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8.第448章 香车美人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七天时间,弹指既过,小皇帝登坛祭天,行成人‘冠礼’的日子到了!

    天公作美,这一日晴空万里,连一朵云彩,一丝寒风也没有,因为事关重大,许昌四门全部由重兵把手,大都督萧逸奉命护卫銮驾和随行文武百官的安全,为此,他特意将一万玄甲军全部调入城内,皇宫周围以及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四条大街全部戒严!

    上万玄甲军士兵,身披铁甲,手持利刃,五步一岗,十步一哨,从皇城门口,一路排到城南的祭天坛,大街两侧的制高点上全派了神射手,但凡发现有人图谋不轨,立刻射杀,毫不容情,所有十字路口由各部校尉分别镇守,大都督萧逸身披‘螭纹寒铁铠’,头戴‘蚩尤鬼面盔’,手中拿着五石力道的‘绝影宝雕弓’,不停的来回骑马巡视,务必做到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辰时,皇城九重宫门大开,鼓乐齐鸣,以三百金甲武士为前导,天子旌旗开路,小皇帝刘协身穿全套的帝王服饰,六马驾辕,乘金根车,上树曲柄黄罗伞盖,在一众皇亲国戚,内宫侍从的簇拥下,缓缓动身而出,沿途臣民百姓无不跪倒行礼,呼万岁之声响彻云霄!

    之所以摆出这么大的排场,一则祭天是国家重典,随后又有小皇帝的成人‘冠礼’,自然不能轻慢,另外就是做给那些地方诸侯们看的,用以威慑不臣,加强中央权威。

    诸侯们虽然分布四方,可谁在许昌城里没有大量的耳目,甚至文武百官中,就有不少是他们的眼线,朝廷里发生的大事小情,最多十天时间,就会密报到他们手里。

    这些情况曹操知道,萧逸知道,相府的所有幕僚也知道,既然瞒不住,索性就大大方方的,趁着这次祭天、阅兵的机会,展露下实力,让那些诸侯们都知道一下,如今的朝廷,绝对有号令四方的威望和资本了!

    当皇帝的车驾驶过时,坐在马背上的萧逸微微躬身,双手抱拳,算是行了个军礼,因为身穿甲胄,他是不用跪拜的,也没人敢上前指责他什么,如果逼急了,萧逸只需把那面‘虽无銮驾,如朕亲临’的金牌掏出来,别说是那些大臣,就是小皇帝刘协,也得乖乖的从车驾上下来,反过来向他行礼!

    皇帝的銮驾过去之后,就是海燕公主的‘七宝香车’,身为先皇长女,当今陛下的姐姐,自然有资格参加今天的祭天典礼,而且还会站在很重要的位置上。

    七宝香车由四匹白马驾辕,上树青罗伞,四周的护栏上垂着白色的布幔,遮住了那位皇家天女的身姿,虽然如此,仍有不少百姓伸着脖子观望,就算看不到全部容颜,能看到一点倩影也是好的呀!

    小太监-花心站在香车外侧,身穿内宦服饰,手中拿着浮尘,看到路旁护驾的萧逸,连忙躬身行礼,又向布幔里面低声说了些什么,随后跳下香车,小跑了过来,“公主殿下请大都督登车叙话!”

    被堂堂大汉公主邀请同车,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荣幸,更何况车上坐的还是一位正直妙龄,尚未出嫁的美丽公主,就是天上的神灵也不会摇头的,可是萧逸却犹豫了!

    现在不是以前,今世也不是前世,前世里,她是自己的唯一,也是自己的至爱,为了曾经的誓言,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,萧逸也绝不会犹豫半分,可是如今不一样了,河水在流淌,时间在消逝,人也在改变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有了蔡文姬和折兰,未来不久,他还会拥有曹节,另外漠北草原的赵嫣然,河北邺城的甄宓,都让他分心牵挂,对了,还有那个喜欢咬人的‘女王大人’,不知道身在何方,是不是长的更漂亮了?

    一个男人的心,就算再痴情,一旦被分成六七份,也就无法忠于一人了,即是无限的失落,同时也是一种解脱,没有了情感困扰的男人,才是一个真正强大的男人!

