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5.第405章 我是-曹阿瞒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汉人素有在村子中央种植树木,聚拢风水的习惯,‘曹家亭’也不例外,一颗几人环抱的大槐树生长在那里,看样子,至少有几百年的树龄了,历经风吹日晒,树皮干裂,就像一条条虬龙蜿蜒攀附其上,欲要飞腾向天,大树的枝叶更是繁茂,遮出好大一片荫凉!

    一名身穿粗布衣,须发皆白,长寿眉都快耷拉到耳边的老者,正闭目坐在树下休息,几个穿肚兜的光屁股小娃娃在左右玩耍,老幼、兴衰、枯荣,正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!

    看到老者,曹操先是一惊,随后快步来到树下,单膝跪地,“孟德见过三老太公!”

    老太公,那就是曹操的太爷爷辈了,萧逸等人不敢怠慢,连忙也跑过去跪地行礼,虽然不相识,可就冲人家这个岁数,也禁得起他们一礼!

    八十岁?九十岁?还是一百岁?

    看着三老太公鹤发童颜的模样,萧逸暗暗猜测起他的年龄来,自从穿越而来,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年老的人,神态与身后那颗老槐树相似,,年轮套年轮,莫非是树木成精啦?

    “孟德?是谁呀?”白眉老太公翻了半天的眼睛,结果问出这么一句来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萧逸几个人差点没笑出来,这下算是白跪了,人家根本就不认识你,曹操也是一脸的尴尬,没想到自己文治武功,名震天下,在家乡却是默默无闻!

    “家父曹嵩,我是曹家之子,曹孟德呀!”

    “曹嵩呀!”又想了一会,这位三老太公终于点了点头,“似乎有些印象,那个小家伙离开村子已经好多年了,听说还当了大官,也不回来看看,真是欠揍~~~”

    “小家伙?……欠揍!”曹操一阵的无语,自己今年三十九岁,父亲曹嵩如果还活着也是花甲老人了,怎么就变成小家伙了,可是想想老太公的年纪,这话似乎也没什么错误!

    “家父已经去世了,生前未能回乡看望老太公,还请赎罪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已经死了?”老太公似乎很是吃惊,还掐着手指头算了算,“按说年纪也不大呀,怎么就走了,哎……,十有**是他那贪财的毛病害的,他小时候我就劝过,眼睛别总是盯着黄白之物,不听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”

    听了老者的话,萧逸不禁一惊,和身边的郭嘉对视了一眼,没错,曹嵩可以说就是死在钱上,因为随身携带的钱财太多,负责护卫的士兵才眼红起了杀心,最后随行家小、奴仆数百口全死于非命,等到被发现时,连尸首都被恶狼、野狗啃噬的不成样子,根本分不清谁是谁,只能草草合葬!

    “对了,你到底是谁呀?”老太公刚明白一会,很快又糊涂了,还是没认出曹操是谁!

    尴尬,太尴尬了!

    原地转了三圈,曹操觉得很没面子,尤其旁边还萧逸、郭嘉在看着,尤其是后者,谋士里出了名的大嘴巴,回去以后用不了三天,估计大家都得知道自己的糗事,所以,万般无奈,曹操准备出绝招了!

    “我就是--曹阿瞒!”掐腰,挺胸,抬头,曹操大声报出了自己的字号。

    “刷!刷!”

    这一声果然有用,几个光屁股娃娃最先反应过来,齐齐抬头看者曹操,而后小脸发青,仿佛见了鬼一样,一头扎到老太公身后,抱着小脑袋死活不肯出来了,只露出几个粉嫩嫩的小屁股在外面扭呀扭的~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‘曹阿瞒’三个字果然非同凡响,正当萧逸等人准备伸大拇指称赞时,异变突生。

    “曹阿瞒?……你是偷我家梨子的那个坏小子!”三老太公也醒悟过来,第一反应竟然是抄起身边的老梨木拐杖,一跃而起,劈头盖脸就敲了过来,老胳膊老腿的竟然还如此灵活,真是不可思议!

    看到曹操有挨揍的危险,护卫许褚就要冲上去,却被萧逸一把拦住了,太爷爷打重孙子,这种事情就是皇帝来了也管不了,揍就揍吧!

    果然,看到拐杖过来,曹操不闪不躲,似乎早有心里准备一般,好在老太公年事已高,力气弱,也伤不了他,反到把自己累得呼呼直喘,这时候挨揍的曹操还得走过去,把老头扶坐在地,拍打前心后背,帮着顺气,这孙子当的,也真是到家了!

    “打曹阿瞒,打坏人,他专门吃小孩!”

    几个小娃娃倒是又蹦又跳,他们都是在‘曹阿瞒来了’的恐怖故事中长大的,如今看到老太公打坏人,自然高兴了,也不用担心自己被吃掉了!

    “你五岁那年爬到老夫家的树上偷梨子,按理说吃几个梨子也无妨,可你个坏小子每个只吃一口,给老夫留了一树的坏梨……

    你七岁那年把耕牛尾巴给点着了,害得老夫用了好几年的秃尾巴牛,驾车出去都丢人~~

    你十岁偷了老夫的拐杖去做梨木剑,说是要出去行侠仗义,斩妖除魔,结果被人家打了一头的包回来……

    还有,你十四岁偷看邻居家~~”

    老太公坐在那里开始数落曹操小时候做过的坏事,难得他偌大岁数竟然还记的如此清楚,只说的曹操脸红一阵,白一阵,黑一阵……

    “好了,老太公,阿瞒知错了!”说到后边,曹操连忙把老头的嘴给捂住了,谁没有年少轻狂的时候,他小时候确实顽劣了些,可现在不是照样统帅千军万马,成为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丞相了吗?

