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3.第433章 悠闲的日子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战争暂时结束了,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,大家终于可以过几天太平悠闲的日子了,萧逸也不例外,他的日程是这样安排的。

    第一天,和军中同僚们美美的喝了一顿庆功酒,皇宫里那种宴会是样子货,做给别人看的,浑身不自在,自己人之间的这种宴会多痛快,想喝多少喝多少,没有礼仪的束缚,没有上下尊卑,可以打赤膊,可以骂娘,可以摔跤、掰腕子,醉了就往地上一躺,天是王大,我就是王二,自由自在!

    第二天,萧逸躲在屋子里好好陪了下蔡文姬,从早到晚,连午饭都没出去吃,妹妹小静中途来了一次,立刻被门口的亲兵以大都督正在‘处理紧急军务’为名给请走了!

    天可鉴怜,一个身体正常的青年人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整整三个多月不识‘肉味’,确实很难熬的,如果是以前还没什么,但**的堤坝一旦掘开了,就再也无法堵上,害得萧逸这段时间杀气冲天,还经常半夜起来练镗,发泄多余的精力。

    其实军营里并不缺女人,从汉武帝时期起,军队里就设有专门的‘军妓营’,为出征在外的大军解决需要,比如郭嘉,就是那里的常客,这货在‘酒色’二字上是出了名的放纵,每夜无女不欢,也不怕他那副小身板被掏空了,另外据小道消息,丞相曹操也偷偷溜去过,毕竟都是男人呀,理解!

    至于‘军妓’的来源,大都是一些带罪之人,像寿春城里那些‘仲氏’伪官的女眷,十之**就会被贬为军妓,至于男丁,早被砍了头了!

    不过萧逸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坎,更不忍心去玩弄那些可怜的女子,所以他就只能忍着,忍者,再忍者!

    第三天,萧逸躺在家里睡大觉,恢复体力,没办法,昨天有些消耗过度了,这玩意比战场厮杀还要累,腰酸的厉害,要不是自己年轻力壮,差点就趴窝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弱不禁风的蔡文姬,一点事也没有,气色反而比以前好了许多,更显得娇艳动人,还特意‘素手调羹’,弄了一碗八宝莲子粥给萧逸进补,算是奖励他没在外边偷吃~~

    第四天,萧逸又龙精虎猛的跳了起来,在自己的府邸里转了三圈以后,才突然发现,自己竟然无事可做了。

    大军正在全面修整,很多人都放了假,回家和亲人团聚,根本没有什么军务要处理,至于家里吗,掰着手指头数数,一共就他、蔡文姬、妹妹小静三口人,连吃饭都围不够半边桌子,哪有什么家务事呀?

    事实证明,发闲,是可以把人逼疯的,自从离开卧虎山上的小道观,几年下来,萧逸就一直在忙碌,战阵厮杀,谋划盘算,与天斗,与地斗,与人斗,与兽斗,虽然危险万分,却也其乐无穷,现在突然让他无所事事,吃饱了混天黑,萧逸顿感人生毫无乐趣了,总不能一天到晚和蔡文姬在屋子里运动吧,古人云:“没有耕坏的地,只有累死的牛~”

    “出去逛逛!”

    既然乐趣不来找自己,那自己就出门去找乐趣吧,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,亲兵侍卫一个不带,侯爷的仪仗更是不能用,否则一出门百姓回避,官员聚拢,那还有什么意思?

    就是一身便服,再带上妹妹小静就可以了,连马都不用骑,太招摇,蔡文姬也不能带,红颜祸水,带上她出门,肯定惹来不少麻烦,这座许昌城里,当官的多,官家公子自然更多,全是些眼冒绿光的色狼,萧逸虽然不怕,可总不能出一次门,就揍一次人吧!

    都说金屋藏娇,美女嘛,还是放在家里自己一个人欣赏的好,安全!

    “好好熬莲子粥,等我晚上回来喝!”

