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41.第441章 佛道同兴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!”

    一声佛号,一声道号,几乎同时响起,而后萧逸和老和尚相视而笑,嘿嘿……,聪明人之间谈话就是省事!

    “方丈大师知道我是何人?”萧逸才不会被老和尚仁慈的外表欺骗呢,如果面前的真是位‘一心向佛,不问世事’的高僧,天颐寺的香火不会如此鼎盛,佛门的崛起也不会如此迅速。

    后世有句名言,一个成功的和尚,等于半个政治家,再加上半个商人,万万小看不得。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大名鼎鼎,老衲虽身处‘须弥世界’,亦是如雷贯耳!”老和尚双手合拾,一颗光头锃亮无比,正应了那句老话~‘聪明的脑袋不长毛!’

    “些许微名,竟然传到此间,扰了大师的清修,真是罪过呀!”萧逸先是露出一副不好意思的神色,而后话锋突然一转,“小和尚‘无心’是方丈大师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才,无心是老衲的关门弟子,如今正在漠北草原上弘扬佛法,教化人心,数次派人送来书信,都有提到‘鬼面萧郎’四字,可见小徒对大都督是念念不忘呀!”

    所谓关门弟子,一般都是最得意的弟子,有资格成为衣钵传人,‘无心’在老和尚心中的位置可见一斑,这么重要的人物,却被萧逸一顿忽悠,一匹白马,直接就给送到漠北草原去了,老和尚心里怨气之大,也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不知道‘无心’法师在书信里是如何提起在下的?”想到数千里之外还有人想着自己,萧逸的心头也是暖暖的,也许当初该对小和尚好一点!

    “大都督真想知道?”老和尚笑的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“方丈大师……,但说无妨!”萧逸后背发凉,突然有种打喷嚏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小徒‘无心’在信上说,鬼面萧郎,狡猾、厚颜、腹黑、残暴……,往往坑人于无形,杀人于无声,比草原上的狼群还要凶狠三分,必须时刻小心防范,不可接受他的布施,不可轻信他的言语,不可住在他的营地附近,不可~~~”

    一休老和尚足足列出数十条注意事项和防范措施,最后又加了一句,“综上所述,此人只可为友,万万不可为敌!切记!切记!”

    “小和尚,你抹黑我,哥有那么坏吗?~~”牙齿咬的‘格格’作响,萧逸的小脸一阵红,一阵白,一阵青,早知道如此,当初就不该送他一匹白马,而是让他骑头小毛驴去草原更合适,累不死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~~正所谓‘佛渡有缘人’,大都督虽然杀孽深重,但只要放下屠刀,入我佛门潜心修行,定可洗涤罪孽,重塑金身,他日得脱六道轮回之苦,得大自在,大快乐,岂不美哉!”

    老和尚给人洗脑的本领确实高强,不过他真正想要的,不是一个放下屠刀的和尚,而恰恰就是一个手握屠刀的大都督,佛门同样在关注朝政局势的变化,以萧逸如今在朝廷中的地位和影响力,如果肯放弃原来的信仰,转投佛门,那绝对可以成为护法金刚。

    简单点说,一个萧逸,远胜一百个伏完!

    “挑衅……,**裸的挑衅呀,明明知道自己是道家弟子,却说什么皈依佛门,真以为道爷是吃素的吗?”

    “哈!……哈哈!”火上心头,萧逸反而大笑起来,而后一字一句的说到,“方丈大师慈悲为怀,德高望众,至少可保佛门三十年兴旺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多谢大都督夸赞,那么……”老和尚也很得意,可随即面色一沉,露出一丝疑问的神色,“三十年兴旺,那三十年之后我佛门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禁绝佛门,拆毁寺庙,砸烂佛像,烧毁经书,活埋僧侣!”

    萧逸每说一条,就竖起一根手指,等到五指全都张开,又狠狠的攥在了一起,“那时候在下刚刚五十岁,应该还能骑上战马,挥动弯刀,看到这悲惨的一幕,真是伤心无比呀!”

    “威胁……,**裸的威胁呀!”

    老和尚如何听不出萧逸的意思,三十年后,自己早就成为一具白骨了,而对方却是如日中天,又是手握重兵的朝廷大员,完全有能力按照那五条一一去做,到时候就是佛门的末日了!

    “都是修行之人,应当心存善念,道友又何必苦苦相逼呢?”

    大都督变成了道友,那副‘立刻皈依我佛’的态度,也变成了万事好商量,老和尚在角色上转变的非常快,可见‘内功’深厚。

    “难道大师不知道,在下是‘以杀证道’的吗?”终于反守为攻了,萧逸步步紧逼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无心虽然提醒老衲千防万防,可终究还是疏漏了一条呀!”一阵的苦笑,老和尚手里的菩提念珠转的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哦,不知疏漏了那一条?”

    “就是大都督的这副伶牙俐齿,唇如枪,舌如箭,在老衲原本平静的心海里掀起无数波涛,罪过,罪过呀!”

    “方丈大师此言差矣,在下虽然略微有些手段,可最多刮几阵清风,聚几朵阴云罢了,佛门真正的隐患,不在外,而在内呀!”萧逸摸摸下巴,也觉的自己这张小嘴却是立功无数,晚上该吃顿红烧肉,犒劳一下!

    “请大都督试言之,我佛门的隐患何在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敢问方丈大师,青天之下,是佛祖大,还是皇帝大?”