    淘气小子,有出息!

    “阿瞒呀,你出去也有二十多年了吧,外面世道艰险,混不下去就回来吧,老夫做主,给你在村外分十几亩田地,足够温饱之用了~~”老太公人不错,刚教训完,又开始关心晚辈了!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萧逸和郭嘉再也忍不住了,笑的前仰后合,眼泪都出来了,让堂堂的大汉丞相回来种地,老太公这脑洞也真是够大的,不过,很好,很善良,也很暖人心!

    无论你在外边混的如何,家乡就是家乡!

    “多谢老太公挂念,阿瞒不才,这些年也挣了份家业,足够一家老小吃用的了!”曹操自豪的拍拍胸脯,如今他坐拥兖州,司州,关中,以及豫州大部土地,兵马也有数十万众,这份家业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“外边的家业再大,也是无根之萍,顷刻间就会易手他人,家里的产业再小,哪怕是几亩薄田,却可以传之子孙,世世不绝呀!”

    讲述完自己的一套人生哲学,老太公的目光转向了曹操身后的三个人,开始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这个娃娃不错,身体强壮如牛,血气也旺盛,是个种田的好材料!”他指着许褚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聪明人,可以来教村里的孩子读书识字,就是身子骨差点,没关系,以后跟着老夫多学学养生之道,正所谓‘坐如龟,行如雀,睡如狗’,保你长命百岁!”

    “多谢老太公,可惜晚辈被红尘烦扰,怕是没机会享受清福之乐!”郭嘉拿出酒葫芦猛灌一口,自家事,自家知,自己用心过度,恐怕就不是个长寿的命格!

    “可惜啦,多聪明的娃娃!”最后老太公看到了萧逸身上,长寿眉一挑,似乎很吃惊,“这个娃娃好浓的杀气呀,似有万千鬼魂环绕左右一般,你小子到底杀了多少生灵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时失手,多伤了几条人命罢了,老人家以为小子适合做什么营生呢?”萧逸也很好奇,前面那两个,一个种地,一个教书,那自己适合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娃娃,啥也不要做,找个深山去清修才是最好的,否则难免杀戮缠身!”老太公绉皱眉,似乎很不喜欢萧逸身上的杀气,“真不知道是谁调教出来的弟子,怎么就轻易放出来了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!家师已经羽化登仙了,小子在山里无依无靠,这才出来闯荡天下,混口饭吃,混口酒喝而已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条顿开金锁的蛟龙呀,难怪!难怪!”老太公摇了摇头,目光又转回曹操身上,“你回来是给曹腾扫墓的吗?他也是个聪明人,可惜,干嘛非走到那条路上去呢,毁了呀……”

    又听老人絮叨了半天,最后四个人才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“主公,哪位老人家今年高寿呀?”走出很远后,郭嘉还不时回身张望,看来对人家的养生之道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曹操没有说话,掐手算了算,而后伸出自己的大拇指,接着又伸出食指,用力比划了一下~~一百零八岁!

    “嘶嘶!~乖乖~人瑞呀!”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人活七十古来稀,八十岁就可以随心所欲,受世人供养,至于一百岁,那就是‘人瑞’,有大福气,比后世的大熊猫都宝贵,说句不客气的话,他老人家就是打了皇帝都不会被治罪,活到这个年纪就是最大的资本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家老宅在村子最东头,房屋很平凡,但院落很大,因为家人都迁到了许昌,所以这里只有几个年老的仆人看守,也算是他们的养老之地。

    看到曹操归来,几个老仆都很高兴,竟然还是一口一个‘少爷’的称呼他,与二十多年前一样,这时候曹丕兄弟也玩闹回来了,看一身的尘土就知道有多热烈!

    在家里只是略加停歇,一行人就带着准备好的香烛贡品前去给曹腾扫墓了!

    村外,荒野中!

    曹腾的墓很普通,除了坟莹略微高大一些,其周围其他普通百姓的也没什么区别,只是前面一块汉白玉墓碑上刻着‘费亭侯之墓’的字样,让人知道墓主曾经不平凡的一生!

    生前万般富贵,死后归于平淡,这样的结局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点香,上供,叩首,一番礼节过后,曹操一言不发的盯着眼前的墓碑,其余的人很自觉的退开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位养祖父,曹操的内心是很复杂的,可以说是因为曹腾的余荫,他才能自幼读书、练武,受到良好的教育,长大后才有机会前往洛阳,进入权贵阶层,为今日的飞黄腾达奠定了基础。

    可同样是因为曹腾,让他身上背负了无数污名,‘宦官之后,阉丑遗族……’,这些骂名跟随了他几十年,挥之不去,为此,曹操悲哀过,愤怒过,甚至大开杀戒,可再多的鲜血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,他就是太监的养孙!

    一个时辰,两个时辰,一直坐到日暮时分,残阳如血,曹操才缓缓站起来,手扶石碑,眼中杀气弥漫,“世人嘲讽又能如何,老夫就是要让你们都看看,太监的养孙有多大的本事,又能对这个天下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朝我儿做了皇帝,看谁还敢拿老夫的出身说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