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7.第447章 也许没那么值钱了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萧逸一向认为,帮人帮到底,送佛送到西,如果只是送几车财物,显然无法体现他和刘备之间深厚的友谊,所以,还得有第二手准备才行!

    “参见大都督大人!”

    “参见左将军大人!”

    很快,一大群木工、泥瓦匠出现了,他们是负责重新修补、装饰院子里房屋的,来之前萧逸就特别交代过了,不怕费钱、费料、费工,粽子,怎么弄漂亮,就怎么来,务必要让这座小院散发出十分的光彩,甚至是照亮整个许昌城!

    大都督有令,工钱给的又多,泥瓦匠们自然干的格外卖力,‘叮叮当当’敲打个不停,虽然房屋一般,但架不住咱们手巧呀,上面红瓦覆顶,下砌青石台阶,什么窗格、灯笼、金漆……,凡是显眼的装饰全给他弄上,两侧屋脊更是尽量挑高,而后一边六个黄琉璃制成的小兽就蹲在了上面,引人注目!

    亲兵和工匠们一边忙碌,一边在心里暗暗佩服刘备,“看看人家这人缘,看看人家交的这朋友,真是没二话,说是来温房,其实跟盖房也差不多了,至少花费几百金,咱们咋就交不到这样的知心朋友呢?”

    人家来温房,又送了如此多的礼物,身为此间主人,刘备自然要热情招待一番,屋子里正在装饰,没有落脚的地方,于是就在庭院里,铺上毯子,摆上酒肉,二人席地而饮,关羽、张飞在旁作陪,几个人边吃边聊,气氛还算融洽!

    “玄德公如今封爵-宜城亭侯,又得天子相认,称为‘皇叔’,可谓位高爵显,荣宠无双,何不将家眷接到许昌来,一家团聚,共享富贵呢?”

    酒席宴间,萧逸真像知心好友一样,关心起了刘备的家眷来,大耳朵阿福有两个老婆,一位是糜竺的妹妹糜夫人,是正室,另一位,是他在徐州任时纳的小妾,称甘夫人,都是貌美如花的大美人,艳福无边……

    徐州失陷以后,吕布念及当日收留之情,并没有伤害刘备的家眷,而是把两位夫人和其兄糜芳,都安排在小沛城中居住,一是借此收买徐州人心,再者,也是对刘备的一个羁绊,怕他卷土重来!

    萧逸认为刘备应该把老婆接来共享富贵,还表示,如果这座宅院太小,居住不便的话,他可以立刻让人重新安排住处,或者直接般到他的‘无愁侯府’去都可以,反正他家里人口少,房子多,接纳一下好朋友,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挂念,只是徐州离此路途遥远,如今又是寒冬腊月,家眷行动不便,还是等等再说吧,至于搬去同住更是万万不可,大都督军务繁忙,在下怎忍心前去打扰呢?”

    刘备的脑袋摇晃的很拨浪鼓一样,自己偷偷跑到城南来,就是为了躲避萧逸,没想到这家伙的脸皮比自己还厚,竟然带人追了过来,撵都撵不走!

    至于般过去同住,更是不可能,躲在这里还寝食难安呢,要是跟这头‘贪狼’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举手抬足都被人监视着,那估计自己得压抑的上吊了~~

    “玄德公无需客气,等到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就亲自派一队人马前往徐州,将二位嫂夫人接来,让你们夫妻团聚,我和‘虎鸠’吕布还有些交情,他定会乖乖放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呸!……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客气了,我是真不想接家眷!”刘备心中暗骂,虽然被困在许昌,但凭他们三兄弟,三匹快马,三件兵刃,如果硬闯的话,也不是没机会冲出去。

    可要是多了两个只能坐车,不会骑马的老婆,那就糟糕了,一只拖拖拉拉的带着家眷的车队,是无论如何也躲不开‘玄甲铁骑’的追击,那就真的被死死困在许昌城里,再无出头之日了。

    至于萧逸说他和吕布有交情,刘备更是打死也不相信,这两个人都是神勇无比,数次沙场争锋,一见面就是你死我活,早就是解不开的血仇了,萧逸不派人也许还好,他要是派人去徐州,估计自己两个老婆的安全都成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无须大都督费心,家眷而已,等到天气转暖了,我让孙乾先生和内兄糜竺走一趟徐州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……左将军就不怕,他们二人非但接不来家眷,自己也被‘困’在徐州吗?”萧逸笑得越发得意,小舌头都上下飞舞,‘金蝉脱壳’,门也没有呀,只要进了许昌城,无论是刘备,还是他身边的人,一个也休想离开!

