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82.第382章 劝君少骂秦始皇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雄鸡报晓,紫气升腾,当东方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山峰中时,萧逸猛地睁开了双眼,他的生理时钟一向精准,清晨必起,这还是当初在卧虎山上时养成的习惯,如果睡懒觉,老道师傅的那柄浮尘就会招呼他的屁股了!

    如今老道已经羽化登仙,自然没人敢再打萧逸的屁股了,可习惯一旦养成,却是再难改变的。

    从软榻上一跃而起,连战袍都没披,萧逸赤着上身,迈步来到帐外,先是几个深呼吸,让山里清新的空气冲进肺腑,精神顿时为之一振,而后舒展筋骨,开始每天的晨练,拳如锤,脚如钻,影如风,在阳光的照耀下,萧逸雄壮的身体仿佛披上了一层金甲,散发出无限的活力,当然了,如果没有那些牙印和抓痕就更完美了!

    女人难道都有那方面的爱好吗?一个用咬的,另一个就用抓,害得萧逸在痛苦并快乐中煎熬了整整半个晚上,牙印自然是折兰留下的,至于那些抓痕,则是蔡文姬的杰作!

    谁能想想,一个知书达礼,典雅端庄的大家闺秀,竟然也有如此狂野的一面,像个小野猫似的,又叫又抓!

    萧逸看着自己胸前和胳膊上的道道抓痕,又红又长,没有三五天估计是下不去了,这些还是明面上的,看不到的后背上肯定更多,哎,下次坚决不能让她给自己搓背了~~~

    营地里的人很快都起来了,跟平时一样,准备早餐,收拾营地,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就算是有人看到自家大都督身上的‘勋章’,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,就这么大的营盘,有什么事能瞒的住呀,再说,就昨晚那动静,是个耳朵没毛病的都能听见,没看到文姬小姐因为‘偶感风寒’躲在帐篷里没出来吗,泡温泉能泡出伤寒来,也真是一大怪事!

    折兰从帐篷里钻了出来,小脸上还挂着寒霜,虽然知道这个魔神般的男人不可能为自己所独占,可心里还是酸溜溜的,给萧逸披上百花战袍的同时,还没忘偷眼数了一下,看看她和蔡文姬谁的杰作更多,最后才得意的点点头,还是自己更胜一筹呀!

    “小的参见大都督!”天光大亮时,黄鼠跑回来了,这家伙就是个标准的夜行动物,上半夜泡完温泉,后半夜受萧逸的指派,又溜达出去寻宝了,看那一脸兴奋和惊奇的模样,定是有所收获!

    “我说的东西找到没有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神机妙算,东西找到了!”说着黄鼠从背后取出一个人头大小的包裹,捂的严严实实,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宝贝!

    “好,跟我进账!”看到包裹,萧逸顿时兴奋起来,“小斌、典韦,守住帐门,任何人不得放进来,违令者,杀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一个手执弓箭,一个握住铁戟,小斌和典韦就像二鬼把门一样,死死守在帐门前,不让任何人靠近这里,连折兰都不行!

    周围的人顿时一阵惊诧,不知道那只‘寻宝鼠’又发现了什么宝贝,竟然让大都督如此重视,心中疑问,却没人敢过去讯问,他们都清楚,门口那两位可是真敢杀人的!

    “快,把详细经过说一遍!”帐篷里,萧逸兴奋的直搓双手,当今世上,能让他看上眼的宝贝确实不多,可这件绝对是其中之一,世界第八大奇迹呀!

    “小人奉大都督的命令,找到了封土,然后向正东步行五百余丈,开始向下挖掘,最后找到了这个!”说话的同时,黄鼠将包裹缓缓的打开,里面露出一颗人头来,准确的说是一个陶俑的人头,和真人大小无二,略微扁平的面额,浓眉、大眼、表情威严,是典型的关中士兵模样,外面还有一层清晰的彩绘,看上去栩栩如生!

    “好,果然是它……兵马俑!”萧逸轻轻抱起陶俑,能拉开五石硬弓的手臂竟然在微微颤抖,仿佛有些托举不动似的,没办法,这个东西实在太贵重了,在别人眼里这就是个很普通的陶俑,可萧逸清楚它代表着什么,是那支横扫天下,兵吞六国得虎狼之师,是那支千秋万世、永远守护帝陵的地下幽冥军团!

