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8.第428章 谁是黑手?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哥!……大哥呀!”

    “三弟,你怎么来了,到底出什么事了?”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,跪地痛哭的张飞,还有被人用软榻抬进来的糜竺,刘备也有些懵了,不过他隐约中感觉到,徐州恐怕大事不好了!

    “大哥,徐州城,丢了,全丢了呀……呜呜!”张飞以头拄地,嚎啕大哭起来,当初大哥带兵出征,特意把留守老巢的重任交付给他,结果这才不到两个月的时间,他就把弟兄三个费尽辛苦得到的徐州城给弄丢了。

    “糜竺,到底怎么回事,仔细讲来!”看到张飞已经哭成一团,刘备只好转身讯问自己的大舅哥!

    “主公呀,一言难尽呀,徐州城被吕布那头白眼狼夺去了!”糜竺也是一脸的灰败,徐州丢失,他的家族也同样损失惨重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翻过身来。

    原来刘备出征后,留张飞和糜家兄弟守城,三个人一开始也是兢兢业业,严防死守,但徐州并无外地入侵,内部政务自有各级官员来处理,一切平安无事,时间稍长,三人也就逐渐放松了警惕!

    十几天前,是冬至之日,按照惯例要大会文武,欢庆一番,刘备不在,宴会自然由张飞和糜家兄弟主持,徐州文武皆有参加,结果一时兴起,不少人都喝醉了,尤其是嗜酒如命的张飞,大哥、二哥都不在身边,难得无人拘束,更是喝的烂醉如泥……

    结果深夜子时,‘虎鸠’吕布突然领兵偷袭,徐州大户-陈登开门做了内应,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城中要害全夺了下来,张飞醉酒未醒,无力抵抗,被部下带着跑了出来,可徐州城却丢了!

    “冬至?……已经过去半月有余,为何不早来禀报?”刘备现在也慌了,徐州一丢,他部下这三万人马就无家可归了,如果是城池刚刚丢失,趁吕布立足未稳,立刻回兵救援,也许还能再夺回来,可如今半个月过去了,一切都来不及了!

    “主公,徐州一丢,我等即刻派人快马飞报,一连派了六批使者,全是泥牛入海,全无踪影,万般无奈,这才亲自前来报信,结果路上遇到一伙黑衣人伏击,所领护卫全部战死,幸亏三将军神勇,这才杀出一条血路逃生!”糜竺因为伤口失血过多,此时已经摇摇欲坠了,而几名围着他的郎中却是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箭伤见过无数,却没见过这么厉害的,只见糜竺大腿上的伤口肿的跟小馒头似的,又红又肿,切口比一般的箭伤大上许多,鲜血流个不停,郎中们试探的拔了一下,结果疼的糜竺差点晕过去!

    “不要硬拔,箭簇里面有倒钩!”幸好关羽这时候闻讯赶了来,二爷目光如电,连忙拔开几名郎中,又仔细查看了下伤口,要来一柄锋利的小匕首,亲自下手取箭。

    “吕布背信弃义在先,陈登吃里爬外在后,此二人必遭天谴,可又是何人截杀我军信使呢?”刘备心中升起一种无力感,他派回徐州的使者同样也没了踪影,否则张飞和糜家兄弟就会早做防备了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吕布那个‘三姓家奴’所为,早晚必将他一枪挑杀了,方解我心头之恨!”张飞双拳紧握,一双环眼中怒火冲天,钢牙更是咬的嘎嘎作响。

    “此事恐怕还真不是吕布所为,……嘶!嘶!,二将军,下手轻些!”糜竺被箭伤弄的呲牙咧嘴,可心中那份商人的精明还在,“吕布远在徐州,不可能派人千里迢迢来淮南截杀信使,更何况他若要封锁消息,也就不会网开一面,放我等家小出城了,此事恐怕幕后另有黑手!”

    “却有幕后黑手,而且此人料事如神,又布局深远,我军才到寿春城下,就被截断了通信,可见此人早就料到吕布会取徐州,又或者,二人早有勾结?”刘备现在懊悔的无以复加,他一直把目光盯在袁术身上,想捞取好处,没想到别人也早就盯上了他,真是‘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!’

