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4.第444章 双管齐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丞相府,后堂!

    退朝以后,曹营一系的众文武大员没一个回家的,全都马不停蹄的赶到这里,一个个面沉似水,低头不语,今天朝堂上的事情对他们的冲击不小呀!

    “当头一棒呀!老夫以前太轻视这些元老旧臣了,原以为将他们高高挂起,就可以平安无事,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串联在一起,突然发难,倒是给老夫又上了一课!”丞相曹操端坐正中,主持这次内部会议,没有抱怨,也没有推卸责任,直接把过错揽在了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‘功归部下,过属自己,上下一心,天下无敌!’这就是曹操的御人之道。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无需自责,其实这些人如今跳出来也好,至少让他们看清楚了,谁是敌,谁是友!”

    谋士程昱很镇静,大汉王朝就像是一艘历经风雨的巨船,虽然已经腐烂不堪,可是底蕴尤存,正所谓:‘船烂了有梆,梆烂了有底,底烂了还剩一堆大铁钉呢,大汉400多年的江山,吃朝廷俸禄的公卿大臣数不胜数,出几个死忠之臣,不稀奇!’

    还有一点,这些元老旧臣们,平日里各行其是,互相之间也有不少的矛盾,是谁把这些人凝聚在一起的呢?

    要想做到这些,那幕后之人除了一定的政治手腕,还必须有极高的威望,才能号令的动那些三朝元老,此人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人家出了第一招,就难免还有第二招,不得不防呀!

    “眼下最重要的是如果化解这场**,一旦让这些人趁势做大,则后患无穷呀!”谋士荀彧眉头紧皱,如今元老旧臣们互相串联,正在逐渐形成了另一伙政治势力,试图和曹营集团分庭抗礼,二者相争,必有一伤啊,而无论谁胜谁败,刚刚安稳下来的朝廷必然再次陷入动荡,这绝不是他希望看到的。

    “末将不才,愿意领一支人马,包围宫城,将那些闹事的人,刀刀斩尽,一个不留”!夏侯渊紧握佩剑,一脸的杀气,他现在掌管宫廷卫戍兵马,完全有能力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没错,妙才将军说的有理,杀光他们这些旧臣,一了白了!”

    “对,如今朝廷的大好局面,还有兖、豫、司三州的地盘,都是丞相带领大伙一刀一枪拼杀出来的,他们想要夺权,就用血来换吧!”

    夏侯渊一带头,武将们顿时群情激愤起来,尤其是曹、夏侯两氏将领,纷纷表示要血洗宫廷,用武力解决掉那些反对者,如今许昌内外驻军都在他们手中,动武,胜算是十成十的。

    “不可,诸位将军万万不可动武呀!”荀彧、荀攸二人立刻出言劝阻,“刀兵一动,许昌城内必然血流成河,局势大乱,就谁也控制不住了,咱们千辛万苦才组建的朝廷,也会毁于一旦呀!”

    经历过‘洛阳之乱’的人都清楚,士兵轻易不能见血,见血之后势必疯狂,就像一把再也控制不住的屠刀,你想杀一个,结果却砍了十个、百个……,一发而不可收拾,就是血屠许昌城都有可能呀!

    两名文人谋士的话显然压不住这些骄兵悍将,反而更激起了他们的凶性,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,有什么好怕的,屠城就屠城,又不是没做过!

    “闭嘴!老夫不是董卓,胡乱杀戮也解决不了问题!”正中端坐的曹操终于发话了,一双细长的眼睛中射出两道寒光,每一个被盯上的将军顿觉遍体生寒,肝胆乱颤,全都乖乖的坐了回去,再也不敢乱叫了。

    曹操身为大汉丞相,有着自己的骄傲,这次的‘冠礼’事件,属于一场**,既然如此,就该用政治手段解决,如果像莽夫一样乱动刀子,那就落了下乘!

    智者斗智,勇者斗力,各有自己规则,这就是天道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英明!”

    众谋士们齐齐松了口气,既然武力解决的方案被否决了,那他们就得拿出一个切实可行,又不用大动干戈的办法来才行。

    “萧郎,奉孝,你们二人有何良策!”

