨万千,“当年就知道统领大人不凡,可没想到竟然厉害到如此地步,短短三年时间,竟然从一个统帅几千人马的小统领,一跃成为指掌十几万大军的大都督,封侯爵,威名远扬!

    就连当年玄甲军里的那些同僚们,也有不少人都当上了有品级的将军,前途无量,早知如此,当初他们两个要是一路跟随就好了~~~”

    旧部来了,自然要好生款待,萧逸下令在侯府大堂里摆下酒宴,又把那些玄甲军出身的将校招来作陪,众人把酒言欢,共叙往日之事,席间,张、杨二人自然讲起了雁门和并州的情况。

    自从洛阳大战,萧逸被迫带兵出走以后,并州刺史张扬麾下再无大将可用,而且受这件事情刺激,部下们又跟他离心离德,军队战力一落千丈,把他的肠子都悔青了,如今部下们各自为政,这位老大人已经有些压不住阵脚了!

    除了内忧,还有外患,袁绍平定冀、青、幽三州后,现在又打起了并州的主意,仗着麾下兵强马壮,屡屡威逼,大有吞并之意,另外,漠北的匈奴人经过几年的混战后,局势慢慢稳定下来,又有了蠢蠢欲动的迹象,内外夹攻之下,张扬实在扛不住了,只好向朝廷求援!

    这才专门委派了张转、杨和二人,携带重礼前来许昌活动,打点朝廷大员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萧逸了,如今这位‘鬼面萧郎’,身居高位,手握重兵,在朝廷中能量极大;如果他肯伸出援助之手,那么并州的局势才有一线生机呀!

    说着,二人又从怀里摸出一封书信,和一份礼单,书信是张扬亲笔,里面语气卑微,用词恳切,先是一大堆道歉的话语,“说自己当初有眼无珠,误听谗言,致使萧逸无奈出走,他也后悔莫及云云~~~

    而后又希望萧大都督,宽宏大量,莫念昔日之恶,伸出友谊之手,拉并州一把,必有重谢!“

    至于那份礼单,就更是丰富了,金银珠宝,古玩玉器,良马名犬……,应有尽有,据说张扬为了筹措这些礼物,咬着槽牙,差不多动用了半个家产,可见他是真的走投无路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”

    萧逸看过书信,只是淡淡一笑,对张扬,他没什么好感,可也不会记恨,毕竟当初雁门投军,这位老大人赏识过,还给自己盔甲、官职,带在身边重用,后来虽然数次迫害,那也是他的心胸、格局太小,又有人暗中挑拨,最后双方才决裂的。

    受人滴水之恩,自当涌泉相报!萧逸不是那种抓着一点小错就不放手的人,更何况并州地理位置重要,北通匈奴,西接西域,又占据黄河上游,俯瞰河北之地,这样的战略要地,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到袁绍的手里,所以于公于私,都该伸出手,拉一把!

    “统领大人,匈奴各部已经平稳下来,据说他们也都向朝廷派出了使者,一是有意示好,二是都希望得到册封,大单于的位子,毕竟还悬空着呢?”酒席宴间,二人又说出一条重要消息。

    “哦,匈奴人暂时停止内斗了?”萧逸微微一惊,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,这群草原狼一旦安稳下来,长城边境可就不安稳了!

    “还有,匈奴的自次王-赵浪也派出了使者,据说是个女的,挺漂亮,还是位郡主,号称漠北草原上的一盏明灯~~”

    “噗!……女的?……郡主?”

    萧逸顿时一脸的黑线,“糟糕,~~赵嫣然那条小母狼要来了,自己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