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11.第411章 国殇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袁术是一路哭嚎着回到寿春城的,凄惨无比,就在几天之前,他还拥有二十几万大军,还是前呼后拥,一言九鼎的‘仲氏’天子,可现在呢,大军没了,连那面‘日月天子旗’都丢在了战场上,最后跟随他逃回来的人马总数不超过两万,离全军覆没也差不了多少!

    败军一回到寿春,一个人的哭声,就变成了一座城都在哭泣,无数的孤儿寡妇涌出城外,在残存的败军中寻找自己的亲人,这次出征,谁家没有男丁上战场,甚至好多都是父子、兄弟同在军中,侥幸找到的自然是喜极而泣,只要能活着回来就比什么都好,可更多的却是找不到,连尸骨都找不到~~~

    “陛下,各位大人,我家六个儿子全都随军出征了,为何一个也没有回来?一个也没有呀!”

    当一名白发老妪带着成群的孤儿寡妇跪倒在战车前,哭嚎着质问时,连脸皮厚如城墙的袁术都羞愧的无地自容,至于他身边的‘四名臣’,更是纷纷用长袖遮脸,实在无颜面对淮南父老,面对这座寿春城呀!

    一名母亲,要用二十年的时间和精力,才能把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养大成人,而三峰山上,短短两天时间,就让这一切都付之东流了~~

    一行人在满城的哭泣声中回到了伪皇宫,留守人员连忙帮他们梳洗、换衣、献食……,坐在自己的龙椅上,披着干爽的新龙袍,又一连灌了好几碗蜂蜜水,袁术终于有了一点精神!

    这时有侍从跑上来禀报,负责断后的大将-纪灵阵亡了,连人头都被‘鬼面萧郎’割了去,制成骷髅盏!

    “纪灵,孤的忠勇之将啊,没了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死者不可复生,败仗不能挽回,可这场战争并没有结束,用不了多久,曹军就会兵临城下,如何安排战守之法才是最重要的呀!”

    ‘四名臣’之首的李丰最先振作起来,三峰一战,丢的不过是二十几万人马,虽然心痛,却还能忍受,可寿春城如果再守不住,那丢的可就是身家性命了。

    “爱卿们有何良策?”袁术也不想失去皇位,更不想死后脑袋被制成酒杯,所以勉强振作起来!

    “征兵、调粮、筑城、坚守!”四名臣互相看了看,齐声回答到,显然私下里他们已经商量过了!

    这八个字可以说是咬着牙挤出来的,淮南一带,因为袁术的骄奢淫逸,本就已经民生疲惫了,三峰山一战,更是折损了二十几万的精壮,还有搜刮来的大批粮草,也全成了曹军的战利品,如果再继续征兵、调粮,就等于是把老百姓们往死路上逼啊!

    四名臣都是淮南人,如今家乡被糟蹋成这个样子,心中的那种悲痛可想而知;可是没办法呀,为了保命,他们只能把最后一个壮丁推上前线,最后一粒米充做军粮,否则,死的就是他们了!

    淮南各郡,所有十七岁以上男子全部征召入伍,所有官仓粮草全部运来寿春城,这就是他们想出来的办法。

    汉代男子二十而冠,开始行使一个成年男子的权力和义务,才能去当兵,如今把年龄定在十七岁,已经是在割幼苗了,至于调走地方官仓的存粮,也就意味着各郡的行政机构面临瘫痪的危险,无粮,则心慌呀!

    可以说,四名臣的这个办法已经相当残忍了,可袁术准备把它发扬光大,变残忍为残暴!

    “一不做,二不休,传孤的旨意,所有淮南各郡十五岁以上男丁悉数从军入伍,各地粮草,无论官仓还是私仓,全部运来寿春盘点!”

    说是盘点,其实就是强征!

    “陛下,若如此,淮南诸郡二十年内休想恢复元气了!”四名臣的小脸全皱的跟苦瓜一样,熟悉内政的他们自然明白,二十年,恐怕都是个乐观估计,甚至可能是三十年,四十年!

    “管不了那么许多了,孤现在没时间考虑二十年后的事情,如果没有兵马、钱粮,不出二个月,咱们都得完蛋,立刻颁旨执行吧!”

    袁术冷眼盯着面前的四名臣,心中老大的不满意,当初就是这些家伙撺掇自己出兵和曹孟德决一死战,结果战是战了,死的那个却差点是自己,悔不当初呀!

