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89.第389章 回马枪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汗血宝马?……还是两匹!”身为武将者,没有不爱宝马良驹的,不过真正让马超感到吃惊的,并不是嘶鸣咆哮的‘千里墨烟驹’,而是站在不远处观战的那匹‘梨花盖雪!’

    折兰的坐骑,马超自然认识,而且‘梨花盖雪’和他坐下的‘日月霜霄马’本就是出自同一个族群,根据皮毛颜色判断,二者很有可能是兄妹关系,当初花费重金得到后,一匹给了马超,另一匹给了折兰!

    羌人兵败,用了无数牛羊、马匹把战俘赎回去的事情,马超在来的路上已经得知了,之所以仍然前来长安,一是想给表妹折兰出口恶气,二是想证明一下,谁才是真正的‘神威将军’,如今折兰的战马出现在这里,那黑脸青年的身份,也就呼之欲出了!

    “请阁下通名再战!”两骑对阵,马超不禁暗暗埋怨,打了半天竟然连对方的名字也没寻问,真是糊涂呀!

    “呵呵!”萧逸微微一笑,从鹿皮囊里拿出‘蚩尤鬼面’戴上,而后从马鞍边摘下‘凤翅鎏金镗’,斜指向天……“渔阳-萧逸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“他是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“哇……!”这时候就是再迟钝的人也反应过来了,普天之下,谁人不知千里墨烟驹,凤翅鎏金镗,还有那张摄人心魄的蚩尤鬼面,这就是‘鬼面萧郎’的标志呀!

    “参拜大都督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众人千里迢迢前来投军,不就是期盼着能成为‘鬼面萧郎第二’吗,如今偶像就在眼前,凉棚周围的人纷纷半跪行礼,一些情绪激动的,甚至哭泣起来!

    偶像的魅力,无穷!

    反过来,西凉人一方却是个个面如死灰,马岱吓得都不敢哭泣了,庞德则是摸着手背上的伤痕低声自语,“原来是他,不丢人,不丢人呀!”

    “我乃西凉-马超是也!”一抖手中的虎头湛金枪,马超丝毫没有被对方的威名所震慑,反而斗志更盛了,身为武者,自当有睥睨天下之心,管他对面是谁,照样一枪刺破!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战!”

    战马嘶鸣,杀声震天,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再次剿杀在一起,‘凤翅鎏金镗’和‘虎头湛金枪’在空中连环相碰,竟然擦出了点点的火花,可见二人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量!

    崩、拔、盖、压、挑、扎,马超手中的长枪仿佛是一条穿越长空的神龙,变幻无常,见首不见尾,总是在不可思议的地方,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发动进攻,让人防不胜防!

    与之相比,萧逸的鎏金镗就是一只傲视九天十地的火凤凰,烈焰所至,无坚不摧,无物不毁,死亡就是它送给敌人最好的一件礼物!

    三十回合……,五十回合……,整整八十回合过去了,二人依旧胜负未分!

    “萧将军!”

    “萧将军!”

    “马将军!”

    “马将军!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!”玄甲军和西凉兵同时把号角拿了出来,鼓足力气,吹出阵阵苍凉的声响,为各自的将军助威!

    “好一场龙虎斗,好一对神将军,我等真是开了眼界!”围观的人群里不乏那些走南闯北,见识广博的游侠、刀客,可谁也没见过如此凶恶的厮杀,用句关中的老话讲,“那真是上山虎遇到了下山虎,云中龙碰到了雾中龙!”

    一百回合……,一百五十回合……,二百个回合过去了,依旧胜负不分!

    打到这个份上,无论是坐下战马,还是马上之人,都战出了一身的热汗,夏八月,本就是关中一带最炎热的时候,虽然没穿铠甲,可这样激烈的厮杀,也足够二人消受的,无奈之下只好下马暂歇!

    萧逸才一下马,小静、曹家兄弟就冲了过来,擦汗、扇风,还有上好的西域葡萄酒伺候,冰凉、去暑!

