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377.第377章 酷暑长安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艳阳高照,万里无云,夏季的长安城是又闷又热,把里面的人烤灼的外焦里嫩,为了对抗酷暑,那些顶级的达官显贵会从地窖里取出珍藏的冰块享用,而普通人家则只能坐在树荫下,拼命的往自己肚子里灌井水!

    这时候最舒服的就是那些小男孩了,他们三五成群,呼朋唤友,叽叽喳喳的跑到长安城外,找一条渭水的支流小溪,脱了衣服,光着屁股就跳下去游泳,即是有路人经过被看到了******也无所谓,男人吗,天生就不怕被人看!

    游泳不但祛暑,运气好的还能摸几条河鱼回去,改善下生活!

    萧逸就没那么幸运了,他既没有一个大的冰窖,也早就过了光屁股下河的年纪,所以只能躺在树荫下的竹椅上,看着天上的太阳吐舌头!

    也许是常年浸泡药浴的缘故,萧逸的气血非常旺盛,这样的好处就是力大无穷,精力过人,但同样也有一个坏处,那就是‘喜寒怕热’,再冷的冰天雪地萧逸都可以微微一笑,全不在乎,可长安城里的炎热却能要了他的小命!

    “快,快点……,水!”

    黑色的战袍脱去,脚丫也光着,浑身只穿一件薄绸做的牛鼻短裤,露出了狼背蜂腰的标准身材,萧逸的运气不错,征战沙场数年,却从没受过什么伤害,一则他的铠甲防护力惊人,连小脸上都有镔铁面具保护,可谓密不透风,再者,萧逸的武艺高强,普天之下能在兵刃上伤到他的人屈指可数!

    而且就算有武艺比萧逸稍微高一点的,在智谋上也会被他阴的死死的,虎鸠-吕布就是最好的例证,如果当初不是张飞那一嗓子,现在萧逸手里的骷髅盏肯定会多上一个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刷!”

    一桶井拔凉水从头顶倒下,水流顺着皮肤游走全身,带走些许的酷热,舒服的萧逸只打哆嗦,这是他现在唯一能用来祛暑的办法~~泼盆!

    前世的学生时代他就经常这么做,帝都的夏天,和现在的长安城绝对有一拼,不过那时他只能自己动手,而现在有大群的亲兵从水井边一直排到树荫下,几十个水桶轮转不休,就像人工的溪流一样,小静和折兰就在身边拼命的给他扇风,看到萧逸难受,她们心里会更加难受!

    “这日子没法过了!”看着还挂的老高的太阳,萧逸不禁发出一声哀鸣,他觉得自己恐怕坚持不到天黑了,不行,必须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,千辛万苦的穿越而来,哥是来享福的,不是来受罪的!

    长安夏季炎热,自古如此,每到这个时候,汉家的皇帝们都会去三百里外的甘泉宫里避暑,享受山水之乐,不过萧逸却不能去那里,一则距离太远,关中初定,他必须坐镇长安,至少不能离开太远;再者,甘泉宫毕竟是皇家圣地,他跑过去实在有些不合适,所以经过一番考虑,萧逸把避暑的地方定在了离长安七十里外的~骊山!

    骊山是秦岭的支脉,海拔一千三百多米,上面草木丰茂,山泉遍布,是个去暑休假的好地方,最重要的是那里还沉睡着一个伟大的灵魂,萧逸前世就一直想去祭拜下,却总是没有机会,也没有路费,现在终于可以如愿了!

    说走就走,萧逸一面让亲兵们准备出游需要的东西,一面派人去通知其他人,有福同享,只要是公务不太繁忙,能抽出身来的,都可以报名参加他萧大都督组织的‘骊山旅游团’,而且食宿免费呦!

    这也算是他给部下们心里减压的方式之一,人如果常年处在战争的紧张气氛中,神经崩的太紧,最后不是疯掉,就是变成杀人狂魔,所以适当的放松很重要,而游山玩水就是个很好的选择!

