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403.第403章 一石三鸟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淮南,寿春城,伪皇宫里,听到曹操大军征讨的消息,袁术不禁大吃一惊,在他原来的计划中,只要自己把龙袍披在身上,各路诸侯就应该闻风拜到,再送来无数的奇珍异宝,求自己给他们封个一官半职才对,而现实情况是,珍宝一件没有,征讨大军却杀到家门口了。

    “快来人,敲响钟鼓,召文武百官上朝议事!”别看袁术平时总拿自己和曹操的血统、出身来比较高低贵贱,一副轻慢的样子,可真要上阵厮杀,他腿肚子转筋呀!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听到钟鼓声,刚出炉的‘仲氏’王朝的文臣武将们一窝蜂似的跑来了,不管是否愿意,反正现在是上了贼船,既然上来了,那就得小心驾驶,万一船翻了,大家都得玩完!

    “吾皇,万岁!万岁!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免礼平身!”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,我……,不,是‘孤’接到传报,那曹孟德无故兴师,犯我疆土,大家以为该如何应对呀?”摸着身上的龙袍,袁术尽量表现出君临天下的气度来,现在他对身上的龙袍格外迷恋,再热的天气也不肯脱下来,就是和那些后宫嫔妃‘恩爱’完了,也得披在身上才能入睡!

    不过袁术的努力显然是白费了,这件龙袍出自能工巧匠之手,上面又镶嵌着无数珠宝,自是珍贵无比,而袁术本人长的也不是太差,‘四世三公’的出身,就算是歪瓜裂枣也能熏出几分人样来,可在群臣眼里,二者搭配在一起,却怎么看都那么别扭……

    用句文雅的话讲~~‘望之不似人君!’

    通白点的说法就是~~丫的,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!

    群臣你看我,我看你,谁也没敢发言,这是开国以来的第一仗,至关重要,就像建立在沙滩上的房子,如果扛不住这一波大浪的冲击,顷刻间就会土崩瓦解!

    至于住在房子里的人,死无葬身之地!

    “紫木,此事你怎么看!”放着满朝‘朱紫公卿’不管,袁术首先就点到了一身白衣的‘紫木公子’身上。

    “启禀陛下,那曹孟德文韬武略,善于用兵,麾下大将萧逸更是勇冠三军,所以这一仗,只能求稳,不能冒进!”紫木公子没有任何官职,所以也就不用站在百官队伍里,他依靠在一根殿柱旁边,一身白衣如同幽灵一般,似乎随时准备退到阴暗的角落里躲藏起来!

    “立刻收缩防线,放弃外围所有城邑,烧尽淮南一带的麦田,驱赶民众,让曹军得不到一颗粮,一根草的补充,然后我军集中力量死守寿春城,如此最多两个月,曹军就会粮草耗尽,人困马乏,到时我军大举反攻,可获全胜!”

    “嘶!……嘶!”

    紫木公子的计策刚一说完,大殿里就响起一片抽气声,接着就是群情激愤,一致反对!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那有未战先退的道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曹孟德虽然厉害,可他是远道而来,我等以逸待劳,正是灭敌的大好时机,怎么能死守城池呢?”

    “对呀,管他什么‘鬼面萧郎’,黄口小儿一个,老夫就不信他有多厉害!”

    群臣们就像被刨了祖坟一样,疯狂般反对紫木公子的意见,放弃城邑,烧毁麦田,这两个办法如果用出来,没伤到曹操,就会先伤到他们了!

    群臣大都是淮南一带的士族出身,那个家里不是良田千顷,家宅无数,而且袁术登基以后,为了收买人心,更是在寿春城外大肆给众人封赏土地,这要是一把大火烧过去,毁的可都是自家的粮食,群臣自然心疼了!

    龙椅之上,袁术也是听得直牙疼,自己这个皇帝还没当几天,一仗不打就抛弃数十座城池,面子上也太说不过去了吧,到时候各路诸侯怎么看自己?天下百姓又怎么看自己?

    所以不能后退,只能前进呀!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神武,天下无敌,我淮南又是兵精粮足,请御驾亲征,灭敌于国门之外!”群臣的意见非常统一,饭在自己家里吃,仗到别人院子里打,这才是上策吗!

    “好,孤就御驾亲征,会一会曹孟德!”被群臣一吹捧,袁术也觉的自己英明神武起来,既然实力雄厚,那就主动出击,打一仗吧!