    “这个吗……?”老和尚是有大智慧之人,顿时闭目沉思起来,在世人眼中,只看见皇帝拜佛祖,从来未见佛祖拜皇帝,所以都会认为是佛祖大~~,

    其实不然,天下万物以人为本,有人就得有皇帝,天大、地大、皇帝最大,皇帝可以拜佛祖,自然也可以把佛祖从神坛上扯下去,如操木偶,说白了,在东方人的世界里--‘朕即国家,皇权永远高于神权!’

    “皇帝自然比佛祖大!”老和尚长叹口气,虽然这句话是亵渎神灵,却是现实。

    “着呀!……道门势力强大,不满足于修心问道,结果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利用,这才引出了‘黄巾之乱’,使得朝廷震怒,大力打压道教,弄的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如今佛门方兴未艾,又得到不少达官显贵信奉,不出三十年,必然崛起于世,百年之后定会如日中天,届时遍地僧尼,处处寺庙,敢问方丈大师,和尚们还会安心在庙里念经吗?还满足于他人的一点布施吗?”

    萧逸的话就像一条鞭子,既在鞭策‘道家’的错误,也在拷打‘佛门’的未来,真到了那个时候,和尚们难免会犯同样的错误,而且会更严重。

    人性就是如此,贫穷时很容易守住本心,求个温饱就满足了!

    可一旦得到了东西,就会要求更多的东西,和尚也是人,自然也不例外,有了信徒,就会想要更多的寺庙、寺产,等到袈裟里包满了金钱,下一步,他们就会向权力伸手了。

    在萧逸的记忆中,佛门兴起于魏晋,等到南北朝时到达鼎盛,一句‘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’,就是最好的写照,可是物极必反,兴盛到顶点的佛门也是在这时候触动了皇权!

    在民间,他们聚拢信徒,吞并土地,像在北周,僧人的数量竟然超过了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,还占有大量不纳税的寺产土地,并大量使用金、银、铜等贵重金属铸造佛像,弄得朝廷铸造钱币都成了困难,严重削弱了国家的整体实力。

    在朝廷中,许多高僧游走于权贵之间,通风报信,出谋划策,甚至干预皇位的废立、交接,试图建立一个‘********’的佛之国度,最终引起了皇权的强烈反弹,用血雨腥风的方式,完成了对神权的打压!

    萧逸刚才所说的‘拆毁寺庙,焚烧佛经,活埋僧侣’,并不是妄言,而是在历史上真实发生的事情,而那惨烈程度,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从南北朝到五代十国,‘三武一宗灭佛’,大开杀戒,对中国的社会、宗教、文化都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,而这些都起源于一个‘贪’字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可有办法助我佛门躲过灾祸,免除无边业火?”老和尚也是有大智慧的人,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节,道家的今日,就是佛门的明日,甚至更惨!

    “要想躲过日后恶果,就得除去今日之因,方丈大师既然有心为佛门子弟考虑,为何不与我道家联起手来,同舟共济,共抗危难呢!”

    萧逸说的很明白,佛门、道教放弃敌视态度,共同进退,有香一起烧,有经一起念,日后遇到了危险,有刀子也一起挨,无论什么事情,两家一起面对,风险自然要小的多,而且合作之中必然会有竞争,也就有了制约,不会让一家独大,也就不会威胁到世俗的权力了。

    “稳住了佛、道两门,也就稳住了人心,稳住了江山社稷,大都督这盘棋下的可是真大!”老和尚现在也有些佩服萧逸了,难怪自己的宝贝徒弟都在此人手里吃了亏,自己想到的不过是几十年的事情,而人家却已经看到数百年之后了……

    “说是佛道两门同舟共济,可黄巾之乱,道家元气大伤,已经是掉进水里了,难道要我佛门也一起跳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大师不必担心,黄巾贼寇乃是我道家败类,旁门左道,本都督会亲自清理门户的,佛门只须安心稳坐钓鱼台既可!”萧逸冷笑着摸了摸怀里的贪狼宝刀,浑身杀气缭绕,一半是对那些黄巾贼,另一半却是对的佛门!

    要想佛、道和平共处,除了讲道理之外,还必须有足够的武力威慑,否则这些光头绝不会乖乖听话的。

    道家衰落,除了黄巾之乱,引起朝廷的大力镇压外,这背后未尝没有佛门势力落井下石的原因,如今萧逸说的明白,道家是掉水里了,我不用你救,可你也别再扔石头了,哥自己能爬上来。

    “如此最好,大都督果然是有大智慧之人,既然如此,老衲愿与你击掌为誓,从此以后,同舟共济,佛道同兴!”老和尚摆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来,不高兴也不行,因为他看到萧逸怀里的宝刀已经出鞘半寸了,今天这件事如果没有个好的结果,估计自己就该去西天见佛祖了,虽然很光荣,可他还不想现在就去。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”

    三声响亮的击掌之后,二人再次相对大笑起来!

    “道家有大都督这样的人才在,理应道统不绝,只是老衲还有一事不明,以大都督如此人才,为何入了道家,而不是信奉我佛门呢?”

    看着萧逸,老和尚从心里一阵阵的羡慕,这要是自己的徒弟该多好,左有无心,右有萧逸,二人齐心合力,佛门必然大兴,就是真的建立个‘********’的佛之国度,也未尝不可呀!

    “这个嘛,在下幼年时流落荒野,差点喂了野狼,是老道师傅将我捡了回去,用一碗热粥救活,所以就当了道士!”萧逸舔舔嘴唇,似乎还在回味当初老道师傅熬的那罐米粥,真香呀?

    “捡回来的?”老和尚一脸的不可思议,“就是一罐子粟米粥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一罐子粟米粥,所以萧逸立誓,终生守护道门,绝无二心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,老衲也会熬粥,要不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:……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