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51.第451章 此事,交由丞相处置吧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冠礼,是华夏民族嘉礼的一种,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,周代《仪礼·士冠礼》记载,男子年二十而行,臣民者,三加,天子者,四加。

    初加‘缁布冠’,象征举行冠礼的男子将涉入治理人事的事务,即拥有人治权,‘缁布冠’为上古之制,冠礼首先加缁布冠,表示不忘根本!

    再加‘皮弁’,象征男子将介入兵事,可以从军入伍,拥有统兵之权,所以加‘皮弁’的同时往往要再加上配剑!

    三加‘爵弁’,象征男子拥有祭祀祖先的权利,即为社会地位的一种认可。

    天子,除了以上三种加冠,还要专门再加一顶特有的~~‘通天冠’,象征着可以统帅万民,治理国家。

    ‘缁布冠、皮弁、爵弁、通天冠,’四顶由皇宫内府精心打制的礼冠,如今就摆在刘协面前的礼台上,稍后,只要将他们一一戴起,就意味着自己成年了,可以行使一位汉家天子的所有权力,君临天下,统治万民!

    “快点,快点,你倒是快点呀!”小皇帝心中焦急,不停的用目光看向司礼官孔融,示意他赶快举行仪式。

    “大汉天子~~行成人之冠礼!”孔融自然不敢让一位即将成年的皇帝等候太久,鼓乐三奏后,立刻宣布仪式开始,而后大步向礼台走去,准备亲手把那四顶‘礼冠’给小皇帝戴上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~~~

    孔融只走出去两步,就再也难动分毫了,因为一只苍劲有力的手突然攥住了他的胳膊,力量之大,捏的老夫子的骨节都‘嘎嘎’作响,如此剧痛之下,别说走动,就连站立都成问题了!

    “孔大人病了,末将扶您去一旁休息会儿吧!”出手的是萧逸,一张小黑脸上挂满了和善的笑意,可手上的力道却恰恰相反,发现孔融还有挣扎的意思后,不禁又加大了三成力道!

    “哎呦!~~呦呦~!”

    孔融是个老夫子,平时舞文弄墨还可以,如何禁受的住萧逸的神力,只觉得手臂像是被铁箍套住了,钻心的剧痛迅速传遍了全身,有心挣扎,却根本无力施展,身上汗如泉涌,直接就把宽大的礼服湿透了,如果不是被抓着胳膊,他就得一头栽到祭坛上……

    “呦,老夫病了!”

    “老夫真的病了!”

    精钢也怕红炉火,嘴再硬,终究比不上拳头硬,更何况孔融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精钢,否则当初他也不会被人撵的丢下城池,跑到许昌避难了,几声痛呼之后,立刻选择了屈服,老夫子心里清楚,“他要是再不‘生病’,这条老命就得留在台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夫子真是聪明人……,来人呀,送孔大人下去休息!”萧逸一声令下,立刻跑过来两名玄甲士兵,将已经浑身瘫软的孔融架了下去,而地上则留下一道长长的水迹,竟然还是黄色的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冠礼才一开始,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司礼官就犯病了,世上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吗?

    坛下的文武百官顿时议论纷纷,可他们又说不出什么,刚才大家只看到萧逸很有礼貌的扶了孔融一下,既没动兵刃,也没动拳脚,只是单手轻轻一扶而已,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吧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,那些和萧逸比较熟识的武将们却是心中暗笑,‘鬼面萧郎’的名头岂是白叫的,就刚才那一抓,至少也有五百斤的力道,一般的壮汉都禁受不住,更何况是孔融那种老夫子,骨头估计都得裂缝,这下有好戏看了~~

    祭坛上,刘协也呆住了,小脑瓜无论如何也转不过来了,本来司礼官大步流星向自己走来,怎么就突然中途犯病了?

    没了司礼官,那自己怎么办?冠礼又如何进行下去?赶快来个人救场啊!

    “天意如此,就由老夫为陛下主持冠礼吧!”

    丞相曹操面色平淡的走到礼台旁,不由分说,就把那顶‘缁布冠’抓在了手里,而后眼中寒光一转,扫向了台下的文武百官,将几名跃跃欲试的老臣给压制住了,谁敢上来,一个字~~死!

    没人不怕死,也没人不怕曹操,这些元老旧臣们联合在一起,‘攒鸡毛,凑掸子’,还能勉强抗衡一下,可要让他们单独上前去对抗这位手握生杀大权的丞相大人,一个个就吓得腿肚子抽筋,后背冒寒气!

