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4.第414章 沙盘推演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寿春城的模型做出来了,下一步就是详细推演攻城的过程,并寻找出其中的弱点来!

    当然了,有攻,就有守,敌人是不会傻乎乎的待在那里挨揍的,他们也会根据战场上的形式调整兵力部署,所以谨慎起见,负责防守的人只能强,不能弱,于是众将推举一番后,我们的萧大都督很荣幸的被选了出来,成为最佳‘假想敌!’

    “好,那本都督就来守一守这座寿春城!”

    为了战事需要,萧逸自然不会推辞,而且之前他还专门跑了躺辅兵营,像那些俘虏们详细的讯问了寿春城内的布防情况,还画了不少的草图,做到心中有数,所以做这个‘假想敌’,他却是不二人选!

    “我攻!”

    “我守”

    推演开始了,萧逸作为防守一方,充分利用寿春城内外地形优势,合理部署兵力,安排各种战守之法,防御的犹如铁桶一般!

    而众将则轮番上阵,对这座沙盘模型发动了强烈的进攻,期间,各种办法层出不穷,白天强攻,夜间偷袭,声东击西,围三缺一……

    总之,除了‘美人计’,其他各种办法几乎全用上了~

    而曹操则当仁不让的成为了裁判,不偏不袒,对双方各种计策的效果,和随之要付出的伤亡代价,都有一个公正的认定,还不时的帮双方发现漏洞,弥补缺陷。

    人,一旦陷入对某种事物的痴迷中,就再也难以拔出,推演战事,对一群统兵将军来说就是最好的游戏,众人玩的如痴如醉,连晚饭都是在萧逸的大帐里吃的,一人抱着一根肉骨头狂啃,手里还不肯放下代表兵力部署的小旗子!

    “退兵!”

    “退兵!”

    “还是退兵!”

    一次次的进攻,一次次的失败,寿春城果然是坚不可摧,萧逸防守的更是滴水不漏,一连九次猛攻都以失败告终,但众人并不灰心,而是认真的总结了经验教训,不断完善战法!

    第十次,由谋士郭嘉亲自坐镇,众将齐心合力,在苦苦推演了二个时辰,反复拉锯,又付出惨重的代价后,终于攻破了萧逸的防线~~

    “赢了!赢了!”

    “吼!吼!……终于拿下来了!”

    众将高兴的又蹦又跳,连萧逸这个‘败军之将’都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,沙盘推演成功,那就证明在现实中他们也是可以攻下寿春城的,一番心血,终于没有白费!

    大家高兴了一会,可又马上裂开了苦瓜嘴,因为经过曹操裁判,虽然最后是攻破了城防,可代价也实在惨重,十万,他们至少要付出十万人的伤亡,才能拿下寿春城,这个代价,太重了!

    重到众人无法承受!

    曹军一共才有多少人?如果豁出去十万人的伤亡,那样的惨胜和战败也就没多大区别了,以后还拿什么本钱去争霸天下,虽胜犹败呀!

    “诸位无需灰心,既然沙盘推演上能攻破寿春城,那就说明这条路走的通!”曹操不愧是三军统帅,关键时刻沉稳大气,“我们只需要继续寻找敌军破绽,完善战法,定能将伤亡数字降下来的,只要能降到五万以下,老夫就下令攻城!”

    五万人,这就是曹操心中的伤亡底线了,如果超过这个数字,那他宁可放弃寿春城和淮南的土地,撤兵回许都去,等待机会,卷土重来!

    “呵呵,其实这寿春城之所以难破,大半都是因为有这条渭水河道源源不断给它提供援助,如果我们能截断水路,那它也就成了无水之鱼,早晚毙命!”

    郭嘉猛灌了几口酒,小脸上泛起阵阵红晕,而后指着那个木槽制成的河道,将手里的酒葫芦狠狠堵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堵塞河道!”

    郭嘉的提议让众人精神为之一振,可随即又齐齐摇头,曹军都是北方人,论骑马射箭,那就天下无敌,可说到水里的功夫,那就完蛋了,十足十的旱鸭子,别说游泳,连坐船都会晕,更何谈去封锁河道呢?

    再说,那么宽的河面,没有几百条大小战船,是绝对办不到的,船又从何而来呢?

    “我们是没有战船,也没有水军,可是别人有呀!”郭嘉手指南方说道,“此次征讨逆贼,天下诸侯皆有义务出兵相助,荆州刘表,江东孙策,二人手里就有大批的艨艟战船,若得这两支人马助战,截断寿春水道,轻而易举!”

    “奉孝所言极是,刘表乃是汉室宗亲,征讨****他责无旁贷,至于那孙策吗,刚刚平定六郡之地,缺的就是一个名分,老夫只要上奏天子,加封他为‘扬州牧’,其兵必出!”

    曹操如今打起天子这张牌来,越发的得心应手了,‘挟天子以令诸侯’,就是这种感觉!

    “还可以再发一道旨意给徐州的刘备,让他加速进兵,合围寿春城,到时候就可以很大程度上分担我们的伤亡数字了!”摸摸下巴,萧逸果断的补上了一刀!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计策已成,众人齐声仰天大笑起来,笑过之后,顿时觉得困倦上涌,这时候大家才发现,大帐外边,旭日东升,紫气升腾,原来众人已经在帐篷里推演了整整一夜了!

