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6.第416章 双雄会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雨还在继续,日夜不停,仿佛淮南这片天都漏掉了,为此,就连一向不太敬重鬼神的曹操,也下令筑台,摆上三牲大贡,希望龙王爷把雨水收了,好让将士们为国讨贼,结果渭水龙王还没有显灵,刘备这条潜龙却来了!

    原来刘备统兵三万,一直驻扎在徐州边界上,坐观曹、袁两军成败,他好见风使舵,没想到‘天王峰’一战,曹军在天时、地利都不占优的情况下,竟然以少胜多,一举击溃袁术的二十五万大军,让天下诸侯惊掉了一地的下巴!

    得到消息,刘备也是吃惊不小,不过他生性沉稳,又等了几天,确定袁术已经被困孤城,再也无力回天的情况下,这才不顾风雨,起兵‘南下讨贼’,顺便给自己也捞些好处!

    “大耳朵阿福来了?”大帐里,曹操正和一众将领商议军事,听到刘备来了,这位奸雄略加沉吟,随即下令,开营门,列队迎接!

    至于‘大耳朵阿福’这个外号,自从某人无意间说出来后,就成了曹军上下对刘备一致公认的称呼!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号角长鸣,营门大开,数千铁甲军整齐的列阵两旁,曹操摆出丞相的全部仪仗,青罗伞盖,金瓜钺斧,虎贲侍卫,带着满营众将,隆重的迎接刘备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玄德公!徐州一别,想的老夫好苦呀!”曹操大笑着迈步上前,一把抓住刘备的手,嘘寒问暖,亲切的不得了,如果不知情的人看到,真以为二人是多年不见的好朋友呢?

    “多谢丞相大人挂怀,玄德一切都好!”刘备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,从他的脸上,你永远看不出欢喜、愤怒、或是其他什么感情,喜怒不形于色,说的就是他这种人!

    “雨水太大,此处不是讲话之所,随老夫入帐饮宴!”曹操则正好相反,他的表情经常是大笑,或者大哭,属于情绪丰富那类,不过吗,他大笑时不一定是高兴,大哭时也不一定就是悲伤,二者间到底谁真谁假,没人猜的透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请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州牧大人请!”

    又是一番谦让,最后曹、刘二人手把手,并肩而行,营中众将,以萧逸为首簇拥在左边,另一边的徐州众人,则以大将关羽为首,手持宝剑,寸步不离的保护着他大哥!

    其实曹操如此重礼迎客,一是因为天下诸侯中,刘备是第一个前来助战的,姿态摆高一些,也是做给其他人看,增加朝廷的威望!

    再者,当初在徐州的时候,就是这个‘大耳朵阿福’让他吃了个大亏,过后,曹操并没有记恨,反而在心里把刘备视作一个真正的对手,正所谓,识英雄,重英雄,理应尊敬!

    大帐里曹、刘二人分宾主落座,其余众人列坐两旁,自有美酒佳肴招待,唯独关羽,手捋长髯,手扶佩剑,就那么站在刘备身后,一双丹凤眼傲视着曹营里的那些将军们,唯有看到萧逸身上时,才会露出几分忌惮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次出兵,他们兄弟是有分工的,三弟张飞留守徐州,确保老巢无事,关羽的任务则是贴身保护大哥的安全,毕竟当初曹、刘两家起过刀兵,谁知道这场宴会是不是‘鸿门宴’呀,不过大哥刘备执意要来,他也只好佩剑护卫了!

    “不知玄德公身后所立何人呀?”看到一名赤面长髯,威风凛凛的大将站在那里,曹操不禁出言讯问。

    因为‘温酒斩华雄,虎牢关大战吕布’的事情全被萧逸给抢了过去,害得本应该名满天下的关二爷,现在还是默默无闻,不过是金子总会发光,那副威武模样,那种傲视群英的气势,任谁也不敢轻视关羽分毫。

    “二弟关云长!”刘备只是说了关羽的名字,至于官职却丝毫没提,刘、关、张,三位一体,誓同生死,在他们兄弟眼里,官职、身份都是身外物,不论刘备是徐州牧,还是卖草鞋的,他都是大哥,其他两人也是如此,只有兄弟,没有什么将军!

