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5.第415章 粮道断绝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沙盘上的战局推演越来越成熟,代表伤亡数字的红色竹筹也终于降到了五万以下,正当曹军上下准备一鼓作气,大举发动进攻时,老天爷却出手拦了一下……又下雨了!

    一连数天的大雨,将淮南一带刚刚干燥的土地再次变成了‘千里泽国’,寿春附近自然也不例外,为了不让大营浸泡在水泽中,曹军不得不迁移到附近的高地上,即便如此,十几万将士还是难免雨水之苦!

    帐篷湿了,衣服湿了,连被褥都湿了,士兵们经常是睡着睡着就发现自己被泡在了水里,一晚上般几次家都是常事,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,士兵们第一个要保护的并不是自己,而是盔甲、兵刃、战马,这些家伙都是最怕雨水的,如果生了锈,那就完蛋了,所以最好的高地,无一例外全成了军械库和战马栏,至于人,只能在雨地里苦苦煎熬!

    除此之外,水土不服的弊病也显露出来,曹军士兵大都是兖州、关中人氏,从小就生活在干燥、多风的北方,那里受过这种连绵不绝的阴雨天气呀,浑身起潮疹是普遍的,拉肚子的也不在少数,病号一个个的倒下,为了不让疾病传染,曹操不得不单独搭建了一个病号营,而规模更是日渐曾大!

    真是成也暴雨,败也暴雨呀!

    一场迟来的大雨让袁术输掉了‘三峰山’之战,可同样是连绵不绝的大雨,又给了他喘息的机会!

    军中出现了一种流言,说是袁术将九名如花似玉的爱妃,铁链缠身沉入了河中,以此贿赂了渭河龙王,这才求来了这场暴雨,而据间谍传回来的消息,这件事,是真的,袁术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,真的杀妃祭神了!

    人性之恶,莫过于此呀!

    如果只是淋雨、拉肚子,那大家还可以忍受,可另外一件事却对曹军产生了致命的威胁~~粮草不够了!

    曹军一十七万,人吃马喂,消耗极大,现在又多了十万辅兵,这些人的肚子也得喂饱,原来靠着从‘三峰山’缴获的粮草,和兖州各郡提供后勤补给,问题还不大,可是因为连绵不断的大雨,引发了山洪,把兖州通往淮南的几条道路全部冲毁,粮草运不过来,大家马上就要饿肚子了!

    “有泄露粮路断绝者,斩!”

    “有散布流言蜚语者,斩!”

    “有妄言退兵者,斩!”

    曹操在第一时间就下达了严厉的军令,用以稳定军心,粮路断绝的消息更是严格限制在高层内部之间,决不能让普通士兵知道,否则军心大乱,不战自败!

    与此同时,萧逸也向自己直辖的玄甲军,陌刀兵,掘子军,辅兵营下达了命令,士卒一日三餐,必须足质足量,连一个米粒都不能减少,尤其是辅兵营,作为原来的战俘,一旦军粮供应不足,最先挨饿的就会是他们!

    在萧逸看来,当兵吃粮,天经地义,乱世中很多人之所以上战场拼命,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能吃上饱饭,所以士兵们对食物是最敏感的,稍微减少一点,就可能引发军心不稳,甚至是‘营啸’,那样可就麻烦了,所以他特意把粮草官找了来!

    “属下曹阳,参见大都督!”

    很快一个身高五尺,腰围也是五尺的胖子就出现在萧逸面前。

    曹阳,外号‘曹胖子’,原本是蓟县-梁家派到‘无愁居’的掌柜,后来就一直跟在军中,三年多的时间,萧逸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少年变成了手握重兵的名将,而曹胖子身上同样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!

    他现在的官职是‘五军督粮官’,掌管数万大军的粮草调拨,位列众校尉之上,是可以进中军大帐参与军事会议的,他和军中另一个出名的胖子……‘胖刘’,共同组成了萧逸军中后勤方面的两大支柱!

    一个负责筹措军粮,另一个统领所有火头军!

    曹胖子总是感觉自己在梦中一样,他家世代都是给人做伙计,属于人下人,到了他这代才熬上个小掌柜的,原以为这辈子的成就到头了,没想到天赐贵人,让他遇到了萧逸。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的好,鸟随鸾凤飞腾远,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只叼住了凤凰羽毛的小麻雀,借着机会,得上云霄,现在他‘曹胖子’的名号也是当当的响,每次外出筹措军粮的时候,那些地方上的县令、郡守之类的高官,也对他客客气气的,这让他更加坚信自己跟对了人,而且自家大都督虚岁二十就封侯爵,前途远大呀,只要叼住这根羽毛,日后他未尝不可也弄个世袭的爵位,封妻荫子,改换门厅!