    “洞口封堵好了吗?别留下什么痕迹!”小心的将陶俑收好,萧逸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,他取一个兵马俑是为了留作收藏,可并不想那支‘幽冥军团’现在就出土,还是让他们继续沉睡,守护帝陵的好!

    “大都督放心,一切都恢复原样了,任谁也发现不了痕迹!”黄鼠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,不过心中还是有些疑惑,自家大都督对金珠美玉都不屑一顾,怎么对一个陶俑这么上心呢?

    还有他怎么就知道的那么精准,步行五百丈后,自己一铲子下去,很快就挖出一个陶俑头,连丝毫的偏差也没有,简直是神乎其技呀!

    黄鼠自然想象不到,在那片旷阔封土的下边,埋藏的根本就不是一个陶俑,而是千军万马,整整一个浩大的军阵呢!

    “走,跟本都督去祭拜一番!”

    “啊,祭拜谁?”

    “秦皇~嬴政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说萧逸要去祭拜始皇陵,营地里的人一致要求随行,就连得了‘伤寒’的蔡文姬也强忍病痛站了起来,折兰更态度强硬,如果不带她去,就要用弯刀抹脖子!

    始皇帝的威名,不止是威震中原,在遥远的异域,同样让人膜拜!

    最后萧逸表示,去可以,但这位‘羌人第一美女’必须穿汉服、说汉语、行汉礼,不得有丝毫的不敬,如果有所违逆,他就杀一万名羌人俘虏,用他们的鲜血和灵魂向始皇帝请罪!

    吓得折兰连忙跑到蔡文姬那里借衣服,学礼仪去了,如果别人说这话她也许还不信,可萧逸说杀她一万族人,那就肯定是一万,一个也不会少!

    经过一番准备,队伍很快就出发了,还是黄鼠带路,众人怀着忐忑的心情依次而行,蔡文姬也不用萧逸背着了,折兰主动跑过去搀扶着她,还不时低声向她请教礼仪上的问题,生怕一不小心,就坑了自己那些可怜的族人!

    真正伟大的帝王,即使在异族人心中,一样是座高不可攀的山峰!

    “哥哥你看,那里有一座土山,好高呦,上面还有许多古树!”小静对于自己的发现表示很惊奇,骊山是标准的石头山,丰茂的草木间到处都是裸露的大块岩石,可是眼前这座山峰不同,完全是由黄土组成,上面还种植有许多的松柏,郁郁葱葱,成阶梯状分布,似乎很有规律的模样!

    “呵呵,傻丫头,那不是山,那是一座陵墓!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巨大的封土堆,萧逸也是倒吸一口冷气,他非常清楚的记得,始皇陵外围封土的高度是126米,即使两千年以后,经过无数的风雨侵蚀,它的高度依旧有76米,完全就是一座小山呀,在没有重型机械的年代,靠人工完成这样浩大的土木工程,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!

    更何况他们看到的只是地表部分,这座陵墓真正的精华可是在地下呢,想想史书里的记载,“穿三泉,下铜而致椁,宫观百官,奇器异怪徙藏满之;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,机相灌输,上具天文,下具地理,以人鱼膏为烛,度不灭者久之……”

    可以想象,一座完美的地下世界,就在脚下不远处静静的沉睡,不知多少年以后,才会被世人开启,让里面的宝物,再现人间!

    或者,就让他这么千秋万世,永远的沉睡下去也好!

    秦始皇,中国历史上一个永远也饶不开的人物,你可以骂他残暴,也可以批判他冷血,但没人能忽视他的存在,更没人能否定他的功业!

    兵吞六国,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,废分封,行郡县,统一度、量、衡,统一文字,使得书同文,车同轨;北逐匈奴,修建万里长城,南并百越,将岭南之地并入华夏版图,这位千古一帝的功业,可以说上三天三夜!

    同样还是这位帝王,他好大喜功,滥用民力,对外连年征战,劳民伤财,对内实行高压统治,秦法之酷,已经超过了人类可以忍受的极限,还有他对文化上的摧残,焚书坑儒,让中国人的精神文明后退了好大一步,如果要骂这位暴君的过失,同样也可以骂上三天三夜!