    “世人都说‘鬼面萧郎’是天上的‘贪狼星君’下凡,主乱世杀伐的,现在看来,他不但是‘贪狼星’,也是自己的克星呀!”

    刘备心中泛起一阵的无力感,心思完全被人看透,行动又处处受制于人,这种滋味却是不好受,心中郁闷,脸上却不能露出来,只是伸手把那顶没完工的竹斗笠拿起来,又开始继续编织,这是他心情好,或者心情不好时的发泄方式……

    还别说,刘备的手却是很巧,一根根削好的竹条在他的手里就像活过来一样,上下飞舞,左右穿插,很快,一定精巧、美观的斗笠就出现了,那水平,那速度,绝对是同行业中的佼佼者,简直称得上是一件艺术品了!

    “玄德公好灵巧的手,小小一顶斗笠,竟然编的经纬纵横,美轮美奂,每一根竹条都用在了最合适的地方,这样的心思手段,如果用来治国理政,必然也会上下通顺,团结一心!”

    说着无心,听着有意,萧逸几句发自内心的赞语,却把刘备吓得汗流满面,那种处处被人看透的感觉更浓了!

    “呵呵,今日承蒙厚赐,刘备无以为报,既然大都督喜欢这顶竹笠,就请笑纳吧,手艺不精,见笑,见笑了!”

    “如此在下就愧领了!”萧逸接过竹斗笠,很是喜欢,与后世那些死板的机械制品相比,这种纯手工的物品上带着一股灵气,他还戴在头上试了试,手下的亲兵们立刻奉承,叫好!

    就这样,几个人一直喝到日落西山,泥瓦匠们也装饰完了,萧逸这才带着几分酒意,戴着那顶竹斗笠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恶客走了,大门也关上了,刘备看着被装饰一新的住宅却是哭笑不得,想了想,又从怀里拿出那份烫金的请柬,几下撕了个粉碎,“贪狼在侧,还是谨慎小心,保命要紧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愁侯府里,蔡文姬也是哭笑不得,白天里萧逸带着好几车的财物出去,至少价值数百金,结果就换了个竹斗笠回来,这买卖做的,亏死了!

    萧逸却没有吃亏的感觉,拿着那顶竹斗笠把宝贝的不行,还给妹妹小静戴上试试,兄妹俩嘻嘻哈哈,玩闹个不停!

    “我的大都督,好几车的财物,就换这么个东西回来,您还有心思笑,再这么下去,咱们全家上下就得喝西北风了!”

    蔡文姬现在是当家夫人,掌控候府里的一切支出,对财物自然很是敏感,她到不是心疼几车财物,只是觉得败家也没这么个败法呀?

    “你懂的什么,女人家,头发长,见识短!”萧逸撇撇嘴,他什么时候做过赔本的买卖,当初要不是从军入伍,而是继续做商人,他早就富甲天下了,什么梁家,甄家,糜家,全能玩他们个倾家荡产,把女儿都赔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您就让妾身长长见识呗!”女人除了一哭、二闹、三上吊,最大的本事其实是撒娇,蔡大美女贴了过来,又是垂肩,又是柔背,还趴耳边吹了几口气,结果萧逸立刻就沉沦了~~

    “告诉你们吧,这个竹斗笠,可是无价之宝,万金不换的,留着它,千百年后,萧家的子子孙孙不愁吃喝,不愁盖房,不愁娶媳妇~~~”

    “嘶……嘶!”

    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同时惊叹起来,死死盯着这只竹斗笠,她们知道,萧逸从来不说没把握的话,既然他说值万金,那就绝不会只值九千九百九十九金,可它到底宝贝在哪里呢?

    “大才女,知道‘韦编三绝’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知道,据说那是孔夫子亲手为《易经》做的注解,而且编写成了竹简,已经流传了近千年,为儒家至宝,如今就保存在孔家嫡孙-孔融手里,有人出十万金向他购买都不可得……,”蔡文姬家学渊源,自然知道这个典故。

    “同样的,这个竹斗笠,千年以后,也值同样的价钱,东西好坏不在自身,关键看它是出自谁的手呀!”萧逸一脸的得意,这个时代就是好,商机无限呀!

    “萧郎是说,那刘备前程远大?”蔡文姬有些疑惑,一个左将军而已,还是虚职,许昌城里一抓一大把的呀!

    “嗯,本来是贵不可言的,不过现在吗……有点难说了!”

    萧逸这才反应过来,因为自己的原因,这个竹斗笠,也许没那么值钱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