    古人云:用师者王,用友者霸,用徒者亡,而刘备能够在这个乱世里称霸一方,跟他得到兄弟的帮助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“真壮士也,来人,取金杯,老夫要为壮士斟酒!”历史转了一圈,还是回到了原点,曹操为关羽的相貌、气势所折服,发自内心的产生了好感,这只能说是眼缘了,无缘无故的讨厌一个人,和无缘无故的欣赏一个人,都是不需要原因的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立刻有侍从取来金杯,曹操又亲手斟了满满一杯酒,就准备上前为关羽把盏,结果一只大手却突然拦了过来,将金杯一把取走!

    “丞相斟酒,这把盏的事情就交给末将来吧!”出手的是萧逸,就像关羽时刻保护着刘备一样,他也目不转睛的看着曹操,虽然这是在自己的大营里,可万事没有绝对,关羽世之虎将,刘备天下枭雄,对付他们,不小心点怎么能成。

    “好,就由萧郎替老夫把盏吧!”如果是别人从他手里抢走金杯,曹操早就大发雷霆了,可是萧逸吗,一家人,就无所谓了,而且他也知道,这是防患于未然,毕竟身为三军统帅,贸然走进一名陌生大将的近前,是不明智的。

    “云长将军,别来无恙,请!”别人视关羽如虎,萧逸可没那感觉,至少自己也是头狮子,所以大步上前,双手将金杯送上,幽冷的目光还抽空扫了刘备一眼,让这位‘大耳朵阿福’手里的酒杯轻轻晃了一下!

    如果说曹营这边是稍微有些忌惮关羽,那么刘备一方就是深深恐惧萧逸了,‘鬼面萧郎’,天下谁人不知,自从出道以来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一个个沙场悍将都折在他的手里,连人头都被制成了‘骷髅盏’,只要一想到这个,天下诸侯就会觉得脑后生寒,脖子发酸~~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赐酒!”关羽是傲气,可分对谁,看着萧逸那双‘亮如星辰,幽如黑洞’般的眼睛,他也是心头一紧,强行挺了挺腰杆,这才稳住脚步,而后双手接杯!

    “啪嗒!”

    两双有力的大手同时碰在了金杯上,而后就僵在了那里,敬酒的还是笑容满面,接酒的也是恭恭敬敬,可酒杯就是停在空中,丝毫也没有移动,反倒是二人的脸色有了些许变化,关羽枣红色的面庞开始发涨,一双丹凤眼也睁开了,而萧逸的小黑脸却变得发青,眼中幽光闪动~~

    “云长将军请!”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!”

    片刻之间,二人同时向后退了半步,脸色也恢复了正常,而后关羽将美酒一饮而尽,送还金杯,萧逸也微笑着退回原来的座位上,然后将金杯放到曹操的案上,似乎一切都很正常!

    “吧嗒!”

    结果金杯根本就没有立住,直接倒在桌上,打了几个转,掉在了曹操的脚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有眼神好的才发现,原本好好的三足金杯,如今就剩下一个腿支在那,剩下两个全扭曲变形,连杯身也瘪了,两道清晰的手指印迹深深地烙在上面!

    “嘶!嘶!”

    众将都是武学高手,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,金杯,其实并不是纯金的,因为金子的质密比较软,易磨损,所以人们在铸造金质器皿时,要在里面加入一定数量的白银,合金的硬度就会提高好几倍,变得坚固异常!

    金杯虽然坚硬,可众将自负如果站好腰马,运足气力,还是能捏瘪它的,可是像萧逸、关羽那样,不动声色,在敬酒之间就做到这一切,可就很难了,更何况还留下那么深的印迹,二人的神力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大好金杯,谁人得之!”曹操一语双关的说了句,而后捡起那个可怜的金杯,揣入自己怀中,再看向关羽的眼神,除了欣赏,还多了一丝忌惮,他明白,萧逸是对的,如此绝世虎将,谁敢近前?

    不过曹操心中还是很欣慰的,刘备有关云长,老夫也有‘鬼面萧郎’,武功足可匹敌,至于谋略则更胜许多,这是上苍所赐呀……

    暗地里的交锋结束了,剩下的就是满团和气,宾主尽欢,曹操先是表彰了刘备‘助战讨贼’的义举,并保证,大军得胜回朝以后,他就上表天子,实授刘备‘徐州牧’一职!

    毕竟刘备的官职是陶谦让给他的,没有得到朝廷的承认,大义不在,属于野路子出身,底气难免就不足,这下有了保证,也算是彻底洗白了身份。

    既然是来助战的,自然得有营地,曹操又在寿春城外围给刘备的三万人马分出一块防线来,而他们身边,正好就是萧逸的大营,这份安排,堪称妙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