    “传孤的旨意,征调淮南各路人马共计二十五万,并民夫十五万用来押运粮草,十日内齐集寿春,御驾亲征,迎战曹操!”

    “诺!陛下英明神武,战无不胜!”

    “自寻死路!”大殿一角,白衣飘飘,紫木公子低语一声后,退到了阴暗角落里,再也一言不发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徐州,大耳朵刘备正对着刚刚接到的圣旨发愁,袁术在淮南称帝了,朝廷要自己起兵南下征讨,当然了,他也清楚,这其实就是曹操的命令,不过是借小皇帝的名义说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可就是经过这么一道手续,就把自己吃的死死的,他不但是徐州牧,汉家臣子,更是汉室宗亲,如果抗旨不尊的话,恐怕天下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自己淹死,以前好不容易赞下那点声望也会付之东流,更何况这次是‘为国讨贼’,曹操的旨意下的名正言顺,谁也反驳不了!

    可真要起兵南下,刘备心里又十分没底,那袁术兵精粮足,威震一方,岂是好对付的,再者,自己徐州牧的位子还没完全坐稳,如果带兵远征,后方空虚,万一家里出点什么变故,自己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地盘恐怕就再不姓刘了~~

    难!难!难!……进退两难呀!

    遇到疑难事,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个高人来请教一番,可刘备环视一周后郁闷的发现,自己身边竟然一个高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关羽、张飞两兄弟忠心上绝无问题,武艺更是一流的,上阵厮杀,勇冠三军,可出谋划策就不是他们所长了。

    糜竺、糜芳两个大舅哥倒是聪明人,洞察人心,善于谋算,可他们的才干全在自己的小算盘里,商人气息十足,计较个人得失就没问题,可自己要下的是天下这盘大棋,糜家兄弟的格局和气魄就远远不够用了!

    至于剩下那些徐州官员,大都是白面书生,风流名士,吟诗作对就可以,用来谋划天下大事,他们非把自己也赔进去不可!

    “无人可用,缺一条臂膀呀!”心中长叹一声,刘备此时非常的羡慕曹操,看看人家麾下,荀彧,荀攸,郭嘉,程昱,全是一等一的谋士,还有萧逸可以为他独当一面,分担了无数的压力,自己手下怎么就没有这样的人才呢?

    如果当初,自己……哎!

    “局势纷扰,元龙先生可有何应对之策?”无奈之下,刘备只好把目光投向了一个他本不愿意讯问的人~陈登!

    陈登,字元龙,徐州名士,广有才名,也是当地首屈一指的宗族大户,不过很可惜,他和刘备的两个舅哥糜家兄弟不合,原因也很简单,都是徐州大户,一山不容二虎呀!

    当初陶谦在时,一面安抚糜、陈两家,一面施展平衡之术,还算相安无事,可刘备当上徐州牧以后,成了糜家的女婿,这无形之中,糜家就压了陈家一头,矛盾自然也就日渐激化起来!

    “回禀州牧大人,天子诏书到此,又是为国讨贼,徐州不出兵恐怕是不行了!”

    陈登今年三十多岁,为人沉稳多谋,博学多才,二十五岁时就举了孝廉,不但精于内政治民,在谋划天下大事上,眼光也很独到!

    “曹操、袁术,乃是两头猛虎,这次大战双方投入的总兵力更是超过四十万,堪称倾国之战,以我们徐州这点力量如果投进去,恐怕很快就会被吞噬个一干二净,所以属下以为,州牧大人可以领一支人马驻到徐州边界上去,先看看风声再说!

    如果曹操胜了,大人就起兵围攻寿春,征讨****,顺便拿下一块淮南的土地,扩充实力;反之,如果是袁术胜了,大人就在边界上修筑城池,加强防御,以免得袁军趁大胜之势北上犯我疆土,如此,可谓一箭双雕之计!”

    “善,元龙先生果然大才,此计甚妙!”刘备不禁拍手称赞,当下的局面,这个计策无疑是最好的了!

    其余徐州文武也是频频点头,表示认可,就连和陈登一向不睦的糜家兄弟也不得不承认,论起谋划军国大事,陈元龙确实高他们一筹!

    “州牧大人谬赞了,元龙愧不敢当!”陈登对自己的计策也很满意,还偷偷瞄了站在他前面的糜家兄弟一眼,“一箭双雕吗?……不,一石三鸟才对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