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4.第404章 地利不如人和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三峰山,地处豫州与淮南交界,东西绵延百余里,主体由三座相连的高峰组成,因此得名,其地山势陡峭,怪石横生,中间有山路通行南北,即是两州的天然分界线,也是兵家必争之地!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必须占领三峰山!”

    袁术出身世家,自幼拜访名师,兵书战策也读过不少,虽然算不上优秀的统帅,但‘地利’在战争中的重要作用他还是知道的,因此下达了抢占三峰山的军令。

    占据了地利,也就等于掌握了战争的主动权,到时候进可攻,退可守,灵活自如!

    淮南集团原本计划用十天时间,征调二十五万大军,和十万民夫,这个时间本来就已经很仓促了,可在得知曹军以每日八十里的速度推进时,袁术再也坐不住了,筹备到第四天,没等各路人马到齐,就强行下达了出征的命令!

    “呜!呜!呜!”

    大将纪灵统兵三万作为开路先锋,马不停蹄的直奔三峰山而去,务必要在曹军到达之前,占据有利地形,修筑好堡垒,为大军决战做好准备,而后袁术则带领自己的御林军,作为第二梯队进发!

    别看是仓促出发,袁术的排场可一点也不小,全套的帝王依仗都带出来了,前面龙凤日月旗开路,后面四斗五方旗护身,两旁护驾武士,手持金瓜银斧,黄钺白旄,一张巨大的黄罗伞盖下,袁术金盔金甲,大红披风,坐下逍遥马,手中斩将刀,威风不可一世!

    “陛下,各路人马尚未到齐,民夫、粮草、淄重也均未准备妥当,如此仓促出兵,恐怕对战事不利呀!”淮南四名臣之首的李丰带着黑眼圈跑了过来,这几天为了筹备后勤,他日夜不眠,连靴子上都跑出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“孤再不出兵,曹孟德就要杀到寿春城下了!”因为操心战事,袁术的眼睛也有些发红,“粮草准备的如何了?民夫是否够数?”

    “回禀陛下,粮草、民夫都需要从各郡征调,路途遥远,如今所到的还不足三成,微臣已经尽力调拨,可至少还要八到十天左右才能足备!”

    李丰心中哀叹,淮南本是天下膏於之地,钱粮充足,人口众多,可自从袁术主政以来,大肆修建宫殿、园林,滥用民力,累死者不计其数,苛捐杂税更是多如牛毛,如今地方上已经是民生疲惫,不复当年盛象了!

    “孤的寿春城富甲天下,人口几十万,难道还凑不出一点军粮,几万青壮吗?”

    “陛下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诏令,所有寿春百姓,一律交出家中存粮,另外,凡是家里有两个男人的,就出一个到军前效力,两日之内,务必征调完毕,违令者,斩!”

    袁术拔出腰间的天子剑,直接仍在了李丰面前,“两日之内,不是军粮来,就是人头来,你明白?”

    “臣……,遵旨!”抱着天子剑,李丰眼泪都快出来了,这是逼着他当强盗,劫掠寿春城里的百姓,可是不干又不行,袁术说的明白,要么背骂千古名,要么就献上自己的人头,二选一,挨骂自然要比掉脑袋强!

    无数甲兵手持利刃冲进了普通百姓的家宅,翻检、搜刮,诏令上说的明白,二男抽一,那意思就是说家里只要有两个男人就得带走一个,至于存粮,只要是能吃的,一粒不剩!

    “什么,这是你全家的口粮,兵大爷可不管这些,抢,饿死几个百姓,寿春城还是袁家的,要是兵大爷都饿死了,寿春称就得易主!

    什么,你家里就一个男人?

    胡说,你怀里那个三个月大的小家伙不是带把的吗?既然是带把的,那就是男人,陛下有令,二男抽一,你丈夫就得跟我们走,上前线出力去,没力可出,挡箭矢总成吧!”

    就这样,一队队的青壮被强行从家里拖了出来,用绳子困好,强行押送到军中效力,身后只留下一座满是老弱妇孺,哭泣中的寿春城!

    人间地狱,莫过于此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!三峰山!”

    曹操和一众谋士、武将同样把目光盯向了这里,兵家必争之地,谁又看不出来呢!