    各自回帐,安心睡觉,养足精神,再战沙盘!

    从这天起,曹营众将都多了一个习惯,只要天气晴朗,就三五成群的骑马出去,围着寿春城转一圈,查看地势,有些细心的还会带上笔墨,看到什么,想到什么,就立刻记下来,就连曹操有时候都会换上便装,在萧逸等人的保护下去看一看,做到心里有数!

    就这样,经过大家的群策群力,沙盘上的攻城之法越来越完善,而代表伤亡数字的红色竹筹则越来越少,逐渐逼近五万这个大关了~~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寿春城内,一连打退曹军几次进攻,‘仲氏王朝’君臣那颗悬着的心终于又放回到肚子里,谢天谢地,自己的小命总算暂时保住了!

    不过,敌军虽然没攻进来,却依旧驻军城外,三面牢牢锁定,就像一头猛虎般看着他们,让袁术君臣寝食难安,所以必须再思良策,赶走这头猛虎才成!

    伪皇宫,泰安殿!

    这是袁术新改的名字,就是希望他的皇位也能够-稳如泰山,平平安安!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,曹军围城半月有余,让孤寝食难安,谁若能退此强敌,孤就封他为侯,赏万金!”金龙椅上,袁术面色苍白,双目无神,看来他还没从之前失败的阴影里走出来,不过全屏胸中一口气强撑着而已。

    大殿两侧站着‘仲氏王朝’的文武百官们,原本密密麻麻的人群现在出现了许多空位,三峰山一战,袁术侥幸逃脱,可好多官员却留在了那里,不是成了人家领取功劳的一颗人头,就是进了俘虏营,现在正乖乖的装沙袋呢?

    另外,自从三峰山战败后,朝中请病假的官员就越来越多了,还有不少人纷纷请求外调,宁可去地方上当个小小的县令、县丞,也不愿意站在这座皇宫里侍奉这位--‘仲氏皇帝!’

    一句话,人心浮动,队伍不好带了!

    听到讯问,群臣全都不动声色,大家很清楚,袁术的这些话不是在问他们,而是另一个人,一个站在御阶之下,离皇位最近的白衣人!

    “陛下,曹军势大,唯有借助外力才能退敌了!”紫木公子如今站在百官之首的位置上,却依旧是一身白衣,他从来就没想过当官,至少不会做袁术的臣子,之所以出手帮助这头蠢猪,更多的原因是~~萧逸就在城外!

    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啊!

    “借助外力,又谈何容易呀!”袁术郁闷的拍拍龙椅,他现在也有些后悔了,当初自己目空一切,傲视天下诸侯,结果连一个同盟之人都没有交下,如今寿春城危在旦夕,各路诸侯谁又肯救援于他,别说救援,不出兵一起来打就不错了!

    “可以向河北求援!”

    “什么?河北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的话一出,群臣立刻窃窃私语起来,连龙椅上的袁术也不自然的扭了扭身子,河北就是袁绍的地方,二人虽然是同父异母的手足兄弟,可是那个关系就……势同水火呀!

    至少袁术就不止一次的在这座大殿里骂过袁绍,说他是‘庶出野种,奴才生的,小老婆养的~~~’

    现在让他厚着脸皮去求那个哥哥,这让袁术如何开口,如何措辞呀!

    “陛下,紫木公子所言极是,袁本初坐拥河北三州之地,麾下兵马数十万,如果他肯渡黄河,兵出许昌,来个‘围魏救赵’之计,则寿春之围可解,‘仲氏王朝’可安!”

    群臣们一拥而上,纷纷劝袁术向他那个哥哥服个软,低个头,快把援军请来才是真的,一些性子急的已经开始铺纸、研墨了,表示书信可以他们来代笔,袁术只要署个名,用个印就可以了,整天被大军围在城里,朝不保夕,他们也是寝食难安呀!

    “陛下,为今之计,只有用骨肉之情说服袁本初,请来河北援军,才能转危为安,您就从了吧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大丈夫能屈能伸,陛下就从了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骨肉之情吗?那河北一兵一卒也不会派的!”紫木公子冷冷一笑,袁家兄弟不愧是一条根上生出来的,性格极像,自私,见利忘义,目光短浅,只不过哥哥袁绍要稍微高明一点而已,可正是因为如此,以情说之,他才更加不会派兵救援。

    “紫木,那以你之见呢?”袁术目光闪烁,他之所以迟迟不肯写这封求援信,一是拉不下面子,再者,自家大哥是什么人他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兄弟之情,那里还有半分呦!

    “简单,明明白白的告诉袁本初,唇亡齿寒!”紫木公子目视北方,对付见利忘义之人,最好的办法就是以利动之!

    “好办法,寿春要是不保,下一个就轮到他的河北了!”袁术认可的点点头,可随即又疑惑起来,“可河北要是还按兵不动,又该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那样,陛下唯有‘南渡淮河,暂避兵锋’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