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93.第393章 无愁亭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殿里丞相曹操语出惊人,但仔细一想,又是合情合理,西汉开国之时,高皇帝-刘邦曾经杀白马祭天盟誓,‘非刘姓者不得封王,非功臣不得封侯’,这几年来,以萧逸前后所立过的功勋,封侯,不是太疾,而是太缓了!

    “那丞相以为当封萧郎何等爵位为好呢?”问话的是海燕公主,虽然封侯是曹操提议的,可她还是准备把主动权抓到自己手上来,同时在心里迅速盘算起汉朝的侯爵制度来。

    侯爵又分为‘列侯’和‘关内侯’,其区别是‘列侯’有封地、食邑,而且可以传于子孙后代,而‘关内侯’则没有这些特权,只是个荣誉称号而已!

    列侯因食邑的大小又可以分成县侯、乡侯、亭侯、都乡侯、都亭侯五级!

    县侯,地位尊崇,一般来说并不分封给臣子,更多的是一个荣誉象征!

    乡侯,那就是货真价实的万户侯了,非有大功于社稷者不得册封,像曹操因为救驾、迁都之功,得封武平乡侯,就是这一等级的。

    亭侯,有一千户的食邑,还可以得到一片封地,到了这个地步,也就算迈入顶级贵族的门槛了,正所谓‘李广难封’,历史上不知有多少名人,都徘徊在门槛外边,终生不得而入!

    都乡侯,倒数第二级,有封地、食户三百,中等贵族,朝廷里的文武百官大都处在这个级别!

    都亭侯,列侯最后一级,有封地、食户二百,无法世袭。

    “十有**是都乡侯!”海燕公主暗暗做出了判断,封侯也是有一定规矩的,讲究的是循序渐进,当初董卓为了收买吕布,开出的价码就是‘都亭侯’,而后又一级一级的提拔,最后爵封‘温亭侯’,萧逸的功劳远非吕布可比,所以肯定会跳一级,从‘都乡侯’开始,这已经是很大的荣耀了,要知道,曹昂身为丞相长子,可是连爵位都没有呢!

    “欲收人心,当赏重爵!”

    公主已经想好了,只要曹操提议加封萧逸为‘都乡侯’,她就让小皇帝给他再升一级,如此一来,这封侯的恩情自然就落在皇室的身上,虽然不一定能把萧逸拉过来,但至少是一个好的铺垫不是!

    “呵呵!萧郎战功无双,比起当年的霍去病来也不逊色多少,故而老臣以为当加封其为--无愁亭侯!”曹操手捋胡须,细长的眼睛里精光四射,论起揣摩人心,他才是真正的王者,“另外,再加食邑两千户,以示荣宠无双!”

    “哗!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里顿时响起一片惊叹声,因为这份筹码,实在是太重了!

    汉制,亭侯的食邑是一千户,不过因为连年战乱,百姓流离失所,这个数字根本无法满员,能有六七百户的就可以偷着笑了,很多亭侯连三四百户都凑不齐,空顶着‘千户侯’的名字而已!

    现在曹操不但要加封给萧逸完整的千户食邑,而且还一次就是两个,这份魄力,如何不让海燕公主震惊,难怪丞相府中汇聚了如此多的英才俊杰,这份大手笔,吾不如也!

    “无愁亭侯……,无愁,丞相大人果然有心了!”无愁就是萧逸的字,用此作为封号,其中的荣耀丝毫不比那两千户食邑来的差,曹操真是把一切都算到了,不给皇家留一点的余地!

    “哎!”心中一声长叹,海燕公主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无力感,无论是智谋、手腕、魄力、还是对人心的把握,她全是一败涂地,如果说自己是一只刚从窝里爬出来的小狐狸的话,那曹操就是一条修炼了几千年的狐狸爷爷,道行差的不是一点半点!

    “也许,女人真的不适合玩政治,终究还是要找个男人的肩膀依靠才成呀!”

    政务商议完了,曹操的奏折早已经写好,剩下的就是小皇帝在上面御笔朱批,再盖上玉玺就可以颁布了!

    打开奏折,小皇帝-刘协手里沾满朱砂的御笔却顿住了,原来在奏折最后批阅的位置上已经写上了一个‘准’字,看笔迹,和前面的字体同出一人之手,也就是说曹操是自写、自批了,唯一不同的,他的字是蓝色的!

    皇帝御笔朱批,丞相则用蓝批,这是古制,可曹操在应该由皇帝批阅的地方加上了自己的蓝批,这是僭越,是越权,说重了,就是大逆不道,视同谋反了!

    一种被架空的无力感让小皇帝很是委屈,只好抬头看看身边的姐姐,希望能得到一些帮助!

    奏折上的蓝批海燕公主自然也看到了,心中虽然愤怒,却又无可奈何,如今朝中的军政大权尽在曹操手中,说句诛心的话,丞相府发出的命令可比皇帝的圣旨管用多了!