    就连身为四朝元老的太尉-杨彪,连抬了三次腿,最终又放了回去,台上除了手握重权的曹操,还有一个神勇盖世的萧逸呀,他这副老骨头,也禁不住人家一抓的!

    百官无人敢上前一步,典礼又不能中途作废,无奈之下,小皇帝只好上前一步,挺起胸膛,伸直脖子,让曹操为他主持冠礼,“一切等熬过去再说,那时候就该由朕做主了!”

    曹操是一个不错的主持人,冠礼的过程中一直面带微笑,和蔼可亲,那感觉真的像是在面对自己的晚辈一样,当最后把那顶‘通天冠’给刘协戴上后,竟然还摸了摸小皇帝的脑袋,又掐了下小脸蛋,就差再说上一句,“好孩子,真乖!真乖!”

    这是臣子对待君主?还是长辈对待晚辈?真是只有天知道了!

    委屈也好,愤怒也罢,刘协的成人‘冠礼’终于算是完成了!

    当他头戴‘通天冠’,腰横天子剑,伸开双臂,转过身来时,台下的文武百官和万千将士,再次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,“吾皇,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……!”

    “众爱卿平身,朕受冠礼,既为成人,自今日起当亲禀国政,统帅万民,诛灭不臣之逆贼,谨守祖宗江山基业,继往开来,扬我大汉国威于异域~~~”

    面对自己的万千臣民,刘协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,总结起来的意思就是,“从今天起,朕是一名成年皇帝,是一名亲自治理国家的皇帝,是一位有实权的皇帝~~~”

    “陛下,臣有一件军国大事启奏!”曹操很配合,小皇帝刚刚宣布亲政,他立刻上前奏上一本。

    “丞相有何军国大事,但说无妨!”小皇帝有些诧异,没想到自己行‘冠礼’后,第一个上奏国事的竟然会是曹操,但转念一想,也就释然了,君权神受,不可侵犯,纵然是一代权臣又如何,还不是得乖乖的向自己屈服吗?

    “微臣发现朝廷中有一些二臣贼子,图谋不轨,意图颠覆大汉江山!”曹操说的很轻松,一双寒芒四射的眼睛却在文武百官里来回扫了好几遍,而后大手一挥,“把东西抬上来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从台下走出几名玄甲武士,抬了三只金漆大木箱,缓缓来到台上,木箱打开,里面全是满满的竹简、信件~~

    “丞相这是何意?”小皇帝一脸疑惑。

    “无他,捉拿朝中逆贼尔!”曹操的笑意更浓了,看着台下那群元老旧臣,就像在看一群死人。

    “臣奉皇命,征讨淮南逆贼-袁术,在攻破寿春城后,在逆贼的伪皇宫中,竟然搜出了大量信件,其中不少都与朝廷官员有关,如今已经整理完毕,特上奏陛下,为国锄奸!”

    “哗!……哗!哗!”

    曹操的话语一出,台下的群臣就乱了套,尤其是那些元老旧臣,全都慌了神,有的冷汗直流,有的目光发呆……,袁家‘四世三公’,门生故吏遍布天下,尤其是士族出身的官员,有几个敢说跟袁家没关系的,而他们这些旧臣,几乎清一色都是士族出身呀?

    就连太尉-杨彪此时也是面色苍白,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,袁家‘四世三公’,杨家‘四世太尉’,是并驾齐驱的两大名门望族,门当户对,百余年下来,联姻不断,所以说他和袁术那是实打实的亲戚关系!

    无论袁术称帝前,还是称帝后,双方都有大量的书信私下往来,虽然里面没有任何关于谋反的事情,但一个‘私通逆贼’的罪名是跑不了的,至于其他人,也是大同小异,都跟淮南袁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斩不断,理还乱呀!

    “好一个愚蠢如猪的袁公路呀,你逃跑的时候怎么不把这些书信带走呢?就算带不走,一把火烧了总没问题吧,就这智商还敢称帝,你若不亡,誓无天理,坑爹的玩意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奸诈如狐的曹孟德啊,从攻破寿春到现在,一月有余,握着这么重要的东西,可他就是隐忍不发,等别人的底牌全打尽了,他才发出这致命的一击,够奸、够黑、够狠啊!”

