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8.第378章 用人之道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选拔人才都是一门大学问,你们可知上位者用人的几个境界?”

    “请大都督指教!”曹家兄弟齐齐摇头,他们见过用人,可没见过萧逸这么用人的,冰火同炉,黑白混淆,什么时候正人君子和油滑小人可以一起用了,不懂,真是不懂!

    “上位者用人,一般来说分成三个境界!”好为人师的萧逸得意的笑笑,伸出三根手指头,而后又狠狠敲在一旁小静的头上,“心不在焉的,你也学着点!”

    “我是女人,又做不了宰相,学这些做什么?”摸摸脑袋,小静泪眼汪汪的觉得自己很无辜,大哥每次教导曹家兄弟时,都会把她也带上,而且同样严格。

    “女人怎么了?女人就不用学习吗?女人不能朝堂执政,难道还不能‘垂帘听政’吗?”训斥了一番不求上进的妹妹,萧逸这才言归正传!

    “这用人的第一层境界就是‘重名士,轻寒门’,只看出身门第和名气大小,其他的一律不管,比如河北袁绍,荆州刘表就是最典型的这种人物,再看他们麾下的文武,大都有着显赫的出身,就像雄雉鸡尾巴上的羽毛一样,却是好看非常,不过除了好看,其他用处是一点也没有!”

    在萧逸看来,袁、刘二人的基业就像是建立在沙滩上的高楼大厦,看似威武不凡,可大浪一来,立刻烟消云散,什么也剩不下!

    “第二层境界,‘亲贤臣,远小人’,用人首重道德品质,现在的徐州牧刘备就是如此,看他身边聚集的都是些忠肝义胆之辈,这些人在德行上绝对无亏,也足够忠心,可是能力方面就很难说了!”

    好人不代表就有真本事,道德虽然值得崇尚,可毕竟当不了饭吃,刘备前半生一直四处流浪,这跟他用人有很大关系,想想历史上最后帮他打下基业的‘卧龙、凤雏’就知道,一个劝他夺同宗刘表的基业,一个帮他抢同宗刘璋的地盘,兄弟相残,就道德上而言都是非常败坏的,可他们却能成大事?

    好人当不了皇帝,同样,好人成不了大事!

    “大都督高见!”曹家兄弟同时点头,一旁的小静连忙也跟着点头,真不知道她到底听明白了多少!

    “那第三个层次呢?”

    “这第三个层次吗,就是‘唯才是举,量才而用’,不论门第高低,不论人品好坏,只要是人才就全部录用,也是你们今天重点要学习的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‘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’,华夏文明,其实就是江河文明,江是长江,河是黄河,其中长江水清,黄河水浊,而大海不会因此而只爱长江,拒绝黄河,它会敞开胸怀,容纳天下所有的河流,最后才能成为浩瀚无边之汪洋,用人同样如此,君子有君子的用法,小人有小人的用法,只要是人才就必然有其用处,哪怕是‘鸡鸣狗盗’,就看你是否把他们放在一个合适的岗位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萧逸停了下来,长长出了一口气!

    当今之世,诸侯之中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曹操,看看他身边的人员组成就知道了,有荀彧、荀攸那样出身名门的道德君子,也有郭嘉、程昱那样放荡不羁的诡诈之士……

    至于武将的来源就更复杂了,有同宗血亲,有江湖游侠,有山贼草寇,还有从敌方投靠过来的降将,可无论是那种人,在曹操麾下都可以尽情的发挥自己的能力,而且忠心耿耿,绝无反叛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萧逸才会心甘情愿的为曹操所用,而除了曹操,普天之下也确实没有第二个人能用的了‘鬼面萧郎!’

    曹丕望天,曹植看地,曹彰双眼画圈,都在努力消化萧逸的这番论述,至于小静,左耳朵进,右耳朵出,根本没过脑子,在她看来,自己有一个智谋深远的哥哥就足够了,根本用不着她去多费那个心,多累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论述的甚是精妙,不过刚才您说一般情况下分为三个境界,那莫非在这之上,还有更加厉害的用人之术不成?”曹丕不是兄弟之中最聪明的,却是最有政治头脑,也最会揣摩人心的,从刚才的话语中他仿佛看到了一条通天大道~~

    “再上面一个层次吗?”说到这里,萧逸也目露崇拜之色,“有一种几百年才得一见的人物,雄才大略,目光深远,纵然是日月、星辰也尽在他的掌控之中,只要一挥手,亿万子民就会疯了一样跟随其后,前仆后继,九死无悔,无论是君子、小人都心甘情愿为他所用,那才是真正的君临天下!”

    “世上还有那样的人物?不,那已经不是人,而是神,活着的神明,纵然是秦皇汉武这样的圣君也做不到呀!”

    不光是曹家兄弟,连对政治冷淡的小静都听的双眼发直,他们实在无法想象,有什么人能做到那个地步?

    那已经不是在治民,而是治心!

    “有的,不过,不是现在!”

    萧逸的声音很小,几乎微不可闻,在他前世的世界里,就有一位伟人,红朝太祖,他老人执政时期,七亿子民那个不是将其奉为神明,连吃饭之前都要先向画像汇报一下思想,那种崇拜是渗透到骨子里的,从古至今,所有帝王的威望加起来也做不到这一点,那才是真正的君临天下,统御万邦!