    “啊!……痛死我也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惨叫,糜竺大腿上的箭簇终于被取了出来,旁边的郎中连忙敷上大把的金疮药,外面又用白麻布仔细包裹,另有人去熬制内服的汤药,一刻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“大哥,请看此箭,秘密恐怕就在这上面!”关羽盯着手中的箭簇,一脸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哦,比箭有何不同?”刘备连忙将箭支接过,周边几人也围了过来,就连张飞也停住哭声,瞪着一双环眼,仔细查看。

    箭支制作的很是精良,四尺长短,小拇指粗细,苦竹为杆,后粘天鹅白羽,镔铁箭头,刻有血槽,边刃锋利无比,一看就是标准的军中用箭!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在箭头后边,有四根反方向的倒钩,就像犬牙一样互相交错,一看就是杀人放血的利器,可上面没有名姓,也没有字符,又如何查询它的来源?

    “大哥请看这里!”随着关羽的手指,人们才发现,原来在箭身隐蔽处,竟然有一个小巧的图案,是一个神态顽皮的小狗模样,身子很小,卷尾,头却大的出奇,还张着大嘴,露出四根锋利的犬牙来,图案的线条并不复杂,却雕刻的活灵活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众人面面相觑,在箭杆上留下痕迹是经常的,不过大都是留名字,留姓氏,或是留下制作者的官职,要说留图腾为标记的也不是没有,可谁家会这么恶趣味,用一只呲牙咧嘴的小狗做图腾标记?

    “这支是‘犬齿倒钩箭’,看似平淡无奇,实则厉害无比,一旦被它射中,伤口比平常的箭伤要大上数倍,而且血流如注,很快就会致人于死地,更可怕的上面的倒钩,深入肉中,中则难取,如果硬拔就会带下大片的血肉,让伤势加重,死的更快!”说着关羽看了软榻上脸色煞白的糜竺一眼,刚才要不是自己眼快,恐怕~~

    “如此歹毒的箭支,闻所未闻,到底是何人所创?”众人轮流查看这支‘犬齿倒钩箭’,心中均是寒意环绕,箭支都设计的如此歹毒,那制作此箭的人,又该是何等的厉害?

    “二弟可知此箭的来路?”刘备面色阴沉,以他的才智已然猜出了一些,却又不敢确定!

    点点头,关羽同样面沉如水,先是看了下大帐周围没有闲杂人等,这才低声吐出四个字~~‘玄甲铁骑!’

    “嘶!嘶!”大帐里顿时响起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如果此事真是‘玄甲铁骑’所为,那其中的干系可就大了!”想到这里,刘备猛地一挥手,麾下亲兵立刻涌了出去,将帐门关好,四下团团环绕,禁止任何人靠近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‘玄甲铁骑’是大都督-萧逸手中的王牌,嫡系中的嫡系,沙场冲阵,天下无双,换句说,除了萧逸本人,谁也调动不了这支兵马,就是曹操恐怕也不行,可他为什么要截杀徐州的信使呢?

    “二弟能否确定,就是玄甲铁骑所为?”刘备想的却要更深一层,如果事情只到萧逸那里,到还并不十分可怕,就怕牵扯出后面的人物来,那才麻烦,至于能站在萧逸身后,幕后指挥的,普天之下,一人而已!

    “小弟岂敢信口胡言,玄甲铁骑,精锐无比,小弟也是心中羡慕已久,曾数次以拜访为名,前去查看他们的练兵之法,期间数次见过比箭,据说这‘犬齿倒钩箭’就是那萧逸所创,并单独装备玄甲铁骑的,其他军中绝无此等利器,至于那只小狗的图案,也是此人醉酒之后信手涂鸦的,却被军中士兵所喜爱,并当了标志。

    “二弟有心了!”刘备点点头,他深知关羽的性格,那是一句闲话当金子用的人,绝不会说没把握的话,看来真是那萧逸所为,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萧逸和吕布数次沙场争锋,据说还有一箭之仇,是不死不休的对手,而他和萧逸却一向为善,对方这次为何要‘助敌害友’呢?

    正在众人百思不得其解时,一名帐下亲兵慌里慌张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报~征西大都督~鬼面萧郎~萧逸带兵入营求见!”

    “他来了!”

    月底了,请亲爱的读者们给男爵点打赏和月票好吗?

    我保证明天在家里老实码字,不想姑娘……呜呜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