    给了蔡文姬一个暧昧的信号,萧逸带着妹妹遛出了府邸,大门是不能走的,动静太大,只要那两扇大门一开,用不了多久,肯定会在路上‘巧遇’到某位达官显贵,然后就是一见如故,把酒言欢……

    许昌的水,深啊!

    后门也不能走,因为被送礼的人给堵死了,萧逸位高爵显,又手握重兵,想求他办事,或是套交情的人能绕着许昌城转好几圈,以前在军营里还好,没人敢来打扰,现在不一样了,知道大都督在家休息,谁不是带着大堆的礼物过来奉承、拍马,前门又不敢走,怕丢脸面,也怕惹大都督生气,所以全在后门守着呢,有的已经守了好几天了,依然执着!

    无奈之下,只好从围墙上翻出去了,好在兄妹俩身手都很敏捷,萧逸猿臂轻伸,先把小静扔上墙头,然后十指如钩,像只大壁虎一样,几下爬到上面,一翻身就过去了,小静再往下跳,自有哥哥稳稳的接住,颇有几分做贼的刺激感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兄妹二人狂街,小静自然成了带路党,三个多月的时间,这个活泼好动的小姑娘,早就玩遍了许昌城里的大街小巷,那里人多热闹,那里有好吃的,全都摸了个门清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以她的霸道性格,顺便把许昌街头的混混无赖,纨绔子弟也揍了个遍,因此还得了个‘混世小魔女’的称号,说出去,绝对威风八面!

    不过在这段时间,送到‘许昌令’那里的状纸也有一尺厚了,而这个职务,恰好就是大公子曹昂兼着,所以批复下来的话也只有一句--‘查无此事!’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的妹妹,霸道一点,不是很正常吗!

    许昌,本就是司州一带屈指可数的巨邑,人口众多,地方富庶,大汉朝廷迁都于此后,宗族大户随之而来,就更加的繁荣了,每日商旅往来不断,酒肆、饭庄、棋舍、旅店云集,捎带着连‘青楼楚馆’的生意都好的爆棚,为此,丞相府特意下了政令,在城内开了东西两座坊市,让商人、百姓可以自由交易,吸引来大量的客商,据说连塞外的匈奴人都有商队来此贩马。

    “不错,几年来南征北战,今日总算看到生民之乐了!”看着街道上繁荣的景色,还有路人虽然忙碌,却生机勃勃的身影,萧逸终于满足的点点头,自从董卓祸乱天下以来,所能看到的就只有战乱、杀戮、饥荒、死亡,‘白骨曝于野,千里无鸡鸣’,就是大汉王朝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都城安定下来,朝廷也有了起色,兖州的‘屯田政策’很是成功,秋粮大批入库,除去战事消耗,仍有不少的剩余,这进一步让动荡的社会安稳下来,明年,‘屯田政策’会向豫州、司州、关中、淮南各地大力推广,等手里有了更多的粮食,人心自然会稳定下来,人心稳了,天下自然也就太平了!

    “感谢上苍,仗没有白打,人没有白杀,血也没有白流!”

    萧逸一直认为,战争只是手段,统治才是目的,这几年来自己四处征战,杀人如麻,还背了个‘屠夫’的恶名,为的不就是打出一个天下太平吗?

    现在看了许昌的繁荣景象,萧逸觉得自己的路没有走错,以战止战,用自己手中的‘斩蛟剑’堪定南北枭雄,辅佐明主,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,为此就算自己被骂几句又算得了什么,就算以后会下‘血池地狱’又算得了什么~~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萧逸自我陶醉其中,自我精神升华的时候,随着几声嘹亮的钟声,一座宏伟的寺庙出现在面前;而且是轻烟缭绕,香客如云……天颐寺!

    “不是吧,刚想到血池地狱,就让我碰到了寺庙,难道真要有那位高僧把我超度下去不成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