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55.第455章 你砍我一刀,我也还你一刀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金顶大帐中,海燕公主的刀、舞、歌三绝,在宴会上掀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,观者惊心,闻着沮丧,还有一些元老旧臣甚至偷偷抹起了眼泪,汉家四百年的江山传承,留在人心里的东西实在是太多,太多了!

    歌声不断,舞姿依旧,精彩的表演还在继续着,已经将筋络彻底活动开的海燕公主又是几个急旋后,手中刀光一闪,竟然向着坐在群臣首位的曹操移动过去,顿时将大帐里的众人惊出了一身的冷汗!

    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!”

    这是大汉王朝人尽皆知的故事,如今公主舞刀,莫非也意在丞相?……

    想到由此可能引发的可怕后果,群臣们再也坐不住了,有人冷汗淋淋,有人向后躲避,还有一些厚颜的,已经准备用尿遁脱身了,生怕一会溅到一身血~~~

    “呵呵,公主一舞,倾城倾国,老臣今日真是大饱眼福啊!”

    作为当事人的曹操却神色如常,稳如泰山般坐在那里,还不忘拍手称赞,同时目光冷峻的看着群臣的反应,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讥笑,对那柄越靠越近的弯刀,却视而不见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吼……”

    曹操端坐不动,可他身后的侍卫许褚却动了,这位号称‘虎痴’的猛士向前一步跨出,手扶剑柄,腰背微躬,随时做好出击的准备,许褚可不管过来的是男是女,是公主、还是平民,他的眼里只认曹操一个人,谁敢靠近,杀无赦!

    好在海燕公主知道如何把握分寸,就在许褚手中宝剑出鞘一寸的同时,她也果断的停下了脚步,而后俏脸一扭,脚步一滑,向着另一个方向旋转过去,而那里坐着的正是~~萧逸!

    “嗯,怎么冲着哥来了?”

    正大口酒,大块肉吃喝痛快的萧逸,突然发现倩影一闪,海燕公主的人就到了自己面前,而那柄上下飞舞的金柄弯刀,更是在鼻子上方来回划动,大有给他那张小黑脸破相的意思……

    抚柱楣以从容兮,览曲台之央央。

    白鹤噭以哀号兮,孤雌跱于枯杨。

    日黄昏而望绝兮,怅独托于空堂。

    悬明月以自照兮,徂清夜于洞房……

    海燕公主仿佛和几百年前的哪位废后‘陈阿娇’合为一体了,轻柔的歌声中,有哀怨、有思念、还有淡淡的不甘心,几种情绪糅合在一起,就像是小溪汇聚成河流,河流又汇聚成长江,滚滚东去,一泻千里!

    公主的目标转移了,群臣顿时松了口气,安下心来,继续喝酒吃肉,至于萧逸的安危,从来没被他们放在心上,包括郭嘉、荀彧等人都把目光移开了,一个弱女子,一把小弯刀,如果能伤了堂堂的‘鬼面萧郎’,那才是天大的笑话!

    众人心里也都明白,白天里一场激烈的政治交锋,曹营一系是大获全胜,而元老旧臣一系,除了伏完、董承等几个少数的漏网之鱼,剩下的几乎是全军覆没,就他们几个,也是曹操怕株连太广,伤了朝廷根本才留下来的,受到如此重创,这些人心里没有怨气才怪,而海燕公主就是来出气的,顺带展示一下皇室的威仪,告诉群臣,刘家并非无人,女人也是人!

    想出气,就得有出气包,而这个人选是不容易找的,曹操肯定不行,身份太敏感,哪怕伤了他一根头发,大帐里立刻就会血流成河,各方势力都不想看到这一幕,海燕公主也明白,所以稍做试探后,立刻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可‘出气包’的身份低了也不行,曹操这边一出手,就干掉了一个太尉,一个司空,外加二十多名朝廷大员,如果随便扔出个小猫小狗来,那些元老旧臣胸中的怨气如何出的来,所以挑选之下,萧逸就成了最合适的人选,不高不低,不胖不瘦,再由海燕公主这个女子出手,绝不会引起过度的反弹,真是天生的‘出气包’哇!