    “另外,把紫木公子请来,孤要和他商量一下军国大事!”袁术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听紫木的坚守之策,弄的如今连守城的本钱都快没了,唯有希望这位白衣公子能想出几个好办法,帮他度过眼前的难关吧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四名臣互相看看,他们感觉的到,因为战败的原因,袁术如今已经有些不信任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君臣相疑,国家必亡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场迟来的大雨,害得袁术差点全军覆没,可同样是这场大雨,又给他争取到了喘息的机会,因为秋雨绵绵,道路泥泞不堪,所以曹军并没有乘胜追击,而是把大营安在三峰山附近,设招魂大典,祭祀阵亡的将士们!

    操吴戈兮被犀甲,

    车错毂兮短兵接,

    旌蔽日兮敌若云,

    矢交坠兮士争先。

    凌余阵兮躐余行,

    左骖殪兮右刃伤,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诚既勇兮又以武,

    终刚强兮不可凌。

    身既死兮神以灵,

    子魂魄兮为鬼雄!

    三峰山上,细雨朦朦,在两军血战过的地方,一片低沉的《国殇》声中,招魂大典开始了!

    “魂兮归来呀!”

    “生为战兵,死做鬼雄!”

    曹操身穿白袍,亲自向战死的将士们祭拜,全军将士跟在后边,向一座刚刚堆砌而成的巨大坟莹下拜,里面就葬着阵亡将士的骸骨,杀敌一万,自损八千,三峰山大战,曹军同样死伤数万,许都城中,一夜之间不知添了多少孤儿寡妇,战争呀,打败了,要死人,打胜了,同样要死人!

    伤亡是巨大的,胜利同样是辉煌的,这一仗下来,光是战俘就抓了十万出头,以至于曹军专门找了个大山谷来安置他们,两头派重兵把手,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大牢房。

    至于缴获的盔甲,兵刃,旗帜,锣鼓,帐篷,粮草,那更是堆积如山,士兵们整整用了两天的时间,才把这些东西从战场上收集回来,当然了,这些家伙自己也没闲着,碰到好的武器、盔甲肯定先留下来自用,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,还有一些额外的收入,比如搜刮俘虏所得,也是不用上交的,对此,将军们也不会去管,大家在战场上连命都豁出去了,发点小财那不是应该的吗?

    “张二,斩首两级,生俘一人,合计赏金三十两!”

    “赵五,斩首五级,赏金五十两,另,斩获敌校尉一名,首级为证,特官升一级!”

    “王小二,阵亡,生时斩首三级,赏金三十,由官府发给家属,全家免赋税三年,妻儿国家供养!”

    各营的大帐前都排起了长龙,主簿们提着毛笔一一记载功劳,士兵们则兴高采烈的拿着斩获的人头来领赏,在他们眼里,这些呲牙咧嘴的东西就是沉甸甸的金元宝,所以没人会觉得恶心,更加不会害怕,有些调皮的士兵,还会拿着人头互相比较,看谁斩下来的更帅气,更吓人!

    如果一般人看到这些,估计得吓得屁滚尿流,可在那些将军们眼里看来,却是再正常不过了,‘虎狼之师’本就该如此,当年秦人那支天下无敌的军队,就是‘身上挂人头,腋下夹俘虏,赤膊上阵,大声呐喊着追杀自己的敌人’,二者是何其的相似呀!

    整个大营里,无论是将军还是普通士兵都得到了丰厚的赏赐,就连那些留守大营的火头军,也因为后勤支援得力而领到一份奖赏,皆大欢喜,当然了,有两个人是例外的,一个是曹操,一个是萧逸!

    功劳簿上从来不会有曹操的名字,因为只有他赏赐别人的份,谁又敢反过来犒赏他呢,再说,赏赐对他而言也没有什么意义,此战大胜,用不了多久连淮南的千里土地都是他的,更何况区区一点财物呢?

    至于萧逸吗,论战功,他最大,论杀敌,他最多,可是赏赐却实在没法再给了,二十岁就官拜大都督,封侯爵,如果再加封赏的话,那不是爱护,反而是害他了!

    不过曹操私下也表示了,如果萧逸喜欢,可以在他的女儿里多选一两个做平妻,或者在曹、夏侯两族的女子里选几个有姿色的做妾室,吓得萧逸连连摇头,他虽然喜欢美女,但绝不滥情,那些刮骨钢刀,还是不要太多的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