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8.第418章 唇亡齿寒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河北,邺城,冀州牧-袁绍的府邸,里面楼阁殿宇,厅堂水榭,一切应有尽有,显尽了人世间的富贵,就是比起寿春城里袁术的‘伪皇宫’来,也不逊色分毫,而且这兄弟两个的品位都是一样的,那就是一切事物,不求最好,但求最贵,面子比天还大!

    不过袁绍还是要略高一筹,他没有搜刮河北的百姓,而是派出人马让那些大商人们献金,以示尊敬,在刀枪的威逼下,试问谁敢不献上忠心啊,钱财就像流水一向汇聚到袁绍的腰包里,尤其是河北大户--甄家,最是卖力,献金十万之巨,捎带阿谀奉承之词几大车,马屁拍的袁绍心花怒放,而另外一个大户,幽州-梁家却没什么表示……

    府邸,大堂上,袁绍正在把玩新到手的‘大将军金印’,一脸的得意和高傲,当朝丞相算什么,把小皇帝接去许昌了又如何,最后还不是乖乖的把大将军的位子让了出来,再加上冀、幽、青,三州的治权,这个礼物送的让人舒服,连曹孟德都如此怕自己,这天下第一人舍我其谁?

    “报~大将军,寿春有信使来!”

    正当袁绍陷入自己编制的美梦中时,一名内侍撒腿如飞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淮南?信使!”袁绍最不爱听的就是淮南的消息,因为他那个宝贝弟弟竟然穿上龙袍,面南背北,当皇帝了!

    “愚蠢……,鼠目寸光,不知死活!”

    只要一想起这件事,袁绍就会冲着南方破口大骂,各种龌龊词汇层出不穷,一连骂半个时辰都不带重样的,有时候骂的兴起,还会照顾袁术的祖宗八代,等骂完之后,这才想起来,他们两个本是同父异母的骨肉兄弟,气的他又跑到祖宗牌位前去请罪,“对不起啊,袁家的列祖列宗,我骂错了……”

    骂归骂,其实袁绍心里更多的却是嫉妒,因为袁术干了一件他想做,却又没胆量的做的事。

    汉室衰微没错,袁家四世三公,海内仰望,早晚会‘取而代之’也没错,可他袁绍才是家中长子,实力又强,那个皇位理应归他所有才是,弟弟袁术的所作所为就是僭越,是不孝,于礼不合!

    尤其一想到袁术怀里抱着的是‘传国玉玺’,再看看自己手里的‘大将军金印’,也就没那么可爱了!

    为此,袁绍几次暴怒,杖毙的侍从都有两位数了。

    “传他们进来吧,看来我那个宝贝弟弟要撑不住了!”袁绍一脸的幸灾乐祸,三峰山大战的消息传来,他甚至比曹操都要高兴,晚上不但多吃了两碗饭,一时兴起,还宠信了几名爱妾,创下了‘梅开四度’的最好个人战绩,袁术倒霉,比他成功更让人高兴!

    “奴才袁福、袁禄参见大公子!”进来的两名信使都是一身家丁服饰,还一瘸一拐的,他们本就是袁家的奴生子出身,自幼就跟随在袁家兄弟身边,所以才称袁绍为大公子,而不叫官职,袁术之所以派他们做求援的信使,本就是想用那早就不复存在的兄弟之情,打动自己的便宜哥哥!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们兄弟两呀,站起来回话吧!”毕竟是自幼一起长大的,这二人也是亲兄弟,所以袁绍还给了几分面子!

    “谢大公子!”袁福、袁禄又行了一礼,这才解开衣裳,又解开内袍,最后用小刀子,从贴身小衣里面各自割出半封信来,二人一对,才算是完整一封。

    要说这封信送的可真是不容易,曹军围困寿春城,里外数层,密不透风,就跟铁桶相仿,幸好天降大雨,他们二人又熟悉地形,这才趁着夜色跑了出来,但路上还是被玄甲军的游骑兵发现了,断后的十几名护从全被射杀,他们兄弟也是一人挨了一箭,带伤得脱,所以走路才会一瘸一拐的。

    书信之所以分成两半,也是出于安全起见,二人只要不被一起抓住,求援的书信就不会泄密,也算是个聪明办法!

    书信早就被汗水浸湿了,还有淡淡的血迹,不过拼在一起,还是能勉强看清上面的字迹,袁绍猜的不错,寿春那边果然撑不下去了,希望他派兵出击许昌,来了‘围魏救赵’,伸出手来,拉他那个宝贝弟弟一把!

    “弟弟呀,你到底还是服软,求到我的头上来了!”袁绍脸上的笑容刚升起,又刷的落了回去,原来在书信的最下边,竟然有一份鲜红的印迹,上面八个大字,‘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!’

    “该死的,都来求援了,还在摆你的皇帝架子!”书信上加盖‘传国玉玺’,那就不是书信了,而是圣旨,也就是说他的弟弟袁术,是下旨让他出兵,名为救援,实际上挖了个坑,暗藏着君臣名分呢?

    自己要是真出兵了,不就等于承认他的‘仲氏王朝’,承认他那个皇帝了吗!

