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2.第442章 上朝去喽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萧逸很忙,先是和侍中-伏完斗智,接着又跟‘一休’老和尚斗法,等从天颐寺告辞出来后,他又亲自送曹家三女回丞相府,自然受到曹操、曹昂、曹丕……,父子等人的热情招待。

    一家人在后堂摆开小宴,又斗了一顿酒,一直喝到月上树梢,萧逸这才带着四分醉意回到自己的侯府,又好好喝了一顿蔡文姬的‘莲子羹’,这才怀抱美人,昏昏睡去。

    “醒醒!醒醒!~~快点醒醒!”

    朦胧之中,萧逸感到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叫着自己,这让睡意正浓的他很是不满,天大、地大、也没有睡觉大,就是天王老子来了,也不能剥夺他睡觉的权力,所以萧逸一个翻身,又伸出大手抓住一团柔软,捏了几下,终于把那个声音给镇压下去了,……接着睡!

    “哎呦!~~~你,……你给我醒醒,~啊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恼怒的呻吟,萧逸就感觉肩膀上一阵剧痛,惨叫一声,终于从梦乡中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咬我干嘛?”借着卧室里昏暗的灯光,萧逸发现蔡文姬趴在他身上,一张樱桃小嘴咬住肩膀,正用力的来回撕扯,再看看外边的天色,漆黑一片,也就三更天的模样,正是睡觉的大好时间呀?

    “怎么,刚才没过瘾,还想要吗?”深更半夜,被枕边的漂亮女人咬醒,还能有什么事,萧逸的大手顺着美人的后背向下,一路摸到圆润的高丘,美妙的手感让他精神一振,身体也全面复苏,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    “萧郎……,不要,不要呀,现在不行~~”

    蔡文姬的身体很敏感,稍微一碰,就会花枝乱颤,不过这次不同,她紧咬贝齿,死命按住萧逸作怪的大手,而后拼命的挣扎,试图逃出狼口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,那你咬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萧逸感觉的出,怀里的美人确实在极力挣扎,不是‘欲迎还拒’的**,这就怪了,大晚上的不睡觉,也不恩爱,难道她要自己陪着一起数星星吗?

    “我的大都督,不能再闹了,三更天已过,您该去上早朝了!”蔡文姬小脸通红,都是青年男女,身体一番摩擦,把她的心火也勾引出来了,不过现在只能强忍着。

    “上朝?……上什么朝?”如此生疏的两个字好像就从来没听说过,跟自己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你这个大都督是怎么当上的,汉家体制,每五日一朝,今天是出征回来的第五天,恰好是大朝会的日子,快快起来准备,晚了,会让同僚百官笑话的。”

    上朝迟到,虽然不是什么大罪,可也属于失仪,会被人取笑的,当然了,被取笑的不是萧逸,而是蔡文姬。

    中国人就是如此,男人的错误往往都由女人来承担,‘君王不早朝’,肯定是后宫中有嫔妃魅惑,大臣不上朝,家里自然也是有个‘狐狸精’在床上拽着了,恰好蔡文姬又是许昌城里出了名的大美人,就是怕担那个‘离不开男人’的坏名声,她才如此卖力的催促萧逸起床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大都督是用铁蹄弯刀杀出来的,又不是在朝会上选出来的!”郁闷的拍拍额头,萧逸这才意识到,当官辛苦,是要上早朝的,早知如此,昨天还不如答应了‘一休’大师,留在庙里当和尚算了,看看人家过的是什么舒服日子,无忧、无虑、无烦恼,每日三饱、一觉、一柱香,齐活了!

    铁甲将军夜渡关,

    朝臣待漏五更寒,

    日上三竿僧不起,

    古来富贵不如闲!

    一时感触,萧大都督又做了一把‘文抄公’,把元代诗人高明的这段‘琵琶记’安在了自己身上,契合度倒是正合适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雅量非凡,真让妾身心动不已呢!”蔡文姬眼睛里都快滴出水来了,对一位才女而言,诗歌的杀伤力极大,更何况还是自己的爱郎所作呢?

    二人又在床上戏弄了一会,萧逸这才一个鲤鱼打挺,跃身而起,没办法,美女的魅力太大,再不起来,恐怕就真要天雷勾动地火了。

    贵族的生活是**的,连衣服都不用自己穿,随着一声招呼,立刻有四名侍女跑了进来,分别端着铜盆,热水,丝巾,青盐,为萧逸洗漱,这个时代没有牙刷、牙膏,洗脸完毕,用一杯青盐水漱口就很奢侈了,这还是顶级大贵族才享受的起,一般人连粗盐都舍不得吃,更何况是漱口用。

    蔡文姬又从木箱里拿出一套全新的大红朝服,小心的给萧逸换上,汉制-‘玄文赤武’,所有武将的服饰都是红色的,腰间束以玉带,又把那枚‘征西大都督’金印挂上,露出紫色的绶带,这才微笑的点点头,越看越是满意--少年英雄,莫过于此!