    旁边侍卫长-小斌则忙着给‘白菜大爷’擦汗、饮水,二百个回合的厮杀,既是人斗,也是马斗,它也是累得汗出如雨,对方的那匹‘日月霜宵马’同样是一名劲敌!

    相对的,马超那边就凄惨的多了,来的过于匆忙,连块擦汗的麻布也没有,幸亏萧逸大方,让亲兵送来了一壶葡萄酒和丝巾,算是救了他的急!

    “大公子小心,这个酒还是让末将先喝一口吧!”看到对方送过来的葡萄酒,庞德连忙伸手拦了一下,酒中下毒,可是历朝历代经常玩的老把戏了!

    “用不着,岂有下毒杀人之鬼面萧郎?”马超倒是满不在乎,接过酒壶,一饮而尽,完了还舔舔嘴唇,他也是爱酒之人,味道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这件事他看的比庞德更明白,众人的身份已经暴露,此地又是人家的大本营,如果萧萧真想对付他,只需一支令箭调来千军万马,就能把他们这十几个人活活困死,可对方却没这么做,而是亲自上阵厮杀,这样光明正大的对手,又怎么会下毒呢?

    “马孟起,可敢再战!”休息了一会,萧逸再次出言挑战,他的战意越来越浓了,感觉心中有一团火在燃烧,反正身上的战袍已经撕打的破烂不堪了,干脆‘刺啦’一下,脱了个赤膊,露出健壮、黝黑的躯体来!

    因为常年浸泡药浴,萧逸的身体呈现出一种金属般的暗黑色,还微微泛起一丝红晕,几年下来,药力早已渗透骨髓,所以无论他如何洗浴,这种颜色也是下不去的,为此,折兰和蔡文姬在床榻间还偷偷取笑过,说他是一条‘黑甲恶蛟!’

    对比,萧逸并不在意,男子汉,大丈夫,皮肤黑一点怕什么,他能有这一身惊人的神力,药浴可是功不可没的,所以依旧****浸泡,从不懈怠!

    “马家儿郎,从无畏惧!”马超岂是轻易服输之人,有样学样,也把白色战袍脱去,露出一身晶莹剔透的白肉来,六块腹肌清晰可见,胸前背后布满了青筋,就像一条条小蛇般爬在那里,让人望而生畏!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就卖相而言,马超至少胜过萧逸两个层次,人家可是实打实的帅哥,不过沙场决战,靠的是本领、杀气,脸帅可吓不死敌人的。

    “看我再战!”

    “再战就再战!”

    二人跃上马背,赤膊上身,挥舞着兵刃,再次凶猛厮杀到一起!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!”

    准瞬间又是二百个回合过去了,助威吹号的士兵累嘴歪眼斜,口水直流,可二人还是不分胜负!

    “见鬼了!”前后四百个回合的厮杀,马超将家中祖传的七十二路枪法几乎都用尽了,可还是不能取胜,对萧逸,他也不得不暗自佩服,难怪此人能名震天下,连悍不畏死的羌人都被打的服服帖帖,手下功夫是真硬呀!

    不过文武第一,武无第二,再厉害的两个英雄之间也得分个胜负才行,既然平常招数难以取胜,那就只好用最后一招了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马超枪法逐渐变得散乱起来,出招的速度也越来越慢,气息变粗,似乎是久战不胜,气力上有些支撑不住了,连身上的杀气也开始减弱,一切做的逼真极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玄甲军一方士气暴涨,拼命呐喊助威起来,大战四百回合,胜利的曙光终于出现了!

    似乎是受气势所迫,马超突然虚晃一枪,伏下身子,拨马就走,身形还左右晃了晃,显得很是狼狈!

    “呵呵!”看着逃跑的对手,萧逸微微一笑,眼前这一幕无论是前世的影视作品,还是戏曲评书,都介绍了无数遍了,他岂会轻易上方!

    “回马枪吗?……看我如何破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