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92.第392章 非封侯不足以赏其功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许昌,原本就是河洛一带有名的大城邑,人口众多,繁华富庶,自从曹操把小皇帝接到这里来以后,那就更不得了!

    营造宫殿、园林,还有文武百官的衙署、住宅,钱财就像流水一样花了出去,每天都有十几万民夫在工地上忙碌着,而许昌也随之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,现在人们已经不用它原来的名字了,而是改称为~~许都!

    小皇帝-刘协受到的待遇还是不错的,宫殿、园林、侍女、奴仆,以及所有的生活用度,一切都是最好的,丞相曹操在别的地方比较节约,基本上是能省就省,连自己的府邸都装饰的很一般,唯独对皇宫是个例外,所有开销立刻核准,还屡屡增加皇室的支出数额,为此,就是那些对他颇有微词的官员们也不得不承认,曹丞相忠心皇室,其心可嘉!

    但在海燕公主眼中,却是‘其心可诛’才是,她看的非常明白,曹操虽然不像董卓那么霸道、残暴,但软刀子杀人才是最厉害的,不见血呀!

    这座皇宫其实就是一个金丝编织的鸟笼子,让人沉浸在富贵荣华乡里,不知不觉的沉沦、堕落,久而久之,里面的皇帝也就变成了一只笼中雀,再也无法展翅飞翔,君临天下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这一天,海燕公主正在大殿里检查小皇帝的功课,而且非常严格,这也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!

    “昨天的《太公-六韬兵法》为何只抄写了一半呀?”看着弟弟的功课,海燕公主不禁微微皱眉,一开始还是一笔一划的书写,可后来却是越来越潦草,最后干脆停笔不写了!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,十一岁的刘协战战兢兢不能回答,在皇宫里他最怕的就是这个姐姐了!

    “花心,你说!”

    “诺!”小太监-花心是一路同甘共苦走过来的,最是忠心,所以被派来服侍小皇帝的起居!

    “昨天陛下正在抄写兵法时,宫外突然送来一只绿皮鹦鹉,甚是可爱,陛下一时高兴,所以就~~”

    “去,把那只鹦鹉拿过来!”海燕公主面无表情,一双天蓝色的眼睛中却透出淡淡的杀气,从怀里掏出一根玉如意,迈步来到小皇帝面前,“把手伸出来!”

    “很疼的!”小皇帝吓得赶紧把手藏到背后,一双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姐姐,试图博取同情!

    “把手伸出来!”公主的语气又加重了一分!

    “阿姐轻一些!”虽然贵为天子,刘协还是乖乖的伸出手掌,同时把眼睛闭上,不敢再看!

    殊不知越是如此,公主心里的火气就越大,要想成为中兴大汉的圣主,岂能惧怕一点疼痛,如果连这也受不了,又如何对付朝中那些骄兵悍将;因此下手也就更狠了,一连‘啪啪啪’十几下,把小皇帝的手掌给打成了猪蹄,疼得眼泪都出来了!

    “殿下,绿皮鹦鹉来了!”说话间,小太监-花心提着个金丝笼子小步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鹦鹉站在一根小圆木上,圆头、大眼、长嘴,一身花花绿绿的羽毛,还能口吐人言,绝对是孩子们的无双杀器,难怪小皇帝为了它连功课都废了!

    “陛下万岁!”

    “万寿无疆!”

    清脆的鸟声在大殿里响起,模仿的惟妙惟肖,还带着一丝的翘皮!

    说完这两句,鹦鹉就把嘴巴张开了,按照平时的习惯准备接受人类的奖赏,几片瓜子,或是一条又肥又绿的小虫,可惜,这次它招来的却是杀身之祸!

    “该死的,玩物丧志!”一把抢过鸟笼,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海燕公主抬起脚,坚硬的鹿皮靴就踩了过去,一下,两下、三下……

    几脚过后,漂亮的金丝笼子被彻底踩扁,至于里面那只可怜的绿皮鹦鹉,也成了块肉饼,血迹染红了公主的靴子!

    “哇哇!”手掌剧痛,心爱的鹦鹉惨死,再加上看到姐姐那副疯狂的样子,小皇帝再也承受不住,终于痛哭起来!