    大功大过集于一身,美名骂名载于史书,这就是千古一帝……秦始皇!

    不过萧逸有一点可以肯定,如果没有秦始皇,中国不会成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,想想欧洲吧,领土面积与后世的****几乎相等,却是一族一国,最后分裂成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,彼此征战不休,尤其是一战、二战、差点把几千年的文明打成一片废墟!

    而中国则不会,哪怕领土面积再大,民族成分再多,我们还是一个国家,永远是一个国家,而这个基础和大一统的思想,都是始皇帝给我们留下的!

    随着走进,整个陵园清晰的出现在众人眼前,除了高大的封土外,还有内外两层用黄土夯筑的城廓,并开有四座城门,供人通行,可以想象,当年这里是多么的繁华!

    可惜,秦亡以后,这里的祭祀也就断绝了,而且屡屡遭受兵火的洗礼,原来地面上的宫殿建筑全部损毁,只剩下一些石柱、砖瓦、地基残存在哪里,祭台上长满了野草,好一片荒凉景象!

    正午时分,祭祀开始了!

    祭品是一些路上打来的野兽,洗弄干净后恭恭敬敬的摆在一块青石条案上,而后萧逸又把自己的美酒贡献出来,倒在一只残破的石鼎里,希望始皇帝的灵魂能够喜欢!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萧逸在最前面,曹家兄弟紧随其后,其余人等则各依官职大小依次排列,整理好衣冠,向始皇帝的陵墓行三跪九叩大礼!

    作为天下祖龙,开创皇帝制度的第一人,只要是华夏子孙,都有义务向他行礼,萧逸自然也不列外!

    “后世小子萧逸,参拜华夏祖龙--大秦始皇帝陵前,陛下功业,千秋彪炳,载于史册,只要我华夏文明一日不绝,则陛下之祭祀也当一日不绝,待小子返回长安,必然钦派官员为陛下护陵,****祭祀,上飨不绝~~

    如今九州崩裂,诸侯割据,百姓民不聊生,惟愿陛下英灵保佑,让我华夏早日再归一统,国泰民安,百姓安居乐业,小子不才,有生之年愿为我华夏之剑,外御蛮夷,守我金瓯无缺,开拓疆土,传我华夏文明于异域~

    还请陛下英灵保佑小子身体健康,吃嘛嘛香,打仗的时候所有明枪暗箭都躲的远远的……

    还有就是保佑我多娶几个美女,模样也不用太好看,跟蔡文姬差不多就行……

    还有就是子嗣,希望能赐给我二三十个活蹦乱跳的大胖小子,等他们长大以后就分派四方,为华夏守护疆土……另外~~还有……,

    剩下的就是~~

    最后……,

    嗯,再加一条……”

    萧逸在始皇陵前祈祷了半天,最后又行了大礼,这才长出一口气,站起身,可总觉得还缺点什么,来过一趟,总得留下点纪念吧!

    略一寻思,萧逸拔出斩蛟剑,在一块没有倒塌的青石柱上,刷刷点点开始雕刻起来,只见笔走龙蛇,一气呵成……

    劝君少骂秦始皇,焚书事业要商量。

    祖龙虽死秦犹在,孔学名高实秕糠。

    后代都行秦政法,腐儒只会念文章。

    千秋功过自有论,莫从子厚返文王。

    大汉-征西大都督-萧逸-留笔,初平三年,夏八月,初三!

    “想不到大都督不但武功盖世,连文采也如此风流,堪称文武双绝!”发出称赞的是蔡文姬,自己的男人吗,自然怎么看都好!

    旁边的小静和折兰也跟着一起拼命点头,在她们心里,萧逸同样是完美无缺的!

    “大都督英明,文成武德,天下无双!”

    连大才女都说好了,那些厮杀汉们谁敢说不好,哪怕是一些不识字的家伙,也跟着一起大拍马屁,不管懂不懂,说好话总不会错吧!

    再说大都督拔剑刻字的模样确实很帅,很帅!

    “哈哈!”听着如潮的称赞,萧逸仰天大笑,借用中国最后一位真龙天子的诗,来祭祀这位华夏祖龙,首尾呼应,真是再合适不过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