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94.第394章 嫁女儿是门学问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什么?……曹昂!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伏完用力点点头,表示自己没有说错,“曹昂虽然不像‘鬼面萧郎’那样名满天下,但老臣私下也曾暗暗观察过,此子天资聪慧,文才武艺上都有一定的造诣,又是难得的性情中人,堪称是当代的年轻俊杰,只是其父的光芒太盛,所以才把他遮掩住了而已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曹昂乃曹家长子,又是设定的继承之人,并得到了曹营一众文武的拥护,若得公主下嫁,则曹家幸甚,大汉也是幸甚!“

    海燕公主何等的聪明,立刻明白了伏完话中的意思,下嫁曹家,确是对臣子无双的荣宠,可反过来讲,又何尝不是一种制约呢?

    曹昂乃是性情中人,对父亲孝,对兄弟爱,对朋友善,一旦成为一家,作为姐夫的他是绝对不好意思和小舅子抢夺皇位的。

    而且自己嫁过去后,就是曹家第二代的主母大人,凭她的身份、地位、才智,完全可以影响到曹家第二代、第三代,乃至是第四代继承人的决策,如此可保大汉三代无忧!

    下嫁曹昂,却是一个不错的政治选择,可是……,心中之梦也就随之破灭了!

    “据老臣观察,曹昂对殿下也是充满了爱慕之情,日后定会夫妻和谐,举案齐眉的!”看到公主似乎犹豫不定,伏完立刻又加了一把火,人选虽然有两个,可他和一些汉室死忠们还是更倾向于曹昂的,毕竟曹家才是如今支撑汉室江山的柱石呀!

    “这件事你去办吧!”看着御阶上那把高高在上的黄金龙椅,海燕公主终于点了点头,一切都是为了大汉江山!

    “殿下高义,必会名留青史,为后世楷模!”伏完行了三跪九叩大礼,而后恭敬的退了下去!

    “呵呵,用我一生之爱,换来个名留青史吗?”无力的躺在御阶上,海燕公主感觉自己的灵魂飘荡了起来,“惟愿后世的公主们都有一个好的归宿,切莫学我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丞相府就在离皇宫不远的朱雀大街上,朱雀属火,而火生土,曾经有高士给曹操批过八字,说他是‘厚土潜龙’的命格,所以来许都后,就特意把府邸设在了这里,有意借四神兽之威,保佑他家宅兴旺!

    府邸装饰的很是平凡,既不奢华,也不富丽,如果不是大门上‘丞相府’三个大字,恐怕谁也想不到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曹丞相就住在这里,当然了这座府邸也有自己的特点,那就是大,非常之大,大到足以驻扎几千甲兵都不会拥挤!

    “恭迎父亲大人回府!”

    “恭迎兄长回府!”

    曹操、曹昂父子一进府门,留守的家人们立刻依次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出来迎接的有曹宪、曹节、曹华姐妹,三岁的曹熊也会勉强下拜行礼了,粉嘟嘟的像个小肉球,很是可爱,就是身子骨差了点,经常生病吃药,让曹操担了不少的心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还有丁夫人、卞夫人等一大群妻妾在旁迎候,其中好几名妾氏的怀里都抱着襁褓,脸上也尽是得意的笑容,看来曹操除了治理国家以外,内功方面也很勤奋,又添了不少的儿女!

    众人回到相府内宅,叙了些家常,曹操又把几个襁褓里的婴儿抱过来挨个亲了亲,享受着身为人父的快乐,这才挥手让众人退了下去!

    曹家规矩甚严,除了大公子曹昂外,其他的妻妾子女是不能干涉政务的,否则一律严惩不贷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可是想念远在关中的丕、璋、值三位小弟了?”父子天性,曹昂为人又是致孝,立刻就看出了父亲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呵呵,他们三兄弟一去半载有余,为父如何能不思念呀!”外人总是看到曹操多谋、霸道、铁血的一面,却忽略了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也有舐犊之情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父亲何不派人快马将三位小弟接回来,带在身边亲自教养,家人团聚,共享天伦之乐!”曹昂对父亲把三位小弟送到军中的做法一直不是太赞同,毕竟他们年纪还小,军旅征战又是那么的危险,万一~~

    “雏鹰不经历风雨是永远也不能展翅高飞的,你那三位小弟虽然都很聪慧,却各有缺陷,放到军旅中吃些苦,就是要磨掉他们身上的棱角,为日后长远做打算,此乃为父之爱呀!”

    说着曹操从身后一个木箱中掏出大把的信件,这些都是从关中送来的,上面详细记载了这段时间里曹家三兄弟的情况,事无巨细,都一一做了说明。

    “六月,大军攻函谷关,三位公子各献计策,大都督不准,皆受罚,公子曹植哭泣半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七月,与羌人决战于渭水河边,战到酣处,大都督亲自带队冲阵,三位公子身冒箭矢,擂鼓助威,军心大振!”

    “八月,大都督与西凉悍将马超比武,公子三人齐心合力,痛殴其弟马岱,以弱胜强,胜之,一体受罚,兄弟皆未曾哭泣……”

    九月,三位公子狩猎于骊山脚下,飞马弯弓,所的甚多……

    书信记载的非常详细,可以让人直观的看到三个顽皮少年是如何一步步的成长,共同享受他们的喜怒哀乐!