    看到刘协哭泣,海燕公主鼻子一酸,差点也哭出来,可她伸手狠拧自己的大腿,硬是把快要掉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,如今大汉江山社稷就压在她们姐弟身上,弟弟年幼,所以万斤重担就得由她扛起来,再苦、再累、再委屈也得挺住!

    好一会,等小皇帝哭完了,海燕公主这才走上前,细细安慰一番,并把‘玩物丧志’的道理,和身为汉家天子的责任又说了一遍,鼓励弟弟振作起来,做一个中兴大汉的圣主!

    “报~启禀陛下,丞相-大将军-武平侯-曹操携子曹昂在殿外求见!”一名侍从小步跑进禀报!

    如今曹操可是一人身兼两职,即是执掌千军万马的大将军,也是处理朝政的丞相,虽然这两个职务比起董卓那自封的‘太师’在荣耀上差了一点,可是无疑更加实惠,也更握有实权。

    “宣丞相父子上殿!”海燕公主把刘协扶上龙椅做好,又制止了‘花心’打扫那只肉泥鹦鹉的举动,放在那,就是要让他们看看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殿外,高阶上,曹操身穿一件大红色丞相袍服,头戴金冠,腰横宝剑,脚下黑底朝靴,恭恭敬敬的站在那里,无论有多大的权势,在对待皇家方面,他还是尽着人臣之礼,绝不迈雷池一步!

    在他身后,曹昂却穿着一件汉官中最为低级的绿袍,虽然身为丞相之子,可他的官职却很小,只是个相府-长史,平时就负责打理下文书,看看各地的揍报而已,不过职务虽不高,接触的却是最顶级的军事机密,论起实权来,给个二千石的郡守也不换呀!

    听到传唤,曹操父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靴子、解佩剑,这是臣子面君时的规矩,除非有特别的恩尚才能例外,比如西汉的开国丞相萧何,因为功劳太大,汉高祖刘邦就准许他‘剑履上殿’,以示恩宠!

    “臣曹操携子曹昂,参见吾皇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,公主殿下千岁、千岁、千千岁!”

    三跪九叩,一丝不苟!

    “免礼,平身,为丞相大人赐座!”小皇帝已经擦干了泪水,正襟危坐,尽量摆出汉家天子的尊严来。

    “谢陛下!”落座之后,曹操立刻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事情,比如小皇帝脸上的泪痕,公主殿下靴子上的血迹,还有那只被踩成肉泥的鹦鹉……

    “陛下莫非龙体不适吗?为何似有哭泣之状,微臣不才,愿为陛下分忧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朕无妨,只是刚才不小心失足,将鸟笼踏破了而已!”小皇帝还算勇敢,主动把黑锅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一只笼中之鸟而已,无足轻重!”曹操手捋胡须,说出来的话却是一语双关,谁是笼子,谁又是那只鸟呢?

    “子修,记下,明日派人再送几只好看的鹦鹉入宫就是,你亲自去办,不得延误!”

    曹昂从一进殿就楞楞的看着大殿上的皇帝,不,准确的说是在看皇帝身边的海燕公主,目光是那样的迷离,自从洛阳接驾,二人也打过几次照面,可这样近距离的观看却还是第一次,“春水为眉,秋风为骨,多一分太过,少一分则不足……美,实在是太美了!”

    “啊,……诺!”

    听到父亲传令,他这才回过神来,连忙擦擦嘴角的口水,低头答应!

    “不知丞相今日入宫,所为何事呀?”无事不登三宝殿,海燕公主才不信曹操就是为了送几只鸟!

    “哈哈!喜事--大捷!”曹操大笑着从怀里拿出一份奏折,“征西大都督-萧逸在渭水河边大破羌骑,歼敌五万,大振我汉家天威,另外,长安城也已经拿下,李傕、郭汜二贼被斩,首级已经悬挂在许都城头之上示众,微臣特来告之陛下,同时也为萧郎请赏!”

    “西都收复,倒是一件大喜事,丞相以为如何赏赐为好?”听到消息,龙椅上的小皇帝也是一惊,这才几个月的时间,长安就被拿下来了,还歼灭五万羌骑,这萧逸的武功之盛,堪比当年的‘冠军侯’霍去病了,只是可惜~~这样的人才~~“

    “微臣以为,如此丰功伟绩,非封侯不足以赏其功!”大殿之上,曹操一锤定音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