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84.第384章 乌鸦捉住了紫鸳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募兵啦!募兵啦!……大都督募兵啦!”

    长安城四门大开,一队队鸿翎信使快马冲出,而后高举着红旗飞奔关中各处城邑,每到一处,立刻在最明显、人流最多的地方,张贴盖有鲜红大都督印章的征兵告示,并派专人负责大声诵读,循环重复不停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关中各地的亭长、里正等基层小吏也被全部动员起来,人手一只铜锣,十里八村的狂敲乱喊,务必要让家家户户都知道一个消息~~大都督募兵啦!

    秦岭中,一座偏僻的小山村,募兵的告示同样贴到了这里!

    “募兵?那个大都督募兵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听说是个新来的大官,还很年轻!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募兵,靠得住吗?”

    山村消息闭塞,贫民百姓里识字的人更是几乎没有,一大群人围着募兵告示直愣愣发呆,它认识我,我不认识它,除了发现上面的印章又红又大,其他的一概不知!

    “闪开了,一群睁眼瞎,扁担倒了都认不出个‘一’字来,全是狗眼看星星!”这时候一位能勉强写出自己名字,去过山外县城那种大地方的老亭长出场了,趿拉着破牛皮靴,双眼望天,在村民面前优越感十足,毕竟是个识字人!

    “这是坐镇长安的‘征西大都督’-萧逸,萧大人的募兵告示~~,什么,萧大人都不知道,真是气死老子了~~鬼面萧郎,贪狼星君下凡,专门负责收人命的那个,这下知道了吧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!……嘶嘶!”

    这四个字一出,所有围观的村民齐齐一缩脖子,胆小的还倒退了几步,仿佛那四个字就是勾魂夺魄的鬼差一样!

    如今在关中这块土地上,哪怕是那些一个大字不识,连村子都没出过的乡间老妪,都知道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,妇人们更是经常用他来吓唬那些晚上不肯睡觉的孩子,百试百灵!

    而这份威名,是用无数的尸骨堆出来的,渭水河畔,五万如狼似虎的羌人铁骑全军覆没,光战死的就高达两万,剩下的那些,用了漫山遍野的牛羊才赎回去,据说羌人那边如今也用‘鬼面萧郎’四个字吓唬小孩,而且效果更好!

    李傕、郭汜如何,那可是董卓手下的两名悍将,称霸关中数年,连皇帝老子都敢欺负的主,还不是被这个‘鬼面萧郎’擒拿住,还亲手砍了二贼的脑袋!

    现在很多地方都在传说,这位大都督是天上的‘贪狼星君’下凡,主杀伐,专门负责收割人命的,他不但杀活人,吃人肉,还拘役死者的灵魂,放到九幽冥火中煅烧~~

    各种传说,越来越邪乎,也越来越可怕!

    现在是这位大都督在募兵,真是个好机会呀!围观的村民们顿时都动了念头。

    关中民风纯朴、彪悍,自从秦时法家人物商鞅来到这里,推行‘耕战制度’,就明确的给他们指出了两种生活方式,一是好好的种田纳粮,做个好农民,另一条就是上阵杀敌,用敌人的头颅换回自己所需要的田地、住宅、老婆,等一切东西!

    不种田就当兵,这种思维方式已经在关中百姓的头脑里根深蒂固,流传了几百年,现在天下大乱,种田几乎是不可能了,就算种出来,粮食恐怕也吃不到自己嘴里,所以当兵无疑是个非常好的选择!

    再者,萧逸的凶名虽盛,但美名也同样不少,比如说慷慨大方,爱兵如子,每次打完胜仗,都会按照军功犒赏三军将士,那可是真金白银的赏赐,从不拖欠,而且在这位大都督的军队里,一天吃三顿,顿顿是干饭,每三天还能吃一次肉,有酒喝!

    天呀,那简直就是神仙一样的日子,要知道贫民百姓基本都是一天两顿,顿顿喝稀饭,只有农忙的时候才能吃到干饭,至于酒肉,那是过年时才会出现在餐桌上的美食,就为了能吃饱饭,吃到肉,这个兵也值得去当!

    “我去当兵,有肉吃!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,还有酒喝,老子好几年还喝到了!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家里正缺个老婆呢,有了军功,就能买一个!”