    只要一想到这些,曹胖子就觉得心头有团火在烧,浑身上下充满了力气,筹措起军粮来格外的尽心尽力,而且廉洁奉公,公家的粮食绝对一粒都不会进自己的腰包,受到全军上下一致的好评!

    “军中粮草还有多少?能支撑多久?”没有绕圈子,萧逸直奔主题!

    “回大都督的话,如果不减少弟兄们每天的口粮,那么最多坚持十五天,粮草就会耗尽了!”连账本都不用翻,军中粮草的数量全在他曹胖子心里记着呢!

    十五天,也就是半个月,如果粮道还不能打通,那就只能撤兵,或者强攻寿春城了!

    而两者,都不是萧逸所希望的,撤兵的话等于半途而废,给了袁术喘息的机会,这家伙就有可能咸鱼翻身,再想收拾他可就费劲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强攻也不是上策,江东孙策的水军和徐州刘备的人马都还没有到齐,全靠曹军自己的话,伤亡必重,而且胜算也会低上两分,这该如何是好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勿忧,虽然兖州的粮道一时难以打通,我军却可以在淮南当地筹粮呀!”

    “当地筹粮?”萧逸一脸疑惑的问到,“袁术早已经把淮南民间的粮食搜刮一空,连百姓的口粮都不放过,我军又那里有粮可筹呀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都督有所不知,袁术残暴,百姓的粮食确实被搜刮一空了,可在百姓之外,却还有粮呀!”曹胖子眨着一双肉泡眼,里面满是商人的精明。

    “袁军抢粮,抢的只是一般百姓而已,对于那些士族大户,尤其是淮南文武官员家里的田庄是不敢碰的,这些人手里有着大量的粮食,如今正趁着民间饥饿,高价出售,谋取暴利,大发战争财!”

    “淮南文武?他们肯将粮草卖给我军吗?”向敌人购买粮食,萧逸觉得也太不可思议了吧!

    “商人重利呀!”

    曹胖子自己就是掌柜的出身,对商业中那套潜规则无比熟悉,什么是非对错,什么家国天下,在商人的眼里全没有钱重要,有了钱让他们出卖自己的灵魂都可以,更何况是一点粮草。

    至于,袁术手下那帮文臣武将,既然能在‘仲氏王朝’里当官,说明这些人的品德操守都不怎么样,别说是私卖自家的粮草,只要钱用到位,就是让他们倒卖军粮也不是不可以的!

    “商人,一有适当的利润,就会胆大;百分之十会保障它在任何地方被使用;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铤而走险;百分之一百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不惜冒着绞首危险!”

    在心中默念了一遍后世一位大哲学家的名言后,萧逸觉得自己对人性认识又深刻了三分,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古今中外,都一样!

    “好,这件事就由你去操办,不要吝惜钱财,无论多少粮草,一律收回来,如果能借机跟寿春城里的那些官员拉上关系就更好了,多多收买,别忘了,堡垒是最容易从内部攻克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放心,小的这就去办!”曹胖子笑嘻嘻的退了出去,说道送礼物,拉关系,那绝对是他的强项,要是真能发展几个内应,再来个里应外合,开门献城,呵呵,那自己的功劳可就大了!

    有了曹胖子去筹措粮草,萧逸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一些,在大帐里转了几圈之后,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原来的历史上,曹操也遇到了军粮不足的问题,当时他的解决办法是用小斛分发,克扣士兵的口粮,随后又借了一样东西来安抚军心,这才坚持了下去,而他借的东西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不行,这件事必须阻止!”萧逸撒腿如飞向曹操的大帐跑去,好人,不能乱杀呀!

    果然,萧逸赶到时,负责全军粮草调度的‘掌粮官’王垢正在向曹操汇报存粮的情况,看那愁眉苦脸的样子就知道,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呀!

    作为一名粮草官,不要求骁勇,不要求聪明,唯一的特长就是老实、本份,多少粮草交给他都不会贪污,而王垢就是这样一个人,军中人人称道的老好人,君子!

    “萧郎比来何事呀?”曹操的样子还是那么沉稳,颇有泰山崩于前而不乱的气度,不过在这份气度中却也暗藏了一份阴暗,和一份杀机!

    君主施政无道德,军人致胜无原则,只要能打胜仗,这位奸雄可是什么手段都用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特来为丞相大人道喜!”接着萧逸把派‘曹胖子’出去筹粮,顺便发展内线的事情说了一遍,听得曹操连连点头,脸色由阴转晴,暗藏的那份杀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!

    “此计大妙,不要吝啬钱财,若真能买通几个内应,拿下寿春城就平添了几分胜算,至于所用的财宝,等城池一下,还会原封不动的回来的!”

    一场潜在的危机烟消云散,萧逸心中暗暗长出一口气,又看了看还是一脸懵懂的王垢,这个老实人的脑袋,终于保住了,好人,就该有好报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