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58.第458章 如此死局,萧郎可破否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连三箭落空,群臣再也无话可说,厚颜也是有极限的呀,小皇帝自己也气馁了,再也提不起射第四箭的勇气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还得说耍笔杆子的人厉害,只见史官灵机一动,大笔一挥,在竹简上写到~~”吾皇仁爱无双,不忍杀伤生灵,因此三箭皆落……,呜呼!有此仁爱之主,真乃社稷之福,百姓之福也!“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史官总算是把这件事给圆过去了,至于后人看到这段历史究竟信不信,就管不了那么多了,反正‘五十年之外无真史’,故事里的事,说是就是,不是也是!

    “气死朕也!”看着远处那头‘呦呦’鸣叫的八叉梅花鹿,刘协的小脸上青一阵,红一阵,胸脯也是起伏的厉害,其实第三支箭他瞄的很准,角度也没有问题,可是因为鹿跑远了一些,他又年小力弱,箭支后力不足,最后才会在距离目标几步远的地方坠落,可惜至极,或者说运气差的至极,这就是天命吧!

    君是天,臣是地,小皇帝郁闷了,群臣的脸也立刻哭丧起来,仿佛刚才一连三箭落空的是他们一般,可又不能表现的过于悲伤,否则让陛下本就糟糕的心情雪上加霜怎么办?

    所以必须‘忧而不伤,悲而不愤,哭而无泪’,这才是臣子的最高境界!

    群臣都在故作忧伤,就算实在没有眼泪的,也会把头低下去,装装样子,唯独同样站在元戎车上的曹操是个例外,以他此时的地位和实力,根本无需看任何人的脸色行事了。

    曹操手捋须髯,看着那头来回奔跑的八叉梅花鹿,这件猎物,他也很喜欢,尤其是在小皇帝一连三箭都落空之后,就更加喜欢了!

    “秦失其鹿,天下共逐之,高才疾足者先得焉!”

    自从名士蒯通向‘汉高祖’刘邦说过这句话后,鹿,这种本就带有灵性的动物,就被赋予了一种特殊的政治意义,既为世人所禁忌,又被许多别有用心者所喜爱!

    当年秦失其鹿,结果被汉高祖刘邦这个幸运儿抢在手里,如今四百年过去了,天下大乱,皇权不振,汉室手里的鹿是不是也该易手了呢?

    那么谁又有资格逐鹿中原,问鼎天下呢?

    “河北袁绍,徐州吕布,荆襄刘表,江东孙策,还有汉中的张鲁,益州的刘璋~~~这些都是一方豪杰,也是强大的敌手,呵呵,群雄逐鹿,能笑到最后者,非老夫莫属~~不过吗,还得小心部署,各个击破才是!”

    曹操神色凝重,通过一只梅花鹿,联想到了天下群雄,进而又开始思考如何把这些诸侯们一一扫平,心有所思,脸上的表情自然随之变化,时而忧虑,时而欣喜,时而阴晴不定!

    “群臣皆在射猎,丞相何不一试身手,朕也好领教一二!”小皇帝的话里带着长长的毛刺,因为三箭落空,他正心中郁闷,猛然看到曹操那‘似笑非笑’的神色,顿时心中大怒,以为是有意的嘲讽他,少年性子发作,所以才有此一句,我射不中,那你来好了!

    “呵呵,陛下有令,微臣自当遵从,请借宝雕弓,金鈚箭一用!”曹操何许人也,立刻用软刀子敬了回去,今天,他不但要射这头鹿,而且还要当着文武百官的面,用皇帝的金鈚箭射鹿,如此方显大英雄本色,也趁机查看群臣的反应如何?

    “你~~你~,”刘协万没想到,曹操竟敢如此无礼,宝雕弓,金鈚箭,那是天子的御用之物,你一个臣子伸手讨要,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可命令是自己下的,后果就得自己承担,心中虽然十二万分的不满意,可是看着那只伸过来的坚定大手,刘协还是阴着小脸把弓箭递了过去,且看你射不中再说?

    “呵呵,好雕弓,好金箭,跟老夫正相匹配!”

    持弓在手,曹操的气质立刻为之一变,由原来的大气磅礴,变的冷峻刚烈,世人都知道这位奸雄的谋略出众,文采上佳,却不知道,他的骑射武艺同样不凡,如果没有好的身手,当年又如何当选‘西园八校尉’之一呢?