    虽然无奈,但事关皇家尊严,必须要争一争的,想到这里,海燕公主表面不露声色,左脚却在御座边轻轻顿了一下!

    收到提示,小皇帝也来了劲头,提起御笔在奏折上用尽全力写了个‘准’字,论个头,比曹操的那个大了数倍不止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吩咐‘无心’把玉玺拿上来。

    传国玉玺早就流失在外,如今小皇帝用的是他们刘家自己刻的一方,‘汉室之宝’,盖在上面也是四四方方的,可比起传国玉玺来,总是感觉差了几分气势!

    “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!”

    没有这八个字在手,皇帝也只能是个底气不足的白板皇帝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曹家父子走了,小皇帝也回书房继续抄写《太公-六韬兵法》,空旷的大殿里,只剩下公主一人,独坐御阶之上,久久的发呆!

    内有权臣,外无强援,皇帝幼小软弱,自己又是个女儿身,大汉的江山社稷靠谁来支撑呀?

    “来人,把辅国将军召来议事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辅国将军就是伏完,因为逃出长安时护驾有功,所以得封官职,他是朝廷中为数不多的既有忠心,又有谋略的汉室死忠了。

    “臣参拜公主殿下千岁!”伏完来的很快,因为今天他就在偏殿执勤,曹家父子面圣的经过,他看的清清楚楚!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爱卿都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老臣已经尽知!”

    “国事如此,如之奈何?”长叹一声,公主问出了汉高祖刘邦最喜欢说的一句话,不过很可惜,她没有萧何、张良那样的良臣为之谋划,至于有一个堪比韩信的家伙,不说也罢!

    “若想制约曹操的权势,办法还在殿下身上呀!”伏完没有起身,反而把头压的更低了!

    “爱卿有何办法,但说无妨!”

    “殿下今年有一十七岁了吧?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提起自己的年龄,海燕公主神色为之一黯,在大汉朝女子十四岁宣告成年,可以嫁夫生子,像山村里,十五六岁的小媳妇站在田间地头奶孩子的比比皆是,而她,十七岁,老女人了!

    “等等,伏完问自己的年龄做什么?……十七岁,……嫁人,汉家公主的下场多一半都是用来和亲,如果朝廷真把自己送到匈奴,或者西羌去嫁给某个土王,那么~~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海燕公主不禁出了一身的冷汗,她明白伏完的意思了,如今小皇帝的依靠全在她身上,可如果曹操提议仿照古例和亲,就可以把她送的远远的,再难对朝廷产生什么影响,而以曹操的谋略水平,这个办法他绝对想的出来,甚至已经在暗中施行中了~~

    “爱卿的意思,本宫该当如何?”无论如何她决不能离开皇宫,至少不能离开许都!

    “为今之计,殿下唯有把握主动,同时也为陛下获得一个强援!”伏完觉得自己的脸皮已经燃烧起来了,身为大汉臣子,不能为君父分忧,反而要靠着嫁公主来获得政治筹码,可耻、可恨,却又无奈呀!

    “女人嘛,早晚是要嫁人的!”

    沉默半响,海燕公主强行挤出一丝笑意,却比哭还难看,身为汉室公主,天生就是一种政治筹码,不是送到外族去和亲,就是用来笼络臣子,这种觉悟,她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了,既然宿命不可改变,那就让自己这枚棋子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吧!

    “爱卿以为,何人可保我大汉江山无事?”谁能保住江山,谁就是她未来的夫婿!

    “回殿下,当今之世,能保江山无恙的青年才俊只有两人?”伏完很有信心的伸出两根手指,可见在私底下他已经谋划很久了!

    “那两个人?一一说来!”听到有两个人,海燕公主的精神终于好了一点,至少还有个选择不是!

    “第一个,就是现在坐镇长安的征西大都督-萧逸,此子文武双全,谋略过人,当年老司徒在世时就经常称赞于他,言道,若得萧郎在朝,国事必不会倾颓至此!

    如今他更是掌控关中之地,麾下拥兵十余万,若是他能成为大汉驸马,就可以制约住曹操,让其不敢轻举妄动,而且萧郎英武年少,又是天下名将,也不算辱没殿下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!”公主自然知道这四个字所代表的分量,那却是一根擎天的柱石,如果二人之间从未相识该多好,他可以成为自己最完美的夫婿!

    可惜,一切都太晚了,经历了那么多的恩怨情仇,纵然她愿意,他恐怕也不会接受的,可又能怨恨谁呢?

    她没错,他也没错,错的只能是老天爷,是这个世界!

    “第二个人选又是谁?”强忍心痛,海燕公主继续问了下去,换言之,第一个人选已经被她放弃了!

    “这个,老臣不敢说!”

    “直说无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