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52.第452章 御马观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《春秋》有云:‘国之大事,唯戎与祀’,祭祀大礼完全结束以后,就是汉家天子检阅六师,示威武于四方,震慑不臣。

    祭坛成了最好的阅兵台,文武百官按照品级顺序分布在中、下两层,丞相曹操则带着郭嘉、荀彧、荀攸等众谋士陪同小皇帝站在最高处检阅六师,一些武将则忙着脱去礼服,换上崭新的战甲跑去准备了,至于萧逸,他是这场阅兵式的总指挥,立马阵前,手持宝剑,发出一道道的调兵命令!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呜!”号角连绵,鼓声如雷!

    世界上最威武雄壮的,莫过于后世天朝的国庆大阅了,萧逸身为天朝一小民,对那种激愤人心的场面更是推崇备至,如今有机会亲自指挥一场阅兵式,自然毫无犹豫的照搬了过来。

    在阵阵的号角声中,受阅的各支兵马依次在五里之外排成军阵,各打五色旗帜,迎风飘摆,远远看去,就像是一朵朵云彩从天际涌出,好不壮观!

    “善,萧郎出手,果然不凡!”看台上,曹操满意的频频点头,一双细眼都笑开了,这次阅兵,即是给皇帝和文武百官看的,更是给天下人看的,百官之中不乏各路诸侯潜伏的耳目,曹操一直没动他们,就是要借助这些人的眼睛和嘴巴,把眼前的威势传递出去,明白的告诉世人~~“老夫为相,谁敢称王!”

    众百官也是交头接耳,称赞不已,眼前的阅兵式让他们耳目一新,尤其是萧逸那种强大的调度能力,更是让人称奇,数万大军,在他的指挥下,如臂使指,灵活无比,厉害、厉害!

    “啸!……”

    列阵已毕,萧逸一身戎装,跃马来到台下,手中宝剑出鞘,首先立于眉心,而后斜指向天,又下划于地,用金戈铁马般的嗓音向台上喊到~~“六军将士,列阵已毕,请陛下御马观兵!”

    所谓‘御马观兵’,就是让皇帝骑上御马,手持天子剑,到军阵前面去跑一遭,观看六军将士的威武,同时也让士兵们看看大汉天子的龙颜,是阅兵式上最高的礼遇,不过吗,很可惜~~~小皇帝,不会骑马!

    刘协只有十三岁,年纪幼小,又是皇家的独苗,平时被众人当宝贝一样看护着,风霜不见,疾苦不尝,连逃命的时候都要给他准备专门的车驾,谁敢让他去骑马,万一马失前蹄,把陛下摔到怎么办?

    皇帝稍微擦破点皮,臣下就得大批的人头落地,所以这些年来没人敢让他骑马,当然了,还有很多人不想让他骑马,因为,一个会骑马驰骋的小皇帝,就不乖了!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……朕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皇帝一脸的茫然,百官们则是不知所措,这样的场面,如果坐在戎车上,或者让别人牵着御马阅兵,气势上就会弱上许多,一个连马都骑不上去的皇帝,又如何震慑那些骄兵悍将?

    “若陛下身体不适,老臣愿意代劳!”曹操倒是笑容满面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这样的场面下,他是非常愿意替小皇帝跑上一趟的,跃马阵前,享受那无上荣耀。

    “朕为大汉天子,岂能万事皆由他人替代!”刘协被彻底激怒了,一腔热血直冲头顶,不顾一些元老旧臣的阻扰,大步走到台下,“来人,为朕备马!”

    可惜,雄心好下,马背难上,当侍从将一匹身高八尺,体态雄壮,不停嘶鸣咆哮的‘逍遥马’牵过来时,刘协看看马腿,又比比自己的身高,傻眼了!

    ‘逍遥马’精力充沛,毛色光亮,前蹄不时的高高跃起,踏在坚硬的地面上,‘咚咚’作响,一些小点的石子甚至被它的铁蹄直接踏碎,如果是被那些沙场宿将看到,一定会大赞一声……‘好马!’

    此时在刘协心里,也有一声郁闷的呐喊~~‘上不去!’

    壮起胆子试了几次,刘协最终确定,凭自己的本事根本就上不去马背,就算勉强被人抬上去了,他也坐不稳,更别提纵马驰骋了,堂堂大汉天子,如果抱着马脖子检阅六军将士,那就成天大的笑话了……

    除非有人在背后抱着他,才有挺直腰板的可能,可是天下虽大,军中精于骑术的勇士也是无数,谁又敢跟天子共骑一马,就是丞相曹操现在也不敢做此‘僭越’之举呀!

