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4.第424章 紫木踪迹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深夜,伪皇宫,泰安殿!

    萧逸同样在不停的翻找着,不过他找的不是金银财宝,也不是佳丽美人,这些东西,如果他想要的话,只需使个颜色,部下士兵们就会成堆、成群的送过来~

    他是在找一个人,或者说是在找一个影子!

    一个跟随了他很久的影子,从洛阳出道开始,他就有一种感觉,冥冥之中,总是有一双眼睛,躲在黑暗的角落里窥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,可当萧逸努力要把他挖出来时,那道影子又消失无踪了!

    如果只是窥视,那也没什么,毕竟萧逸的军功、战绩,早就把自己放到了万众瞩目的位置上,可那道影子,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伸出一只黑手来,上面还握着一把淬毒的匕首!

    大将军府内密谋,汉皇宫中喋血,十常侍的阴谋,刺史张扬的陷害,还有十八路诸侯讨董时,把自己推上第一线去浴血拼杀~~~

    这一桩桩,一件件,难道都是巧合吗?

    不,这是人谋,有人在暗中针对自己,谋害自己,只不过萧逸凭借自己的骁勇和谋略,都一一闯了过来!

    不过,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,所以必须把这个黑影子找出来,至少知道他是谁,为什么要害自己!

    “萧郎,这是袁术伪朝廷的百官名册,按照上面的名字,凡是在寿春城里的,一个不落,全抓来了!”

    大牛一手拎着狼牙棒,一手拿着厚厚的百官名册,后面的亲兵则押解着大群的投降官员,黑压压一大片,足有数百人之多,李丰、陈纪、乐就、梁刚,五花大绑的走在最前面,一个也没跑掉!

    “很好,辛苦你了!”看着大牛身披铁甲,威风凛凛的样子,萧逸不禁有些出神,当年山村里的顽皮少年,如今已经变成了天下闻名的悍将,造化弄人呀!

    这次出征,萧逸本来是不想带着大牛的,‘豆腐西施’已经怀有六个多月的身孕,大牛马上就要做父亲了,应该留在许都,陪着老婆,静等孩子出世!

    可大牛却死活不答应,用他的话说,‘就是因为孩子要出世了,他才更要披甲上阵,一刀一枪的博取功名,为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,拼一份富贵出来,他是一名铁匠的儿子,可他的子孙后代却会成为天生富贵的‘将相之种!’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有了老婆孩子这份牵挂,当别的将军们都出去发横财、找乐子的时候,大牛才会老老实实的待在这里,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在卧虎亭时,大牛和马六,都是那种胆子很大,喜欢四处留情的风流少年,调戏美貌村姑,挑逗渔家少女,他们可没少干,尤其是过节,跳傩舞的时候,两个家伙没少用自己彪悍的身形吸引那些少女,然后手挽手,钻树林,当时还羡慕的萧逸直流口水呢,因为他身边陪伴的全是一群小萝莉!

    女人,可以毁掉一个男人,同样,也可以成就一个男人呀!

    翻看着百官名册,每念到一个名字,亲兵们就如狼似虎的从人群里拎出一个来,然后萧逸开始问话,尤其是那些三年前身在洛阳,一直跟在袁术身边的,更是仔细盘查。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问话,谁不害怕,这位爷可是有名的杀人如麻,听说还有吃人肉,用人头做骷髅盏的嗜好,每一个被点到名字的官员,都把脑袋压低,死活不敢抬起来,万一‘杀神’觉的自己的脑袋形状好,适合做酒杯怎么办?

    在这种巨大的恐惧下,许多官员说不上几句话就吓得冷汗直流,一些胆子小的,甚至有直接吓晕过去的~~

    “嗯,你去过洛阳,又跟随袁术多年,那么~~~哎,拖下去吧!”

    刚问了几句话,面前抖如鹌鹑似的官员就口吐白沫,晕倒在地,萧逸只好摆摆手,换下一个,这份胆量如果是幕后黑手才怪呢,难道说自己怀疑错了吗?

