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99.第399章 一家人,无须客气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曹操所料丝毫不差,萧逸的行军速度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的话,那就是……疾如风火!

    从长安到许都,路途长达1100余里,其间不但要翻越道路崎岖的秦岭山脉,还要渡过洛水、颖水两条波涛汹涌的大河,一般人要想完成这样的长途行军,至少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,而萧逸只用了十三天!

    十三天后,整整七万大军,一个不落的出现在许昌城外,队伍连绵十余里,旌旗招展,号角不绝,城中的文武百官顿时惊掉了一地的下巴,人们一边擦着眼睛,一边发出惊叹,“他们莫非是飞过来的不成?”

    经过这次千里急行军之后,萧逸很荣幸的又得到了一个新的外号~~一夜十三~,哦,不对,是‘萧十三郎!’

    之所以能出现这样惊人的行军速度,也是有各种原因的,首先,接到曹操的调兵‘虎符’后,萧逸丝毫没有耽搁,立刻下令由马六代替他坐镇长安,执掌关中的一切军政大权,并留下了六万人马,防守各处关隘;虽然他和马超有十年互不侵犯的誓言,但在这个乱世中,最能束缚人心的是誓言,一文不值,随时可以撕毁的,同样还是誓言,所以不得不防呀!

    安排好留守事宜后,各营人马连夜开拔,萧逸的大军里马匹极多,像刚刚扩充到一万人的玄甲铁骑,平均每个战士有三匹战马,轮番骑乘之下,一日一夜可以狂奔300里,这次千里行军,他们其实是压着步伐走的,其余各营同样不缺乏骡马代步,行军速度自然也就快了!

    其次,大军没有携带过多的粮草,萧逸只是让每个士兵带半个月的口粮就可以了,有荀彧、荀攸那样的内政天才在,只要赶到许都,还怕没有粮草供应吗?

    最后,黄鼠和‘掘子军’同样功不可没,他们平时四处挖掘宝藏,一旦开战,那就是最好的工兵部队,无论是崎岖的山路,还是波涛汹涌的大河,他们都能迅速的弄出一条通道来,保证大军畅行无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离许都还有三十里,大公子曹昂就代表父亲在路边等候了,还带来了大量的牛羊、美酒、米面,用来犒赏远路而来的将士们……

    “大都督一路辛苦了,将士们辛苦了!”曹昂没有父亲那种不怒自威的摄人气势,他的脸上总是挂着一种和煦的笑容,如沐春风,让人很容易就产生好感!

    “有劳大公子问候,末将愧不敢当!”面子这个东西是互相给的,人家出城迎接,萧逸自然恭敬回礼,再者,他对这位曹家大公子还是有一定好感的,虽然不是开创之主,但如果有一份像样的家业,凭曹昂的能力,还是守的住!

    又经过了一番谦让,最后二人在千军万马的簇拥下,并骑回城,看着金戈铁马的队伍,又看看威风八面的萧逸,大公子曹昂不禁心生感慨,“这样的绝世虎将,也只有雄才大略的父亲能够收服,至于自己吗,真的很难说呀……”

    三十里的路程,转瞬就到。

    许都~南门,青罗伞盖,锣鼓喧天,丞相曹操带着一众文武大员亲自在此迎接,对于一位出征归来的将军而言,可谓是莫大的荣誉!

    “末将萧逸参拜丞相大人!”离着城门还有十几丈远,萧逸就翻身下马,躬身一礼,在他身后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三兄弟更是双膝跪倒行礼,他们不但是拜丞相,更是拜父亲!

    “萧郎快快免礼,真是相煞老夫了!”曹操张开双臂,大笑着迎了上去,那感觉即是在看爱将,也是在看女婿,怎么都是满意!

    “参见父亲大人!”曹家兄弟跪行几步,满脸激动!

    “都过来,让为父看看,有什么变化没!”父子天性,曹操把三个儿子拉到身边,挨个仔细看了一边,嗯,不错,大半年不见,身材全都长高了一些,小脸晒黑了,手臂变粗了,人也更精神了,尤其是在儿子们的眼睛里,全都闪现着野性的光芒,那感觉就像三只‘嗷嗷’叫的小狼崽子,健康,活泼,有生气!

