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21.第421章 双郎争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余皇大舟,即是水上的无双利器,也是一座移动的宫殿,位处最上层的帅厅,长七丈,宽三丈余,高一丈五,在这里待着,丝毫没有空间上的紧迫感,而且稳如平地,如果不是听到阵阵的水浪声,绝对感觉不到这是在船上!

    周围的装饰同样不凡,楠木为柱,香木为板,四周画有‘应龙’彩绘,船壁上开有通风的窗户,挂有布幔,平时可以用来欣赏水上风景,战时机关必合,木板推上,则弩箭难伤,这样的巨舰,也只有吴、越一带的世袭大工匠能打造出来,同样,也只有这些从小依水而生的江东悍卒可以驾驭!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“请!”

    这里是江东军水寨,按理说应该分宾主落座,可萧逸没这个打算,他脚下生风,大步向前,一屁股就坐在了主位上,典韦、小斌立刻左右侍从,牢牢守住两侧!

    “呵呵,叔父大人请坐!”尴尬的笑了两声,孙策只好在次位上落座,一脸郁闷的看着本来属于自己的地方被萧逸霸占了,真弄不明白,这里是自己的大营,还是别人的大营啊?

    “方才为私,如今为公,军议之时,只有官职大小,上下尊卑,没有叔侄!”萧逸小脸一沉,拿出‘征西大都督’的架势来,自从孙策来到寿春以后,立刻以‘喧宾夺主’的办法谋夺联军统帅的位子,如今,他不过是‘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’罢了!

    “诺!……我等参拜大都督!”

    公私分明,孙策、周瑜只好站起身来,带领江东一众将校,再次以军礼相见,不过也好,起码不用再叫‘叔父’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掌握朝廷的好处,天下各路诸侯,只要没像袁术那样明目张胆的造反,就还是汉家臣子,表面上就得遵守汉家的官职、制度,萧逸这个朝廷册封的‘征西大都督’就是一块金字招牌,管用的很!

    当然了,无论是孤身入营,还是抢了主人的帅位,这些看似风光无限的事情,也只有萧逸能做、敢做,因为无论是武艺、官职、战功、杀气,他都能镇的住这些江东来的骄兵悍将,要是换了另外一个人,呵呵,恐怕稍有不敬,就会被这些人乱仞分尸了!

    说白了,人们敬的是‘鬼面萧郎’,而不是什么曹营使者!

    “伯符,一别数载,如今官居何职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个,……折冲校尉!”孙策一脸的尴尬,因为这个官职是‘伪皇帝’袁术给他的,细算起来,他还是‘逆贼’一党呢,可孙策又不能辞去官职,用一介白身来号令江东六郡吧!

    乱世,诸侯争霸,没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,却是一件让人难堪的事情!

    “呵呵,有圣喻,孙策听封!”

    随着萧逸的话语,小斌从怀里掏出一枚红绸包裹的金印,典韦则拿出一卷黄绫子,上面云龙纹饰隐现,如果书哦前面的作为都是示威,如今就该施恩了!

    “末将接旨!”

    看到圣旨、金印,孙策一脸的兴奋,连忙带领江东众将再次上前行礼,别看他现在统兵数万,坐拥江东六郡之地,可毕竟没有得到朝廷的正式认可,名不正,则言不顺,而这两样东西正是他梦寐以求的,原本准备攻破寿春后再向朝廷讨要,没想到好事临门,现在就送来了!

    “奉圣喻:孙策,以弱冠之龄,统帅大军,平定江东动乱,又出兵围剿寿春袁氏逆贼,有功,特加扬州牧、骠骑将军,封爵-南昌亭侯!”

    “臣,谢陛下隆恩,谢曹丞相提携!”孙策先是向圣旨拜了拜,又转身向曹营方向拱拱手,小皇帝不过是个摆设,这些官职、爵位是谁给的,他心里自然清楚!

    “恭喜骠骑将军,得封侯爵!”江东一众将领也围了过来,纷纷抱拳恭贺,正所谓,一人成仙,鸡犬升天,孙策有了正式的官职,他们这些手下的身份也算漂白了,不再是没名没号的野路子将军,自然皆大欢喜!

    “来人,奏乐,开宴!”人逢喜事精神爽,孙策脸上都快乐开花了,“再传令军中,今日犒赏酒肉,三军同乐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草青青兮杨绿绿,悠悠心事,思君、思君,君不见,幽幽等君回,问亲人……”

    在悠扬、欢快的江东民乐中,宴会开始了!