    萧逸深知政坛平衡之术,也明白自己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,不过,他可不会老老实实的给人做出气包,尤其对海燕公主手里那把弯刀,他可是深恶痛绝呀!

    自从出道以来,数年时间,萧逸带领部下们大小上百战,别人全是伤痕累累,唯独他一直平安无事,细细算下来,不过就受过两次轻伤而已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在洛阳郊外,他和吕布,飞马对射,箭雨穿梭之中,拼了个两败俱伤,他的透甲锥射中了吕布的肩膀,而对方的穿云箭也射中了他的‘蚩尤鬼面’,箭簇捎带着划破了面颊,整整半个多月,肿的跟猪头似的,至今还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,给他的小黑脸,平添了几分妖异之色……

    第二次就是在洛阳皇宫里,萧逸以小道士的身份要带海燕公主离开险地,以躲避战火的威胁,谁知道美人没带走,胸口上还挨了一刀,留下一条伤疤,每每想起此事,都让他‘心疼’的厉害!

    如今伤过自己的人和刀就在眼前,机会难得,如果不小小的报复一下,当初的血不就白流了吗?

    “老虎不发威,你们当我是病猫!”

    萧逸可不是什么心胸开阔的人,恰恰相反,他的心眼有时候比针尖都小,绝对的宅男个性,所以当海燕公主的弯刀再一次从鼻端前略过时,他的手指动了!

    目光如电,萧逸的左手突然伸出,快如鬼魅一般,竟然穿过层层的刀影,一下就将金柄弯刀定在了半空中,而他所用的,不过是两根手指而已。

    食指和中指一夹,就像两根精钢一般,将弯刀死死的定在了那里,任由海燕公主杏目圆睁,如何的用力挣扎、抽拽,也难动分毫,反而把自己累得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“殿下一舞倾城,必然略有疲惫,还是休息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萧逸的无名指猛地弹起,就像一柄小铁锤般狠狠砸在了刀身上,‘叮’的一声巨响,金柄弯刀狂振不止……,顷刻间易手!

    “刚才听了殿下一曲,真是天籁之音,恰好末将今夏攻克潼关天险,兵进关中之时,偶得了一阙词,今日献与在坐诸君,还请雅正!”说话间,萧逸先是摸了摸金柄弯刀的刃口,而后刀花一闪,也在宴会间舞动起来。

    同样一柄弯刀,在公主手里缓如流水,在萧逸的手里却疾如风雨,刀光闪动,杀气弥漫,几个旋转就把海燕公主逼回到座位上,气的她连饮三杯‘百花酿’,这才把心中的怒火压下去,“真是个小心眼的男人,可恶!”

    这还不算,又是几个起落间,萧逸在漫天的刀气中,用金戈铁马般的嗓音,也慢吟轻唱起来~~

    峰峦如聚,波涛如怒,

    山河表里潼关路,

    望西都,意踌躇,

    伤心秦汉经行处,

    宫阙万间都做了土,

    兴,百姓苦!

    亡,百姓苦!

    一首《潼关怀古》唱完,群臣立刻议论纷纷~~

    “妙,绝妙啊,早就听说萧郎的诗赋一绝,没想到竟然高超到如此地步,短短一首小赋,将古往今来,王朝兴衰说了个透彻,兴,百姓苦,……亡,也百姓苦!”

    群臣都是饱学之士,自然明白‘兴一国,亡一国’的道理,夏亡于商,商亡于周,周亡于秦,秦又亡于汉,不过是天道循环,兴衰交替罢了,莆天之下,哪有不亡之国,大汉王朝历经四百年风雨,如今天下大乱,莫非也到了‘天命更改’之时?

    难说,难说呀!

    萧逸的诗赋一出,顿时把刚才由海燕公主引起的悲哀之情冲了个一干二净,这还不算,随着他刀势越来越快,最后随着一声轻啸,手中弯刀脱手,竟然旋转着向海燕公主飞去,疾如轮,快如飞,金芒闪闪,吓的众人再次面如死灰~~~

    “嗖……刷!……”

    金柄弯刀正入公主腰间的刀鞘……,刀对鞘,鞘对刀,丝毫不差!

    “你砍我一刀,我也还你一刀,从此,两不相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