    看到萧逸在犹豫,香车的围幔一挑,侍女玲玲身姿款款的走了出来,几年的时间过去,她也大了许多,也更加妩媚动人了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请大都督上车叙话,有军国大事商议!”

    连续两次邀请,又是直言有军国大事商议,却是无法再拒绝了,“臣,萧逸尊殿下-钧旨!”

    将指挥玄甲军的任务交给大牛,萧逸纵马来到‘七宝香车’旁边,用手在马背上轻轻一按,人就跃到了车上,‘白菜’很聪明,晃晃大脑袋,步伐悠闲的跟在车旁,还不时的发出嘶鸣,嘲笑那些需要拉车驾辕的同类们!

    “奴婢见过大都督!”侍女玲玲轻轻的万福行礼,看向萧逸的目光很是复杂,想当初,是这个男人把她们从猛兽的利爪下救了出来,像尊魔神一样,浴血而狂,威震山野,从那时起,她就已经芳心暗许了!

    原以为自己是个小宫女,他是个小道士,身份匹配,再有公主殿下首肯,只等二人的年纪再大些,他最好再能有些成就,混个一般官职的,就~~~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几年时间过去了,自己还是个小宫女,而对方,已经变成了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的当世名将,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说出去,可止小儿夜哭!

    官拜征西大都督,封侯爵,又手握重兵,这样的身份和实力,别说是她一个小小的宫女,就是自己的主子,大汉公主,恐怕也留不下他了!

    “玲玲,数年不见,真是越来越漂亮了!”萧逸目光扫动,从那张漂亮的小脸上滑落到脖项-胸口,一枚雪白的豹牙挂在那里,这是自己当初送她们的礼物,没想到还留着!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挂念,奴婢一切安好!”虽然身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可眼前的男人还记着自己的名字,这让玲玲心中一暖,原本黯然神伤的小脸上也有了血色,立刻展颜一笑,伸手拉开围幔,示意萧逸进去。

    七宝香车,里面的空间极大,说是一间小房子都不为过,而且也却是按照房间的模样布置的,高床,暖枕,皮毛被褥,小茶几上摆有茶水,一座三足青铜的香炉正散发出浓浓的檀香,此外,还有一个小巧的书架,上面摆着不少竹简,古籍,随时可以翻阅!

    海燕公主,大汉天子的亲姐姐,此时身穿一身盛装,正半卧在床榻上,用一只手撑着香腮,双眼微闭,展现出婀娜多姿的身材,那模样,要多诱人,有多诱人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的大驾真是难请,既然上来了,就请坐吧!”听到脚步声,公主终于睁开了双眼,人却没动,只是上下不停的打量着萧逸,自从当日军营一别,二人也有一年多的时间没见面了!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赐座,末将不敢!”萧逸四下看了看,车厢里根本就没有座榻之类的东西,让自己坐那去,难道跟公主坐到一张床上,对方如今又躺着,这也太不雅观了吧,万一她要突然喊一嗓子,自己就跳进黄河洗不清了,这个女人,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想到堂堂的鬼面萧郎,也有害怕的时候,放心吧,我只是一个女人,又吃不了你!”

    海燕公主痴笑着坐了起来,还伸伸懒腰,很是娇媚的样子,此时的她才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少女,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大汉公主。

    “我不怕女人,可却真的有点怕你!”萧逸的目光也有些迷茫了,随着年龄渐长,海燕公主的相貌、身形也完全长开了,和他梦中的那道身影也越来越像,两个人几乎完全可以重叠在一起,难分彼此。

    “冬季寒冷,你气血不足,双脚总是冰冷的,每个月又有腹痛的毛病,记得晚上要用热水泡脚,再好好的按摩一下穴道,推关过血~~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萧逸猛然愣住了,海燕公主也是小嘴微张,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,俏脸上还泛起大片的红晕,久久不去。

    她却是血气不足,每个月还有腹痛的毛病,而且痛起来时死去活来,浑身冷汗淋淋,可这种事件是她的个人秘密,除了贴身侍女玲玲,再没有别人知道了,就连服侍起居的小太监-花心都不知道,萧逸又是怎么知道的,还那么清楚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