    “陛下,还是坐元戎战车检阅六军将士吧,老臣愿为陛下驾车!”

    “天子乃万金之驱,不可赴险,还是让丞相大人代劳,陛下安坐阅兵台也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陛下不可上马,万万不可呀~~~”

    一群老臣围在小皇帝周围,拼命的苦劝,有人下跪,有人叩首,还有人抓住他的龙袍死活不肯撒手,大家的态度很明确,“陛下要想骑马,除非从他们这群老骨头身上踩过去~~~”

    “嗒!……嗒!嗒!”

    正在君臣等人纠缠不休时,一匹白色骏马突然冲入了场中,此马高有八尺,身长一丈,浑身上下雪花般纯白,一根杂毛也没有,嘶鸣咆哮,奔驰如飞,马背上端坐一人,身穿大红色盛装,腰别金柄弯刀,飒爽英姿,正是小皇帝的姐姐~~海燕公主,在她的操控下,那匹‘雪里白’,驰骋跳跃,乖巧异常,表现出极其高明的骑术!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千岁!~~”众人又是一阵惊呼!

    与连马背都上不去的小皇帝不同,海燕公主自幼习武,勤于骑射,十几岁时就可以纵马驰骋,弯弓射雁,一把金柄弯刀也舞的密不透风,颇有造诣,所以汉灵帝生前才会对她格外钟爱,不止一次的对大臣们说过,“此女英武睿智,可惜不为男儿身,否则朕之皇位断断不做他想!”

    “让开,本宫随陛下一起,跃马观兵!”话音未落,‘雪里白’就冲到进前,海燕公主小蛮腰一弯,海底捞月,直接把皇帝拉到了马背上,动作干净利落,就这样,姐弟二人共坐一骑,调转马头,直奔军阵而去!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和小皇帝共坐一骑,哪怕是他的亲兄弟,亲叔伯,那也是大不敬之罪,往严重点说,那就是僭越君臣之礼,意图谋反,可唯独海燕公主是个例外,她的身份,她的性别,都注定了,能与天子共骑者,仅此一人尔!

    “若殿下身为男儿,大汉江山断断不会衰落到这般地步呀!”看着马背上那道英武的身影,一群汉室老臣不禁心中哀叹,苍天无眼,为何不赐下一位中兴英主呢!

    “巾帼不让须眉啊!”看到这一幕,阅兵台上的曹操都有些动容了,如果大汉王朝真有这样一位英武绝伦的陛下,那么他,也就甘心做一个忠心辅佐的能臣了,可惜,可惜~~

    不过也得感谢上苍如此安排,否则,他曹孟德那里有机会施展一腔的雄心壮志,笑傲天下风云!

    “啸!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,眼看公主二人冲了出去,萧逸连忙一拍‘白菜’的马头,带着麾下十几名精骑也跟了上去,天子阅兵,身为总指挥,他必须贴身护卫才行,否则那数万骄兵悍将,单凭这对姐弟的本领,是绝对震慑不住的。

    五里之外,数万受阅将士,分列成十几座巨大的军阵,早已准备多时了,此时看到一匹白马从阅兵台下冲了过来,上面竟然还坐着一名身穿盛装的妙龄少女,将士们先是惊诧,接着就发出阵阵的‘嘘嘘’声~~

    观兵,乃是天下至刚至阳之举,从夏商周三代,到秦汉两朝,几千的岁月里,什么时候见过有女人跑来阅兵的,虽然说她怀里还坐着一个摇摇晃晃的小皇帝,可这样的组合,无论如何也压不住几万骄兵悍将!

    兵大爷们都是在战场上厮杀无数,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连自身生死都能漠视的人,又岂会尊敬什么虚无缥缈的皇权,他们这些人,只认谁砍的人头多,谁身上的杀气重,其他的一概不知!

    士兵们轻视的目光,海燕公主自然感觉到了,可是她也无计可施,面对这些虎狼之师,还有军阵中透出的浓烈杀气,她能够纵马跑到这里,挺直腰板,没被吓的瘫软就已经很不错了,说到底,她毕竟是个女人呀!

    至于怀里的小皇帝,此时已经吓得小脸煞白,死死抱住马脖子,连头都不敢抬了,站在阅台上观望,和跃马阵前观兵,完全是两回事呀!

    前者高坐天堂,欣赏美景雄壮,后者如坠地狱,方知兵锋凶险!

    此局如何破之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