    从军的热情顿时被点燃了,百姓们纷纷高呼起来,一些性子急的就要转身往家里跑,好拿出祖传的铠甲、宝剑,磨一磨,上上油,这种东西在民风彪悍的关中,几乎是家家都有的,毕竟谁家祖上没出过几个当兵的,有些家族甚至是世代从军!

    “等等,都等等,全是火燎屁股的猴急性子,忘了老祖宗说的了,会打仗的不在忙上,大都督是在募兵,但告示上还说了,有三种人不要!”看到人群要乱,老亭长猛敲手里的铜锣,把人又喊了回来!

    “当兵还有不要的?怪事!”

    如今各路诸侯为了扩充兵马,都是四处强拉壮丁,下到十六,上到六十,只要能扛得动长矛,几乎是个人就收,这位萧大都督到新鲜,还有把人往外推的,兵不是越多越好吗?

    “大家听好了,告示上说了,兵贵精而不贵多,所以特设下了三不要!”老亭长清清嗓子,开始逐一念诵!

    “第一,贪生怕死者,不要!”

    “吼吼!……”此言一出,底下的百姓就是一阵大笑,自古以来,秦兵善战、耐战、死战,这是天下皆知的,咱们关中汉子什么时候怕过死了!

    “第二,身有恶疾者,不要!”

    这条还有些道理,病秧子自然上不了战场,自己死不死倒是其次,万一把恶疾传染给别人就麻烦了,大军征战,一人得病,全军遭殃呀!

    “第三条,家中独子,不要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仁义!”如果说山民们对第二条是赞同,那第三条就是拥护了,在中国人心里什么最重要?

    答案是传宗接代,让自己的血脉得以延续下去,为了这一条,国人可以不惜一切代价,甚是当逃兵,也要把小命保住,不是怕死,而是死不起,断了自家血脉,对不起祖宗呀!

    幼子不上阵,这是关中的一条古训!

    当年秦人和关东六国打死打生,就是战事再艰难,兵源再紧缺的时候,也会给百姓家里留下一个儿子,延续血脉!

    “好了,告示念完,凡是想去拼一份军功前程的小伙子们,都回去准备吧,明天跟老夫前去县城集合,大都督仁义,去长安的伙食和路费全由官府出,另外,凡是去当兵的,每家每户可以领到肥羊五只,钱五千,作为安家费用!”

    一口气念完告示里剩下的内容,老亭长郁闷的拍拍自己的老腰、老腿,这么好的募兵条件,他们关中人几辈子也没遇到过呀,要是自己能年轻二十岁,说什么也得去拼这份前程,可惜,老喽,只能看后生崽们的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不但能吃饱饭,家里还能领到钱和羊,如此优惠的募兵条件把百姓们的热情推到了顶峰,就是那些原本还有些犹豫不决的,也下了狠心,这份钱粮,哥吃定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如此优厚的募兵条件,再加上统帅又是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除了普通山民百姓外,另一种人的从军热情也被点燃了,那就是关中这块土地上的特产之一~~刀客!

    刀客,就是那些有着一身武艺,不甘心老老实实的务农,可又没有机会出人头地的家伙,无奈之下,他们只好穿上毡衣,带上兵刃四处闯荡,既行侠仗义,也打家劫舍,游走于黑白两道之间,靠着在刀口上舔血讨生活!

    这次募兵,萧逸特别在告示里注明了,不论出身,不论门第,不论过去,只要是本领高强,有心报国者,均可以前来,本大都督一视同仁!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给这些刀客们开了一条方便之门,要知道,以前汉家官府募兵,都是选取良家子弟,如果是世家子弟就更好了,而对那些四处飘荡的刀客们,看都不看一眼,有时候还要派兵围剿他们,完全以贼寇视之!

    对此,萧逸却反其道而行之,在他看来‘刀客’才是最好的兵源,这些人不但武艺高强,悍不畏死,更身具侠义之风,能对朋友义的人,自然也会对上司忠,至于他们那不黑不白的出身,就更不是事了!

    他萧大都督麾下,本来就是鱼龙混杂,什么样的出身没有呀,只要是有用之人,他就都敢要,甚至可以用‘招降纳叛’来形容了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三千‘掘子军’,清一色的山贼出身,结果如何,还不是立功无数,被大家当成财神爷看待!

