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6.第436章 三个不能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萧郎好雅兴,有神佛护佑,难怪在沙场上会无往不胜呢?”

    几个人游兴正浓时,一名中年人从后面缓步走来,红袍、犀带、软靴、高冠,面如银盆,眼似明灯,三缕须髯迎风飘摆,虽然也是一身寻常服饰,但汉官威仪尽显!

    “原来是伏大人,幸会!”萧逸目光一扫,立刻认出来了,来的是伏完,有名的汉室死忠之臣,当初小皇帝从长安逃出来,他就是随行大臣之一,而且一路上出谋划策,数次转危为安,是个有能力,有心计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此人的出身也不简单,他是东汉开国元勋-‘大司徒’伏湛之七世孙,袭爵‘不其侯’,又娶了汉桓帝的女儿‘阳安公主’为妻,是货真价实的汉家驸马爷,如今官居侍中,在朝堂上颇有威望。

    因为都是私服出游,二人并没有称呼对方的官职,而是抱拳行礼,以平辈论交,随即又扯了几句闲谈,心中却各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早就听闻曹操欲招此子为婿,如今看来,此言不虚呀!”伏完没少出入丞相府,自然认识曹家三姐妹,现在看他们其乐融融,仿佛一家的模样,心中就是几个翻滚。

    曹操权威日重,威凌天子,已经有了几分当年董卓的架势,伏完私下和一些汉室死忠之臣也商量过,要想重振汉室江山,必须除掉曹操,而后再逐步分化、瓦解掉丞相府一系的强大军政力量。

    可是话好说,事难办,曹操手握军政大权,朝廷各部要害也大都把握在其心腹人手里,而伏完他们这些人真是‘一颗忠心,两手空空’,虽有杀人心,却缺少一把斩杀蛟龙的宝刀。

    所以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拉拢一位手握兵权的将军,共同举事,经过一番物色后,他们就把主意打到了萧逸身上。

    首先,萧逸并不是曹氏宗族,跟随的时间也比较短,当初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时,他还是并州刺史-张扬的部下,从洛阳回军以后,他才跟随了曹操,属于中途插队,根基不深那类!

    其次,萧逸手上有兵权呀,驻扎在许昌城外的‘玄甲铁骑’对他唯命是从,其余各军也有数万人马是他从关中带出来的嫡系,坐镇长安的大将马六,指掌‘陌刀兵’的大牛,以及典韦、张辽、高顺等人更是维他马首是瞻,完全有实力和曹操分庭抗礼,或是称霸一方。

    最后,就是个人的武艺,‘鬼面萧郎’,勇冠三军,比起‘虎鸠’吕布来,也毫不逊色,当初司徒王允能诱使吕布杀掉董卓,如今他们未尝不可以拉拢萧逸,让他动手除掉曹操呀!

    再加上这次淮南之战,萧逸有大功,却未受赏,心中必然会有怨气,让这些人看到了一丝机会,在伏完他们想来,二十岁的年轻人,虽然有勇有谋,可毕竟经历太少,城府也不会太深,如果他们从中挑拨一下,完全可以分化萧、曹二人的关系,而后再从中渔利!

    而萧逸心中此时也在反复琢磨,自己是带着妹妹偷偷溜出来的,谁也没有惊动,竟然就遇到了伏完,如果是巧合,那未免也太巧了点吧!

    如果不是巧合,那就只有一个可能,自己的行踪被人发现了,换句话说,在大都督府周围,有人布下了大量的眼线,时刻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,包括翻墙出来这件事,真要是那样的话,就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自己竟然生活在别人的监视中,萧逸就浑身的不自在,而后心中怒火升起,接着又变成了浓浓的杀意,“看来老虎不发威,真以为我是病猫呀!”