    经过反复思考,萧逸断定,那只幕后黑手就藏在天下诸侯的幕府里,而且还是一位非常有实力的诸侯才行,否则他不可能对那么多天下大事产生影响,而各路诸侯之中,又以袁术这里的怀疑最大,因为袁术够蠢,好控制,如果自己要藏身的话,也会找这样一个东家。

    最后就是袁术的表现了,时高时低,时左时右,忽忽悠悠,有时候蠢的让人无法形容,真恨不得把他关到猪圈里去,有时候又精明的可怕,毒计层出不穷,好几次萧逸都差点被算计进去,所以说,肯定幕后有只黑手在给他出谋划策,只不过袁术那蠢货,有时听,有时不听!

    又一名被吓晕过去的官员被拖了下去,这位更不挤,直接尿了裤子,拖过的地方留下一大片水痕……

    看到金碧辉煌的皇宫成了胜利者架火烤肉的地方,同僚们更是被吓得跟鸡雏一般,四名臣之首的李丰不禁悲从中来,以头拄地,嚎啕大哭起来,心中还有深深地悔恨~~

    “苍天呀,若我等肯听‘紫木公子’之言,烧尽野谷,聚兵守城,定可保寿春安然无恙,何至受今日之苦呀……,不该,不该呀!”

    “紫木公子!”这四个字就像一道闪电从萧逸的心头划过,连身边正在啃肉骨头的大牛也停了下来,没错,他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刻骨铭心,毁家之仇,岂能忘记!

    扔掉手里的肉骨头,大牛迈步来到李丰面前,拎小鸡一样,把这位五花大绑的俘虏给抓了过来,一把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的紫木公子是谁?是不是一个喜穿白衣,面色阴冷,细皮嫩肉的家伙?”

    大牛手持狼牙棒,目光尽赤,紫木公子,那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,他的父亲,母亲,家乡父老,全是因为此人而没,还有那条被鲜血染红的盘龙河~~

    “老夫乃是淮南名士,仲氏朝廷-尚书令,身负~~”李丰还算有些胆色,准备先报身份,抬抬身家,然后再~~,可还没等他说完,大牛手里的狼牙棒挂着恶风就砸下来了~~

    萧逸手疾眼快,一把抄起自己的‘凤翅鎏金镗’横拦过去,棒、镗相碰,‘轰’的一声巨响,就像在大殿里打了个旱地雷,震的那些降官们双耳嗡嗡作响,至于离着最近的李丰,已经眼冒金星,瘫痪在地,一滩热乎乎的水迹流出很远,很远!

    没有谁是不怕死的,刚才李丰不过是想抬抬身价,让萧逸高看他一眼,也许还能得条活路,没想到差点把自己抬进‘鬼门关’去,那个用狼牙棒的将军是真要杀他呀!

    “把你知道的关于紫木公子的事情都说出来,否则本都督的手段,你是知道的!”说着萧逸拔出怀里的贪狼刀,又拍拍李丰的脑袋,露出一副好材料,好酒杯的模样!

    “我说!……我全说!”

    “那紫木公子是三年前在洛阳时投奔袁术的,为人很是低调,没有任何官职,喜欢穿白衣,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,他也不跟任何人交往,不过此人足智多谋,数次献策~~”

    “我们也知道,他在寿春城里有处小宅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身边还有一个肥胖的管家,平时寸步不离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他说话时幽州一带口音,老夫听的出来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俘虏见状也纷纷涌了过来,你一言,我一语,不断的做着补充~~~

    “就是他,紫木公子!”

    萧逸和大牛对视一眼,既有惊讶,又是杀气腾腾,幕后黑手终于找到了,没想到当初那场大火竟然没烧死他,不过也好,老天爷这是赐给他们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呀!

    “紫木公子,血海深仇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反手一刀将面前李丰的人头斩落,血花四溅,萧逸眼中寒光闪动,用手中滴血的‘贪狼宝刀’斜指向天,暗暗盟誓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