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2.第412章 坚城难破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雨一连下了整整十天,淮南一带彻底变成了泽国,大江小河,水塘洼地,连平原上都是水,只有那些高地像一座座孤岛似的露在水面上,这样的环境里别说是淄重车辆,就是人也休想行走,真不知道汉家的祖先们是如何征服这块土地,并把它改造成天下膏於之地的!

    雨一直在下,所以曹军就只能在‘三峰山’大营里继续等待,等雨停,等日出,等水汽蒸腾,大地重新变的干燥,好让骑兵的马蹄能够纵横驰骋,所以当萧逸统领先锋部队,推进到寿春城下时,已经是二十多天后的事情了!

    寿春城,原本是扬州治所之地,东南第一巨城,分为内外两层,外城周长二十五里,高四丈有余,开九门,其中六门通陆路,三门临近淮水,可以通过水道沟通淮南各郡,便利至极!

    内城也叫皇城,长宽各两里,开有四门,分别以‘春、夏、秋、冬’命名,里面就是袁术的‘伪皇宫’,收藏有无数的奇珍异宝、美女歌姬,比起当年汉灵帝的南北二宫有过之而无不及!

    如果说寿春城是用无数淮南百姓的民脂民膏铸成的一个大金蛋,那么内城,就是最味美的蛋黄了!

    “嘶!嘶!……”

    寿春城外,看着眼前的巨城,见多识广如萧逸,也不禁倒吸一口冷气,见过城墙,可没见过如此高大,如此坚固的城墙,像长安、洛阳、许都,都是用巨石为基,黄土夯住而成,可眼前这座寿春城,却在夯土外面又包了一层厚厚的青砖,坚不可摧!

    给城墙包砖,在这个时代绝对是一项不可思议的大工程,除了需要投入海量的钱粮外,还得有大量的工匠,用人海战术,日以继夜的烧窑、制砖,才能供应的上,这份大手笔,在天下诸侯中,绝无仅有!

    其实袁术之所以耗费如此大的人力、物力,给城墙包上一层青砖,是有两方面的考虑,其一,他是要在天下诸侯中争个面子,让世人都知道他袁公路的威风;其二,这也是为了对抗淮南的阴雨天气,十天半个月的暴雨,长期浸泡下黄土夯筑的城墙非常容易崩塌,包砖,也是出于城防的考虑,就像给寿春城穿上了一层铁甲,看谁还攻的破!

    兵临城下,袁术君臣自然不肯束手待毙,在过去的二十多天里,他们利用寿春城四通八达的水道,从淮南各郡调集兵马、粮草,并强征大量的男子入伍,无论老幼,一个都不放过!

    与此同时还派出人手,四处搜罗那些从战场上逃回来的溃兵,三峰山一战,死的毕竟是少数,剩下的除了被俘虏外,趁乱溃散到四处的也很多,这些人听闻袁术还在,又纷纷聚拢在一起,就这样,经过种种努力,最后寿春城里竟然又奇迹般的拼凑出了十万大军,足够和城外的曹军再次一较高低了!

    而这次,袁术绝不会再犯上次的错误了,他决定--死守不出!

    “呜!呜!呜!……”军阵如山,号角连绵!

    “攻城!”虽然知道这块骨头有些难啃,可萧逸还是下达了进攻的命令,他相信,再坚固的城防也会有弱点的,不试试,又怎么把它找出来呢?

    虽然只是一次试探性的进攻,可萧逸还是投入了上万人的兵力,结成一座座整齐的军阵,缓缓向前推进,而他们要面临的第一道障碍,就是寿春城外的护城河。

    六十步宽的护城河,直接连通渭水,水流又深又急,只有城门附近才稍微的窄上一点,可也有四十步宽,水下还沉有尖钻、巨石、铁链,形成了一座座暗礁,寻常的船只根本就划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,结阵向前,压制住城头的敌人,辅兵,给我运土填河!”

    中军大旗下,萧逸一声令下,成群的弓箭手就涌到了护城河边,长弓、单兵弩,三人合用的大黄弩,分三排整齐列队,而后箭簇就像雨点般向城头的袁军盖去,与此同时,上万名没有盔甲、武器,身穿白色麻袍的人冲上战场,人人肩膀上扛着一个沙袋,冲到护城河边后就把沙袋扔进去,然后回来继续搬运!