    “像狼好呀,乱世之中,生子如羊,不如生子如狼!”曹操满意的点点头,当初他交给萧逸四万人马和三个幼子,如今回报的是八百里秦川的土地,十几万精兵强将,还有三个狼性十足的儿子,看来这一宝自己是压对了!

    “来,萧郎,老夫为你介绍一下朝中的文武百官!”当初大军西征的时候,都城还没有迁移,朝廷也不够安稳,纯粹就是一个草台班子,现在经过曹操的一番苦心经营,终于颇具规模,各地前来投奔的人更是不计其数,其中既有原来的汉室旧臣,也有通过‘招贤令’选拔上来的后起之秀!

    “见过大都督!”

    “见过侯爷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”的大名人尽皆知,无论是老臣,还是新秀,无不上前躬身行礼,连曹操都如此看重的将领,谁敢怠慢呀!

    萧逸一面回礼,一面打量着这些人,毕竟以后就要同殿为臣了,心里有个底也好,其中有两个人让他印象深刻!

    一个是大名鼎鼎的的孔融,这位前北海郡太守丢了青州的全部地盘,被袁绍撵的如同丧家之犬一般,无奈之下只好厚着脸皮跑到许昌来,美其名曰……‘陪王伴驾,保护皇帝!’

    可不管也莫说,这家伙也是孔子的第二十世孙,当今名士,在士族圈子里颇有影响力,所以曹操也就不念旧恶,把他收留下来,给个虚职,高高挂起来了事,不过这种自命清高的家伙,恐怕不会那么老实的~

    另一位就有些不凡了,是员武将,三十岁上下的年纪,身高八尺,狮鼻阔口,短髯如针,身披一件大叶黄铜战甲,手持宣花大斧,威风凛凛!

    “河东-徐晃见过萧将军!”但凡是武将,大都有一颗骄傲的心,徐晃也不例外,因此只是微微拱手,报名,不报字,在军中上下级之间,属于及其不礼貌的行为!

    “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黄口小儿,能有多大本事?”在徐晃看来萧逸能有现在的成就,全是运气好而已,再加上有曹操的宠爱和支持,如果自己处在同样的位置上,也可以创立这样的功勋,甚至是更好!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,安敢对大都督如此无礼!”侍卫长-典韦性如烈火,一晃手中铁戟就要冲过去,军中健儿无不视自家大都督为英雄豪杰,崇拜的无以复加,这是那来的野小子,敢如此无礼!

    “无妨!”萧逸一把拦住了典韦,而后微笑着向前两步拉起徐晃的手,亲切的说道,“好汉子,不愧是丞相大人看中的战将,日后在军中定当前途无量呀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哼哼!”

    被萧逸攥住手掌,徐晃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,而后就开始不断的变化,变红,变青,变蓝,最后变得黑如锅底,豆大汗珠更是‘刷刷’淌下,连眼珠都开始微微凸起,身体也摇晃不定,似乎随时可能倒下去的样子!

    “今日天气炎热,徐将军莫非是中暑了不成,既然身体不适,那就赶快下去休息吧!”萧逸终于松开了手掌,一脸关心爱护的模样!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末将徐公明多谢大都督爱护!”徐晃似乎真的被感动了,眼中泪花闪现,不顾身披重甲,单膝点地,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军中大礼!

    “以德服人,古人诚不欺我呀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你们都是老夫的爱将,日后还须多多亲近才是呀!”这时候曹操大笑着走了过来,满怀深意的看了一眼,而后拉着萧逸继续介绍其他文武大员!

    直到萧逸走出七八丈远,徐晃这才把藏在身后的右手拿了出来,这只能够举动数百斤重石锁的大手如今颤抖的厉害,五条黝黑的指痕深深烙在上面,连血脉都淤住了……

    徐晃知道,这还是人家手下留情了,如果两人再握上一会,或者对方再加一分力气,自己这只手掌就会废掉,而一名废掉手掌的武将,下场如何,可想而知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果然是天下无双,厉害,厉害!”