    遇到疑难事,曹操首先想到了自己手下这一文一武,两个家伙都以诡谲见长,肯定有高明的手段!

    “天下大事,顺中藏逆,逆中有顺,天子行‘冠礼’的事情已经无法阻止,既然如此,丞相大人何不顺水推舟,帮上一把,将主动权抓在自己手里呢?”

    郭嘉还是老样子,出谋划策之前必须先喝三口酒,而后才思涌动,才能想出天马行空,让人拍手叫绝的好办法。

    “奉孝快说,老夫如何才能逆中取顺,化被动为主动呢?”天子冠礼,无论怎么看都是对小皇帝有利,对曹操无利,要想把坏事变成好事,又谈何容易呀?

    “哎!……”一声长叹,郭嘉什么也没说,皱着小脸,把酒葫芦倒了过来,里面没酒了,这才是让他忧愁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哈哈,鬼才献策,岂能无酒!”曹操大笑着手指身后的次子曹丕,“去,打开库藏,将萧郎送与为父的‘龙胆酒’取三坛子来,赠予奉孝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曹丕得令,立刻小跑了出去,所谓龙胆酒,就是蛇胆泡酒,可以去风湿,解寒毒,对人体大有益处,滋味更是美妙绝伦,一直被曹操藏在库藏里,宝贝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丞相大人厚赐!”

    有了美酒,郭嘉的才思立刻涌了出来,“按照惯例,皇家子弟成年,都是由父兄辈亲自主持冠礼,以示隆重,当今陛下父兄早丧,朝中又无长辈,丞相何不将冠礼之权拿到自己手里来呢?”

    “妙呀!”一语惊醒梦中人,众人无不拍手称赞!

    汉灵帝走的早,自然不可能给小皇帝主持冠礼了,至于刘协的哥哥少帝刘辨,自己都没能活到成年,就一命呜呼了,自然也不可能,至于朝中的汉室宗亲,算来算去,只有一个半路冒出来的‘皇叔’刘备,可借个胆子,他敢主持小皇帝的冠礼吗?

    如此一来,曹操的机会就来了,以大汉丞相的身份,为小皇帝行冠礼,从此以后,二人之间的关系可就微妙了。

    主持冠礼,就相当于有了父子的名份,以后小皇帝见了曹操,客气点叫‘相父’,通俗说是‘干爹’,再僭越一点,那就是太上皇了。

    以后就算小皇帝成年理政了,曹操依然可以对他加以管束,而且名正言顺,相父管皇帝,干爹管儿子,天经地义呀!

    “好,此计甚妙,妙不可言!”曹操高兴的点点头,釜底抽薪呀,如果说以前给小皇帝判的是有期徒刑,那么现在就变成终身监禁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萧郎,你的计策呢?”

    郭嘉,萧逸,一文一武,一柔一刚,就连计策都是互补的,二人合一,无往不胜!

    “要想彻底化解这场风波,除了‘以礼服人’,还要‘以力降人’,末将建议,等丞相大人为小皇帝行过冠礼后,立刻以‘冬狩’为名,在许昌城外大举围猎,检阅六军将士,震慑人心,也让那些元老旧臣看清楚,刀把子,究竟在谁的手里攥着呢!”

    萧逸的计策就比较刚烈了,他是众将之首,自然得为将领们考虑一下,不让动武,那阅兵总行吧?

    兵法的最高境界就是‘不战而屈人之兵’,军队的威慑力要远远高于他的实际战斗力,而阅兵就是震慑人心的最好办法之一。

    后世的天朝就非常热衷于阅兵,五年一小阅,十年一大阅,遇到重要纪念日,更是要大阅特阅,数万虎贲之士在广场上一走一过,那场面,既是威慑敌人,也能凝聚内部人心,一举两得!

    “哈哈!好办法,老夫也该露露手里的宝剑了!”曹操再次大笑点头,两个计策,一刚一柔,双管齐下,以后朝堂之上,看谁还敢与我为敌!

    “冠礼、阅兵、围猎……,就这么干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