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30.第430章 是朋友就该一起喝酒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不杀!”

    “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杀……”

    深夜,曹营-中军后帐,一场激烈的争论正在进行中……

    后帐是曹操休息的地方,同时也是大营里防范最严密的地方,数百名全副武装的亲兵,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,围的密不透风,侍卫统领-许褚身披重甲,提着一把锯齿大刀,傲然立在帐门外,他接到的命令只有一个,“无令擅入者,不论何人,斩!”

    帐内的人并不多,只有丞相曹操、谋士郭嘉、程昱、大都督萧逸,四个人正在进行讨论,而曹丕三兄弟跟平时一样,在旁边静听,却没有发言的资格。

    发生激烈争论的是谋士郭嘉和程昱,而他们的争论的目标,则是白天里刚刚被‘请来’的刘备,杀?不杀?

    “必须杀掉,刘玄德世之枭雄,胸怀大志,腹有良谋,性情更是深不可测,此等人物若是留下来,日后必然掀起无数风云,于丞相大业不利,还是提早下手,免除后患!”

    程昱坚决主张杀掉,如今这个‘大耳朵阿福’就像一条被圈进鱼缸的金鱼,伸手就能把他掐死,如果现在不动手,等他那天逃了出去,一遇到风云,必化蛟龙,就再也没人可以制约他了!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,刘备乃汉室宗亲,又素有仁义之名,若贸然杀之,于丞相的威名不利,日后各路诸侯谁还敢再与我们联军作战,天下才子,还有谁敢来许昌投奔效力,为除一山中猛虎,而失塞北群狼,并非英明之举!”

    郭嘉坚决反对杀掉刘备,主要是顾及对方的身份和名望,不管怎么说‘大耳朵阿福’毕竟是汉室宗亲,而曹操正以维护汉室的名义号令天下,这时候杀一个姓刘的,恐怕天下人会非议呀?

    曹操端坐正中,却是左右为难,两大谋士的意见正好相反,而且各有各的道理,都是在为他曹家的大业谋划,这该如何抉择?

    “若丞相担心背负杀戮汉室宗亲的罪名,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做,有什么骂名,属下一力承担!”程昱眼睛都微微发红了,将随身佩剑解下,放在身前,准备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除掉刘备!

    “仲德有心了!”曹操亲切的称呼着程昱的表字,又拍拍他的肩膀,以示嘉许,不管他的意见是否正确,敢主动背这个黑锅,就是难得的忠臣。

    “为杀一区区刘备,而使仲德陷入尴尬之地,此事断不可为!”郭嘉也被这位好朋友的执着劲感动了,因此就更不赞成杀刘备了,那个骂名可绝不是好背的,可能是一辈子,也可能是几辈子!

    “萧郎,计策是你出的,人也是你请来的,是杀,是留,你有什么决断?”转了一圈,曹操终于把这个始作俑者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!难!……难呀!”

    萧逸已经蹲在地上拔了半天头发,无论如何也下不了决断,后世的历史知识告诉他,为了曹营集团的未来发展,应该立刻提着宝剑去把刘备的脑袋砍下来,大卸八块,再剁成馅,磨成沫,烧成灰,这才是最安全,最放心的!

    可他真的下不去那个手呀,杀刘备,就得把关羽、张飞一块杀掉,否则自己就得永远活在被人复仇的恐惧中,可一想到要杀掉三个‘千秋忠义’的人物,萧逸的心就从里到外的抗拒,后世的中国人,那个不是在‘桃园三结义’的故事中长大的,就连那些地痞流氓、古惑仔都知道给关二爷上香,做人要讲一个‘义’字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剑要是落下去,不客气的说,以后中国人的精神世界,就得塌陷好大一块,为杀一人,而毁后世千秋忠义,得不偿失呀!

    “哎……,丞相恕罪,此事末将真的难以决断了,是杀,是留,请诸位自决吧!”萧逸干脆装起了鸵鸟,选择了弃权票,哥不管了,刘备的生死,全看天意吧!

    “呵呵,想不到杀伐果断的萧郎也有犯难的时候!”看着萧逸小脸紧皱的模样,曹操反而觉得十分有意思,这才该是一个二十岁青年的模样,才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!