    “七十步左右,没问题!”弯弓,搭箭,曹操稳稳的瞄准了梅花鹿的心脏部位,就等着它步伐稍缓,然后~~~

    射鹿的心静如水,观看的群臣们却把心提到嗓子眼了,“曹孟德把御用弓箭要了过去,他要做什么,大汉天子都没射中的鹿,如果被他一箭给放倒~~~后果可就严重了呀,苍天保护,千万别让他射中!”

    事情往往就是如此,你越怕什么,就越来什么,就在群臣心中忐忑不安时,曹操手中弓弦一振,远处的梅花鹿哀鸣一声,栽倒在地,一箭正中目标~~~

    “曹阿瞒,你怎么就敢~~~”

    “哇,丞相神射,天下无双!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“吼……吼吼!

    ”

    曹操一箭射倒梅花鹿,围场中却响起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,那些元老旧臣们如丧考妣,刚才都在装哭,这次却是真哭了,有些脾气爆的已经频摸剑柄,摆出要和‘逆贼’拼命的架势了!

    相反的,曹营一系文武大员却是兴高采烈,高声欢呼,尤其是那些武将们,一拥而上,将元戎车团团围了起来,即是保护曹操,也是‘保护’小皇帝,与外围的元老们形成对峙的局面~~

    “一群无君无父的逆贼!”

    “恐怕是开国元勋吧!”

    “大汉绝不会亡!”

    “改朝换代乃常事尔!”

    两方人都没有说话,可那一双双或热烈,或冷酷的眼睛里却在激烈争斗着,各种意思来回传递,颇有**********的感觉~~

    可就在双方火气越来越高,大有将这种精神斗争,变成**上的厮杀时,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~~~那头八叉梅花鹿晃晃悠悠的,又站起来了~~它没死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鹿怎么没死,难道它~~成精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万岁!万岁~万万岁~苍天有眼呀!”

    围场里的情况发生了惊天逆转,曹营众将目瞪口呆,不明白中箭的梅花鹿怎么又活了,反过来,那些汉室旧臣却是兴高采烈,齐呼万岁,“鹿王不死,大汉不亡,吉兆,天大的吉兆呀!”

    元戎车上,小皇帝眉开眼笑,用力拍着护栏,而曹操却是一脸惊诧,随后略一沉思,又看看手里的弓箭,终于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问题就出外这副弓箭上,小皇帝只有十三岁,年小力弱,所以他的弓箭也是量身打造的~~七斗弓,比一般的轻弓还要弱上几分,箭簇飞出七十步后自然力道衰竭,虽然射中了梅花鹿,却入肉不深,没能置于死地。

    梅花鹿死里逃生,自然不肯在这块险地停留了,胸口上还插着那支金鈚箭,哀鸣着撒开四蹄跑路,那些元老旧臣也有意放生,包围圈一松,立刻让它跑出去几十步远,很快就要逃之夭夭了~~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元戎车上,曹操大怒,自从他上任丞相以来,上到大汉天子,下至百官庶民,谁敢违背他的意志,没想到今天在一头梅花鹿身上栽了跟头,这要是让它逃出生天,老夫的颜面何存?

    再看梅花鹿,转瞬已经跑出百步开外,曹操凭手里这副弓箭就更射不到它了,焦急之下,一眼就看到了车旁护卫的那张小黑脸~~~“萧郎,射鹿,一定把它给老夫留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萧逸答应的同时,绝影宝雕弓和狼牙箭就握在了手中,随即开弓,搭箭,稳稳的瞄准了梅花鹿,百步距离,对一名神雕手来说,不是什么难题,可是~~

    一头小皇帝没射中,丞相曹操没射死,又带有‘特殊政治意义’的梅花鹿,最后却死在自己的箭下,那算怎么回事?

    岂不是把自己推上了风口浪尖吗?到时候皇帝怎么想?文武百官怎么想?最关键的是曹操又会怎么想~~~

    “射?……还是不射?”

    从萧逸弯弓、搭箭开始,围场中的无数目光就全集中到了他的身上,如今看他略一犹豫,一些聪明人立刻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,“妙呀,这一箭,无论射中,射不中,都会把自己推入一个尴尬的境地,简直是无解的死局呀?”

    小皇帝、曹操、刘备、郭嘉、荀彧、伏完、还有海燕公主,~~~几乎所有聪明人的目光全死死盯在了萧逸身上,“如此死局,萧郎可破否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