    汉官上朝,大印必须随身佩带,而官阶不同,大印的材料和绶带的颜色也不同,共分四个等级:三公之类为金印紫绶,九卿及二千石官员是银印青绶,二干石以下是铜印黑绶,四百石及其以下是铜印黄绶。

    按理说萧逸的官职和九卿同级,应该用银印青绶,可他战功无双,被尊称为‘军中第一勇士’,所以丞相曹操特意下令给他‘铸金印,带紫绶’,以示荣宠无双。

    侯府庭院里,上百名亲兵早已列队完毕,一个个全副武装,手持灯笼火把,典韦和小斌手持兵刃站在最前面,知道的他们是护送大都督上朝,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开兵见仗呢!

    ‘白菜’今天也特意装扮了一番,雕鞍、金蹬、紫缰,脖子上挂着‘威武铃’,看起来神俊无比,见到萧逸出来,它还上前用大脑袋拱了几下,没睡成懒觉,它也有些小脾气,又是挠脖子,又是上美酒,这才让‘白菜大爷’满意起来。

    “出发,上朝!”跃上马背,萧逸招呼一声,带着侍卫们一窝蜂似的冲出了候府,蔡文姬则带着大群的侍女们下拜恭送。

    ‘无愁侯府’在白虎大街第一位,离皇宫非常近,‘白菜’小跑了半柱香的时间,连一滴汗都没出,就到宫门口了,不过这并不妨碍它邀功、要好处,不管远近,毕竟是出来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萧逸住的近,来的却很晚,文武百官的车马早就云集于此,有些同样是第一次上朝的将领们,更是兴奋的一宿没睡,三更天不到,就跑过来等候了,全都顶着黑眼圈,正在那向前辈们请教上朝的礼节,生怕出错让人笑话,见到萧逸到来,纷纷上前行礼,有的抱拳,有的躬身,有的直接行军礼,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好了,都荒什么,万马千军都冲出来了,上个朝就紧张成这个样子!”萧逸训斥着部将们,‘汉官威仪’在他们身上根本就看不到,好好的官服硬是穿的歪七扭八,全都当甲胄披在身上,还是大牛穿的最整齐,一看就是他老婆给收拾的,不愧是卖豆腐的出身,平整光顺,张辽的就差着许多,据说他家祖上是编筐的~~

    “我等参见丞相大人,万福金安!”

    曹操的车驾是最后一个来的,他住的很近,也没有贪睡,不过身为大人物,必须最后一个出场,这才能显示出尊贵不是,真不知道是谁定下的这种规矩。

    “诸位大人安好!”

    “萧郎也来了,很好!”

    曹操面带微笑,一边和百官们打着招呼,一边很自然的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,丞相身为百官之首,上辅天子,下治黎民,调和阴阳,尊贵无比,更何况现在的大汉朝廷是‘虚君实相’,军政大权尽在曹操一人掌控,说他是‘无冕之王’都不为过,谁敢与他比肩!

    百官们也各依品级列队,文东武西,泾渭分明,因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上朝,所以曹操特意安排了礼仪官,负责帮那些将军们整理官容,顺便把几个不知道站在那里的家伙塞进队伍!

    萧逸的位置还算不错,排在武将中第十几名的地方,前面都是些白须皓首的老爷爷,随便拽出一个来都是三朝元老,以他的年纪,站在这里已经是非常显眼了,所以曹操才要压制下萧逸的官职,木秀于林,并非好事呀!

    “左将军,玄德公!”站好位置,萧逸立刻发现一个惊喜,在他前面列队的竟然是刘备,对方身为左将军,又是汉室宗亲,自然位置靠前了!

    “哦,是萧大都督!”刘备却是一脸的苦笑,依着他的本意,最好能站到后边去,找个没人注意的角落才最安全,可不知怎么安排的,竟然把他放在如此明显的位置上,虽然荣宠,可也招风呀;更可恨的是身后,一想到‘鬼面萧郎’就在后边盯着自己,刘备如芒在背,忐忑不安呀!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各怀心思时,五更天到了,随一阵钟鼓声响起,早朝开始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