    没错,这些人就是辅兵,而在二十多天前,他们还是货真价实的袁军,三峰山一战,十万袁军被俘,如何对待这些人,在曹军内部还发生了一场争论。

    十万人,留下来的话每日会消耗大量的军粮,可如果放走,又怕他们再被袁术所用,真是两头为难,于是有些比较激进的将领就提出了‘坑俘’的办法,就像当年的楚霸王-项羽一样,把关押俘虏的山谷两头堵死,再从山坡上滚下去巨石滚木、火球,将十万战俘全部杀死,一了百了!

    这个计划立刻遭到了萧逸的反对,战场杀敌,那是天经地义,可既然他们已经投降了,又都是汉家血脉,何必下那样的毒手呢!

    历史上,三国时代结束之后,汉人的数量急剧下降,总数从巅峰时期的六千万,下降到可怜的不足一千万,除了饥荒、瘟疫,还和这种杀俘的恶习有很大的关系,所以绝不能开‘坑俘’的先例,多活一个,是一个,尽量为汉人保存点元气吧!

    最后萧逸把这些俘虏都要了过去,稍加改造后,就成了战场上最好的辅兵。

    至于改造的方法吗,也很简单,只要照搬后世天朝在解放战争中的办法就行了,袁术这些年横征暴敛,荼毒生灵,淮南百姓对他恨之入骨的何止百万,所以喊几句苦大仇深的口号,再给他们一个报仇的机会,和一个美好的未来,这些辅兵自然就心甘情愿的为萧逸所用了!

    事实证明,这些辅兵在战场上的表现不错,他们不但非常勤快的搬运沙袋、箭支,一些热心的家伙还主动给曹军的弓箭手指点寿春城的防御情况来,那里是屯兵的地方,那里又是死角,成为了非常合格的‘带路党!’

    “杀!……顶住,‘仲氏天子’在此,后退者死!”

    寿春城头,袁军自然也在拼死反抗,为了守住城池,袁术也是拼老命了,所有将校全部派上城头,‘四名臣’一人把守一面城墙,袁术身穿黄龙袍,打着一面新做的‘日月天子旗’来回巡视,侍从还抬着大笔的金银财宝,每到一处,狂撒金钱雨,封官许愿,振作三军士气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激励下,袁军也爆发出了超强的勇气,成排的弓箭手站在女墙边与曹军对射,因为居高临下,他们更占优势。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咚咚!”

    战鼓隆隆,箭飞如雨,弓箭手一排排的冲上去,又一排排的倒下,连带那些负责填河的辅兵也被射杀不少,尸体栽进护城河里,迅速染红了大片的河水,而后又被激流冲进了渭水中,捎带着连那些沙袋也被冲走了不少,填河的进展非常缓慢!

    “见鬼了,鸣金收兵,让前面的张辽、于禁两位将军都退下来!”

    不能再攻了,虽然将士们悍不畏死,可寿春的城防太坚固了,短短半个时辰,部下就伤亡了上千人之多,再打下去,有多少人命够往里面填的啊!

    所以萧逸果断的下达了收兵的军令,如此坚城,不能强攻,还得用智取呀!

    “吼……吼!”

    “曹军小儿们,有胆子的就来攻城啊!”

    “来呀,胆小鬼,老子全把你们送到渭水河里喂鱼鳖!”

    “夹着尾巴逃跑喽~~”

    看到曹军潮水般退了下去,城墙上的袁军连蹦带跳,大呼小叫,即是鼓舞自己的斗志,同时也在用这种办法抹掉心中的恐惧,毕竟城下领兵的可是‘鬼面萧郎’,一个给他们带来太多、太多死亡的人!

    “气死我也,请大都督下令,我等愿领兵再攻!”

    “对,不破寿春,誓不收兵!”

    张辽、于禁、典韦等一群武将全涌到中军大旗下请战,三峰山一战后,曹军上下傲气正盛,那里受的了被敌军如此侮辱,更何况还是一群前不久才被自己打的大败的敌军!

    “寿春城高池深,强攻不是上策,只会白白折损将士们的性命,还是先撤下来吧,丞相那里我自会去解说!”

    萧逸摆摆手,他才不会因为被敌人嘲讽几句,就傻乎乎的用脑袋去碰石头,至于一时的失利不算什么,咱们看谁能笑到最后!

    “回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