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6.第446章 看你还怎么低调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许昌,城南,宜城侯府!

    刘备的这座府邸绝对是大汉朝文武百官中最简陋,最寒酸,也最不引人注意的府邸,而且没有之一!

    一座独门小院,黑漆的大门,五间正房,十几间厢房,房屋低矮陈旧不说,连屋顶的瓦片都脱落了不少,庭院里也是破败不堪,只有几颗枯树,全是半死不活的模样,萧条至极!

    居住在这里的人也很少,总计就是刘、关、张三兄弟,主簿先生-孙乾,再加上大腿箭伤未愈的糜竺,另外还有不到十名仆人,都是最基本的厨师、马夫、门房之类的,多余的闲人,一个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样的住宅、待遇,与刘备的官职和官爵相比,非常的不般配,不是曹操有意轻慢,其实刘备到达许昌,上殿面君之后,丞相府就传下命令,给他在皇宫西侧的白虎大街上安排一处豪宅,并有上百名仆人听用,那里不但交通便利,上朝方便,而且权贵云集,同僚之间来往也容易。

    刘备带着两位兄弟去看了一眼,然后就拼死力辞,说什么也不肯入住,表面上的理由是,“自己寸功未立,不敢受赏,身为汉室宗亲,更应严格律己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而后他又跑到城南的平民区,花了些心思,专门找了这么一座独门小院,过起了清贫自守的日子,甚至连‘左将军’府的匾额都不挂出去,左右邻居,过往行人,谁也想不到,这里竟然住着一位大汉‘皇叔!’

    关、张二人也曾私下讯问过,“大哥放着豪宅不住,干嘛非要来这里受苦呢?”

    结果刘备默然半响,才低声回答,“二位贤弟没有发现,那座豪宅的斜对面就是大都督-萧逸的府邸吗?与‘贪狼’日夜为伴,愚兄寝食难安呀!”

    关、张点头称是,再不多问,从此闭门不出,每日早晚练武,清闲度日,静观朝政时局的变化。

    小院里,三将军张飞身穿短袖衣,蹲坐在水井旁,正在一块月牙型的白石头上面打磨箭簇,一来一往之间,‘卡卡’作响,旁边,关羽则在矫正几张弓弩,还不时的拉成满月状,调试力道,他们是在为几天后的‘冬狩’做准备,小皇帝钦点了他们大哥随身护驾,要想在猎场上大显身手,没有好的强弓利箭怎么能行呢!

    至于大哥刘备,正对着院子里的几颗枯树发愣,嘴里还轻轻默念着什么,“~~木在四方小院之中,是为‘困’也,不知何时才能脱困而出,龙归大海,虎入深山啊~~”

    “大人!……刘大人~~”

    门房老于拖着一条瘸腿走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份烫金请柬,他本是刘备的帐下亲兵,战场负伤,瘸了,就留在身边做了门房,一直带到许昌来,算是极少的忠心人!

    别的人家派门房,都是挑选那些腿脚灵活的,只有刘备是个特殊,硬是用了个走起来‘乌龟慢’的,不过慢也有慢的好处,一旦来了什么不速之客,瘸腿老于在前面支应着,刘备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做准备,乌龟虽然没有兔子跑的快,可却更加长寿不是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惊慌,慢慢说,不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门房老于郁闷的看看自己的瘸腿,就这速度那点像是惊慌了,不过他还是听话的又放慢了速度~“侍中伏完大人派人送来请柬,今夜府中同僚宴饮,请左将军参加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刘备拿过请柬一看,却是伏完亲笔,字迹清秀,龙飞凤舞,有一种想要飞出来的感觉,透着浓浓的得意~~~

    宴请同僚,肯定是那些在金殿上拥护小皇帝提前行‘冠礼’的官员,看来他们是真的串联在一起了,倒是一股子不可小视的政治力量,可是自己该不该去呢?

    “去?……可能陷入这场**中;不去,又可能措施一个大好机会,而且会得罪不少人……”

    手拿请柬,刘备沉思良久,难以决断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半响之后!

    “大人……,大人,不好了!”瘸腿老于又来禀告了,两条长短不一的腿,竟然跑的飞快,脸上还带着惊恐,“那个吃死人肉的家伙来了,还带着好多兵马!”