    还没等徐晃感慨完,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就伸到了他的面前,典韦的黑脸上满是笑容,连小舌头都快露出来了,“徐将军,日后大家就是军中同僚了,理应多多亲近才是呀!”

    徐晃,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介绍过后,曹操带着萧逸一同回到丞相府,这里早已准备下丰盛的酒宴为出征归来的将士们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按理说大将出征回朝,理应先去叩拜天子,汇报军中事宜的,可现在吗,曹操不会提,百官不敢提,而萧逸则不愿提,对于一个没有丝毫权利的小皇帝而言,老老实实的待在皇宫里,才能活的更长久!

    不见,也算是一种变相的爱护吧!

    “诸公,为丞相之雄才大略,为萧郎之神勇无敌,胜饮三杯!”

    “胜饮!胜饮!胜饮!”

    酒席宴上,萧逸高坐在右手第一位上,与主位的曹操只有数尺之隔,连连举杯与前来敬酒的百官对饮,其余将领也是各举酒杯,开怀畅饮,只苦了坐在后边的徐晃,两只手全是又青又肿,别说酒杯,连筷子都拿不起来,又不能让仆人来喂饭,只能郁闷的看着别人喝酒吃肉,今天的教训,他觉得自己会牢记一辈子的,这世上,果然没有谁是随随便便成功的。

    “小女子恭祝大都督凯旋归来,武运长久!”曹家次女-曹节的出现把宴会的气氛推向了**,一只比人头还大上三圈的纯金酒碗更是让众人拍手叫好!

    “大都督海量无双,喝!喝!喝!”

    麾下的武将们纷纷挥拳呐喊,为萧逸助威,同时对曹操的心思也是一清二楚了,“丞相果然好眼光,这样的乘龙快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呀,可惜下手晚了,要知道自己家里也有待嫁的妹子滴!”

    不过男子汉三妻四妾,机会还是大大的有嘛!

    “多谢姑娘敬酒,无愁没齿难忘!”萧逸手托金碗,先是看了看面前已经长的亭亭玉立的小姑娘,而后转身对着曹操躬身一礼,这才在满堂喝彩声中将碗中酒一饮而尽!

    他以前都是管曹家女儿叫妹子的,以示通家之好,如今‘妹子’变成了‘姑娘’,看似关系远了,实际上却是更近了!

    要知道,妹子只能是朋友之交,情同兄妹,而姑娘,却可以变成更加亲密的关系,比如,一家人!

    曹节聪明无比,自然明白其中的分别,虽然小脸羞的通红,还是乖乖的坐在一旁,为萧逸添菜、倒酒,看的主位上的曹操开怀大笑,一众曹家兄弟也是纷纷拍手,有的还做起了鬼脸!

    这场酒宴,与其说是‘接风宴’,不如说是‘订婚宴’更恰当些!

    至于那句‘没齿难忘’,呵呵,聪明人也可以理解成--‘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!’

    对于曹节,萧逸还是非常喜欢的,小姑娘身段、容貌俱佳,虽然不像蔡文姬那样的妖孽,可也是一等一的美人了,更加难能可贵的是此女贤良淑德,丝毫没有因为父亲的权势而变得娇纵,对自己又是一片真心,这个从那件‘蜀锦百花战袍’上就看的出来,一针一线,何其仔细!

    更何况曹节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优点,那就是‘外柔内刚’,萧逸清楚的记得,在原来的历史时空中,曹魏篡汉,这位小姑娘可是做出过‘上殿骂兄’的壮举,虽然最终还是没能改变什么,可她却做到了一位妻子的本分--不离不弃,生死相依!

    所以说,往事随风飘去,好好珍惜眼前人吧,能娶到这样一位妻子,也是人生一大幸事!

    当夜,萧逸在丞相府中痛饮到三更天,在众人的轮番恭贺下,终于酩酊大醉,而后被曹家兄弟搀扶而出,直接就睡在了相府的后宅中,一家人吗,无需客气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