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6.第426章 长河吟VS沧海一声笑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揽月台,位处伪皇宫西侧,是一座梯形石台,高十五丈,分上下三层,盖有凉亭、阁楼、回廊,可坐下数百人,原是伪皇帝-袁术和后宫嫔妃们一起把酒赏月的地方,如今正好用来给联军将士们招开庆功之宴!

    黄昏之后,月上树梢,各家将校都纷纷赶来了,然后按照等级分别落座,一般的校尉只能坐在最低层,能在二层落座的,至少也是一军主将,如曹营的夏侯惇、夏侯渊,江东的程普、黄盖、韩当等人,至于能在最顶层饮酒赏月的,无不是三方的最核心人物!

    曹操带着郭嘉、程昱两大谋士,武将中却只有萧逸一人,另外曹丕、曹彰、曹植三兄弟也在,不过他们只能乖乖的站在父亲身后,没有落座的资格。

    刘备带的人也很少,只是二弟关羽和谋士孙乾,至于江东一方,仅有孙策、周瑜两人而已。

    除了以上这些人,台上只有数名青衣侍从负责上酒、端菜,亲兵却一个也没带,而且众人很有默契的都没佩剑!

    身为上位者,剑在心中,不在腰间,只不过有人心里是执掌天下的‘天子剑’,有人是治国理政的‘智者剑’,有的人却是血流千里的‘杀伐之剑!’

    人数虽少,但能在这揽月台上落座的没一个凡夫俗子,或是一方枭雄,或是无双谋士,或是绝世勇将,随便站出一个来,都是能独挡一面的人物,就算是年纪幼小的曹家三兄弟,同样头角峥嵘,日后前途不可限量!

    “诸位,今夜我等大宴于此,上有九天明月,下观千里淮河,美时美景,莫过于此,当举杯痛饮,不醉不归!”身为三方盟主,曹操第一个站起身来,宣告宴会开始!

    “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举杯胜饮的欢呼声一层层传下,整座‘揽月台’顿时成了欢乐的海洋,武将们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一些兴致相投者,还猜拳行令,好不快活!

    果然,从曹操提议开始,众人只是喝酒赏月,谈笑风生,却是一句关于政务、军事的话也没谈,大家都是聪明人,寿春城一破,三方原本就很脆弱的联盟也就宣告瓦解了,以后再见面,十有**就是沙场对决,你死我活,所以今夜这场宴会,既是庆功宴,也是散伙宴,不拘礼仪,玩个高兴就是!

    其实,抛开身份、立场,在座的都是人中龙凤,天之骄子,他们本就是同一类人,彼此之间很容易就能找到共同语言,交流起来,更有心心相映的感觉,在美酒、明月的烘托下,宴会的气氛很快就起来了~

    比如说,曹操对关羽的忠义勇武就非常喜欢,连连为其把盏,而‘小霸王’孙策,虽是武将,却偏偏喜欢《易经》,在得知谋士程昱是易学大师后,立刻跑过来请教,甚至躬身执弟子礼,求学之心可见一般!

    周瑜风流倜傥,琴棋书画无一不通,无一不精,自然是人见人爱,连曹家三兄弟都围在他身边请教,尤其是曹植,完全一副见到偶像的模样,就差跪下来拜师了。

    玩到高兴处,众人心中都升起一个想法,“其实,我们本来是可以成为好朋友的!”

    可惜,造化弄人,却让他们生在了不同的对立面,还是三个对立面,今夜一醉方休,他日沙场决战,手下无情!

    “取我的瑶琴来!”喝到高兴处,周瑜雅兴大发,在曹家三兄弟的蛊惑下,决定对着明月演奏一曲,以助酒性!

    周瑜是江东一带有名的音乐爱好者,有‘曲有误,周郎顾’的说法,一手瑶琴更是抚的出神入化,乐器自然是随身带了,立刻有侍从快马将瑶琴取来。

    一琴在手,周瑜的神情立刻为之一变,精明之色隐退,脸上竟然满满升起一种神圣的光芒来,简直可与天上的明月相媲美,看到的周围的人大声惊呼~~~剑胆琴心!

    以剑为胆,以琴为心,大雅之士也!

    十指轻动,一首美妙的乐曲就在‘揽月台’上传播开来,开始如点点水珠,微不可闻,随后似涓涓细流,山间流淌,可随着琴音越来越高昂,那条细流已逐渐变成了大河,汇聚成长江,波涛汹涌,奔流到海,一发而不可收拾~~~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瑜轻展歌喉,竟然自弹自唱了起来~~

    风萧萧,水茫茫,暮云苍黄雁声寒。

    斜阳外,浪涛涛,滚滚东流辞意健。

    奔入海,何艰辛,长风乱石阻归程。

    纵南行,挥手去,直捣沧海会有时。

    问人生,叹华年,时不我与华叶衰。

    举杯醉,对月吟,愁肠千结寒声碎。

    长河水,奔腾急,壮志难酬空悲切。

    知音少,洒泪还,断弦残曲与谁听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曲揍罢,揽月台上鸦鹊无声,连那些粗狂无文的武将们也被这首曲子吸引住了,好半天众人才发出轰鸣的喝彩声~~

    “久闻江东‘周郎’的一曲《长河吟》有荡人心魄之力,果然名不虚传呀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得闻如此神曲,我等三生有幸,今夜不虚此行!”