    “嗯,吃死人肉的?……到底是谁来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‘鬼面萧郎’,那个杀人如麻的大都督-萧逸来了!”

    “嘶!”刘备猛地站起身来,身旁的关、张二人也停了手,三人目光一碰,都是微微有些吃惊,他来做什么?

    “走,随我出门迎接!”刘备立刻把烫金请柬藏到怀里,想了想,又飞步跑回卧室,拿出顶编了一半的竹斗笠,一边继续编着,一边带着关、张二人出门迎客!

    府门外,萧逸身穿黑金色百花战袍,头戴镶嵌了数颗明珠的金冠,脚下鹿皮软靴,腰系豹纹带,上面挂着那把血浪斩蛟剑,小黑脸上竟然还薄薄的擦了一层粉,打扮的颇为骚包,身后还跟着大群的亲兵侍卫,那副派头,不认识的人看到,还以为是那个世家大族的佳公子呢?

    “哈哈!未知大都督~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当面恕罪!”

    “呵呵,玄德公客气了,你我乃是知心好友,何必在乎这些俗礼呢?”

    刘备身穿一件暗灰色粗布衣,腰系普通的丝麻腰带,没有冠帽,头发随便挽起,插了根木簪,脚下也是一双黑色麻鞋,手里还拿个编了一半的斗笠,这副打扮,跟看门的瘸腿老于也差不了多少,说他是堂堂的‘左将军,宜城亭侯’,谁信呀!

    二人行礼完毕,又互相打量下对方,不禁都是一愣,心中同时升起一句话,“这孙子打扮的真像呀!”

    萧逸看刘备,“堂堂汉室宗亲,为求低调自保,竟然打扮的像个卖草鞋的,真是脸皮够厚,可惜,这种小花招,休想瞒的过哥这双火眼金睛……,对了,这货以前就是卖草鞋的,难怪惟妙惟肖呢~~”

    刘备看萧逸,“明明是杀人如麻的屠夫,非得装成尘世佳公子,你以为给恶狼披上羊皮,它就能转性子吃草了?身上那股浓浓的血腥子味,隔着二里地都能闻到,你骗谁呀!”

    心里狂向对方吐口水,脸上却丝毫没露出来,二人依旧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“不知大都督降临寒舍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听闻左将军乔迁新居,特来温房,以尽朋友之谊!”

    所谓‘温房’,就是一个人搬家以后,他的亲朋好友会送一两件小礼物、家具之类的过来,舔舔人气,顺便恭贺一番。

    “如此多谢大都督了,请!”刘备暗暗松口气,送一两件东西而已,不是什么大事!

    “玄德公不必客气,来人呀,让后边的队伍走快点,别磨磨蹭蹭的!”萧逸一招手,立刻有亲兵向后跑去,很快,一支车队出现在府门前!

    别人过来温房,最多带一两件家具就够了,萧逸则不然,数十名亲兵,压着几辆大车过来的,上面的礼物数量之多,品种之全,更是让人目瞪口呆……

    床榻,桌案,屏风,香炉,铁釜,餐具,酒具,兽皮被褥,连描金的马桶都准备了,亲兵们来回好半天才卸完,知道的是萧逸来‘温房’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也把家般过来了呢?

    这还不算,门口另有一群亲兵,竟然卸下两座大石狮子来,门口一边一个,高大威武,黑漆的大门也硬被他们换上了红漆,看着就那么醒目,还有一面烫金的匾额也挂了上去~~宜城侯府!

    这下好了,经过这样一番打扮,就算是不认识字的平民百姓也知道了,这里面住着一位大贵人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就是没事也会多看几眼,相当于周围多了无数双眼睛,日夜监视~~

    “呵呵,大都督实在是太客气,太破费了……”院子里,刘备面带笑容,不停的拱手道谢,心里却是苦水流成了河,这下想低调自保都难了?

    “左将军不必客气,你我同殿为臣,这些都是应该的!”萧逸同样是笑容满面,大耳朵阿福,这下看你还怎么低调,乖乖的给我在许昌待着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