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7.第427章 路遇截杀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揽月台上的庆功宴结束了,一曲《笑傲江湖》却就此深入人心,潇洒的歌词,豪迈的唱腔,还有那引人入胜的意境,无不让人沉醉其中,谁不想笑傲江湖?谁又能笑傲江湖?

    整整一夜,无论是曹操、刘备、孙策这样的绝世枭雄,郭嘉、程昱这样的无双谋士,还是台下那些粗狂无文的将军们,全都抱着酒坛,对着天上的明月,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这首《笑傲江湖》之曲,唱到情动处,多少人黯然泪下,又有多少人嚎啕大哭,沙场征战,谁没有伤心事,伤心人……

    当然了,还有那个抱着瑶琴,痴痴呆呆,默默无语的周瑜~

    因为有了《长河吟》,才引出这首《笑傲江湖》,因为有周瑜的风流倜傥,才更加衬托出萧逸的狂荡不羁,人人都在称赞红花,谁又怜惜绿叶?

    “命啊!……都是命啊!”

    庆功宴结束之后,江东人马就撤走了,走的默默无闻,却又是满载而归,数百艘大小战船,上面装满了劫掠来的金银珠宝,钱粮布帛,美女奴仆,有了如此雄厚的物质基础,再加上扬州牧的正式名份,这位‘小霸王’的势力,很快就会一飞冲天的。

    得知孙策撤走的消息,正在和众文武议事的曹操沉默半响,最后说了一句,“狮儿强,日后谁与争锋?”

    他是真的为自己的后代担忧,虽然说几个儿子都很聪明,能力也不错,可就是最优秀的长子曹昂,也不过是个守业之才,而孙策呢,那是货真价实的开创之主!

    一个守业,一个开创,虽然都是‘人主’之才,却有天差地别,就像守山犬和荒野雄狮一般,一个只能守住自己的山头就不错了,而另一个,却能凭着尖牙利爪,硬抢其他猛兽的山头!

    孙策一走,刘备也不敢多留了,他这点人马和曹操的大军相比,差的实在太悬殊,简直‘如虎在邻’,更何况还有一头‘贪狼’时刻窥视着他,随时都有下黑手的可能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让将士们收拾行囊,准备回师徐州!”主意已定,刘备丝毫没有再迟疑,反正这次攻破寿春,他的收获同样不小,回去以后,修养生息,继续扩充实力就是了!

    “州牧大人是否去曹营,和丞相告个别?”孙乾是个好好先生,做什么事都习惯依照礼法,所以才有此一问。

    “告别?……呵呵!”刘备看着曹营方向一阵的冷笑,“怕咱们去了,就再也出不来了!”

    “可大人刚来之时也去拜访过,还与曹公相谈甚欢,而且毫发无损的归来了!”孙乾有些不解,两家本是友军,又刚刚联手攻破了寿春城,何至于如此防范呀!

    “不一样的,以前寿春肥如猪,曹军猛如虎,咱们前来是助老虎一起围猎的,自然是平安无事,可如今肥猪已经被瓜分,猛虎爪牙更利,腹中却远远没有吃饱,你说它下一个会吃谁?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明天一早就撤军!”听完这套‘肥猪猛虎论’,孙乾吓出了一身的冷汗,觉得自己应该马上回去收拾包袱,明天再起个大早,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不,传令下去,马上拔营,咱们连夜就走!”

    “诺,州牧大人高见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在刘备和孙乾商议着连夜跑路,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时,在徐州军大营外边,一场激战正在进行着。

    准确说不是激战,而是一场追杀,十几个人在亡命般打马飞奔,为首的是一个青衫人,看不清头脸,全身趴伏在马背上,很是狼狈,在大腿上还插着一根箭簇,疼的他上下起伏,好几次都差点从马背上摔下去,全靠身边一名黑脸大汉扶着,才算无恙!

    黑脸大汉长的很是威猛,豹头环眼,一副短髯,密如钢针,胯下一匹‘四蹄踏雪’,神俊异常,手中一杆丈八蛇矛枪舞动如飞,不时拨打从后边射来的冷箭。

    “哇呀呀,蟊贼安敢如此,老子和他们拼了!”黑脸大汉怪叫几声,调转马头,就要和后面追过来的数十骑黑衣蒙面人拼命,却被手下人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三将军,大事要紧,不可再鲁莽了,护送糜先生快走,前面不远就是州牧大人的营地了!”

    “嗨,虎落平阳被犬欺呀!”

    没错,黑脸大汉正是大名鼎鼎的的燕人张飞,刘备的结义三弟,而那名趴在马背上的青衣人是徐州别驾-糜竺!

    二人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是给刘备送信的,没想到离军营还是五十里路时,从树林里突然冲出一群黑衣骑手,这些人杀伐狠勇,骑射更是厉害,一出手就干掉了他们一多半人手,全靠张飞勇猛如虎,枪挑了几名黑衣人,这才冲杀了出来,可那些人却穷追不舍,非要把他们赶尽杀绝不可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,若是劫财,所有的包袱都已经扔出去了,为何还要穷追不舍!”糜竺勉强抬起头来,却疼得直吸冷气,大腿上这一箭挨得不轻,在马背上又来回颤动,那滋味,就是在挖肉呀!

    这次前来送信,他们也是隐藏了行踪的,不但没穿盔甲,连身上代表富贵身份的紫袍都脱了,换上普通的青衫,没想到还是遇到了贼寇,还是如此凶狠的贼寇!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强盗,这附近大军云集,游骑四出,贼寇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也不敢在这里打家劫舍!”张飞虽然鲁莽,却粗中有细,而且刚才交手的时候,那些黑衣人身上的铁血气势,也不是一般的山贼草寇能有的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都是铁血精兵!”

    “嗖!嗖!嗖!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……啪!啪!”

    这群黑衣人的坐骑很是神俊,清一色的西凉快马,而且数量也多,均是一人三骑,只要马力稍乏,立刻换乘,连马鞍都不用下,直接双手一按,就荡过去了,伸手敏如猿猴,箭法也是神准,准瞬间,又射倒好几个护卫!

    “不行,他们的马快,箭又准,这么跑下去谁也活不了!”

    身边仅存的七八名护卫对了下眼色,都是一脸的决然,他们是糜家的死士,世代都是家生子,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家主的安全,如今是履行这个神圣义务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护卫中的一人掏出匕首,在糜竺的马屁股上狠狠就是一刀,战马吃痛,立刻发足狂奔起来~~

    “三将军,护住好我家主人安全,弟兄们,和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拼了,杀!”

    七八名护卫同时大喊一声,调转马头,抽出兵刃,向后面追来的黑衣人发动了自杀式冲锋,不求杀敌,也不求活命,只求能多拖延一会,让自家主人跑远一点~~

    “好汉子,都是好汉子呀!”张飞的眼中也潮湿了,他多想返回身,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,可是不行呀,自己还有重任在身,因为鲁莽,已经犯了一个大错,决不能再犯第二个了!

    护卫们的决死掩护,到底还是起了作用,虽然很快他们就被黑衣人一一砍落马下,可趁着这点时间,糜竺和张飞快马加鞭,终于冲进了徐州军营附近,有巡逻的游骑看到,立刻飞奔过来接应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到底还是跑掉了两个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那个黑脸大汉勇猛如虎,一路上挑死咱们十多个弟兄,连破三道封锁,确实拦不住呀?”

    “别说没用的了,马上回营向大都督禀报,然后再请罪吧!”

    很快,这群黑衣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并抹去了一切痕迹,连那些战死者的尸体,和地上的箭簇都一根不剩的捡走了,当然,糜竺大腿上那根除外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