    “丞相,我军已经进入豫州境内,只要日夜兼程,马不停蹄,完全有机会抢在袁术前面占领此处战略要地!”夏侯惇是开路先锋,为人又厚重、谨慎,早已经做过详细的路程计算,他说能抢先一步,那就肯定**不离十了。

    “不急,一座山峰而已,让给他又何妨!”目视地图良久,曹操微微一笑,“传令下去,全军安营扎寨,休息好了再上路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,军情十万火急,袁术大军正日夜兼程,抢占三峰山,咱们为何反而越走越慢呀?”

    疑惑的不止是夏侯惇,其余众将也是大都不解,大军出征以来,可以说是风驰电掣,每日推进八十余里,威震敌胆,可自从进入豫州以后,行军速度却是一降再降,每天晚起早歇,走不到三十里就安营扎寨,路走的少了,士兵们的伙食反而增加了,一天吃四顿,顿顿有肥肉,把弟兄们吃的红光满面,精力旺盛的无处发泄!

    “哈哈,袁术无能之辈,行军布阵全都硬般兵书战策,却不懂灵活应用,真是白白糟蹋了那几十万淮南精兵!”

    曹操先是看了看身边的郭嘉和萧逸,三人目光一对,都是精光闪闪;而后用手指着地图上的三峰山继续说道,“大军征战,地利固然重要,岂不知,天时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,说到底,仗是人打的,士兵才是最重要的,淮南军日夜兼程赶去占领地利,到了之后也必然疲惫不堪,再无战力,而我军士兵呢,日行不过三十里,每顿加酒加肉,养精蓄锐,到时候就是一群下山的猛虎,看他袁术那些羸弱之兵如何抵挡!”

    “丞相神算,鬼神莫测!”众将无不躬身称颂,确实如此,咱们吃的饱饱的,睡得好好的,去揍那些日夜兼程,饿了好几天的家伙,肯定怎么打,怎么赢!

    “此间临近谯县,明日大军就停歇一日,老夫正好回去看望一下家长父老,再为家祖清扫陵园,以尽人子之责!”曹操的老家就在沛郡--谯县,离此只有几十里的路程,游子归乡,自然要回去看看了,此乃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要养精蓄锐,休息一天也好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操回家的方式很低调,没有仪仗,也没有旗鼓,甚至连盔甲都没穿,就是一身便服,带了三个儿子,侍卫长许褚领数十名亲兵护卫,外加郭嘉、萧逸二人而已。

    他的老家是谯县中一个很普通的乡村,依山靠水,说大不大,说小也不小,大概有几百户人家,数千亩土地,还有一大片桑树林,民风淳朴,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,连名字也很普通,就叫---曹家亭!

    曹丕兄弟自然成了领路人,他们自幼就生活在这里,熟悉的不得了,还不时和路人打着招呼,等到了村口,立刻被一群顽童包围上来,‘叽叽喳喳’说个不停,曹家兄弟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肉干、糕点分给这些小伙伴们,还把自己的战马让出来,让大家轮流上去试骑,玩的不亦乐乎!

    看得出,这几个家伙以前在家里也是‘孩子王’的角色!

    “走,咱们也进去!”战马和大队亲兵都被留在了村外,曹操只带着萧逸、郭嘉,侍卫许褚几人向里面走去,曹家有祖训,无论在外面当了多大的官,发了多大的财,回到家乡之后就是普通的一个村民,不得张扬,更不得骄横!

    少年离家,再回来时已经是人到中年了,其中多少感慨,真是一言难尽!

    每看到一块石碑,一口水井,一片树林,几人都会停留下来,曹操一一指点,那里是他儿时的乐园,那里是他少年练武、读书的地方,那里又是他青年时立志遨游四方的起点……

    看得出,曹操确实离家很久了,一路上碰到的行人不少,却没一个认识的,偶尔有几个犹豫的,看到几人的穿戴、气质,还有腰间的宝剑,也就没敢过来!

    白龙鱼服,不穿朝服的丞相还是丞相,不穿盔甲的将军也还是将军,那种骨子里透出的气质,是无论如何也遮掩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老夫离家二十余载,当年的玩伴、友人恐怕多已不识了!”一个熟人也没碰到,曹操不禁有些伤感,二十年,足够尘世间换一代人的了,再说,他虽然生在这里,可十几岁时就随父亲去了洛阳居住,能记住他的乡亲自然寥寥无几!

    回到家乡,却无家乡之人,其中落寞,有谁可知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