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86.第386章 来者不善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龙门,在长安城西南十五里处,靠近渭水河边,相传有渔民在此看到一条金鳞大鲤鱼腾空跃起,变化成龙,因此得名。

    因为地处水陆要害,又是长安的门户所在,所以朝廷在比专门设立了驿站,就叫龙门驿站,商旅往来都喜欢从这里通过,除了交通方便外,更是想沾沾‘龙门’二字的福气!

    普通人尚且如此,那些前来投军的少年们自然更是趋之若鹜,就算不从这个方向进长安的人,也会特意绕路跑过来走一趟,讨个吉利;试问,谁不想小兵升校尉,校尉升将军,要是老天爷保佑,能成为‘鬼面萧郎’第二,那可就真的是--鱼跃龙门,一飞冲天!

    前来从军的人多,那些负责招兵的将军们自然纷纷把目光投向了这里,谁不想抢到最优秀、最好的兵源呀,不过狼多肉少,激烈的竞争也就在所难免了,于是各营纷纷派出人马,在此搭建募兵点,各凭手段,争抢资源!

    玄甲军里派出的募兵官是‘胖刘’,带着百余名手艺精湛的火头兵,还拉着成车的肥羊、美酒,就在龙门驿站前面,十几口行军大锅一字排开,杀羊、熬汤……

    大块肥美的羊肉在沸腾的铁锅里上下起伏,再配上葱、姜、蒜、精盐等各种调料,那真是香飘十里,旁边还有成摞的白面锅盔可以随便享用,想吃多少就吃多少!

    锅盔泡羊汤,那可是关中人的最爱,这件大杀器摆出来,比任何的募兵告示都管用,凡是前来从军的人几乎是一窝蜂的涌过来,赶都赶不走,气的其他各营募兵的军官们只能吹胡子瞪眼,却又无可奈何!

    首先‘胖刘’的厨艺在汉军里绝对是出类拔萃的,羊汤熬的是又纯、又浓、又香,滋味地道极了,别的营头就是有心效仿,也拿不出这个手艺来。

    其次,玄甲军里是什么人,那是大都督手下嫡系中的嫡系,亲兵中的亲兵,头号的王牌主力,平时坐在马背上,双眼望天的主,而且汉军各营的校尉中,至少有三分之二是从玄甲铁骑出来的,渊源深厚,说是汉军的灵魂都不为过,谁又敢跟这支部队抢人呢?

    “大家吃好,喝好呀,不是我-胖刘吹牛,咱这份手艺,可是连大都督都称赞过的,喝了咱的羊汤,保证你们个个龙精虎猛,到了战场上,杀人如切菜,用不了三年五载,保准都能当上将军!”胖刘洋洋得意的站在一口大铁锅旁,手拿铁勺,不停的指挥手下的火头兵们加肉、添汤!

    “借您的吉言,将军的高位就不敢想了,只要能天天吃上这样的伙食,那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呀!”关中汉子豪爽、粗狂,吃到兴起,很快就出现了大群的赤膊汉,露出一具具虎背熊腰的身材来,不错,都是些天生的杀才呀!

    虽然把手下指使的团团转,可‘胖刘’自己却是脚下生根一般,钉在那里纹丝不动,还不时的回身看一眼,态度极为恭敬,因为那里有一桌重要的客人,重要到比这里所有的人命加起来还金贵,就连加肉、添汤的活计都是由‘胖刘’亲自来,绝不假手他人!

    不但‘胖刘’如此,就连周围几桌正在吃喝的士兵也同样怪异,别处都是大呼小叫,热火朝天,唯独他们这几桌,吃的是鸦雀无声,仿佛怕吵到什么人似的,而且他们喝羊汤的时候,另一只手也没松开兵刃,警惕性极高!

    如此奇怪的一幕,立刻被一些有心人发现了,众人纷纷向那里瞭望,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,竟然让大名鼎鼎的玄甲军如此看重!

    一个正在喝汤的黑脸少年,模样说不上俊俏,却很精神,坐在那里稳如泰山一般,旁边是一名神态、相貌都极相似的小姑娘,正捧着条羊腿啃的不亦乐乎,看样子二人应该是一对兄妹!

    旁边还有三名年纪不大的少年,虽然衣着普通,却遮掩不住一身的贵气,正捧着锅盔,对着面前人头大的汤碗发愁,似乎对这种粗狂的吃法不太适应!

    没错,黑脸青年正是萧逸,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事必躬亲的人,招兵虽然重要,交给手下的将军们足矣,既锻炼了部下,又轻松了自己,何乐而不为!

    反正轻松无事,听说‘胖刘’带着火头兵在龙门驿站大摆全羊宴,萧逸干脆换了一身便装,带上妹妹小静和曹家兄弟跑过来品尝,也算是与兵同乐了!