    水寨宴会,就地取材,上的自然是全鱼宴了,青鱼、草鱼、鳙鱼,鲢鱼……,应有尽有,尤其是一道‘炙烤鲈鱼’,让萧逸胃口大开,这是淮水里的一种特产,别处的鲈鱼只有两腮,唯独此处的鲈鱼是四腮,为鱼中异种,肉质鲜美异常,还没有小刺,可以尽情的吃个通快!

    有了好菜,自然得有好酒相配了,大概是因为气候的原因,北方的酒大都浓烈,入腹如火,让人血液沸腾,而南方的酒则相对清爽一些,没那么烈,相反,还有一丝甘甜的味道!

    “久闻大都督乃是酒国高手,号称‘无酒不欢’,大军每到一地征伐,必然会品尝当地的佳酿,却不知这无数美酒之中,又以何种为最呢?”酒席宴间,坐在左手边的周瑜手指金杯,似乎是在问酒,可又不像在问酒!

    “哈哈,天下美酒,同出一源,只因地域、气候、风俗不同,才慢慢有了区别,其中燕赵酒烈,关中酒纯,齐鲁酒香,巴蜀酒浓……,各具特色,很难说谁高谁低呀!”

    萧逸对酒类颇有研究,在他看来酒文化中处处透着人性,每品尝一个地方出产的美酒,对当地人的风俗、性格也就了解的更加深刻,至于谁优谁劣吗,只能说是各有千秋!

    “呵呵,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不过我江东的美酒却大大不同,看似平淡无奇,后劲却大的惊人,常使人不知不觉沉醉其中,等到发觉过来,悔之晚矣!”周瑜的小脸上似笑非笑,一番话语更是另有所指。

    “天下之酒,天下人饮,与浓淡、清浊、烈柔并无关系,关键就看你会饮?还是不会饮了?”

    “哦,还请大都督赐教,这天下诸多美酒,又该是如何饮法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燕赵酒烈可以壮胆,关中酒纯可以修心,齐鲁酒香用以养性,巴蜀酒浓适合补血,都是对人大有益处的,至于你们江东的甜酒吗,可以在饮尽天下美酒之后,志得意满时,用来锦上添花!”说着萧逸轻摇手中酒杯,一饮而尽!

    “妙,大都督这番酒论,真是妙不可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酒喝的多了,自然会有一点心得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哈哈!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、周瑜互相对视一眼,都是仰天大笑,普天之下,还有什么比遇到一位强大的对手,更让人高兴的呢?

    第一回合,不分胜负!

    “难得大都督驾临我江东水寨,尔等还不上前敬酒,切莫慢待了贵宾!”周瑜一声令下,那些早就准备多时的将领们,立刻一窝蜂似的冲过来敬酒,任你勇猛如虎,也架不住一群狼吧~~

    “大都督勇冠三军,末将敬您三杯~~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骑射双绝,末将敬您两碗~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神勇无敌,末将敬您一坛子~~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~~~咱俩干脆进酒缸里游泳吧~”

    身为武将者,有几个不好饮呢,无数的酒碗,夹带着几箩筐的高帽子一起冲了过来~~

    萧逸自然抖擞精神,酒到杯干,后来干脆抱起酒坛来大战江东群将,可对方人数太多了,喝退一批,又冲上来一批,车轮战,打消耗,纵然海量如萧逸,也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,动作逐渐迟缓,明亮的眸子中也带上了几分朦胧醉意~~

    “大都督果然海量无双,今日尽可饮个痛快,若是乏了,就宿在水寨中好了!”周瑜拿着自己的三钱小金杯,也在不紧不慢的品着美酒,他的计划就是,把萧逸灌醉,最好醉他三天三夜,然后留宿在水寨里,也就相当于扣为了人质!

    等到破了寿春城,再用他和曹操讲价钱,或者干脆裹挟回江东去,到时候是软禁,还是招降,再慢慢料理不迟!

    他的计划几乎成功了,萧逸虽然海量惊人,一连喝退了江东三批战将,可他毕竟是孤身一人,如今醉态已显,整个人都摇摇欲坠了~

    “好酒,果然是~~好酒!”萧逸的小脸上全是沉醉的模样,连手都不稳了,面前的酒坛一连抓了三次,才拿到手里,晃了晃,“嗯,没酒了,那个公谨将军,再取一坛酒来,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好,末将就亲自给大都督把盏!”看着连坐都坐不稳的萧逸,周瑜微笑着从身边提起一坛酒,迈步上前,准备把这头‘贪狼’彻底醉倒,只要把他拿下,就等于断了曹操一条臂膀!

