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9.第379章 长龙卧波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恭送大都督!”

    “恭送各位将军!”

    长安城东门外,马六、钟繇等一群留守官员正在给出游的人们送行,这次萧逸组织的‘骊山旅游团’规模可是不小,除了从不离身的小静、曹家兄弟外,还有蔡文姬、折兰、大牛、典韦等人,就连‘掘子军’的黄鼠也混在了队伍里,而且眉飞色舞,似乎比谁都要高兴!

    “好了,长安城的事务就拜托给诸位了!”

    出游不是打仗,所以萧逸没穿铠甲,而是换了一身黑色的百花战袍,束以狮纹带,头戴金冠,腰挂玉佩,完全一副贵家公子打扮,其余众人也都如此,只携带了弓弩、兵刃,没一个穿甲胄的,就连‘征西都督’的大纛旗都没带,几辆花车一群马匹,跟普通的大户人家出游没什么两样!

    “大都督请放心,下官必然忠于职守,确保长安万无一失!”钟繇刚毅的面孔上透出兴奋的神色,执政西都-长安,即是巨大的挑战,也是他一展心中抱负的打好机会呀!

    “你们吃好、喝好、玩好……,一群重色轻友的家伙!”马六撇着嘴,一脸郁闷的模样,话说他也想去游山玩水,跑马踏青,却被萧逸强行留下来镇守大营,自然是怨气冲天了!

    其实马六也明白,自己是最适合的留守人选,这几万大军是他们在世上立足的根本,绝不能轻易交给他人,否则他也不放心呀,不过明白是明白,抱怨却一句也不能少,谁叫他们是兄弟呢!

    什么是兄弟?

    就是没事时挖苦、讽刺、打击,怨言满天飞,可一旦有事,又会义无反顾的帮你的人!

    “好,出发--骊山!”

    萧逸大手一挥,百余人的‘骊山旅游团’就启程了,他们有的骑马,有的坐车,反正也不急着赶路,完全是一副游山玩水的样子,遇到当地的土著百姓,还会主动的和人家打招呼,如果有什么名胜古迹,肯定跑过去观摩一下,再写个‘某某到此一游’,反正也没人来收罚款,再说,这些字要是能保存到两千年以后,那就是货真价实的文物了……

    众人的字迹中,最好的当然是蔡文姬了,飘逸若仙,充满了美感!

    其次就是曹植,别看小家伙年纪不大,但一手小篆写的如舞梅花,让人拍手称赞!

    再下来就是萧逸,笔走龙蛇,字里行间似乎有百万雄兵,让人看了精神为之一振,可惜就是杀气太重了些,所以位居第三!

    剩下的人,有好有差,而字迹最丑的一个,竟然是小静,平时萧逸也没少督促她学习,更是手把手的教她写字,可不知怎么搞的,能把宝剑耍的飞快的手,提起笔来就不灵了!

    至于折兰,羌人根本就没有文字,所以她也就不用写字了!

    七十里的路程,如果让‘白菜’全力奔驰的话,有半个时辰就能赶到,可这支旅游团却用了整整两天时间,真可谓蜗牛的速度,乌龟的心境,再加上一条牛犊般的欢快!

    才到山脚下,一股浓郁的草木清新之气就迎面扑来,让人精神为之一振,再侧耳倾听,山间潺潺的溪水声,百鸟齐鸣的清脆声,还有‘呦呦’不绝的鹿鸣声,真有如人间仙境一般!

    “骊山南北纵横数十里,看起来不小,其实只是秦岭大龙脉甩出来的一个分支,不,准确的说是甩出来的一颗龙头,然后一直甩到了渭水河里,在风水学上讲,这叫-‘长龙卧波’,大富大贵之地,当出千古一帝,不过可惜龙脖子处有道峡谷,像是被一刀斩断了,恐怕国运难以长久……”

    别人眼里的人间仙境,在黄鼠看来就是一座巨大的聚宝盆,入山以后,其他人都是仰面欣赏风景,只有他深低着头,似乎在脚下的草丛里探寻着什么,还不时的捡起地上的碎石破瓦,放在鼻子边嗅一嗅,满脸的陶醉!