    心中杀气冲天,表面上却丝毫没有露出来,萧逸仍然一脸平静的和伏完谈笑风生,而且目光转动间,发现对方身后也带着一位小姑娘,十三四岁的年纪,穿一件大红色长袖撒金裙,身材修长,容貌秀丽,比起曹家姐妹来毫不逊色,而且举止沉稳有礼,似乎天生带着一股贵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女伏寿,出来见过萧郎!”伏完有六个儿子,却只有一个女儿,而且生的聪明伶俐,典雅大方,深得他的喜欢,因此总是带在身边,视如珍宝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见过萧大人!”伏寿从父亲身后转出来,屈膝微微一礼,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也在萧逸身上不停的打量着,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,她也早有耳闻,战无不胜的将军,杀人如麻的屠夫,据说还喜欢吃人肉,没想到竟是这副模样,一点也不凶恶,反而面带微笑,很和煦的样子~

    萧逸也把小静和曹家姐妹唤了过来,分别见礼后,几个小姑娘自然玩成了一团,都是豆蔻年华,五个人站在一起,仿佛五朵金花一般,吸引了不少游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萧郎勇冠三军,沙场征战,更是所向无敌,老夫虽然蜗居许昌城中,却是仰慕已久呀!”接近一个人的办法,就是讨好他,在这点上伏完做的很成功。

    “大人过奖了!”萧逸不动声色,只是静听。

    “老夫还听闻,此番淮南一战,萧郎血战三峰山在前,力破寿春城在后,论功当为众将之首,朝中不少老臣本已联名上奏,请封萧郎为‘骠骑大将军’,统兵马重任,可奏折递过去,却如泥牛入海一般,没了消息,真是可惜!可惜!”

    伏完这番话可是破费心机,尤其‘递过去’三字,更是大有深意,按道理来说,如果是群臣给皇帝写奏折,会说‘递上去’以示尊敬,而他却用了‘递过去’,这暗指的自然是丞相府了,一字之差,却把祸水引向了曹操身上,手段可谓高明之至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挑拨离间,还想用‘骠骑大将军’的位子来诱惑自己,真是不知死活呀!”萧逸淡淡一笑,再看向伏完的目光,就跟看一只上窜下跳的猴子一样,穿上衣服,也不像人!

    如今天下大乱,全靠有丞相曹操镇着,朝廷才稍微有了一点起色,这些人现在跳出来想做什么?夺回权力,重振汉室,开玩笑,如果他们真有这本事,当初也不会被董卓、李傕、郭汜那几头******给虐的满地找牙了!

    自己没有平定天下的能力,又嫉妒别人出来主持大局,这些所谓的‘汉室死忠’,真是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伏大人,如今天下大乱,诸侯割据一方,若是由你辅佐朝政,主持大局,可以平定四方诸侯吗?”萧逸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反问了一个问题!

    “这个吗,……不能!”伏完沉思半响,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匈奴虎视眈眈,羌人狼子野心,鲜卑人、乌丸人,也在窥视我华夏神器,若由伏大人统兵,能够百战百胜,使得四夷宾服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不能!”伏完再次摇头,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!

    “最后一问,如今地方豪强、大户崛起,兼并土地,欺凌百姓,若是伏大人理政,能够扫清弊政,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吗?”

    “还是不能!”伏完已经面如死灰了,一连三个不能,把他的自信心戳出无数个大窟窿!

    “请跟我来!”萧逸一摆手,水泊周围有大片的白墙,是专门给游人们泼墨挥毫用的,他走过去,跟小沙弥讨了副笔墨,笔走龙蛇,开始奋笔疾书起来!

    《蒿里行》

    关东有义士,兴兵讨群凶。

    初期会盟津,乃心在咸阳。

    军合力不齐,踌躇而雁行。

    势利使人争,嗣还自相戕。

    淮南弟称号,刻玺於北方。

    铠甲生虮虱,万姓以死亡。

    白骨露於野,千里无鸡鸣。

    生民百遗一,念之断人肠。

    “这首诗是丞相大人一次酒后所做,每每念之,让人肝肠寸断,自‘黄巾之乱’以来,天下纷扰,诸侯割据,汉室江山岌岌可危,全赖丞相大人坐镇朝廷,威慑四方诸侯,国势才有了一丝起色,百姓才能安居乐业,诸位大人不安享太平,却心存非分之想,难道非要重蹈覆辙,再次致我大汉天下于水深火热之中吗?

    萧逸这几句话就像一根鞭子,狠狠地抽在伏完心头,抽的他冷汗淋淋,盯着墙壁上那首《蒿里行》久久无语~~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