    萧逸看中了刀客,反过来,刀客们又何尝不是看中了萧逸,他的出身,他的崛起,那就是一段神话故事呀!

    萧逸,十七岁之前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山间少年,谁也不知道他的出身来历,更不知道他的过去,可自从雁门从军以后,这为少年以其无双的武艺和军功迅速崛起,短短数年,就官拜‘征西大都督’,成为天下名将,他就像一颗划破天际的美丽流星,光芒四射,同时也照亮了无数有志少年的心!

    都有一身的武艺,都有扬名立万的野心,也都不怕死,你能行,我为什么不能行?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少年把萧逸当成了自己的人生偶像,立誓要加以学习和超越,而要想学习偶像,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贴近学习,而从军就是最好的一个办法,哪怕成不了鬼面萧郎第二,成为第三,第四也好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长安城,正在忙于募兵的萧逸自然不知道自己有多少的粉丝,不过他却收到了一份礼物,一份奇特的礼物,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!

    牛辅,董卓的女婿,也是当初函谷关的守将,萧逸飞灯破关后,此人就消失在乱军之中,没想到时隔数月,他的人头竟然被送来了,而献头的也不是别人,正是牛辅的那名心腹-胡赤儿!

    原来当初兵败之后,牛辅就带着胡赤儿躲藏在荒野中,同时关注时局变化,如果李傕、郭汜二人能挡住萧逸,那他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,可惜,事与愿违,李、郭二人不但没能守住长安城,连自己的脑袋也送出去了,西凉集团,彻底没落!

    万念俱灰之下,牛辅准备逃回西凉老家去,投靠当地的军阀马腾和韩遂,如果还不行,那就当个马贼算了,反正逃跑的时候随身携带了不少的财宝,足够吃用的。

    可惜,牛辅想算了,胡赤儿却不想,他努力多年才从一名马贼混到现在的地位,如今再干回老本行怎么甘心,正好萧逸的募兵告示出现,让他动了投奔的心思,自己也有一身的本领,干嘛不去投奔新主子,混个前程,不过要想投奔,见面礼是不能少的,而最好的礼物,莫过于旧主子的人头了!

    虽然杀害旧主缺德了点,可这年头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呀!

    主意打定,趁着牛辅熟睡之机,胡赤儿就把旧主子的人头割了下来,包装整齐,送到长安城来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神威盖世,天下无敌,那牛辅不识时务,妄图勾结马腾、韩遂,祸乱关中,小人故而杀之,以人头为礼,从此以后跟定大都督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将人头献上,胡赤儿一脸谄媚的跪倒在地,在他看来,富贵之门就此打开了!

    “不错,礼物我很喜欢!”萧逸满意的点点头,牛辅也算是西凉悍将,有成为‘骷髅盏’的资格,自己的收藏又丰富了!

    “胡赤儿,你是牛辅的心腹爱将,而且按照西凉习俗,还曾经认其为主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,是!”看着萧逸那一脸的笑容,胡赤儿就觉得脖子有点发凉,谁都知道,‘鬼面萧郎’,一笑、一摸鼻子,就是要宰活人的。

    “本都督游走四方,曾经听一位睿智的草原老人说过这样的话,乌鸦捉住了紫鸳鸯,贱仆围捕了自己的主人,天下间哪有这样的道理!“

    “大都督饶命,小的一片赤胆忠心呀!”

    “你没能效忠自己的旧主,所以也不指望你会效忠于我!”萧逸目露杀机,如果胡赤儿空手来投,他也许还会收纳下,可这家伙竟然提来了旧主的人头,白眼狼,绝不能留!

    “典韦何在,把这个不忠之人拖下去,让他的污血流尽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典韦素来心怀忠义,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背主小人,听到命令,立刻大步上前,掐住胡赤儿的脖子就拖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撕拉……啊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急促的惨叫声,当典韦回来交令时,手中赫然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,看那参差不齐的伤口,竟然是被他用双手生生拧下来的!

    “无义之人该死,不过有一点他说的对,马腾、韩遂,就像游荡在门口的两条恶狼,是个麻烦呀!”遥望西北,萧逸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“麻烦,就必须解决掉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