    不过在这之前,萧逸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,选择留守人员,总不能他前脚刚走,后脚长安城里就天下大乱吧?

    军队方面好说,马六就是最好的人选,无论是能力、经验、威望、忠诚度,他都完全可以代替萧逸坐镇大营,可文治方面就不好办了,大营里都是一帮杀才,如果让他们做行政长官,那结果不是把长安变成一座军营,就是变成一座监狱,而两种情况都很糟糕!

    “来人,把长安城里所有文官的名单、履历都拿来,本都督要选拔可用之才!”

    长安陷落以后,出降的文官足有数百人之多,其中有被西凉军裹挟而来的原汉室旧臣,也有被董卓等人用武力威逼而来的地方名流,更有那些主动投奔,想在乱世里捞上一把的投机者,可以说是鱼龙混杂,想在这些人里挑出可用之人,无异于大海捞针一般!

    不过这难不住我们的萧大都督,关于如何选拔有能力的人才,前世一本里的主人公‘韦爵爷’对此有个经典的评语,“凡是不拍上官马屁的,肯定都是有真本事的”,一句话说透几千年的官场内幕!

    “小静,去把最近送礼来的官员名单也拿来!”自从萧逸镇守长安以来,前来拜访他的官员犹如过江之鲫,府门前送礼的车辆更是络绎不绝,而且人家说的明白,“纯礼节性问候,就是送一点‘土特产’,不收是不行的!”

    于是乎这种‘土特产’就堆了满满的三大仓库,不过萧逸却一样也没打开过,不是不喜欢,而是普天之下能让他动心的东西实在太少了!

    反倒是小静和曹家兄弟经常跑到仓库里去寻宝,每发现一件好东西都能让她们高兴半天,最后小静干脆把三个仓库的钥匙都栓在了自己腰上,充当了管家婆的重任,这个天生喜欢金银珠宝的小丫头,就差把铺盖卷搬过来,时刻看守了!

    很好,官员名单和送礼名单几乎是等长的,连顺序都几乎一样,按照大小级别来的,这也是官场的规则之一,上司没送礼之前,下属是不能去抢那个风光的,大小之间必须分明,拍马屁也得排队!

    萧逸在比对名单时,曹家兄弟就在一旁帮忙,他们除了要学习统兵打仗,还得知道如何治理百姓,选拔人才,功课非常之重,现在三个人,六只眼就紧紧顶着这些名单,不知道萧逸会如何选拔出可用之人!

    几百名官员,唯一没给自己送礼的人是~~钟繇!

    几百名官员,给自己送礼最多的人是~~王朗!

    “呵呵,都是名人呀,很好,就你们两个了,马上传见!”看着挑出来的两名人才,萧逸摸着下巴,小黑脸上全是得意!

    钟繇,字元常,颖川人,世家子弟,举过孝廉,放过尚书郎,阳陵令,为人刚正不阿,脾气火爆,经常得罪上级和同僚,以至于十几年间官职都没升上去,不错,人才呀!

    王朗,字景兴,东海人,寒门出身,也举过孝廉,当过郎中,会稽太守,为人圆滑,好财物,善于交际,深受同僚们的好评,在官场上是个八面玲珑的人物,很好,这也是人才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为何选了如此天差地别,势同水火的两个人?”看到这么另类的选拔方式,曹丕和曹植原本清明的眼睛也画起了圆圈,至于曹彰,这货的眼睛除了跑马,射箭,舞刀弄枪,其他时候就没清明过!

    “很简单,官场之上,凡是拍马屁,送礼的,都是没真本事的,有本事人都有一身的傲骨,所以我才把这个钟繇选了出来,此人刚正,可以做一镇的主官!”

    萧逸把‘韦爵爷’那番大道理一讲,顿时听得曹家兄弟频频点头,用人,当然要用这种正直的人,如此可为明主!

    可是,既然用了清廉刚正的钟繇,为何又要用油滑贪婪的王郎呢?前面的曹家兄弟明白了,可后面却又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普天之下,没有什么是绝对的,白可为黑,黑可为白,就看你怎么用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