    一旁静坐的曹丕三兄弟也是大眼瞪小眼,萧逸一直是他们的偶像,无论文采武功,都佩服的不得了,没想到原来偶像也有犯难的时候呀,一个刘备,就真的那么难杀吗?

    一场争论下来,程昱主杀,郭嘉主留,萧逸弃权,结果最后的决策权还是落在了曹操手里,到底杀不杀,全在他一句话了!

    手捋长髯,曹操也沉思起来,这件事确实难办,不过只要用心,再难办的事也会有对策的,“老夫决定了,对刘备吗,……不杀、不放、不信、不用,一份俸禄,一个虚职,养起来罢了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英明!”其余三个人同时点点头,这却是一个不错的办法,高高挂起,与世隔绝,英雄也就无用武之地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操是这么决定的,也是这么做的,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他竟然把看守刘备兄弟的重任交给了萧逸,于是在玄甲军-中军大帐旁边,又多了一顶帐篷,双方比邻而居,想不看到对方都难!

    “大都督安好!”

    “左将军安好!”

    “萧郎好!”

    “玄德公好!”

    再有矛盾的两个人,天天泡在一起,也会变得熟悉起来,这从双方的称呼变化上就可以感觉出来,更何况二人之间只是政治对立,并无私怨,有时候高兴起来,也会开开玩笑,一个是‘吃死人肉的’,另一个是‘卖草鞋的’……

    萧逸很快就适应了自己‘狱卒’的工作,而且他还不虐待犯人,在生活起居上,自己吃什么,刘备兄弟就跟着吃什么,各种衣物、用品也都是一式两份,绝无亏待。

    闲暇的时候,他还会主动跑到刘备的帐篷里,喝喝酒,聊聊天,交流下对天下、人生的感悟,二人,一个是世之枭雄,一个多了两千年的常识,交谈起来竟然还非常的投机,经常为相同的政治观点拍手庆祝,有时也会为了不一样的见解争论个脸红脖子粗,活像一对斗鸡;然后又并肩坐在一起,为某个早就死了几百年的古人,伤心忧叹!

    友情,就在这样的交流中,点点滴滴的建立起来了!

    久而久之,就连关羽和张飞都逐渐放松了警惕,比如说萧逸送来的美酒,他们不用先喝一口,再给自家大哥了,刘备和萧逸闲谈时,他们也不会拿着兵刃在一旁戒备,而是共同坐下来,静听、学习、感悟!

    “萧郎,来比试一下,赌两坛子好酒的!”

    双方混熟悉以后,就又多了一个爱好,比武,尤其是张飞,喜动不喜静,没事总会过来对战几十回合,尤其是发现萧逸的帐篷里有大量的美酒后,来的就更勤了!

    “好,今天正好空闲,就跟三将军走上几十个回合,松松筋骨!”武艺练到到萧逸这个级别,想找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很难,现在可好,不但有,还是两个,关羽、张飞那可都是万人敌呀!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张飞却是难得的高手,手中丈八蛇矛一抖,上下翻飞,二丈之内,都被牢牢锁定,他的枪法,刚柔并济,威猛之时,大砍大杀,犹如泰山压顶,灵巧之时,却似毒蛇出洞,让人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萧逸的镗法经过这几年在沙场上的磨练,也越发的成熟了,凤翅鎏金镗施展开来,就像一只展翅翱翔的鲲鹏,水击三千里,扶摇而上者九万里,大气魄,大自在,大逍遥,无影无形,又无处不在,取人性命,只在黯然**之间!

    三十回合,四十回合,五十回合……

    转瞬一百个回合过去了,胜负未分,战到这个地步,二人同时招式一收,相对哈哈大笑!

    “拿酒来!”说是赌美酒,其实每次都是萧逸出赌注,反正他军中有专门的酿酒作坊,可以随便喝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“干了!”

    不只是萧逸和张飞,连一旁观看的刘备、关羽也走了过来,一同举杯痛饮!

    也许明日我们会沙场相见,不死不休,但今天,我们依旧是朋友,是朋友,就该一起喝酒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