    “怎么,锅盔不好吃吗?”看着愁眉苦脸的曹家兄弟,萧逸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,吓得三个人对着手里的锅盔就是一统狂咬,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,还不忘喝上一大口冒着热气的羊汤,以示香甜,结果被烫的舌头直打卷,却不敢吐出来,小脸全憋的通红!

    这就对了,男孩要粗养,女孩要细养,萧逸满意的点点头,端过一碗羊汤,又把锅盔仔细掰碎了放进去,感觉下温度后,这才递给身边的小静,嘱咐她慢点吃,别烫到,换来妹妹一个甜甜的微笑,和曹家三兄弟猛烈的白眼!

    “嗒嗒!……嗒嗒!”正当众人吃的欢快时,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突然响起,由远及近,速度奇快无比!

    众人连忙抬头观看,只见一队十余骑如同狂风般向募兵点飙来,为首的是一匹‘日月霜霄马’,浑身洁白如雪,一根杂毛也没有,从头到蹄,高有八尺,奔跑之时嘶鸣咆哮,长尾飘散,仿佛一条白龙相仿;最奇特的是在马屁股上,一左一右,竟然显出日月形状的纹路来,让人见之称奇!

    玄甲军的士兵常年和马匹为伍,此时也不得不称赞一声,果然是宝马良驹,这份威势,这份神俊,大营之中也就是哪位喜欢喝酒的‘白菜大爷’能与之分庭抗礼!

    再看马背上,端坐着一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,面白如玉,剑眉高耸,虎目如电,薄薄的嘴唇仿佛涂抹了胭脂一般,,英俊的让人心动,身上是一件西蜀白锦战袍,腰横虎皮带,马鞍旁挂着一条‘虎头湛金长枪’,果然是马如龙,人如虎,威武不凡!

    霜宵马转瞬就冲到了近前,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,惊的那些正在吃喝的人们四处躲避,生怕一不小心就成了马蹄下的一滩烂泥!

    看着惊恐、乱叫的人群,马背上的锦衣青年轻蔑一笑,双腿一夹,手中缰绳一带,坐下的战马立刻停住脚步,前蹄高高抬起,仰天嘶鸣不止,却是一张桌子,一个汤碗也没有碰到!

    “好身手,好骑术!”人群中不乏识货的,纷纷高声叫好,就这一停、一带,不但显示出骑手精良的骑术,人马的配合度更是天衣无缝,真不知是何处来的青年人,竟有这般的本领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后面的十余骑也赶到了,都是清一色的西凉骏马,马背上也都是些身材魁梧的彪形大汉,刀枪、弓弩,一应俱全!

    跑在前面的两人,一个是身高八尺,腰阔十围的黑面壮汉,神色沉稳,骑一匹黑鬃马,马鞍上挂着一杆‘厚背砍山大刀’,刀背上密密麻麻的全是锯齿,刀杆能有鹅卵粗细,看分量,足有七十斤上下,如此沉重的兵刃,双臂没有几百斤的力气绝对使用不了!

    另外一人是个十四五岁的少年,容貌与那名锦衣青年有几分相似,应该是同宗兄弟之类的,不过论起神俊就差了许多,骑着一匹银霜马,马鞍上也挂着一杆长枪!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负责募兵点事务的‘胖刘’不禁暗暗皱眉,这些年来征战沙场,他的眼力早就练出来了,来的这十余骑虽然没有穿盔甲,可那身彪悍、铁血的劲头却隐藏不住,错不了,他们都是些久经沙场的老兵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募兵点,对方既然已经是军人了,自然不是来从军的,那他们来干什么?”胖刘心中疑问,表面却丝毫没有露出来,还是那副笑咪咪的模样,并主动上前,招呼锦衣青年下马用餐。

    长途跋涉而来,一行人早就腹中饥饿,再加上羊汤的味道却是诱人,锦衣青年略一思考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,同时招呼手下人一起过来用饭。

    “几位壮士,快请坐,这里有上好的羊汤和锅盔,尽情享用,不必客气!”胖刘一面招呼十几个人去人群里落座,一面示意手下把对方的战马接过来,战马是武将的双腿,只要把马看住,这些人就是有什么恶意,也翻不起大浪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,马匹我们自会看管,送上来些草料和清水就可以了!”对方似乎很是警觉,那名黑面壮汉一把拦住了几名试图靠过去的火头军,然后从怀里摸出个小袋子扔了过去,沉甸甸的,竟然全是金沙。

    募兵点外还有不少空位,但那名锦衣青年似乎不喜欢热闹,手持马鞭,迈步向凉亭里走来,那里正是萧逸等人用餐的地方,两道同样疾如闪电般的目光顿时碰撞在一起,露出无限的杀气!

    “来者不善!”

    “善者不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