    那样的人物,天下兴衰、治乱都在他一念之间,是好?是坏?很难评价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傍晚时分,钟繇和王朗是一起来到大都督府门前的,只不过一个趾高气昂,满脸喜色,另一个忐忑不安,强装镇定!

    大都督府就是以前司徒王允的府邸,那位汉室忠臣跳‘五凤楼’殉国后,全家老小也尽皆蒙难,这里就荒废下来了,一是大家尊重司徒大人,不愿侵犯他的府邸,另一方面是不敢,因为据长安城里的打更人说,每到深夜,这座府邸里总传出凄惨的哭嚎之声,还有一个身穿朝服的苍老身影在里面飘来飘去,不时发出叹息,大家都说那是司徒大人的英灵不灭,还在为汉家的国运操心!

    萧逸进长安后,拒绝了入住皇宫,随后略一扫听,就决定把大都督府设在这里,偌大的府邸,反正空着也是空着,利用起来多好,至于所谓的阴魂不散,萧逸从来不在乎,他在战场上杀人如麻,如果有鬼魂报仇的话早就来了,还能容他逍遥到现在,大不了给老司徒多烧点纸就是了,怎说也是相识一场,借宅子用用,不会小气的!

    果然,萧逸入住以后,夜夜平安无事,不但是他,就连那些亲兵、仆人也没事,没一个见鬼的,这下子长安城里又传开了,说大都督是‘贪狼星君’下凡,身上杀气重,鬼神退避;也有人说萧逸亲手斩了李傕、郭汜二贼,为老司徒报了仇,所以司徒的鬼魂才以府邸相送,不再闹事!

    反正各种传说是越来越邪乎,一些茶馆、酒肆还编成故事在传唱,名字就叫《阴魂送宅》,据说场场爆满,经久不衰,日后还成为中国古代戏曲界十大名剧之一!

    而画着一张小黑脸的萧逸,也随着这部戏剧风靡大江南北,深入人心!

    除了钟繇和王朗二人,府门前不远处还围绕着不少长安城里的官员,这些人都是狗鼻子,闻到风声跑过来的,试着能不能趁机见大都督一面,也混个差事,就算见不到萧逸,跟王朗拉拉关系也好,看模样就知道,二人肯定是一个上天,一个入地!

    上天的那个肯定是王朗,至于入地的吗,呵呵,那还用说吗,‘鬼面萧郎’,可是杀人如麻的,活该,谁叫你舍不得送礼呢!

    “卑职参见大都督!”

    “免礼,赐座!”

    萧逸是在大堂里正式接见二人的,不但自己一身戎装,腰佩宝剑,两侧的亲兵们也是顶盔惯甲,手持利刃,汉官威仪摆了个十足!

    再看堂下二人,王朗躬身垂手,屁股只是稍微挨着坐塌,一副随时起身听命的样子,反倒是钟繇,大马金刀的跪坐在那里,挺直了腰板,目不斜视,他也是豁出去了,横竖今天落不了好,就是死也要死的有尊严!

    “二位都是饱学之士,出身孝廉,又都曾在朝为官,如今天下动荡,社稷不安,身为汉家臣子更应该挺身而出,为天下、为百姓,出上一份力才是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所言极是,卑职不才,愿听从驱策!”

    萧逸的话音未落,王朗就从座位上爬了出来,一头磕在地上,他送了那么多礼物,不就是想求个一官半职吗,如今机会来了,岂有不顺杆爬的道理!

    “为国出力乃是身为臣子的本份!”钟繇也硬帮帮的扔出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很好,二位接印,以后长安城里的事情就拜托了!”说着萧逸桌案的托盘上拿起一颗大印,掂了掂,纯金的,挺沉,本都督任命王朗为‘长史’,负责地方上的‘赋税征收,粮草调集’等事!“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,下官必效犬马之劳!”王朗原本期待的目标是‘长安令’的职务,那才是统辖一方的最高行政长官,虽然有些失望,但他还是乖乖的把大印接了过去,长史也不错了,油水足足的!

    “钟繇大人,该你了,上前接印吧!”萧逸拿起另一颗大印,拍了拍,目光中杀气弥漫,想接这颗印,没有胆子的人可不行!

    “卑职接印!”

    萧逸手握大义的名份,钟繇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,他已经想好了,十有**是看牢房、守城门、或者巡街之类的职务,用这种办法来羞辱不肯送礼的人,是那些上官最常用的手段了!

    二人四目相对,萧逸就像一头已经伸出利爪的恶狼,随时准备把对方撕个粉碎,钟繇虽然身上冷汗直淌,却死命坚持着,不肯后退半步!

    “很好,是个硬骨头!”半响,萧逸满意的点点头,将手里的大印递了过去,“以后长安城的大小政务就拜托了,务必尽心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长安令!”

    大印到手,钟繇浑身就是一振,不是看城门,也不是扫大街,而是执掌整个长安城的最高长官,封疆大吏,这怎么会?怎么可能呀?

    “下官尽心竭力,誓死报效!”

    钟繇终于恭身下拜,士为知己者死,人家看得起自己,委以重任,自己就得竭尽全力,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价值观!

    看着突然扭转的剧情,再看看怀里的长史大印,好半天才合上嘴巴的王朗也深深拜了下去,现在他才算知道萧逸的可怕之处,至于刚才还想着的贪婪之心,早就抛到九霄云外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深不可测啊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