    “想不到三位小弟的进步竟然如此之大!”看着书信,曹昂不禁连连点头称赞,原来性格奸狡的曹丕,如今学会了爱护兄弟,鲁莽好斗的曹彰也会动脑子了,就连性格软弱,喜欢哭泣的曹植,现在都可以骑马弯弓,还独自射杀了一头小野猪,,真是脱胎换骨呀!

    “萧郎不拘一格,能因材施教,老夫不如也!”儿子们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,最高兴的自然是曹****,看来自己这步棋是走对了,“让他们三兄弟再锻炼几年,日后就能成为你的左膀右臂!”

    这就是曹操设计的未来格局,以长子曹昂为核心,曹家其余各子为臂膀,以曹、夏侯两姓将领为羽翼,再汇聚天下英才为己用,最后形成一个庞大的政治、军事集团,则可天下无敌,甚至是取刘氏而代之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用心深远,为子孙后代谋划,孩儿感激不尽!”曹昂躬身下拜行礼,眼中满是热泪,说一千,道一万,父亲做了这么多谋划,最后受益的人还是他呀!

    “痴儿!痴儿!”

    父子二人感慨了一会,曹操又从身后拿出了另一个箱子,里面也是不少的信件,记载的则全是关于萧逸西征以来的所有消息。

    数万大军西征,稿费钱粮无数,曹操几乎是把小半个家业都压上去了,所以军中不可能没有他的眼线,这与信任无关,而是一个政治家必须要做的,好在萧逸没有让他失望,大军一路势如破竹的拿下了关中,缴获的战利品更是堆积如山,正日夜不停得送到许都!

    最让曹操高兴的,就是萧逸派人送来的那整整一万匹军马,还有大群的牛羊……

    ‘虎豹骑’正在组建之中,除了四处招募精于骑射的勇士外,最大的阻碍就是战马不足,中原不产良马,这是所有诸侯都面临的困难,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匈奴和羌人那里偷偷走私一点,质量难以保障不说,数量还极其有限!

    那一万匹西羌战马真是一场及时雨呀,而大群的牛羊,则可用于军垦屯田,极大的解决了内地畜力不足的问题,荀彧、荀攸等几名内政官员都快乐开花了!

    不过也有一件事让曹操有些不满意,那就是女人!

    “这小子学坏了呀……,先是一名羌女,而后又把蔡邕的女儿也给吃了!”看到书信上的记载,曹操无奈的摇摇头,二十岁的年轻人,血气方刚,不可能常年不进女色的,算起来萧逸在这方面已经是后知后觉的了,朝中许多贵族少年,十三四岁就开始调戏身边的侍女,十五六岁就当爹了,这种行为不但不会被制止,反而认为是人丁兴旺的象征!

    “来人呀,把三位小姐都唤来!”曹操手捻须髯,这样的乘龙快婿决不能被别人抢了去,否则他得后悔死!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准备把那位妹妹嫁给萧郎为妻?”对于萧、曹两家联姻,曹昂也是非常支持的,有一位绝世名将成为曹家的女婿,有百利而无一害,不过家中成年待嫁的妹妹有三位,总不能都给了萧逸吧?

    “呵呵,此事为父自有定夺,务必要双方都满意才是!”

    “参见父亲大人!”

    很快曹家的三朵姐妹花就来了,女孩发育的很快,去年还是含苞欲放的她们,如今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,而且在基因上都像她们的母亲,漂亮、端庄!

    “前些时日让你们给萧郎绣一件‘金丝百花战袍’,如今可曾完成?”看着自己如花似玉的三个女儿,曹操频频点头,就凭这份颜值,拿下一个萧逸,绝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“回父亲大人,业已完成!”

    三个女孩也是早有准备,立刻从身后取出一件黑色的蜀锦战袍,金丝银线,上面绣有百花图案,栩栩如生,袍底是千层海浪的波纹,在战袍正中,还有一条盘旋的四爪蛟龙,姿态威猛无比,颇有翻江倒海之势!

    这样的战袍,绝对是任何武将都梦寐以求的,更何况它还是出自曹家女儿之手!

    “很好,吾儿们用心了!”曹操满意的点点头,而后从坐位上走了下来,挨个看了看三个女儿,“把你们的手掌伸出来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父亲的用意,但三姐妹还是乖乖的照办了。

    三双六只细嫩的小手,原本同样的光鲜水滑,此时却略有不同……

    大姐曹宪的手上坑坑洼洼,有着十几个小红点,那是穿针引线时不小心扎的,一般居家妇人的手上都有这样的痕迹,而且越是勤快的就越多!

    次女曹节的手最惨,红点密密麻麻的,不下上百个,食指上还有顶针时磨出的茧子,血痕道道,让人看了直心疼。

    至于幼女曹华,小手白白嫩嫩,跟水葱一样,一个红点也没有!

    “嗯,很好,百花战袍留下,你们下去吧!”目光在几个女儿脸上转了一圈,曹操挥手示意。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可是有了决断?”曹昂看着三个妹妹离开的背影,觉得那个都挺好,真不知该如何取舍,嫁给‘鬼面萧郎’,恐怕是大汉所有女儿家的梦想吧!

    “呵呵,立刻派人快马将这件‘蜀锦百花战袍’送到长安去,顺便告诉萧郎,就说节儿很想念他!”

    “节儿?为何是她?”曹昂一脸的吃惊,若论长幼顺序,当是大妹曹宪当选,若论宠爱程度,当属小妹曹华为最,可怎么就……

    “就凭节儿的一番心意,她就能成为萧郎的正室夫人!”曹操手托那件百花战袍,上面的一针一线,都是次女的心血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