    “吾弟坐镇淮南,兵精粮足,又有传国玉玺在手,为何反而被曹孟德逼迫成这个样子呀!”袁绍名为寻问,话中讽刺的意味就连外边树上的小鸟都听得出来!

    “这个嘛?”二人只好把‘三峰山’一战的经过,又详细讲述了一遍,不过里面肯定用了些春秋笔法,总之就是,不是我家主子袁术无能,而是曹孟德太狡猾了,再加上老天爷不帮忙,这才一败涂地~~

    “还请大公子看在手足兄弟的份上,出兵帮二公子一把,毕竟都是袁家子孙呀,老太爷在天之灵,也会希望兄弟和睦的!”到了这个份上,为了不触怒袁绍,二人只好把袁术的称呼降成了二公子,姿态摆低,没办法,寿春城一日三惊,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城破,救兵如救火呀!

    “呵呵,他狂傲自大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我这个兄长,他擅自称帝的时候怎么没想起我这个兄长?现在兵败将亡,困守孤城才想起我来,晚了!”

    袁绍一把将书信仍在地上,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袁术现在的境况,之所以让二人把三峰山的事情再说一遍,就是他听到宝贝弟弟打败仗很爽,很舒服!

    “哎!”袁福、袁禄对视一眼,满脸都是苦笑,袁家兄弟自小就是如此,面和心不和,现在倒好,连面子也撕破了,本是骨肉兄弟,何至于此呀?

    他们也看出来了,用亲情是打动不了袁绍的,既然如此,只有用紫木公子的办法了!

    “大公子,我们兄弟是下人,不懂什么大道理,可有四个字却一直铭记在心!”

    “哦,那四个字?”

    “唇亡齿寒!”

    “嘶!嘶!”

    沉寂半响,心中几个翻滚,袁绍终于坐了回去,又将那份扔掉的书信捡了回来,他恨袁术不假,可‘唇亡齿寒’的道理更真!

    一笔毕竟写不出两个‘袁’字来,如果曹操灭了袁术,吞并淮南之地,实力就会暴涨,那他下一个要对付的是谁?

    除了他袁本初还能有何人,所以,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,他也该出兵拉袁术一把,可就这么被人使唤,又特别的不甘心,真是左右为难,不知该做何抉择了!

    “来人呀,把众谋士们请来,后堂议事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府邸,后堂,袁绍麾下几大谋士就是否出兵的问题上吵成了一团,其中田丰、沮授主张立刻出兵,解寿春之围,而逢纪、郭图则拼命反对,认为一兵一卒也不能派!

    “曹操远征寿春,许昌必定空虚无比,主公应该立刻出兵偷袭,行‘围魏救赵’之计,不但可以解寿春之围,还能把小皇帝抢到邺城来,以此号令天下诸侯!”

    田丰对上次没能把小皇帝抢到手上的事情,一直耿耿于怀,如今天赐良机,自然不肯再放过了!

    谋士沮授表示支持,正所谓‘兄弟阋于墙犹外御其侮’,自家主公和袁术毕竟是手足骨肉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,更何况唇亡齿寒,救淮南,就等于是救河北;于情于理都该出兵!

    “二公此言差异,那袁术擅自称帝,是为逆贼,已自绝于天下,主公乃是朝廷钦封的大将军,此时应该速发一道‘讨逆檄文’,以示大义灭亲,岂能反过来出兵助贼呢?”郭图是坚定的反对派,而且他还站在了一个道义的制高点上,让人无法反驳!

    “没错,袁术是自取灭亡,我们又何必趟这股浑水呢,再说袁术一灭,‘四世三公’的身份可就为主公所独有了!”逢纪也是反对派,如果说郭图的话占了个‘义’,那他的话就占了‘利’,都是让人心动的好东西。

    “立刻出兵!”

    “坚决不行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四个人,八只眼睛,死死的盯在了一起,各说各的理由,听得袁绍头昏脑胀,更加难以抉择了!

    整整争吵了一个时辰,最后众人的目光齐聚在一个一言不发的人身上---许攸!

    许攸在众谋士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,论谋略水平,他属于垫底的那个,论人品,更是差的一塌糊涂,有名的‘贪婪无厌’,不过他有一样厉害的本领却是无人可比,那就是---‘和稀泥!’

    无论多尖锐的两种意见,他总是能想办法把二者柔和在一起,也幸亏许攸的这种特殊能力,才让河北集团有个最终决策,否则光是谋士之间的内耗,就会让他们一事无成!

    看到众人的目光都聚拢在自己身上,许攸也有些自鸣得意,才干再高有什么用,最后还不是得靠他来左右逢源吗?

    “出兵,但不过黄河!”许攸的办法果然还是折中!

    “出兵算了全了兄弟之义,同时也让曹孟德心有忌惮,不敢放手施展,淮南的战事必然拖延下去,而他们耗的越久,死伤就越大,对我们自然也就越有力!

    而不过黄河,就避免了把我们河北一方也拖下水,毕竟‘逆贼’的骂名不是那么好背的,所以说派颜良、文丑二位将军,统大军十万,屯住黄河沿岸,向许昌施压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好,此计甚妙,就这么决定了!”袁绍赞许的点点头,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谋士,虽然都没能达成自己的目的,可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,各退一步,总比一步也迈不出去强吧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