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9.第429章 天下虽大,却容不下两个英雄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萧逸来了,一身戎装,身后还带着大群的亲兵侍卫,从营门强行闯入,一路直到中军大帐,数万徐州兵将,无一人敢上前拦阻,原因有两个,其一,萧逸的左手上捧着一卷‘皇绫圣旨’,抗拒天威者,死!

    其二,他的右手上提着那柄杀人如麻的‘凤翅鎏金镗’,抗拒‘鬼面萧郎’者,更是-死!

    此外,大牛统领一万‘玄甲铁骑’就在两里之外布阵,只需一个冲锋,就能马踏军营,大将张辽、高顺、于禁也各率本部人马,从其他三个方向形成合围之势,牢牢将徐州大营锁定,插翅难逃!

    “奉圣喻,刘备接旨!”萧逸的目光在刘备的脸上盯了一会,而后又转到关、张身上,杀气时隐时现!

    “臣,徐州牧~刘备接旨!”丝毫没有犹豫,刘备立刻双膝跪地接旨,见大哥跪下了,身后的关、张二人也只好勉强单膝触地,但手里的兵刃却没放下,反而握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:徐州牧刘备,原系汉室宗亲,公忠体国,勤于政事,又征讨淮南逆贼有功,朕心甚慰,特加封其为‘左将军’,进爵‘宜城亭侯’,随军一起,回京面圣,钦此!”

    “离巢毁穴,明升暗降!”

    诏书还没念完,刘备就全明白了,真是好狠的计策呀,先是用‘出兵讨贼’的名义把他从徐州调出来,而后封锁消息,让吕布偷袭了他的老巢,使几万人马无家可归,接着又用小皇帝的名义,名为升官,实则是削掉他的兵权,送到许昌软禁起来,这些计策一环紧扣一环,让人插翅难逃!

    “恭喜左将军,接旨谢恩吧!”

    念完诏书,萧逸左手向前一伸,右手的‘凤翅鎏金镗’也慢慢举了起来,来之前,他就下了军令,只要刘备稍有反抗,立刻以‘抗旨不尊,意图谋反’的罪名当场斩杀!

    顺便把关羽、张飞和几万徐州兵也一举解决掉,外面他安排了三倍的兵力,又是有心算无心,这一局他赢定了。

    萧逸在看着刘备,关羽、张飞在看着刘备,徐州的无数将校也在看着刘备,不少人已经偷偷把兵刃拔了出来,随时准备厮杀,当然,也不乏偷偷向后退去的,人家大军压境,领兵的又是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再加上有朝廷大义的名份在手,反抗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呀?

    “臣,刘备接旨,谢恩!”没有反抗,没有犹豫,甚至连一丝怒气都没有,刘备从地上爬起来,恭恭敬敬的双手接过圣旨,还不忘向萧逸拱手行了一礼,表现的完美无缺!

    “呼!……”

    “呼!呼!……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一片的松气声,双方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稍稍缓解了一些,谁也不想真的开战,一旦拔剑出鞘,必定血流成河呀!

    萧逸幽冥般的目光在刘备的脸仔细看了好一会,最后也不得不佩服的伸出大拇指,“能屈能伸,真大英雄也!”

    “在下今日升官封爵,乃是天降之喜,大都督传诏辛苦,请入帐饮宴一番如何!”刘备一脸热情的邀请,同时微不可察的向身边的关、张打了个手势!

    “呵呵,不必了,丞相大人还在营中等候,请刘将军过去一同商议军国大事,公务为先,那里敢有丝毫的耽搁,请吧!”萧逸把手一摆,区区‘缓兵之计’,也想瞒他!

    “这……,营中军务繁忙,可否容我料理一番,再去拜见丞相大人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些许小事,何劳左将军亲自操劳!”说着萧逸向身后一招手,“李典、乐进、夏侯恩、夏侯杰听令,从今日起,徐州军中一切事物,皆由你们四人代理,务必小心谨慎,不得怠慢,懂吗?”

    “谨遵大都督军令!”

    四人迈步上前,同时行军礼参拜,李典、乐进是曹营宿将,经验丰富,夏侯恩、夏侯杰则是家族中的后起之秀,忠诚度绝无问题,由他们四个代理兵权,却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而且四个人也不是空身上任,都带着大批的校尉、主簿、粮草官……,不用说也知道,只要刘备一走,他们马上就会在徐州军营里来个大换血,将人马牢牢控制在自己手里,一点可乘之机也不会留下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……大都督果然是思虑周全,万无一失!”刘备但也干脆,直接从怀里摸出一枚虎符递了出去,而后招呼关羽,张飞,孙乾,简雍,还有那个大腿上带伤的大舅哥糜竺,外加少数贴身侍从一同起身,前往曹操的大营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抵抗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只会给萧逸一个借口,把他们全部杀光,所以不如光棍一点,直接认输,先保住性命再说,刘备心中坚信,只要他们三兄弟还在,早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左将军,请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,请!”

    随即萧逸和刘备并肩出营,大群的亲兵侍卫在两侧跟随,而营地里原来那面‘刘’字大旗立刻落了下去,一面黑底红边的‘曹’字帅旗徐徐升起,迎风飘摆,好不威武!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刘备无话可说,只是心中还有一事不明,请大都督赐教!”

    “左将军客气了,请问吧!”

    “截杀来往信使,促使吕布偷袭徐州,今日又入营夺权,这一系列的计策都是何人所谋划,一环紧扣一环,无懈可击,真是让人佩服!”看着被替换下的帅旗,刘备现在就想知道自己究竟输给了谁?

    “呵呵,不才,正是区区在下!”萧逸指着自己的鼻子,小黑脸上终于有些不好意思了,坑人,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吕布号称‘虎鸠’,让他得了徐州,岂不是如虎添翼,大都督就不怕被他趁机做大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怕,那吕奉先有勇无谋,又贪恋妻妾,不听他人良言,让他得了徐州又有何用,想杀他,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“截杀信使,入营夺兵,大都督就不怕被天下人恶言加身,有损声誉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就更不怕了,鬼面萧郎,只有杀名、恶名,什么时候有过美名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刘备停下脚步,目光直直的盯着萧逸,终于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,“我与大都督并无仇怨,当日‘十八路诸侯讨董’时,还承蒙赠予军械、粮草,一直感恩不尽,为何今日再见,却手下毫不留情,几乎致我于死地?”

    沉默,长久的沉默,萧逸本身并不仇恨刘备,相反他心里其实很欣赏这个‘大耳朵阿福’,论才能、胸襟、气魄、义气……,他都是一位很好的主公人选,如果当初自己不是先遇到的曹操,也许~~哎!

    “玄德公恕罪,如今天下大乱,九州崩裂,乱世之中,有一位英雄是苍生之福,有两位英雄,则是苍生之灾,万不得已,为了江山百姓,只好委屈您了,不过请放心,回到许昌以后,只要玄德公修心养性,不问世事,我保你高官厚禄,平安一生!”

    听完萧逸的解释,刘备同样默然良久,最后看着那面迎风飘摆的‘曹’字大旗,才低低的说了一句,“天下虽大,终究是容不下两个英雄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