    “大都督真是酒国英雄~~末将~~啪……啊!”

    周瑜正笑着斟酒时,本来已经醉伏在案上的萧逸突然伸出一只手来,快如闪电,一把就扣住了他的脉门,巨大的力量就像是一道铁箍,勒的他难动分毫。

    “公谨一片好意,不过本都督醉意上涌,唯恐言语有失,伤了两家的和气,就此告辞,可惜浑身无力,还请公谨搀扶一程!”说是酒醉无力,可萧逸手上的力道,和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却明白的告诉周瑜……,我没醉!

    “糟糕!”周瑜心中暗叫不好,想要后撤,他虽然也自幼习武,可比起萧逸的神力来却差的远了,连抽三次,手腕却丝毫不动,反而被抓的生痛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,快放手,速速放开公瑾将军!”这时候周围的江东将领也发现不妙了,一拥而上,想把周瑜抢出来!

    “本都督醉酒之后,经常伤人,谁敢过来?”

    萧逸一把从典韦手里拿过‘凤翅鎏金镗’,一手抓着周瑜,身上杀气弥漫,整个船舱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许多,周围的江东将领来回晃动,却不敢靠近分毫!

    鬼面萧郎,一镗在手,谁敢近前?

    “酒宴正欢,大都督何故如此啊?”最后,孙策排开众人,大步走了过来,可人质在人家手上,他也不敢太靠近,生怕一不小心伤了周瑜,那可就糟了!

    “今日已醉,不宜再饮,本都督唯有告辞了!”

    为了显示自己真的喝醉了,萧逸的身体就像大浪中的一叶小舟,左右摇摆起来,捎带着周瑜跟着一起摇摆,而凤翅鎏金镗的锋刃就在他的脖子上飘呀飘~~

    “大都督醉酒,末将送他出水寨,诸位无需担心!”棋输一招,周瑜反而淡然了,不过他有一点不明白,萧逸明明喝了那么多的酒,怎么就没醉呢?

    “好,都让开,恭送大都督出寨!”孙策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转了几圈,用周瑜换萧逸,玉石俱焚,虽然并不吃亏,可他终究是做不出那样无情的事来,所以只能妥协了!

    当下,萧逸拽着周瑜,典韦、小斌各持兵刃护住两侧,一起冲了出去~~

    还是那艘漂亮的花船,却没有了迎宾的鼓乐,相反,周围的江东水军,一个个弓上弦,刀出鞘,不远不近的围在附近,却又无一人胆敢上前,即是怕误伤了周瑜,也是畏惧‘鬼面萧郎’的虎威!

    迎风破浪,花船一路出了水寨,来到淮水边一处小码头停下,几个人都上了岸,萧逸这才将攥了半天的手松开,他水性不好,但到了陆地上,就没什么能让他畏惧得了!

    “呜……!”

    一声呼啸,黑影闪动,‘白菜’一马当先跑了过来,后面还跟着数十骑玄甲军……

    “大都督智勇双全,末将佩服之至,只是有一事不明,还请赐教!”活动着被攥的发青的手腕,周瑜并没有急着上船离开,心中的疑问不解,他寝食难安。

    “说吧!”拍着‘白菜’的大头,他身上浓浓的酒气让这位大爷很是兴奋,不停在四处寻找~

    “酒席宴上,我亲眼所见,大都督连饮数坛好酒,为何一点醉意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周瑜的话一出口,典韦、小斌,以及周围的玄甲军士兵同时哄笑起来,笑的前仰后合,全是一副恶作剧得逞的模样~~

    “我家大都督海量无双,就是一点既燃的烈酒,也能连喝十八碗的通关,你们江东的甜酒,淡的跟醋一样,岂能醉倒他!”最后还是典韦说出了答案,说到喝酒,十几万曹军中,萧逸当属第一!

    “受教了!”狠咬嘴唇,周瑜铁青着小脸躬身一礼,转身上了花船,头也不回的直奔水寨而去。

    “大都督何不留下此人,日后恐怕是个祸害!”看着周瑜离去的背影,小斌低声寻问起来,同时拍拍身上的弓箭,眼中杀机隐现!

    “哎!……不行,杀了他,孙策会和我们拼命的!”萧逸长叹一声,他又何尝不想提前除了一个大隐患,可惜,有掣肘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