    这些元老旧臣们一边骂袁术,一边恨曹操,既恨又惧,早知如此,我们招惹这个‘奸雄’做什么,真是偷鸡不成丢把米,连自己也陷进去了……

    “什么,有人私通逆贼袁术?”刘协也是一脸的诧异,自己的大臣里竟然有二臣贼子,他连忙走到木箱旁边,伸手掏出一卷竹简,赫然就是太尉-杨彪写给袁术的书信,签名、印信、家徽具齐,绝非伪造的~~~

    “这~~这个~~”

    刘协完全呆住了,上奏支持自己行‘冠礼’的太尉杨彪,竟然真的和逆贼袁术私下有来往,虽然书信上没有提及谋反之类的话语,可是身为当朝太尉,给一名擅自称帝的逆贼写信,这绝对属于‘私通叛逆’,虽无反心,却有反形,国法断断难容~~~

    “臣~~知罪!”太尉杨彪面如死灰一般,先是脱去礼服,又摘下发冠,脱去靴子,就那么赤足、散发,身穿单衣跪在台下请罪,杨袁两家世代通婚,这口黑锅不背也得背了!

    “敢问陛下,如何处置私通逆贼之臣~杨彪?”祭坛上,曹操却是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如何……处置?”刘协看着台下跪地请罪的杨彪,又看看自己腰间的天子剑,这时他才明白,原来国家大事,不是那么好决断的呀?

    私通逆贼,按律当斩,可他又如何忍心杀掉这个对他有功的老臣呢?

    可若是不杀,自己亲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放纵逆臣,必然会落下个‘昏君’的骂名,日后又如何服众,如何统帅万民?

    “难!难!难呀!”

    “此事,就交由丞相处置吧!”心中再是不甘,小皇帝也只能把生杀之权交出去了!

    “臣-尊旨!”曹操等的就是这句话了,名正言顺的代掌皇权,号令天下!

    “太尉杨彪,私通逆贼,按律当斩,念其乃是四朝元老,又素无恶行,故而免去一死,剥夺所有官职、爵位,贬为庶人,回府闭门思过,从今以后,无令不得出家门半步,不得私会亲朋故旧,但有违背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罪臣~~杨彪接旨!”再次叩首后,这位四朝元老披头散发,光着双脚,在一队玄甲士兵的护送下,回归府邸去了,所有人都明白,这位太尉大人的政治生命算是结束了,从此以后虽生犹死,只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!

    “臣~司空王喜,年老体衰,眼耳昏花,无力再处理政务,特向陛下祈骸,告老还乡!”

    大司空-王喜是个明白人,知道这场政治斗争已经完败了,现在抽身还能有个好下场,否则,那些木箱里,同样也有他的书信呀!

    “敢问陛下,如何处置?”曹操再一次请旨。

    “此事,交由丞相处置吧!”小皇帝再次无奈退让。

    “诺!……司徒王喜,多年勤于王事,劳苦功高,特赐手仗、衣袍、车驾、奴仆,另有金银各一千斤,绸缎三千匹,回乡养老去吧,日后,无诏令不得回朝!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一名太尉,一名司空,两位元老巨头被废,剩下的那些旧臣们个个面如死灰,一些胆子小的,已经瘫坐在地上,汗出如雨了!

    “敢问陛下,剩下的书信又该如何处置,还请明示?”曹操第三次,也是最后一次请旨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一切由丞相处置吧!”小皇帝除了无奈,还是无奈!

    “臣尊旨!”脸上笑容绽放,曹操清楚,从此以后,自己再也不用请旨了,军国大事,一言可决,随即狠狠挥了下手!

    一大群的玄甲士兵冲了上来,从朝臣队伍里一连拖出去二十多人,都是曾经在朝堂上反对过曹操的,不管这些人如何哀求、挣扎,就像拖死狗一样拽走了,他们既没有太尉-杨彪的资历,也没有司空-王喜那样识趣,下场如何,可想而知!

    祭坛上,萧逸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心中颇为感慨,“政治斗争,比起战场厮杀来还要凶险百倍呀,绝对的你死我活,今天如果不是棋高一招的话,那被拖出去斩首的,恐怕就是他们曹营一系的文武大员了……”

    心若不狠,朝廷之上难立足啊!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,丞相大人-英明!”

    “陛下圣明,丞相大人-英明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群臣的欢呼声再次在台下响起,比之前的要更加响亮,更加团结,上下一心!

    求收藏,求月票,求打赏,男爵在此拜谢了,读者亲亲们,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