    一曲结束,周瑜也是久久不能回神,这首《长河吟》既是他最得意的曲子,也是他人生志向的寄托,好男儿,一生当犹如那滔滔江水一般,虽有山阻石拦,依旧奋勇向前,东流大海,最终化入归墟之中,与天地同在~~

    “在下献丑了,不过曲高和寡,但缺知音,不知哪位愿意下来赐教一曲!”周瑜就是周瑜,无论做什么,都喜欢和人争上一争,不过招已出,就看别人怎么接了。

    “嘶!嘶!”

    听到周瑜的邀请,台上众人互相看看,却谁也没敢起身,古人讲究君子六艺,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,其中‘乐’是很重要的一部分,所有文人、士子的必修课,在坐的人中,如曹操、郭嘉、程昱都通晓音乐,不过与周瑜相比吗,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!

    而且周瑜这首《长河吟》意境太高,想要胜过他,千难万难,如果胜不过,又何必上去献丑呢,所以众人全是默默无语!

    “怎么,在坐的都是天下豪杰,竟无一人赐教吗?”口中遗憾,周瑜脸上却显出一股傲色,能在音律上压众人一头,也算是给他们江东集团争光了,中华乃礼乐之邦,天下争雄,除了争刀兵,还要争文化、争涵养,否则一介武夫,如何让天下人归心呢!

    刘备的脸皮一向奇厚无比,把头一低,该吃吃,该喝喝,直接把打擂的事情扔了出去,反正哥是卖草鞋出身,不通音律!

    程昱看看郭嘉,郭嘉看看曹操,曹操又看看儿子曹植,结果这位一向以才艺著称的四公子也摇摇头,他会抚琴,而且水平也不差,但比起周瑜来,还差了几分,而且他心里实在没有一首可以媲美《长河吟》的曲子,就算是名士蔡邕那首《广陵散》,也逊色三分呀~~

    “我来与公谨将军和上一曲如何?”就在众人准备拱手认输时,一直在对着坛子狂饮的萧逸突然站了起来,今天他喝的不少,连脚步都有些摇晃了~~

    “大都督有此雅兴,求之不得!”看到出来的是萧逸,周瑜就有一种咬人的冲动,尤其是对方那种醉步蹒跚的模样,在他心里留下的伤害可是太深,太深了~

    “呵呵,当年在深山求道之时,也曾跟着家师学了几首山间小曲,如今正好拿出来搏大家一笑!”萧逸晃晃悠悠的走过去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瑶琴旁,浑身酒意熏人,衣衫不整,和周瑜那种飘飘若神仙中人的风范真是天地之别!

    “哗,不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呀,大都督出手了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竟然是萧逸要对曲周瑜,揽月台下的数百将校齐声大哗,一脸的不可思议,要说沙场冲阵,弯弓射雕,那萧大都督自然是天下无敌,可这音乐?

    只听说大都督喜欢做骷髅杯(也算一种行为艺术),可没听说他会弹琴呀,而且对战的还是周瑜那样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萧郎酒醉,切莫勉强!”最后连曹操都出言相劝了,他也不看好这场比试,苍鹰不该跟游鱼比试水性,就算萧逸会弹几首曲子,可他能找出一首盖过《长河吟》的神曲来吗,这比试~~

    “诸公勿惊,听我抚琴!”

    萧逸心中却一点我不怕,怎么说哥当年也是学校乐队的主力(主力替补),追求过这门高雅艺术(追求过乐队美女,还没追上),怕他周瑜做什么,他懂什么是摇滚,什么是浪漫派吗?

    至于曲子吗?呵呵!

    “长河虽远,终归大海!”说着萧逸十指轻动,竟然是逆弹宫、商、角、征、羽,五音,发出一段欢快、潇洒的乐曲,让人耳目一新~~

    而后琴音一变,仿佛大海潮生,无边无际,无始无终,一浪高过一浪,拍打着岩石,拍打着沙滩,也拍打着众人的内心~~

    沧海一声笑,

    滔滔两岸潮,

    浮沉随浪记今朝,

    苍天笑,

    纷纷世上潮

    谁负谁胜出天知晓,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江山笑,烟雨遥,

    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,

    清风笑,竟惹寂寥

    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!

    苍生笑,

    不再寂寥,

    豪情仍在痴痴笑笑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萧逸的嗓音没有周瑜那么柔和,却包含金戈铁马之音,唱起来荡气回肠,动人心魂,这一曲中,有天道苍茫,有男儿豪情,有雄心万丈,还有大战过后的落寞**,与在场众人的心境契合无比~~~

    一曲唱罢,曹操惊了,刘备惊了,台上众人惊了,台下无数将士同样惊了!

    谁也没有说话,全都目光呆滞,仍旧沉浸在那大海潮生,夕阳晚照的美景中,无法自拔!

    “敢问此曲何名?”周瑜小脸铁青,眼中隐约有泪花闪现,这首曲子,既是他的知音,也是他的死敌,长河虽远,终归大海,自己输了,却输的心甘情愿!

    “《笑傲江湖》之曲!”

    萧逸没有抬头,他的眼中又何尝不是泪花闪现,~往日情,今日恨,一切皆是因果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