    黄鼠的奇怪举动引起了小静和曹家兄弟的注意,立刻围拢了过来,自从‘掘子军’成立以后,从地下摸出了无数的金银宝物,其价值更本无法估量,可以说曹营集团能够迅速的崛起,而且钱粮充足,这些盗墓贼的功劳绝对不小,而黄鼠也被众人送了个‘寻宝鼠’的外号,号称是无宝不到!

    “黄鼠,你是不是又摸到什么宝贝了?快点拿出来!”

    如果说黄鼠的爱好是寻宝,那小静的爱好就是劫宝,就像上古的龙族一样,小姑娘只要看到亮晶晶的东西就会走不动路,非要弄到自己手里来不可,真不知道她这种爱好是怎么形成的,也许这就叫天生富贵吧!

    每次‘掘子军’发掘宝藏回来,小静肯定会第一个赶到现场,各种宝贝必须先经过她洗劫一遍,剩下的才会上交大营,因为她的特殊身份,再加上小姑娘也确实很可爱,所以盗墓贼们也乐得被她洗劫,反正左手换右手,东西最后还是落在姓‘萧’的手里。

    经过一段时间的积攒,如今小静的私藏已经相当丰厚了,据说她还有一顶前朝王后戴的凤冠,纯金打制,上嵌八宝,价值连城!

    “大小姐请看!”说着黄鼠献宝似的伸出手掌,露出一块残破不堪的‘瓦当’,上面布满了裂纹不说,还有被大火焚烧过的痕迹,根本就不是什么宝物。

    “找了半天,你就摸到一块破‘瓦片’,我还当是什么宝贝呢!”不但小静一脸的失望,就是跟过来的曹家兄弟也是一起撇嘴,现在每次劫宝,他们也会跟着分一杯羹,而且乐在其中!

    “大小姐有所不知,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瓦片!”说着黄鼠用袖子在黑乎乎的‘瓦当’上擦拭了一下,露出一个隐约的猛虎纹路来,“秦制,虎纹瓦当,非公侯之贵不能用也!”

    而后黄鼠又在周围的草地上仔细丈量了一番,还抓起把黑乎乎的土壤闻了闻,最后用脚尖点点地面,非常肯定的说道,“这块地下五丈左右,就埋着个贵人,至少是个侯爵!”

    侯爵,无论是那朝那代,都算的上是高级贵族了,而且秦汉时期崇尚厚葬,讲究的是‘事死如事生’,下葬的时候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金珠宝贝都带下去,到了另一个世界里,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,所以脚下这个侯爵的墓室里,肯定有不少好东西!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快点把宝贝挖出来!”小静一脸兴奋的开始撸袖子,同时招呼曹家兄弟,大有亲自动手的意思!

    “不可,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黄鼠吓得一蹦三尺,连忙伸手把四个‘活宝贝’给拦下来了,开玩笑呢,‘摸金校尉,专职取土中闲置之金银,充实国库,赈济百姓,说起来是高、大、上,可实际上还不是个盗墓贼,再怎么说也是有损阴德的事情,谁敢保证不遭天谴?

    这四个’活宝贝‘是什么人,一个大都督的妹妹,三个丞相家的公子,绝对的大富大贵之人,要是让他们沾了摸金这个行当,黄鼠可以肯定,萧逸会把他绑在大营的旗杆上,风干成一块腊肉,再剁碎了喂狗!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,难道你要自己一个人独吞?……别忘了,见者有份!”被拦阻下来,四个活宝贝自然一脸的不高兴,在他们看来,挖坟掘墓和挖蚂蚁窝也没什么区别,都是一项娱乐活动而已!

    “这个吗,区区一个侯爵岂劳四位贵人动手!”黄鼠在原地转了三圈,终于想到个借口,只见他张开臂膀,画了一个大圈,几乎把整座骊山都画进去了,“这里是一大片墓葬群,达官显贵无数,这个侯爵的墓处在最外围,连个看门的角色都算不上,真正有钱的主,还在里面呢!”

    堂堂一位侯爵都只能算是个看大门的,那里面沉睡的该是何等人物呀?

    帝王将相……还是?

    “走,寻宝去喽!”四个活宝贝欢呼一声,加快步伐向山里跑去,他们的好奇心完全被勾了起来,非要看看,这座山里到底沉睡着谁的陵墓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